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雀巢】丁玲不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55:33
无破坏:无 阅读:1074发表时间:2016-01-04 12:15:01 摘要:1986年3月4日,丁玲在北京病逝。带着对人民永远的爱,带着未完成作品的遗憾,走完了她饱经磨难的一生。法国女作家苏珊娜·贝尔娜的唁函是这样写的:“她永远在那里!”是的,丁玲不会死,她永远在人民的心里。    一      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女作家丁玲的最令人思量,令人难忘。她始终那么热爱生活、投入地爱我所爱。一生两度入狱、四度爱情,在北大荒过着劳动改造的农工生活,自始至终对祖国和人民怀着深切的感情。   丁玲自述:“我的人生的道路是坎坷的,像在长江上行船,从四川到上海,中间要遇到多少礁石险滩……”丁玲出生在湖南临澧县蒋家坪,蒋家曾是明末全国三个半大财主中的半个,她出生时家道已败,父亲因为嗜烟懒散,多病早逝。丁玲毕业于桃源师范,后又就读于著名的长沙周南女中,与毛泽东的结发妻子杨开慧是同窗好友。少女时代的丁玲美丽多情,才华横溢,个性张扬。那张在网络上都能看到的她少女时代的照片很美,雕塑一般。有些傲慢、有些娇柔的大小姐气质,让人过目不忘。发表《沙菲女士的日记》后,丁玲在文坛名声大噪,随着才情萌西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可靠?动的不止是青春的梦幻,还有措不及防的爱情。   在痛失爱弟的椎心疾首中,丁玲从北京回到老家湖南,穷编辑胡也频蓬头垢面追到湖南,丁玲的爱情心扉一下子打开了,两人开始了短暂而甜蜜的同居生活。就在这时,有妇之夫的“湖畔诗人”冯雪峰开始狂热地追求丁玲。丁玲的理智战胜了感情,冯雪峰带着失恋的失落离开杭州。没过多久,醉心于政治的胡也频被捕,1931年2月7日,作为“左联五烈士”之一的胡也频被杀害于上海的龙华警备司令部,凄厉的枪声击碎了丁玲最初的爱情。在无限的孤独和痛苦中,中共地下党员冯达的关怀让丁玲无法拒绝,三年后,两人双双被捕,丁玲在狱中生下了女儿蒋祖慧,后来因为冯达的叛变,这段感情成为丁玲一生中的噩梦。   热情像火的丁玲追求自由民主,倾向革命,因为文章中流露出针砭时弊的内容和激进的词语,1933年遭到国民党的秘密逮捕,关进监狱达三年之久,经中共地下党组织多方营救才获得自由,她向往革命,向往延安,1933年11月,辗转来到了革命圣地延安,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毛泽东主席。   颜值高、知名度高、而又才华横溢的女作家丁玲的到来,给延安撑足了面子,犹如巨星降临,在延安引起了轰动。毛主席为风情雅量的女作家丁玲举办了高规格的招待会,给予了最高的礼遇。延安时期,受到主席多方眷顾的丁玲焕发出非凡的生命活力和创作激情,她一手拿枪作战,一手挥笔写作,火线入党,奇文惊四座,风采众人夸。消息传来,毛主席非常兴奋,以发电报的形式,亲赠丁玲一首《临江仙》:   壁上红旗落照,西风漫卷孤城。延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枝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   开国初期,丁玲处在人生最阳光明媚的时期。1951年夏,丁玲和爱人陈明在北京頥和园松巢休养,正是花开时节,海棠吐艳,葡萄流金,灿若织锦,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大驾屈尊,在罗瑞卿的陪同下来看望丁玲,丁玲忙迎上前去,拉睡觉时会抽搐是否是癫痫住毛主席的手,在廊前坐下,大家边吃西瓜边畅谈,十分愉快。   1952年,丁玲创作的长篇小说《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获得斯大林文学二等奖,丁玲成了享誉世界的著名作家,她的住处北京多福巷赢得了多少钦慕的目光,一家人闲庭信步,下棋斗茶,天天文友咸集、宾至如归。   