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思念的句子 > 正文

【柳岸·根】牤牛河边的校园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46:32
摘要:往事已走远,不经意回眸的瞬间,嘹亮整齐的歌声仿佛忽又响起,由远及近,由飘渺至清晰。在这恍惚的错觉里,我又重回了那座古朴的校园,一切依旧,只是梦已成空。而回忆,已然穿越了三十年的时空障碍,在心底扎下了根,如同那叮咚不息的牤牛河水,定格于时光深处,亘古流淌。 一   说来也怪,很多文字看过之后就记不清细节了,很多歌唱得滚瓜烂熟之后,也照样会忘个精光,然而有一首歌,历经三十年的时间考验,不经意间忆起时,竟依然词清调准,一如往昔。   “牤牛河,潺潺流,环抱着神圣的绿洲,我们吮吸着您的乳汁,这里矗立着科学琼楼……”这首歌是当年家乡那所我曾就读过一年的中学的校歌,当年我们每天清晨和午后上课前,都要以班级为单位齐声合唱它,不只是这首歌,还有很多首,每班所唱各不相同,所唱歌曲由领唱者随意起头决定。如今,三十年过去了,偶尔忆起,竟感觉彼时的那些学习和生活场景就在眼前晃动,仿佛自己也回到了那些曾经熟悉的画面里。   三十年前唱着这首歌的自己,在现在的自己眼里,就是一个小丫头,一个初中一年级的小丫头。但就是那个小丫头,当时却也以为自己已经是独立性很强的大人了,每周六放假回家住一天,周日下午乘车返校,其他时间就吃住在学校,偶尔哪一天想回家了,趁午休时间,借同学个自行车,飞奔十几里路回家吃顿饭,再返回。那时的我们确实很独立,离开家,离开父母,独自在外求学,俨然都成了小大人。   初到这所校园,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对什么都感到新鲜和好奇。整洁的校园、努力的学生,上进的氛围,尤其是每天上午和下午上课前回荡在校园里的悠扬合唱声,可以说是一种特色,一道风景,于当时的自己来说,更是一种内心的震撼。因为那抑扬顿挫、此起彼伏的歌声,之前自己从未听过,那是集体力量散发出的美,高昂、雄浑、整齐划一、穿透苍穹,那歌词与曲调之美,令我惊诧与着迷,甚至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那种触动内心的喜欢。故而当这歌声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成为每天萦绕耳际的一种习惯时,注定会在后来的人生中留下难忘的记忆。三十年后的今天,当我再次忆及时,依然感觉当年那洪亮整齐的歌声依稀在耳边回荡。   不仅是歌声本身值得怀念,还因为这些歌都是出自我们音乐老师的灵感,他自己写词谱曲而成,并教会我们,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原创歌曲”。王老师是位资深的老教师,文质彬彬、谈吐优雅,高高瘦瘦的样子,一看就有一种文艺范儿,他不光教我们音乐,还教美术,不仅歌写得好、唱得好,还会弹钢琴,素描也超级棒。别看王老师年纪偏大,却紧跟时代潮流,教会我们很多当时的流行歌曲,记忆最深的就是那首《月亮走我也走》。这是一首情歌,王老师教我们学唱时,一再要求我们要充满感情,深情再深情,才能把歌唱出味道来,虽然那时我们都还小,但在王老师的带领下,不管什么歌,都学得有模有样、一丝不苟。有时上音乐课,王老师还会将他那架老旧的宝贝钢琴搬到教室,一边弹琴一边教我们唱歌,那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仅这一点,我就特别留恋这所学校,可谓一生难忘,因为在我后来的求学经历中,再没有像这样上过一节像样的音乐课。      二   这所中学是一所镇重点中学,之所以来到这里读书,还因为这里曾是父亲的母校。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中后期,正值文革期间,当时父亲曾在这里学知识、办校刊、搞各种政治性质的校内活动。那时的学校已不再以学习为主,大气侯大环境决定了学校的政治走向,在那个轰轰烈烈的动乱年代里,青年学生怀揣烈焰般的赤诚,纷纷走出校门,走向四面八方。