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荷塘】遭贼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11:45

下班,卸下一天的疲倦,像如常去菜市场备了晚饭的用料。心情放松下来,上楼梯时不自觉得哼出小曲来。

门口像如常,下午上班走时换下的拖鞋,换季的皮鞋没来得及收都摆在那里。得好好收拾一下了,边寻思着,边掏钥匙开门,只见门口地下躺着原来在衣架上挂着的他的手包。

风吹下来的?肯定是那个毛手毛脚老公回来拿东西,着急当中给带下来的。

两只手都被占着,一手拿着钥匙,一手里是刚买的菜。我心里嘀咕着边往里走,打算腾出手来拣包。

走到客厅,突然停住脚步,沙发凌乱,沙发垫掀起,这是?环顾四下,突然一阵脑袋一片空白......

客厅里所有的抽屉和柜门都被打开了,卧室的门半掩着,记得上班走时为了流通空气我是大打开的,从半掩的门里隐约看到床上乱七八糟。出事了!

心中一惊,不敢再看,赶紧轻声退回到防盗门口。

脑中无数影视剧中出现的镜头快速和现实对接,我甚至感觉到有人窝在家里,随时会冲出来,一把把我拉进屋时在,用手捂住我的嘴,低声喝着:不许动,老实点!或者瞬间有人从我面前一把推开我夺门而逃,临走还对发懵我亮了亮刀,恶狠狠地说:看什么看?!

还好,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稍稍平静了一下,就给在公安局的朋友找电话,那头的声音让我平静了很多:“先不要在屋里,你到门外或是邻居家,然后拨打110报警电话。”

我倒没有那么太害怕,想到不能破坏现场。在门口再次确认,防盗门的锁的确是完全无损的,一丝被撬的痕迹也没有。

等警察来的那几分钟,漫长得像凝固住一样。恐惧的空气还是从屋里丝丝缕缕的地飘荡出来,应该屋里是没有人了。不敢走开,也不敢再进去,在自己的家门口进退两难,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

这时,楼道里响起了脚步声,一看是赶回来的老公。看着人安然,他先松了一气:别担心,家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

杂乱的脚步声再一次响起,是那个朋友和刑警队的。

拍照,提取指纹、脚印,察看现场。

因为多了许多人,空气里的那些恐惧的味道被冲得七零八乱,最后消失了。警察们一直在屋里,我们不被允许进去。门口多了些邻居,互相打问还有谁家也可能被盗,打电话的声音时起彼伏。

有警察出来,去门口调查。一会儿回来说,条件很不好,摄像头有的坏掉一个月了,有的太远看不上,还有一个正好对看这个大门,但那个时间恰好被东西挡住了。门房说没有注意有没有异常人出入,反正是没有有效的信息。

终于可以进家门里了。

那一地的狼藉,让我慌乱的心撕扯成七凌八乱,原来整齐的物件,像是被一场洪流冲荡得站立不住,它们哀怨地四仰八叉地以各种姿势诉说着委屈。

床上被子、毯子、枕子乱作一团,连床板也被生生地掀起一角。地上衣服、衣服架,左一堆右一堆。柜子里档案盒全被打开,里面的房产证、出生证、结婚证,各种荣誉证、照片全都扔了出来,几个首饰盒全被打开,里面已空空的。所有的抽屉全被打开翻乱,收纳的种种小东西也东一个西一个。

家里没有现金,贼们显然不甘心承认这一点,角角落落都没有放过。柜底柜顶,甚至于落满灰尘的暖气管的背后,花盆底下,凡可以翻动的地方无一例外地被翻了个底朝天。

快看看丢了什么东西。

明显地,正在充电的平板没有了。这是去年老公生日时我买给他的,每天他都用它来看电影、下围棋。睡午觉之前还看《欢乐颂》,临上班走时插上充电。此时,只看到一截孤零零的电源线还插在插座上。

中午我在写字台上用笔记本写文东西,毫无悬念,笔记本也没有了,连包和电源线也一并消失。想到那贼人从容地把笔记本放入包内,把电源线放入包内,从容地拉上拉链提走,就恨得只想骂人。这是我最离不了手的东西,里面放着若干写的文章、日记,还有孩子从小到大的照片、视频,以及各种资料表格,还有辛苦做得FLSH作品和PS作品。这让我心疼,失掉这些东西比失掉电脑本身更让我心疼不已,更让我对那些毛贼痛恨不已!

“我的手机没了?”儿子大声喊道。因为不是周末,他的手机总是被收放起来不允许使用的,这下可好,永远都不能使用了。他看上去更愤怒,因为马上就周末了,本来他还指望着乘周末玩一下呢。

警察说:“你们慢慢整理,着急也没有用,查看下还丢了什么东西。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之类的,最好提供给我们包装或说明书,我们需要用到商品的串号,或许可以帮助找到。”

直到夜里十一点多,家里才又恢复原貌。孩子睡下后,我跟老公把地板又擦了两遍,把桌柜等家窗台门等也擦了两遍,直到真的是实在没有什么可收拾的了,实在没有可擦洗的了,我们俩才都停下来,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到底是什么人干的?实在是可恶之至!