好景不长。不久,风云突变,国内局势恶化。从1957年6月6日开始,中国作协党组对“丁陈反党集团”进行了集中批判。批斗的场面非常惨烈,那些平日里文质彬彬的作家们,在批斗起丁玲来毫不留情。表决开除丁玲党籍时,一百多人齐刷刷地举起了手,丁玲满腔激愤,眼泪直流,她哭得那么伤心,她自己也举起了手。她不明白,当年为了追随共产党,进了国民党大牢的人,为何要被开除党籍呢?丁玲又一次陷入了牢狱之灾。      二      文学、爱情、政治是丁玲人生的三大主题。丁玲的爱情,有着玫瑰花一样瑰丽的色彩,哪怕是花瓣纷纷飘落,仍然暗香残留。四段感情惊世骇俗,与陈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情感成了陪伴她走过艰难岁月的力量源泉,这段最成熟最深沉的情感,成了盛开在丁玲坎坷人生中一朵永不凋谢的玫瑰。   在延安,丁玲是各种盛大场面的贵客。1937年月2月,延安文艺界为了纪念高尔基逝世一周年举行了一场大型的文艺晚会,其中一个节目是根据高尔基的小说《母亲》改编的话剧,演巴威尔的小伙子叫陈明,他生得浓眉大眼、高鼻梁、英俊潇洒。丁玲从陈明身上看到了第一任丈夫胡也频的影子,她开始热烈地追求陈明。在陈明眼中,丁玲是阅历丰富地位崇高的大作家,自己需要仰视她的光芒。虽然他也爱着丁玲,但这种不对等的爱情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为了逃避,陈明草率地与一位女演员结了婚。丁玲不堪忍受思念的痛苦,不在乎人们说三道四,主动上门找陈明,在与丁玲四目交会的那一瞬间,陈明知道自己做了一件世界上最傻的事,他心里明明白白,今生今世注定了要陪伴在丁玲的身边。很快,陈明与女演员离婚。   1942年,38岁的丁玲与25岁的陈明在人们的挖苦声和嘲讽声中正式结婚。他们没有举行婚礼,没有请客吃饭,两人手牵着手在延安街头快乐地散步,心中洋溢着无限的喜悦和幸福。解放初期,两人在北京度过了一段相对平静安宁的生活。   患难之中见真情。1957年夏,丁玲一夜之间被打成了“丁陈反党集团”,陈明与丁玲相扶相携,24次从自家住的多福巷走到王府路的中国作协接受批判。1966年,空前的灾难席卷了全国,对丁玲的批判和折磨在不断地升级,暗斗、单独斗、住牛棚,数不清的抄家,陈明始终默默地陪伴在丁玲身边,这份真爱给了丁玲在逆境中坚强活下去的勇气。   “我与陈明之间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爱情之火。如果没有她,我不可能活到今天。既湖北哪家医院治癫痫好使活到今天,也不可能继续写出作品来。”丁玲不止一次地对人说。   文革中,丁玲和陈明都被关进了牛棚,两人连相互凝视一眼的短暂机会都没有了。为了给丁玲力量,陈明常常乘看守不注意的空隙,捡来一张已经揉得皱巴巴的纸团,或是一个破火柴盒或是一片枯叶,在上面写满了只有丁玲和他自己才能看得明白的密密麻麻的小字,想方设法传递给丁玲。这种特殊的情书,成了灌溉丁玲生命的甘泉,陈明那些充满深情、希望和力量的话语,在丁玲被冰封雪冻的心中燃起了生之火把。   在坚贞不渝的爱情里,军人出身的陈明简直成了一位诗人。他在给丁玲的信中写道:“永远不祈求怜悯,你是孤傲的。但总有许多人在关怀你的遭遇,你坎坷的一生,不会只是自我沉吟,你是属于人民的,千万珍重。”   有段时间,陈明要到百十里外的地方去修铁路,丁玲一个人留在家里。每到星期六,陈明扒上拉煤的火车回来看望丁玲,下了火车还要走几里山路,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丁玲做好了饭在家里等着丈夫回家。两人在灯下共进晚餐,丁玲用温柔的眼光望着清瘦的丈夫,虽然只是粗茶淡饭,住的是四面透风的牛棚,但这甜蜜的爱情场面是多么圣洁。   第二天早晨,陈明挑着一担木桶,到几里外的地方去挑够丁玲用一个星期的清水。丁玲静静地在家中写作,有时拿起画笔,怀着无限爱意画一幅丈夫额头上沁着汗珠挑水的画像,画像旁边的题字是:农工回家了!