父亲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从这里,和同学结伴,开始了一场他人生最为难忘和最值得自豪的经历——徒步大串联进京。对于父亲那个年代的人来说,那是一种红色的记忆,他们历经千辛万苦,走过很多地方,并给自己留下了足以证明自己来过的印戳,在内心坚定信念的支撑下,最终到达心中的圣地——北京。想来这一壮举的确是他一生中引以为豪的记忆,为他以后的从军、从警打下了基础。   说起来,我与父亲还是校友,他对这所学校的感情,促使我也来到了这里,成为这个校园里的一名学生。我在这里仅仅学习和生活了一年时间,却也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   牤牛河潺潺流过这片土地,将美丽的校园温柔地揽进了它的怀抱。出学校后门是个大操场,平时的体育课和跑操都在这里进行,操场的边上不远处,就是环绕了学校半周,欢快奔腾而过的牤牛河。我的家在它的下游,因而每当想家的时候,我就会来到河边,坐在河岸的卵石上,听叮咚的流水声,仿佛一遍遍地在为我吟唱一首思乡的曲子。这时,母亲的脸庞常常在水波荡漾中浮现在眼前,弟弟妹妹们的嬉笑打闹声也犹如在耳边回荡,年少的自己便会集了一些多愁善感在心头,在那个离家并不太远的校园里,无端地生出一种深深的惆怅来。   记得最清的,是第一次来到学校的那个晚上,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一切,尤其那陌生的、没有母亲念叨声的夜色,让自己即使置身于集体宿舍的嘈杂之中,依然感觉空寂得犹如荒芜的沙漠。那一夜,初次离家的自己把头蒙在被子里,一遍遍地回味着在母亲身边时的温暖,眼泪淌成了河。我知道,自己那是想家了,想家的时候,思绪就像那牤牛河水,潺潺流过校园,蜿蜒流向下游的村庄,流向有家的地方。   后来慢慢融入了学校的氛围,想家的时候便越来越少。校园里陈旧的青砖瓦房以及青砖铺就的地面,像一阵阵复古的风吹过,我们便在这份古朴深邃的校园里按部就班地学习和生活。当时学校的设施还很简陋,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醒大地,社会经济还不发达,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还很低,对于农村的家庭来说,能有这样一所可供孩子安心读书、教学正规化的寄宿制学校,已是很不错的事了,相对于那时普遍生活水平偏低的情况来说,学校的条件还算可以,而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则简陋得有些寒酸。   当时我们所住的宿舍,是和教室一样的两间青砖大瓦房,进屋,床铺被分成了左右两排,中间是走道。床铺是那种大通铺的形式,由红砖垒好支撑点,再用统一的铺板搭就,每个人的位置也就是一条窄褥子的宽度,一个挨着一个,由各色的床单被罩组成了花花绿绿的床铺世界,大家只要记住自己的床单花色,就不用担心会找错位置。这左右两排的大通铺,加起来大概能住得下二三十人的样子,若大家的床单一致,还真不容易记清自己的位置。   也有小一点的宿舍,五六人、十来人的不等,都是根据学校房屋的情况来安排的,但不论宿舍面积大小,一律是这样的通铺。仿佛是那个年代特有的标志一样,那样的宿舍一景每每令我想起时,都有种朴实沧桑的味道。感觉那时生活虽然艰苦,条件也非常简陋,但年少稚涩的我们,却也拥有着无限快乐,那些快乐简单、纯真,与那时的时光一样,成为了流年里老去的一抹记忆。      三   那一年我上初一,每天在响彻云霄的歌声和清脆的上课铃声中开始新的课程,系统化的教学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我渐渐喜欢上了那种氛围。对于一个刚从村校出来,尚未接受正规化授课熏陶的丫头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崭新而充满新奇感。课堂上我们学知识、学文化,课后还积极参与校报的投稿,并且体育、音乐、美术等课也搞得有声有色。学校还组织勤工俭学,每个学生都必须参加,我记得我们还因此去过离学校很远的南山坡上割草,然后由学校统一收集起来卖钱。在那个年代里,学校注重学生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给我们营造了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至今想起来对那里还充满了依恋。   