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洋芋”情结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01:59

我们家乡人都叫它“洋芋”。可是,我总觉得它不“洋”,却很“土”。一是因为它从播种到收获一直都埋在土里。把它从土里刨出来,浑身是土。二是它的收藏也最适宜于土“窖”。三是直到人们食用它的时候,它的浑身依旧沾满泥土。它简直土的掉渣。

不管它“洋”或“土”,但我对它却是情有独钟。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的母亲是我爷爷用二升片洋芋片做聘礼换来的。

一九六三年,那是新中国历史上让所有中国人都刻骨铭心的一页。那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度里绝无仅有的饿死了人的年月。那次灾难最严重的地方当数甘肃中部的通渭、秦安、定西、会宁、静宁等地。至于造成这次灾难的原因大致可以概括为“天灾人祸,内忧外患”。

我的外祖父家正是甘肃中部的定西县,是这次灾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我的母亲姊妹八个,好长一段时间,一家十来口人,连烧汤的榆树皮粉也没有了。眼看一家人无法维持下去。我的外祖父只好将最小的不满五岁的儿子送给亲戚家去抓养,又让我的母亲去投奔三百里路的她的姑姑(也就是我的姑奶奶)家去度饥荒。

那是六三年农历的二月,正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时分,一个衣衫单薄破旧的女孩,在华家岭山梁的瑟瑟寒风里,等待着顺路去亲戚家的一辆马车。那辆马车的主人就是我们村的马大爷,而那个女孩便是我的母亲。马大爷九十岁那年,他来我们刚修建的院子里做客,看着我家的宽敞明亮的大瓦房,他满怀深情地对我说:娃呀,现在真是享福了。不愁吃,不愁穿,不受冻,不担心土匪抢劫。我一辈子挨了数不清的饿,受了无数次的冻。你妈来咱这里时,你外婆给她带的一碗用胡麻衣做的炒面,连牲口都不爱吃啊……说这话的时候,老人家已是老泪纵横了。

就那样,我的母亲随身携带的干粮让马大爷喂了马,他把自己带的谷面大饼塞进我母亲的手里。经过四五天的艰难跋涉,我的母亲终于走进她的姑姑家里。

那时,我爷爷一家十来口人。我的父亲兄弟八人,只有我的伯父刚成家,其余几个都是枪杆一般的壮小伙,眼看都已是该成家的年纪。可一大家口人,缺吃少穿,谁家的女儿也不愿意嫁进来挨饿受冻。我爷爷也经常愁眉紧锁。可他毕竟是个很精明的人。当他从马大爷那里得知我的母亲逃荒到邻村她的姑姑家时,他立即央求马大爷去试探口风。看我的外祖父是否愿意将女儿嫁到我们这里。那时,我们家尽管很穷,但幸好年前积攒了许多晒干的洋芋片,暂时还有饭吃,不至于饿死人。当我的姑奶奶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外祖父时,他求之不得,满口答应。我爷爷还答应给二升洋芋片做聘礼。就那样,换来了我的母亲。六三年三月,我的母亲就走进了我们家。从那时起,我的母亲就非常珍惜每一片土豆。她一直都认为,是洋芋片救了她的命,也救了他的父母姊妹一家人。因为那二升土豆片也让我外祖父一家人喝了好几个月的汤,总算熬到了秋后有了收成,家里总算没有饿死人。

后来便有了我,我现在想:从某种意义讲,有了洋芋便有了我。我的生命是洋芋给的,我是洋芋的命。

幼年的我,几乎每天都没离开过洋芋。烧洋芋、煮洋芋、洋芋搅団、洋芋馓饭、洋芋面条、洋芋懒疙瘩、洋芋片、洋芋条、洋芋丝……真可谓离了洋芋不成饭。

打我五六岁起,由于生产队农活忙,母亲每当临上工前,总要满满地装一大锅洋芋,上面再扣上一口锅,再往装满洋芋的锅里倒进几碗水。然后就教我烧火煮洋芋。说:当听见锅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后就不要再烧,以免烧焦了。我满口答应着。其实,那时我对沸水发出的“突……突……”声和水快溢干时发出的“吱……吱……”声并不是分辨的很清楚。往往每当母亲收工回到家,揭开锅,不是锅底的很多洋芋被烧糊了黏在锅底,就是有好多洋芋没熟透,生硬的咬不动吃。母亲就一边使劲铲着锅底烧糊的洋芋,或是继续烧煮夹生的洋芋。一边做,一边数落我:不顶用的傻孩子,给大人一点忙都帮不上。我也满脸窘态,悄悄低头站在一旁,思想着:这洋芋咋就这么难煮呢。我啥时候能煮一锅让母亲满意的好洋芋,让她高兴夸我几句,好让我也高兴一次呢。可是这样的机会总是很少。

说起来,那时我最爱吃的要算母亲在土炕洞里的烧洋芋。出工前,拨开炕洞里的火灰,丢进去二三十个大洋芋,再埋起来。晚上收工回来,用锄头在炕洞里往外一钩,那冒着香喷喷热气的洋芋,“扑通、扑通”滚落一地。我迫不及待,抓起烫手的洋芋又丢在地上,弹尽上面的土灰,露出了油光黄亮的皮。那种黄亮看了就会让人流口水。猛咬一口,尽管很烫嘴,就是不忍吐出来,一边吸着凉气,一边嚼着又脆又润的烧洋芋。那种幸福,或许他人无法体会。