“你说,咱家也没有钱呀,也不是听上去看上去的有钱人家呀,怎么还招来贼呢?”

“就是呀,是不因为顶楼安静,没人,好作案呢?”

“你没听警察说,一般小偷不选择顶楼,因为不好脱身。再说,对门老杜家怎么就没事呢?”

“是啊,他家比咱有钱多少,而且也同时是顶楼。”

“是不是咱得罪什么人了,让人给惦记上了?”

一时间,又一次沉默下来,各自默默地想事情。一会儿一致认为绝对没有得罪过什么人。这个想法被否定了,再说,本地人怕也没有这个技术吧,无损伤,视防盗门无物,不大可能。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家里是被祸害成这样了。我俩翻来覆去就这几句,终究也理不出个头绪来。

除了电脑里存的那些东西,其它倒也觉得没有什么,只是心里不舒服,想想家里有这些东西有很多都被那贼手翻过就觉得无比恶心。

我深切地感受到,这些身外之物,一个不心说没有就没有了。想起那洪灾、火灾,还有地震,想想受灾的那些人们瞬间所拥有的东西全没有了,那该是多么痛心啊!虽然,相比之下,我这损失小多了,但却感同身受,很能深切地理解。

虽然,意外,是偶发的,但发生了就发生了。意外总是存在的,人在就好,人没事就是最大的好,其他都无所谓。想到这里,突然害怕起来,如果,是孩子先回了家,如果孩子回了家那贼还没有走,如果那贼来的时候是周末,孩子一个人在家,又或者我回去的时候贼还没有走,会不会发生一些更不好的事情来。想到这里,后背冷汗就出来了。“唉!去财免灾,去财免灾!”我安慰老公,也像是安慰自己......

第二天,上午又在公安局录了一次口供,按了若干手印,重新复习了一次昨天的过程。看样子,找回的可能性也不是太大。

不断有电话打过来问询情况和安慰的,索性就招呼一起饭喝酒,排遣一下这不痛快的心情,也省得一个个接他们的电话,一次次重复那我不想再重复话语。

席间,话题绕不开这个事儿。

大鹏说:“我家也遭过贼,那是我小时候的事儿,但我记得特别清楚,正好是赶集的时候,我陪我妈去了一趟菜地里。大门锁也是好好的,院里也没有什么异常,屋门锁被撬了,大衣柜的锁被弄坏了。丢了一千元现金,还有六百国库券,把我妈给疼的,那时候的一千元可比现在一两万元呢!”

“最后怎么样,找着了没?”大家都着急地问。

“找着了。”大鹏夹了一粒花生放嘴里,慢腾腾地说,“他又在别处偷让给逮住了,自己招出来了。最可气的是,这个人因为他父亲生病找过我爸看病,我爸当时是卫生院的医生,他来的时候已过了下班时间,村里人们指点着找到我家里,我爸给他父亲治好了病,他却寻摸准了我家,乘赶集时竟然来偷!”

“这种人,打死也不亏!”

“就是,忘恩负义!”

大家愤愤然。

小静说:“我也被偷过,出差来着,上街在公交车上,钱包就给偷了,里面住宿的单据、酒店的房卡、参会证、身份证等等一下子全没有了,这下很麻烦的,房间也进不了,身无分文,身份证也没了,回家的车票也无法买了。”

“那可怎么办?后来怎么样了?”

小静笑了,继续说:“我大喊停车,不让司机开门,并打了报警电话,并不断大声地喊,钱,你拿就拿了,把其他的给我留下,身份证没有了我家也回不了,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结果,人群中不知喊了句,看你脚下!自己掉了,叫什么叫啊?我低头一看,可不是我的包嘛,钱没了,其它都还在,哈哈......”

“后来呢?”

“后来,警察来了,问我看见谁拿的,我哪知道啊。后来就让我跟他们回去录口供,我才不去呢,钱也丢了,录什么录?再说,其它东西都没丢,也就算了。”

大家又是一阵感叹声。

驰俊说:“我也经历过呢,有次我在一哥们家,夏天,天热得厉害,怕招蚊子,我俩关着灯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个坐着,一个仰着,演着《梅林传奇》,俩人还有搭没一搭地说话。正看得津津有味呢,听门有钥匙开门的声音。心说,这谁呀,这大半夜的,没来得及反过神来,一个人就站在地下了。这什么情况?显然,我们双方都互相吓了对方一下。‘你谁呢?’我俩确定谁也不认识,我那哥们就问,那人竟然说:‘有人呢?怎不早吭气?害得老子白忙乎半天!’说完气冲冲回身摔门而去。我俩这才回过神来,同时大叫‘贼啊!’但为期已晚矣!”

听罢,大家都笑得东倒西歪的。

大家嘻嘻哈哈地笑着、吃着,谈着闲天,我的心情也轻松起来。

其实,人难免会遭遇一些想不到的意外,就当是上帝跟自己开了个小小玩笑吧,淋了雨就擦一擦,跌倒沾了泥了,爬起回去换身衣服就没事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只要你及时调整好心态,很快就会烟消云散的,你还是你,生活还在继续......

黑龙江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西安好的医院如何治疗癫痫病的武汉正规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黑龙江靠谱癫痫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