农村的孩子学习刻苦,虽然条件有限,晚上还经常停电,但同学们都是安安静静地在教室里点着蜡烛自习。尤其是那些初三年级即将毕业的学生,学习到半夜、天不亮又起床到教室点蜡背书的大有人在,农家的孩子都想通过考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脱离父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存状态。所以,很多学生学习都特别勤奋用功,他们用行动诠释着“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人生箴言,坚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真理一定会在自己的身上应验。每天夜半和黎明的烛光说明了一切,那摇曳的光影里,有无数农家孩子朴素的愿望,有他们为梦想掌灯鏖战的身影,也有他们那淳朴笑脸留给我的回忆和感慨。   三十年过去了,如今再次回头去看,当年那些为改变命运而奋战的学长们,也不过都是一些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们在如花的年纪里,成为了点缀校园的一道风景,每当我想起校园往事的时候,总有他们的身影为我唤起流年的温润。   下午放学后,偶尔我们会结伴去街上闲逛,采买一些必备的日常用品。大概也是因了这里是镇政府的所在地,同时也是交通枢纽地带,镇子的街道上店铺林立,商品齐全,行人来来往往,繁华热闹。我们学生闲逛,无非是买一些本子、蜡烛、手绢、小贺卡之类的东西,顺带看看都有什么新奇的小物件,即使不买,也愿意过过眼瘾。尤其是女孩子们,对那些街边的小杂货店、小精品店是特别的感兴趣,每遇节日或同学过生日,还会买来印着明星靓照的小卡片做礼物互赠。那时的时光犹如一部储存着岁月唱片的老式留声机,悠悠袅袅的旋律中,尽是流年往事的轻吟低诉。      四   牤牛河潺潺流过那片难忘的土地,由西向东再北转,绕过浓荫覆盖的校园,一路向北奔腾不息,然后转过一个弯,朝着我家乡的方向蜿蜒东去。下午放学后,我常常和同学一起端着脸盆,从学校后门出去,穿过操场,顺着一条崎岖的小路来到河边洗衣。男同学们则喜欢在饭后三五成群地下到河里,一边洗饭盆,一边打水仗,欢快地闹腾片刻。待晚自习的预备铃响起,大家就像被紧急召唤一样,匆匆急奔回校,好在也就大概二百米的直线距离,几乎一瞬间,牤牛河就又恢复了宁静。   晚霞挂上西天,染红了河水,也点亮了校园。这时的牤牛河,在一天的喧嚣之后,依然用它清脆的嗓音,不息不止地在黄昏里叮咚吟唱一首轻柔的曲子,河水沉醉了,河边的校园也沉浸在了安静之中。点点灯光亮起,每一扇窗子里,都有无数个美丽的梦想在跃动。时钟的滴答声中,夜自习的我们正凝神思索,执笔疾书,描绘着一幅幅未来的美好生活画卷。   我只在这所学校上完初一就转学了,后来的暑假里又回过一次,而后所在的班级毕业,我也就再没去过那里。年初聚会时,听久未谋面的同学说,学校早已经拆掉了,土地另作了他用,有些当年的老教师也已经不在人世。悠悠三十年,多少记忆已成怀念。如今的镇子里,想必也早已是旧貌换新颜,我想象不出它现在的容颜,留在我记忆里的,唯有当年那个有着很多梧桐树和青砖瓦房的古朴校园。校园里有各班课前的大合唱,有朗朗的读书声,有同吃同住同学习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还有虽过去了三十年却依然清晰如昨的一个个难忘片段。   没有了岸边校园陪伴的牤牛河水,如今是否依然清澈如初?它奔腾不息的脚步里,是否还有着对旧时光的无限眷恋?往事已走远,不经意回眸的瞬间,嘹亮整齐的歌声仿佛忽又响起,由远及近,由飘渺至清晰。在这恍惚的错觉里,我又重回了那座古朴的校园,一切依旧,只是梦已成空。而回忆,已然穿越了三十年的时空障碍,在心底扎下了根,如同那叮咚不息的牤牛河水,定格于时光深处,亘古流淌。 湖北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郑州癫痫病可以根治湖北可以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