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笔尖】传承(小小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04:26

传承

林伯戴着老花眼镜在一块小小的方木上面很专注地雕刻着字。那把刻刀缓缓地游走着,带起一串串细细的刨花。刨花翻转成一个小小的团儿。林伯轻轻一吹,那刨花便簌簌而落。尖尖的刻刀闪着光芒游走在方木上,光滑的方木现出一行行的字。他那双握刀的手早已长满了老茧,变得极为粗糙。手上筋脉毕露,青色的筋流动着无尽的活力。透过厚厚的老花镜,那一个个细微的地方被放大了,露出它本来的容颜。林伯时而低下头来专注地刻着,时而拿起来仔细端祥,丝毫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整间屋里弥漫着阴郁的气息,夹着木头的清香,让人觉得怪怪的。这间屋子很干净,左边摆着一个柜子,放着林伯多年来刻的印章。右边是一堆旧弃的杂物,有木头和刻了一半的印章,还有一些其他的杂物。房间里散发着一股陈旧书本的霉味。许多的书被零碎地摆放在角落里,早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这间屋子不大,也就四五个平方米左右,摆着三四张桌子。有的上面铺着纸,有的放着刻了一半的印章,还有的放着各种类型的刻刀,有大有小,有尖的有平的。这间屋子只有一个窗口,只有中午才有太阳照射进来,所以这间屋子常年处于阴暗之中。而地下却是极为干净,林伯每次出去之后都要打扫一遍。这是先辈教下来的,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林伯从十二岁开始就住进了这里,从此之后就没有离开过这里。当年有许多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林伯倒也倾囊相授,整个村因此也火起了一段印章热。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印章也就变得不值钱,还有人因为刻私章而啷当入狱。自此之后,林伯再也没有传艺,他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在这小屋里刻个章。平时有人喜欢的话,就拿钱来换,十块钱一个,倒也勉强可以养活自己。林伯今年七十有八,下边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儿子。由于妻子去世得早,他就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随着儿子大了,成家了,另一方面他也渐渐感觉力不从心,于是就再动了传艺之心。他多次鼓动儿子承了这门手艺,可是儿子有自己的考虑。现在是金钱为主的世界,单靠这一门手艺,恐怕连自己都养不活。儿子说,“爸,现在手艺不值钱了,没必要再留着,还是算了吧。”林伯长叹一声,继续在沉默中挣扎着。他常说:这年头呀,这钱害死了不少人。以前是一技傍身,遍走天下,可现在手艺都算个屁,连自己都养不活。林伯刻了一半,放下手中的东西,拿出烟缓缓地吸起来。

不久之后整间屋子弥漫着迷蒙的烟雾,林伯整个人被包裹在其中。林伯见证着村子里的许多的手艺正在失传。比如,竹艺编织,席子编织,剪纸手艺,制作毛笔的手艺,还有编织麻绳的手艺,以前的木匠手艺随着后继无人,也在慢慢失传,被带到棺材里去。靠体力活支撑的石匠手艺更不用说了,早就被带入了棺材之中。原本充满着活力的手艺现在慢慢沾上了铜臭味,什么都与钱搭上边,好像用钱可以买到一切东西。传统的手艺因为时间慢,出成品率太低,现在都被机器取代,整一套模就可以出几十几百个成品,完全变成批量化生产。咋看起来,手艺人似乎真的可以退出了这个时代。

整个村只有林伯还在继承着这一门手艺。在文革时期,林伯被人打折了手,整个手艺生涯几乎报销,他中断了好多年。可是他最终还是没能舍弃,靠着一股倔性,硬是撑了下去,继续从事这门行业。

林伯知道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鬼门关,只要自己一入棺材,这门手艺就要被带入了棺材之中,他变得不再平静。制作出来的东西也大多被抛在一旁。林伯长叹一声,走出屋子,来到外面。他要想办法把这门手艺传出去。前辈说,这门手艺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可现在连个人承艺的没有,讲这么多规则有用么。林伯拍拍身上的木屑,大踏入走入阳光之中,他相信,一定会后继有人的。

临汾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西安最好的癫痫治疗专科医院山西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