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墨香】水墨流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17:14
摘要:岁月流逝,童年记忆犹如一幅水墨画,随着年代久远,颜色变得浅淡,留白处烙下了泛黄的痕迹。旧时光慢慢卷起了水墨丹青画轴。记忆渐如东逝水,水墨流殇,绵延着不尽的童年迴想。 市图书馆举办的画展已快到了闭馆时间,匆匆的,我走入了展厅。一帧水墨丹青画,两个孩子骑在水牛上嬉戏的画幅,吸引了我的目光。画面上,那水牛仰着头,骑在牛背上的孩子,披着透过绿叶筛滤的日光,色彩斑驳可爱。强烈光柱样的阳光、青翠的枝叶与嬉戏的孩子构成了一幅心灵震撼的画面。顿时,童年的记忆触电一样颤抖于心,令我跌落在旧时的光阴里。   孩提时记忆最深的就是卧床养伤那段旧时光。   小时候的我实在是太顽劣了,长大后许多小时候的玩伴再看见我的时候都会惊讶着说:“谁能想象到,长大后你会变得这样内敛稳重。简直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曾经还有过那么淘气的孩子。”   年少时正赶上生活处于艰难年代,那时候做饭烧火没有天然气,用来生火的煤都是伴着黄土用水和着的。我清楚地记得十岁那年的一个春日,太阳明媚地照耀在天空。一辆送黄土的毛驴车蹒跚在我家门前。赶车的车夫是个老头,一个精神矍铄穿着黑衣的乡下人。人坐在车辕上,手中扬着鞭儿,吆喝着那牲口。拉车的是头草白色毛驴,长长的耳朵,撅着嘴打着响鼻,不耐烦地走着。我恰好走在车前面,看见这毛驴车,那淘气的心顿时萌动了起来。驴车吃力的走在坎坷路上,遇到个土坎,车轮一下卡住了。那毛驴弯着腰,后腿蹬的绷直。老头也爬下了车,用力推着车后面的箱板,嘴里大声吆喝着。一见这情景,我也伸出稚嫩的小手,在前面使劲拽着那毛驴车。谁知毛驴车竟是纹丝不动,少年的我一时兴起,朝老头喊着:“看我的。”掏出别在腰间的弹弓,捡块路旁的小石子,还没等老头反应过来,“嗖”的一声,石子就朝那毛驴屁股射去,那畜生疼的一声嘶叫,车呼啸着从土棱中窜了出来,我一愣神,被那车刮倒在地,车轱辘从大腿碾了过去。疼得我撕心裂肺地嚎叫着,那老头惶恐地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我,手瑟缩颤抖着,嘴里嗫嘘不知道说着什么。   闻讯赶来的母亲看着我,心疼得直掉眼泪。看看也不怨人家老头,就把我背回了家。到医院一番折腾说是骨折,打上了石膏,躺在床上养伤。   腿伤的不是很重,只是打了石膏行走不便,整天盘桓在床上,学校也不能去了。听着窗外邻居小玩伴的嬉闹声,愈发地躺不住了,闹着母亲要出去。   二姐看着病榻上的弟弟动了恻隐之心,随之给我借了几本书:《林海雪原》、《爱丽丝梦游仙境》,还有本连环画,名字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小主人公是个叫小无知的男孩,整天遇到什么事都夸着海口,什么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做着好高骛远的梦。   最喜欢那本《林海雪原》了,儿时对书中最感兴趣的是些土匪黑话:“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晚上睡不着觉还想着那些黑话,天王是托塔李天王吗?河妖又是谁,是流沙河的沙和尚吗?很钟爱书中的203首长,年轻英俊大智大勇。名字也取得好,叫少剑波。卫生员是个梳小辫的女孩名叫白茹。总爱在203面前把麻花辨松开,变成了黑亮的瀑布。合上书在想,我班上有个女孩,她名字叫白鹭,她怎么就不叫白茹呢,可她梳的是童花头,不是马尾辫。茹和鹭就差一个音。天马行空般遐想。   早上醒来,看看枕边的书还在。生怕睡梦中,早早就上学去的二姐把我还没看完的书还给她同学。   昨晚书看到哪页了,我阅读书籍自小就没折页习惯,那时的我看书有着超好的记忆。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男孩,正是精力旺盛贪玩的年纪,却被腿伤困顿在床上憧憬着书中的场景。书中的蘑菇老人仙指蜡烛台,飞索山涧鹰嘴岩,奶头山生擒许大马棒,一举剿灭匪巢……   作者写得绘声绘色,我读得如醉如痴。读到高兴处就手舞足蹈地比划着。母亲看我读书像着了魔似的,面露喜色说:“这孩子像他舅舅,看书跟着故事情节走,表情扮相仿佛脸谱一样,或喜形于色,或黯然神伤。”据母亲讲舅舅读书的时候就是如此,每每随线索的明暗变幻而五味杂陈。   羁绊在床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读了大量的书籍,让我的童年打开了视野。我知道了遥远北极有着炫目的北极光,天空翱翔的流星雨,有一颗是苏联宇宙飞船。张天翼的宝葫芦里蕴藏了多少秘密,灰姑娘的水晶鞋充满魔力,美人鱼的海底世界暗涌着对人间的渴望。   常常暗自庆幸那次错伤,它引领我走进了迷人的书籍里,闻到了清雅墨香。让我沉迷于唐风宋韵的文字里,湮灭在秦钟汉鼓的音律中,使我终生喜好读书,为之不辍。   星移斗转,时间已经过去了许多年,童年的老房子发生了巨大变迁。曾经去探访过那老房子,红墙灰瓦斑驳着似水流年的模糊。房前黄土堆和飒飒作响,我们小时候称之为飞刀树的绿丛,几只栖落在屋脊上的白鸽子,都随时光的消融而物是人非。   岁月流逝,童年记忆犹如一幅水墨画,随着年代久远,颜色变得浅淡,留白处烙下了泛黄的痕迹。旧时光慢慢卷起了水墨丹青画轴。记忆渐如东逝水,水墨流殇,绵延着不尽的童年迴想。   追溯着旧日时光,走出图书馆。街市上华灯初上,天空月白似水。恍惚中,我眼前依稀看见了红墙灰瓦的老房子,一群孩子绕着房前月亮门玩捉迷藏,当中一个腰别弹弓稚气未脱的男孩恍如旧时童年的我…… 癫痫怎么能治疗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病治的好不良生活习惯会加重癫痫病情癫痫病患者如何处理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