【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满怀少年十七的梦想启航(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6:05

人的一辈子会有许许多多的曾经,有的朦朦胧胧、轻轻地随时间一起无痕而去,而有的则长期萦绕心间,如陈年老酒,刻骨铭心余韵绵绵。

也许缘自对少年十七梦想的那一份启航深情,也许是缘自于白衣天使所焕发出的那份仁医文化,于是,长久地满怀深情地追忆着那一份份青春时光,那一段段激情梦乡,那一页页原江苏巡抚、现苏州卫校的旧影。

青春,有着大家太多的流连。三十多年过去了,那脑海里的入学情景,是我心绪有了一份眷恋呢,还是让我多收获了一份情感的寂寞?

曾记得,1982年夏,我十七周岁,高考落榜后,母亲在市总工会一所学校帮我报了高复班,准备重新打理一下心情,再扬帆起航。

自79年恢复高考以后,社会上学习风气很浓,在广大知青带领下,复习迎考学习班越办越兴旺,每年高考,往届生常要占去当年应届生半边江山。

然而,人生航程却因一位同志的来访而彻底改变了我的方向。

9月初的一天晚上,夜课结束回到家,忽闻,招生办又有人上门招生了。上一次来者为江苏警察学校,据说这一次来者为江苏苏州卫校,省级中专,该校团委杜书记为新开检验专业而主动上门来招生,机会难得。如果同意投报此医学检验专业,那么第二天本人去教育局招办确认即可。

第二天一早,在招办上班前,我去了无锡一院化验室,进行了相关咨询,同时又咨询了无锡八中校医诸医师。行业地位适中,想入此行,最好能上新办的镇江大专班。

对于高复班,我己渐生厌倦,若能尽早换个环境也很不错,于是我便去了招办确认了下来。

杜书记上门拉我入卫校后,不久,我就好奇地去了卫校一趟并找杜书记了解情况。

一见面,还没等我开口说任何话,杜书记就说:你反悔了?来不及了,我们也没有办法的,合同生效了,世上没有反悔一事哦,我们这里是江苏巡抚衙门,有些人要想进,还进不来呢!接你父母的班是一种接班,接医学检验的班更是一种接班哦。

于是,回家后,我就着手准备来此卫校了。

家有一皮箱,当年家父十七岁时用的,纯牛皮,梆梆的。家母说,现在世面上沒这种雷锋拎的皮箱了。你最好去另买一只普通箱子。于是我立即上市面转了好几圈,发现仅二种箱子可供选择,红格子的与军绿色的。于是买了一只军绿色帆布箱子。

由于父母年龄大了,所以我打好铺盖卷,拎着沉重的箱子,一个人独自上了火车站。

检票后,上了月台,等着马上到站开往苏州上海的普快列车。

突然,眼睛一亮,一只暗红红格子箱子映入眼帘。

这不是前天我见到的那只箱子吗?这女孩好眼熟哦,好象我在那儿见到过她?是同学?在梦中?还是在前一辈子?她现在要去那里?与我同搭此程列车吗?会搭错车吗?

想着想着,列车已进了站。

一阵拥挤后,一个人扛着铺盖卷拎着大箱子,好不容易上了车,找了座位坐了下来。一个人正式出门,还真吃力。

当时,去苏州有两种车票,慢车票与快车票,慢车票捌角,快车票一元二角。估计是搭了一元二的车。

皮箱是船,铺盖卷是帆,妈妈的叮咛载满舱,满怀少年十七的梦想启航。

车轮在飞转,思绪在翻滚。

当年,1937年淞沪事变时,我上海大伯父十七周岁,满怀抗日救国悲情,以二匹棉布为财产为路资,舍家别弟,赤手空拳赴了内地抗战去了。真可谓“草鞋是船,匹布是帆,奶奶的叮咛载满舱”。

当年,1969年上山下乡时,我众多堂哥表姐们,年满十七周岁,满怀广阔天地炼红心激情,告别江东父老,乘上乌篷船,踏上了辽阔的盐碱大地。

眼下,我也正好十七周岁哦。

无锡到苏州,约一百华里。仅一会儿走神功夫,列车很快到达了苏州车站。是否是在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下车的呢?这已不记得了。只记得下了车,拎着行李很快上了站外苏州公交“1路车”,直奔江苏巡抚苏州卫校而去。

到苏州市政府和苏州医学院间的三元坊苏卫下车时,蓦然回首,无锡上车的拎红格子皮箱的那熟悉女生,也与我同行。令我震惊的是,第二天,在实验楼排队报到时,她又紧紧排在我后面,待注册时,悄悄一打探,她原来叫“朱君秋”,好熟悉的名字。

报到完成后,第一个节目,是“全体集合”。去阶梯教室,听学校学生科朱科长宣布学校纪律。

嘈杂声中,只听学生科朱科长说,“不许谈恋爱、不许结婚!”

