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古韵今弹】生命的恐惧之梦中梦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14:03

终于醒来!好一场大汗淋漓的恶梦。

或许已是凌晨了吧?我抹干汗水,让自己的魂灵清醒。老爸却已不见,追忆里犹觉真切得触手可及。整理了思绪,将所有片断汇总,得到这样的一副画面:

我一路摸黑地走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找不到方向,四周静如死亡。

忽然,我听到一阵阵熟悉而痛楚的呻吟声。是的!极其熟悉,一听便知道是老爸病痛时忍不住的呻吟。我顺音急促奔前,大声呼叫,却发现脚象被什么东西拖住一样,越来越沉,连呼叫声也发不出来。情急中更是奋力向前,一步,两步,三步……

老爸的呻吟声越发清晰,我离他也越来越近……终于,我看到他了,可他的呻吟声却一下子没了!

老爸直直地仰躺在床上没一丁点儿的反应,冷意从脊椎骨串上了我的头皮,让我一阵阵发怵。我再次大声喊他,却依旧发现自己喊不出声来!

我惶急地抓住了爸的手,呀!才半月不见,老爸的手竟已骨瘦如柴!我沿着他的手背一路上摸,手背细如麻杆地藏在衣袖里……直到我触到他没有肉感的腹部时,才感到了他一丝的体温,却如阳春般温暖了我惊悸的心——原来爸没死,他尚活着!他有体温!他有心跳!欣喜下我开始轻摇他身体,但我急唤的呼声总是不能发出来。

四周仍静的可怕,我忽然记起来:我那三个哥哥呢?他们不是在家吗?还有一直靠药物维持的病中妈妈呢?咋都不见了呀!

正疑惑中,老爸突然翻身将头伸出床外,面朝着地大声咳了起来,一声比一声揪心。我慌忙一手揽住他,另一手轻拍他后背,连咳里,他示意我快拿纸巾来。我伸手在他枕边拿过纸巾,帮他轻擦嘴角,却意外发现纸巾全被血染红染透了!爸咳血了?爸咳血了!不……不。爸是在呕血!我的心再一次揪紧得难受……

我知道,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记得爸说过,妈一旦离世,他也不愿再呆在这世上了。他说:活够了!

此刻,我竟迷糊得不知是真实的还是在梦里。但我知道,此时无论在哪,这情形都极其不好!

爸一身是痛:颈椎痛、腰椎骨质增生痛、老年疝气痛、哮喘痛、头部血管神经痛、痔核结火痛,其中尤以疝气痛更令他倍受折磨。

爸、妈!我无法长期伴您们身边,四儿真是无孝啊!我一边心里酸楚,一边忍不住用手抽了自己一记耳光。不料脸上的痛感一下子让我清醒了过来——原来是一场梦啊……自己正躺在故院老屋的床上哩!

不知又过了多久,我忽然发现自己正和爸在医院里陪着病重的妈妈。

这两年来,妈一直被病痛折磨。有一次,在医院通知妈病危时,爸执意从家里赶来,然后就死也不肯与妈分开了。任我们几个儿子及医生的劝求与诫告,爸依旧完全不听。妈也在病床上向医生要求爸留下。万般无奈下,我们只好依从了。只是我们都为爸的不可理喻而担忧:怕一个没治好,另一个又倒下了……只是没多久,我便想通了:这是二老彼此的不舍、彼此的担忧。他们在一起,彼此就不再相互牵挂、不再因看不到对方而食不甘味了!我恍然。

接下来的日子,爸妈用事实证明了这点。每天一大早,爸便蹒跚着亲自打水给妈洗手洗脸,然后用木梳帮妈轻拢白发(每次梳头时,妈都会露出笑容)。待吃完我们弄好的早餐后,妈便听爸海阔天空地聊嗑。妈的病竟会一天天地在这些琐碎的聊嗑中好转了起来。连医生都叹服病人心情的开朗对病痛是最神奇的良方。

我懂了,心灵的依偎是最好的强心剂。

我懂了,形与影的相随是最茁壮的生理机能。

在二老的身上,我看到了活着的眷恋,活着的爱。

妈身体的好转让我情不自禁地欢快了起来。我的身子忽然不那么疲惫了,我不由自主地用手揉了揉双眼,嘴里喊着爸、妈,然后一咕噜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仍旧躺在床铺上。原来又是一场梦呀!

醒后的静寂与黑暗让我感到巨大的空落:妈早在2014年8月27号去世了,在妈去世后的第八天,爸在思念妈的心情下,也偷偷地一醉不醒。他曾对我说过,他害怕妈一个人在那边的孤单,他要去陪着妈……可恨我因事忙,没将爸的这番话放在心上,办完妈的丧事后直接去了福建,却因而没能在爸活着的最后时间里尽到孝道,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和自责……

记下这场梦中梦,时针已指向今晨三点一十八分,此时的爸、妈 ,您们在天堂休息得还好吗?您们的四儿想您们了!

松原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武汉哪个医院看癫痫病看的好云南癫痫病医哪家好继发性癫痫病的常见原因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