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八一】昨夜我又梦见你(散文·旗帜)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00:01

天边抹去了最后一缕晚霞。

我和你背着书包从村小学放学回到家里,你说:“哥,我们来帮着爸妈煮夜饭吧,这样她们回来就能吃现成的了。”

“你烧火,我来弄。”你说。

于是我在柴草灶后面烧火。铁锅里水开了,你端来一瓢玉米糁儿。灶台比你高,你找来一张小凳子站着,一把一把地将玉米糁儿汆到沸水里。蒸汽蒸到你脸上,化作水珠和着你的汗水一滴滴落到锅里。

这是我们俩煮的第一顿粥。晚上,爸妈从田里收工回来,直夸我们能干。可我却觉得是你能干。

真的,那时的我就好羡慕你。尽管我比你大,是你哥。

夏天,骄阳似火,烤得村前那棵老槐树上叶子也卷了起来。

家门前的那口小塘快要见底了,里面隐隐约约能见到有鱼在游动。

“哥,我们来抓鱼吧!”

我想也不想就和你一起跳进了小塘里。对我们来说,那时的饭桌上能有一条鱼那可是饕餮大餐了。

虽然小塘里的水很少,可水里的鱼仍然十分有力。每当我们摸到它时,它稍一挣脱,便从我们小小的手心里溜走了。

“这样不行,哥,我们得想个办法。”你扬起脸对我说。

你找来了一段树干,横放在水面上,你把住树干的一端,叫我把住另一段,然后我们两人将树干稍稍按入水中奋力疾速向前推。树干激起的波浪驱赶着鱼儿向前狂窜。当到达水塘的另一端时,强大的水流将它们冲到了岸上。我们俩奋不顾身地将它们扑到了怀里……

第二天中午,我们家的饭桌上便多了一道美味的红烧鱼。

到现在我都佩服那时的你的睿智,要知道,当时你才八岁。

有人说,我们弟兄三人你最帅最聪明。这句话,我服。

我参军时,你还在上中学,稚气未脱。可临离开家那天,你却像一个大人似的对我说,哥,你放心到部队去吧,家中有我和大哥呢。

我服役的部队住地在邻县。那是我当兵的第二年的夏天,中午,我正在营房里午休,营门哨兵忽然通知我,说营区外有人找我。我匆匆忙忙地下了楼,见你正笑嘻嘻地站在营区外停着的一辆自行车旁。原来你是蹬着自行车来的,年幼的你,竟跨在这辆旧自行车上,踦行了一百多公里的路。我让你到招待所里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走。你连连摇手,说,不去了,去了对你影响不好。你又说,我只是来看看你,家里人不放心。说完,你又跨上了自行车,踏上了回家的路。来回踦行二百多公里路,来看我这个哥哥,你连开水都没喝一口,只因怕影响我。望着你远去的背影,两团晶莹,在我眼眶里滚动。

对你我有两点至今感到十分内疚和后悔。一是在你刚刚感觉胃疼时没及时督促你到医院去检查。二是你的婚礼我因为在部队没能参加。

婚后你和弟媳到上海的市场上去卖鱼。前年腊月二十九,弟媳打电话给我,说你们从上海回老家来过年了,想带你来到人民医院检查一下。我找了一位熟悉的医生,为你做了一个胃镜检查。你从胃镜检查室出来了,医生却向我招了招手,把我单独叫进了检查室,面无表情地告诉我,你患了贲门癌。我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大年初一,我们一家、你们一家相聚在了大哥家。自我们各自成家后,这是我们三家人第一次在大年初一团聚。本应是十分高兴的事,可看到你蜡黄的脸,看到你只吃了一点就吐了,我们一点过节的心情都没有。

说句实话,那时的我还心存一点侥幸。因为在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医生告诉我,你的病还没有扩散转移的迹象,所以我们商量决定,春节假期一过,弟媳陪你立即赴上海手术。

手术定在了正月十三。

正月十二夜里,我和大哥赶到了你身边。手术进行得好长好长,从上午八点半一直进行到十一点半,整整四个小时。我们坐在手术室外就如坐在针毡上一般。直到看见你被推出来,我们才松了口气。

然而医生告诉我们,你身上癌细胞已经转移。

在你整个生病期间,我们一直自作聪明地没向你透露过病情。无论是在家中也好,还是在上海也罢,你也一直没有问过我们。

其实我知道凭你的聪明,也许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了的,只是你也没有说出来罢了。你之所以装聋作哑没有说出来,我想首先是你也怕我们担心,我们不说你便也不问,你也怕我们揪心啊。其次恐怕是你也盼望着好,不愿往坏处想。毕竟你还很年轻,上有年逾八旬的老母,下有尚未成婚的儿子。我更倾向于前者。尽管你从没有和谈过,但以你的善良,我想你完全可以这样做的。

在上海治疗休息半年后,你终于回到了家中。我们都知道,也许你也明白,对于癌细胞已经转移的你,回来意味着什么。

疼痛难忍的时候,弟媳将你送到了县城的一家康复医院。你说你想吃螺蛳,我到市场上买来了螺蛳,炒好后用针挑出来,再用刀切碎,可你只吃了几个就不想吃了。见你不能吃硬食物,我又到市场上买了小青菜,切碎油炒后煮成香喷喷的大米粥,你吃了几口后便说吃不下了。

我和你嫂子去看你,看到你服了一片止痛片,我想帮你揉揉背,你却笑笑说,不疼。能不疼吗?我知道你这是怕麻烦我。自小你就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无论多么苦,多么累,你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在父母、在兄弟面前,从不吐露一个字。那天,尽管胃十分疼痛,但你还是一如以往地和我们唠着家常。你坐在病床上,抓着我的手,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我们谈起童年少年时的欢乐时光,谈起你在上海做生意的趣事。说着说着,你突然说:“哥,我要走了,谢谢你们陪我走过人生中这短暂的时光。”

不,你不能走啊,我的好弟弟,我们做手足还没做够呢。我大哭着想去攥住你,可一下子却抓到了自己脸上。

原来我做了一个梦。

我一摸,满脸泪。

(文/网名:孙华)

安徽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西安市到哪里看羊癫疯山东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沈阳去哪里的医院治癫痫较好?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