一二小时训话,我只记住了这一句话!

“乖乖弄地洞,看来这三年得打光棍回去了。”旁边一男生,拉了拉我,问我:“你也是无锡人吗?”

“是呀。”

“我也是无锡的,叫苏凌伟。”

仅此二句还记住。

解散后,各班回各自班级,作进一步自我介绍去了。

“吃饭罗!”

大家纷纷走向食堂。

这食堂半军事化管理!那里还是1911年教会所办护士学校?早已不是了!据说,解放后,此校为苏北新四军医科学校所接管。学校老书记一直是一位新四军老奶奶,这老奶奶战功卓越。

同学王歧林曾纳闷地说,这老奶奶怎还在这里发挥余热?

再说同学们一进食堂,发现吃饭原是凭自己所领有号码的饭盒吃饭,于是一拥而上,纷纷去找自己号码饭盒,饭盒是很香也很烫手!

等大家找到自己饭盒要吃饭时,菜原来已在指定的桌子上,原来学校早己将学生按学生生源地编组。基本是无锡人一桌、苏州人一桌、常州人一桌和扬州一桌,还有桌长!这8531班男生进餐如猛虎扑食,二口三口生吞活剥似的就把饭吞完了!

周围美丽21班22班护士姐姐还从来没见过这阵势,个个翘首围观,咧着嘴笑!

到底姐姐心肠软,纷纷省下自己大米饭,热情地向弟弟们端了过来!

这叫一人吃不饱,护士姐姐把饭送过来!正应了后来那唱词:俺们那旮沓都是自己人,俺们那旮沓省下大米饭,俺们那旮沓猪肉炖粉条,俺们那旮沓都是活雷锋,我们旮沓个个活雷锋!

多年再回想起来,我们卫校生活的确曾跟新四军有缘,曾朦胧地感受到了或继承了新四军的优良革命性传统。

那时,我们校园生活虽很丰富平凡,但从不理论化教条化。那时虽然沒有现在规范的学院精神、白求恩精神、南丁格尔精神和苏州城市精神等等精神,但我们却早己处处以这些精神,尤其新四军式精神作为我们校园文化生活的根本引领指针。

苏州卫校虽为创办于1911年的教会学校,但骨子里却始终是一所新四军军医学校。除自始自终学习白求恩精神外,制度建设、精神文化建设自始自终延用着新四军管理模式,就连当年新四军军医老干部老领导始终仍坚持天天来上班。

我们那时的进餐制更是新四军部队化。年少时,我母亲去边防部队给指战员们讲用“上山下乡”体会时,我也跟着去的,他们中午进餐时,就跟苏州卫校我们入校时进餐一个样,一个班围着一张桌子,在班长关心下,一起有说有笑地吃起来。

当时,大多学校常采用现在就餐方式,各归各,各自拿着饭盆,凭饭票各自排队打饭买菜吃。但那时我们各自有一特定号码的饭盒,把空饭盒放置在食堂某专用板车上,食堂师傅煮饭时,将大米投入自各饭盒,满上水,堆在一起,推入高压蒸汽炉内加压升温将之蒸熟。到吃饭时,广大学生找各自饭盒及可。

于是,每当放学吃饭,饭车前争先恐后地挤满了人,有时不小心还打翻了饭盒。

卫生学校毕竟不是哈利波特式的魔法学校,而是医学检验方法学校。工作后,我们的工作和任务,是将病人各类标本想办法,“魔法”般地,为临床医生转变为各类准确的临床数据。在校期间内我们得学习好生化检验技术、微生物检验技术、实用临床检验技术、卫生防疫检验技术以及相关的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和生理病理解剖等等二十多门基础课程。