这点点滴滴的关爱,滋润着丁玲备受煎熬的干涸心田,在逆境中,两颗赤诚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1979年1月13日,75岁的丁玲在丈夫的奔走和自己的不断呼号下,经由中组部批准回到北京,在这漫长的、受尽苦难的25年时间里,陈明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给她温暖和力量。   丁玲对自己这一场超越世俗的爱情无怨无悔。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陈明。她喃喃地对陈明说:“再亲亲我,我这一走,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你过得太苦了。”   的确,陈明这一生苦恋着比他大13岁的丁玲,他一生活得太苦,爱得太苦,但真正的爱情是可以为所爱的人付出生命的,心甘情愿地为心中至爱的女神丁玲付出一切,又何以言苦,何言太苦?      三      丁玲逝世后,与丁玲有着生死相依情感的桑干河畔的老乡们来了,共患难二十多春秋的北大荒农工们大老远地赶来北京,带来了绣着“丁玲不死”四个字的红旗。这面红旗静静地盖着丁玲坎坷了一生,真爱了一生,创作了一生的躯体上,丁玲应当安息了,因为她是属于人民的。   1957年,丁玲被划成右派,开除党籍,解除一切职务,后又成为“文革”中罪名最大、落难最深的女作家。陈明因为不能与丁玲划清界线,也被开除党籍。1958年,丁玲和陈明一起在北大荒接受劳动改造,农工们开始以惊奇甚至有些敌意的目光迎接丁玲,没有多久,她就以自己的言行赢得了农工们的爱戴。环境再艰苦,丁玲坚持写作,个人的境遇再苦,丁玲心里却装着当地的农工。她养鸡,当文化教员,亲自编写扫盲教材,推行实用的识字法,帮助农工子弟学文化,使所在畜牧队成为扫盲先进,她负责的家属区被评为黑龙江省先进集体,她成了农工们的主心骨。农工们亲切地叫她老丁、丁大娘、丁奶奶。   动乱的岁月里,丁玲常常被抓去游街、开斗争会、关牛棚,她总感觉到有人在暗中保护她。丁玲劳动回家,常常会有人将新鲜的蔬菜或是一束野花放在丁玲的家门前。从普通的农工身上,丁玲获得了巨大的安慰,在艰苦的日子里,她体验到了最宝贵的感情。讲起这段日子时,丁玲感慨万千地说,黑龙江的风雪虽大,到底是人间!   重返文坛时已经是75岁高龄,丁玲没有时间为自己的遭遇叹息,她说:“我受难的时候,党和人民也在受难,我搜索自己的感情,实在找不到更多的抱怨。”复出后,丁玲多次表明心迹:生命的白天过去,黄昏来临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应当抓紧最后的时间,尽可能多做点事,才能对得起党和人民。   她就像年轻人一样,忘情地投入新的生活和创作。她捧出了一枝报春的红杏——《杜晚香》。她奔波于大江南北,游历于欧、美、澳大陆,会见各种人,每年都有10多万字的新作问世。晚年的丁玲,迎来了一个宝贵的创作旺盛期。她计划在有生之年把自己几个重要时期的人生感悟和经历,把自己的爱与恨,融入笔端,倾泻在新作中。   丁玲的笔端始终在书写人民的爱与忧,土改初期,她冒着生命危险到桑干河畔的村庄采访,在北大荒劳动改造时期,她在极端艰苦的环境中坚持写作《在严寒的日子里》,后来因为抄家,手稿不翼而飞。丁玲晚殚精竭虑创办并主编文学杂志《中国》,发表了遇罗锦、北岛、残雪等有争议作家的作品,在创办《中国》杂志艰难而又繁琐的工作中,丁玲重重地病倒了。   已入垂暮之年的丁玲,多病缠身,伤痕累累,她对未完成的作品有一种永远的牵挂。既使是生病住院,念念不忘的仍然是文学创作。在住院期间,她急于写出未完成的作品《在严寒的日子里》。   1986年3月4日,丁玲在北京病逝。带着对人民永远的爱,带着未完成作品的遗憾,走完了她饱经磨难的一生。法国女作家苏珊娜·贝尔娜的唁函是这样写的:“她永远在那里!”是的,丁玲不会死,她永远在人民的心里。   共 421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2)发表评论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