至于我也特别喜欢吃的母亲做的洋芋搅团,恐怕品尝过那种美食的人不是很多……

可以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会宁农村,大多数的地方都依靠洋芋维持着那些很普通的生活。

大多数农村的贫瘠的土地,只有种洋芋并且是大面积的种,才可以不让全村人不挨饿。可现在想起来,那时洋芋的亩产很低,收八九百斤,至多一千斤就算高产了。可相对于其他庄稼算是稳产高产的,就是最贫瘠的土壤也可用来播种。那些洋芋的个头也很小,大部分都是比瘦母鸡下的蛋大不了多少。有一年,我们的队长贾大叔领着全村人挖洋芋,不知是谁一锄头刨出来一个二十厘米长,十厘米见方的大洋芋,很稀奇。拿去一称,足足一公斤。那贾大叔爱不释手,装进一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的黄帆布挎包里到处炫耀了很长时间,直到那年全村的洋芋收拾完。等收拾完全村的洋芋,一核算,亩产竟然超过一千斤。全村人都笑的合不拢嘴。贾大叔和几个长者商量:今年的洋芋丰收了,给每家每户分到两千斤吃的,扣除第二年的种子,还比往年多出几千斤。他们决定领着大家去二十里外的段河村用洋芋换西瓜。那时想吃西瓜就如同在做梦,甚至连看到西瓜都不容易。

农历八月初,一大早,全村几十号人,拉上满满的十几辆架子车洋芋,去二十里外的山下换西瓜。那二十里路,全是四五十度的陡山坡,四五个人拉一辆装满洋芋的架子车,前面两个壮汉使劲撑起车檐,让车屁股着地,硬是从山顶拖到山底。

远远看见满地翠绿的发着亮光的西瓜,大伙都顾不得擦去额头的汗水,都向着西瓜地猛然跑起来。那些西瓜看着远道而来的客人,也似乎在笑着。瓜农们都是那么热情,先挑一些个大溜圆的西瓜给我们吃。我们一大群孩子,等不及他们用刀来切,抱起来就地一摔,红的绿的满地都是,每个人端起一大块就风卷残云吞着。弄的满嘴满脸都是红红的瓜瓤,整个衣服的前襟都被瓜水湿透。小孩子们就干脆顺势用西瓜皮在脸上抹着洗起来。那种欢乐也许只有产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特定的场合。

然后是缷洋芋,过称,过称,装西瓜。再下来自然又是一大群人簇拥着装满西瓜的十几辆车子,在那漫长陡直的山道上缓缓蠕动。

那二十里的山路,我们就得用等了一年的收获,再用整整一天的辛劳去换回全村人如同过大年一般的幸福。哎,那个年代的洋芋如同西瓜一样的甜美。

关于洋芋,我还有一个不能不说的故事。那是一九七四年夏天的一个下午,快要上课了,突然,学校响起紧急集合的钟声,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集合完毕,校长站在校园里那座高大的“忠字碑”前面给大家讲话:刚才接到公社革委会的紧急通知,在我们校园的墙壁上发现了一条反动标语,要求我们积极配合,迅速追查反动标语的来源,决不允许反动分子有可乘之机,更不允许他们逍遥法外。这一事件更进一步说明,一些不甘灭亡的反革命分子仍然存在,他们伺机向我们发起疯狂的反扑,我们务必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和一切反革命分子及一切与人民为敌的坏分子划清界线并与之做坚决的斗争,坚决捍卫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的钢铁长城。

校长的慷慨陈词,让我们全体师生热血沸腾。校长的话讲完了,随之而来的是震天动地的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打倒一切反革命,打倒地富反坏右”。

整整一下午,我们都是在愤慨和呼喊中度过。

第二天,一大早,在学校的大操场上召开了全公社的斗争大会。主席台上坐满了公社干部,会场里除了全校师生外,还有许许多多的群众。会场周围站着几十个荷枪的民兵,我很清楚的看到有一挺机关枪架在操场东面的戏台上,那种氛围让参加大会的每个人都感到很震慑。大会一开始,有十几个老头老太太被人簇拥着跑向主席台,每个人都被两个壮汉从身后架起胳膊推向主席台,然后转身面对群众低头站着。身后的大汉不停地将他们的胳膊使劲向后背推搡,让他们的腰弯成九十度,甚至更低。然后是公社主任宣布斗争大会开始,主任以无比激越的声音讲说批斗大会的目的和意义。说:一个叫“何某某”的反革命分子,不但不规规矩矩地接受人民群众的监督改造,还继续与人民为敌,妄想夺取他们已经失去的天堂,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教唆落后青年书写反动标语,来攻击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企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他们说什么“驴粪蛋,洋芋蛋,能烧能吃的宝贝蛋。”恶毒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们广大的贫下中农一万个不答应,我们决不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要和他们做坚决的斗争,要誓死捍卫无产阶级专政。

接着是震耳欲聋的振臂高呼。那时那刻,我的心里除了有一些激愤,更多的是胆怯。我时不时的窥视那些荷枪的民兵,还有那挺架在不远处的机关枪。在不停的想:那机关枪会不会响起来。我也偷看那被架起胳膊站在前面的老头老太太,看他们的脸形和颜色,但只看见他们每个人都掉了很长的鼻涕,有的拖到地上,有的快要拖到地上,有的已经掉在地上……

大会在夜幕即将拉开时终于散场。我们就胆怯的急匆匆回家。那天夜里,我在梦中又看见那个会场,分明听见会场里震耳欲聋的呼喊。

如何降低癫痫病遗传率呢癫痫病人长期吃奥卡西平能怎么样郑州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呀?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