苏州卫校,原来为江苏巡抚衙门,当年我们中国人搞辛亥革命时,教会却在1911年见缝插针,立即抢了巡府建筑做起了教会护士学校。据说,巡抚古迹的破坏从此拉开序幕。

卫校之北,为苏州第二人民医院。

卫校之东南,为“苏州医学院”,其校内,有“可园”二字。

卫校之西为一所铁路技术学校。苏卫向西一走,在铁技校门口,还有古迹“江苏巡抚”四字。

卫校之南,为“苏州中学”或紫阳书院。其校内,仍保存着苏州孔庙。据记载,北宋范仲淹在现在苏州中学校址上,首次将文庙与州学(府学)相结合而创建了苏州州学或府学。

有趣的是,我所在中学,无锡市第八中学,也是孔庙。这样,我无锡孔庙读书五年,又立即去了苏州孔庙府学旁,上了江苏巡抚苏卫三年哦。

进卫校后,开始时我的确很不高兴,后来一看是进"巡抚"学习,于是便慢慢自慰自乐了起来。想当年我爷爷连知府衙门都没缘分踏进,结果其不肖孙子,却在巡抚大殿内吃喝拉撒。

看来要多谢西洋传教士,幸亏他们打着办护士学校幌子,实施了文化“侵略”破坏后,我才有机会耀武扬威在巡抚大殿内出出入入哦。

苏州卫校周边古迹比较多,那些古迹文物似乎深深吸引了我。在苏州卫校时,我有空也常常去参观“可园”、沧浪亭、孔庙紫阳书院与苏州一中正谊书院。

“可园”,即苏州医学院,那里仍留了许多古迹以及许多山山水水。

有一天,那是1982年12月31晚上,去苏州孔庙对面“可园”苏州医学院去玩,那时,学生已放假度元旦去了。

忽然,一门口教室会议室里,灯火辉煌,我就走了进去了。

原来一女教授正在讲述日本掌纹手相学!

噢,那是一门全新的课!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了。

这门兴趣讲座课,很容易学,看来那些神秘的大学课程也容易听得懂。

回来后,便现买现卖,第一个实习对象就是苏凌伟。

后来,83年学雷锋月,苏州医学院那帮跟我一样现买现卖的医学生们,居然在苏州医学院门口,摆摊看手相诊病“学雷锋”了!

也许他们很专业!他们号称苏州医学院唯一手学科专家陈祖芬嫡传大弟子!据后来《苏州日报》报道批评道:他们曾对一女孩口吐“预言”,随口说那女孩未来要患“白血病”。

“可园”,苏州医学院,园门朝南,与沧浪亭隔水相望,沧浪亭风景这边独好。

沧浪亭幸得三月份学雷锋班里何书记带领我们进去了一趟,才知范仲淹、海瑞在苏州做过知府,后来语文鲍老师又带领大家再去了一趟沧浪亭。沧浪亭与狮子林、拙政园、留园列为苏州宋、元、明、清四大园林。

每当走过沧浪亭,就想起班里同学张志萍一小学好同学淹死在沧浪亭里的水中。沧浪亭旁水很美,诗也很美,就是小小生命没了美。

那时没双休日,仅星期天一天休息,重大节假日才三天。除还去了苏州高中孔庙紫阳书院和苏州一中正谊书院外,偶儿出去游玩,留园、西园、掘政园和虎丘均过一次,有许多景点如狮子林、网师园、东园动物园至今也沒去过。

拙政园等处,里面就常挂着个人画展!

在校期间,周日往往在苏州图书馆或苏州新华书店度过。有什么看什么,以文科为主,如认真阅读李燕杰老师所开设修养课程,认真选修了美学、伦理学、形式逻辑、辩证逻辑、数理逻辑概论,以及普通心理、青年心理、美学心理、思维心理学等等科目。

习惯了苏州书香气息,回了无锡如鱼脱水,如有梅而无雪。

在苏州尽管我是学习医学检验专业,但是,在那样“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人文环境中,我仿佛是在苏州大学文学院内学习着。

细想想,人海茫茫,一代代人恰如一阵阵海浪,前赴后继,奔腾不息。有远离父母扎根农村改造大好河山的一代,更有离家别乡抗日救国的一代。別离赴难是一种痛,別离学习则是一种幸福,正是有了前人的痛才有了今日吾辈之福。我们是幸福的一代,是幸福的海浪。

那年,我也正好十七周岁,满怀“救死扶伤治病救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幼”青春无悔的理想,告别父母,幸福地搭上时代列车奔赴江苏巡抚继续升造。

苏州,我们来了,令人难忘之地,难忘画面,将在我们内心永存,今生今世无怨无悔,直到永远。

皮箱是船,铺盖卷是帆,妈妈的叮咛载满舱,满怀少年十七的梦想启航……

天津去哪的医院医治癫痫较好治癫痫可以长期吃卡吗西平吗鹤岗有没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