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节气书之喜鹊:喜鹊声唶唶(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02:39

霜降之后,秋就真正落了。

日缩寒增,冷气上涨,立冬一过,便是冬了。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说:“立,建始也”,又说:“冬,终也,万物收藏也。”此时,农作物收敛归仓,候鸟们也循着一缕阳光的温度,向南方飞了去。只有极少数的留鸟,用顽强和爱恋在谱写一曲忠诚之歌。

“喳喳——喳喳——”这是喜鹊在清唱。那声音婉转清澈、乐观明媚,清烈烈地穿过萧条的枝杈,像一阵阵落叶,被北风吹落,纷纷而下,溅在地上,开出喜悦的花朵。

这花朵随即灿烂在三奶的脸上,她嘴角弯弯,喜挂眉梢,对站在旁边的我说:“不是贵人造访,就是大喜临门哦!”然后,她迈着小脚,拿起笤帚,院里响起了一阵阵“刷刷”声。

喜鹊声唶唶,这唶唶的叫声,也曾碾过清朝的天空,回荡在乾隆的耳畔。那个乾隆帝,抬头仰面,循声而望,那只喜鹊对着他频频点头、喳喳鸣叫,他的喜悦在脸上荡漾,诗情开始泛滥,脱口而出:“喜鹊声唶唶,俗云报喜鸣。”

喜鹊,一种吉祥之鸟、征兆之鸟,这种认知顽固地占据于人们心中,图腾一样坚如磐石,永恒不朽,不管是否都能一一兑现,但,有希望,心中就会开出明媚的太阳。

《离经》说:“仰鸣则阴,俯鸣则雨,入闻其声则喜。”皮日休也说:“欲啄怕人惊,喜语晴光里。”可见这喜鹊浑身上下都是着了“喜”了。更有苏轼者,把离妇的望穿秋水、思夫盼归寄托在喜鹊身上:“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闻着这雀声,冷冷孤寂里,悠悠惆怅里,便有了丝丝暖意,听着喜鹊的叫声,离人就如在眼前。

喜鹊,从《诗经》的残卷、从诗词歌赋中一路飞来,笑意盈盈,喜气满目。落在乡妇灵巧的指尖上,落在村姑的梅花枕上,喜气在大红大绿中照过来,在烟火的粗糙里熠熠生辉、绵延不绝。

冬冷寂而阔达的背景,成就了梅的艳丽,也嘹亮了喜鹊的歌喉。喜鹊怀着爱恋登上了梅的枝头。也登上了齐白石的画卷,你看,那梅花朵朵,疏影点点,梅枝顺风摇曳,喜鹊立于枝头,尾羽上翘,上下呼应,和谐协调,喜气漫卷。

徐悲鸿也画它,许多画家都画它,它成了他们笔下的爱物。画了它们,就是添了喜庆、吉祥和美好。

望穿的双眼,满腔的相思,漫天翻滚的忧伤,被一条天河活活隔开,谁来搭建这团聚的桥梁。喜鹊,万千的喜鹊衔枝带愿,飞来,又飞去,实在是惹人爱来惹人怜。

喜鹊,到底是一种什么鸟,这样招人待见,这样懂人愿?

喜鹊,鸟纲鸦科,典型的黑白色鸟类。通体黑色,肩腹白色,界限分明。尾部又直又长,像一柄长长的楔,也像一种象征的自豪,阳光下,紫、绿、蓝一溜呈现,像刷了一层油,斑斓闪亮。喙尖略弯,眼小而亮。毛比不上鹦鹉华丽,色也在百灵鸟之下,但却要强过灰不溜秋的麻雀好多倍。

有人说,喜鹊是循着人的气息活动的。哪里有人,哪里就有它们。院落农田、市郊城区、公园湖畔,到处都落满它们喳喳的鸣声。空气清冷,天空高远,院子里,成群的喜鹊,悠闲跳跃,啄食嬉戏,明亮的眼睛,四下寻觅,地上有三奶撒下的秕谷粒。

三奶坐在炕上,隔着玻璃看它们。她干瘪的手捏着鞋垫,鞋垫上一只喜鹊落在梅的枝头。院子里,喳喳的声音翻飞跳跃,三奶看一眼喜鹊们,然后继续绣着。春天,在她枯淡了的脸上铺开……

它们“呼”的一声飞走了,矫健的身影印在天空,那是道道风景:整个身体和尾部成一条直直的线,楔形的尾巴微微张开,像没大展开的扇面。两翅微微鼓动着,向前飞去,所过之处,留下了响亮的叫声,也留下了清绝的诗行。

冬了,高大的老树删繁就简,凸裸的树枝印在苍穹,像贴在天上的剪纸。在安稳的树杈上挂着鸟巢,古朴、清淡,一个又一个,似挂着一些孤寂的守望。

这其中,也有喜鹊的窝巢。

喜鹊的巢,外看乱糟糟、毛糙糙的,枝条横着、竖着、斜着,分明就是杂乱无章的乱柴堆。其实不然,它构造合理、建筑精巧,内有羽发为褥,柔软舒适;底有胶泥打造,结实光滑;上有可启可落的巢盖,出入方便。球形的窝巢,足以容纳一家人的栖居,也足以温暖孤寂而清绝的灵魂。

因为巢美而舒适,它们抛弃的旧巢和刚建的新巢,常常被一些不善巢穴的鸟占领,比如杜鹃、红脚隼等。

曾见过这样一幅图:蓝天苍茫,晴空悠远,一只老鹰仓皇飞窜,拼命地向着远处逃窜,昔日的淫威荡然无存。它的身后两只喜鹊紧紧追赶,它们展开翅膀,奋力地向着老鹰冲去,那种力量穿透纸背,直抵一个叫“勇猛”的词语。

那一瞬,我震撼了。震撼这小小的躯体竟会藏着如此袭迫人的力量!后来,我还见过它们与好多鸟的搏斗图,同样的力量,同样的勇敢。面对凶猛,无所畏惧,团结合作,才能迎来成功的曙光。在它们搏击的翅膀上,同样闪耀着金子一样的隐喻。

喜欢喜鹊,因了它的喜气,因了它的勇敢,更因了它隐秘的深情。

有翅膀,却不飞走;有温暖,却不追逐。寒来,它接;冷袭,它受。这冷寂里总要有声音婉转,这寒风中总要有活力流动。再说了,它还要给那些庄户人家报喜送福呢!

它留下来了,立在冬天的枝头,像挂在枝条的枯叶,用意志和爱在谱写一曲忠诚之歌!

可是,时间流转,一年,又一年,忙碌的人们只顾着忙碌,而忽略了它。等人们再记起它时,那唶唶的声音,碾过炊烟,碾过寒冷,远了……

西安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郑州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癫痫病的注意要点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