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丁香】故乡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11:36

远在他乡,听闻家乡的环岛高铁动车实现东西并轨,标志着世界上首条环岛高铁动车即将通车运营。环岛高铁动车分为东线和西线,而西线其中的一个站点“尖峰站”,便是我老家的所在地。它距离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白沙河谷黎族本土文化园和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均不到两公里。这是件激动人心的事情,一连几天我都辗转反侧,脑海中时不时总浮现出关于尖峰岭,关于白沙河谷以及龙沐湾的那些真实画面。

一、初遇尖峰岭

儿时家里管得严,除了上学读书,家人不允许我到处乱跑,对于近在眼前的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竟然一无所知。直到后来上了初中,在班里举办的一次野炊活动过程中,我才踏上那座神秘的山岭。记得那时我们是徒步走,从山脚下的大门开始,沿着一条四米多宽的水泥盘山路往上走。路边没有的硬化的地方,长满嫩绿的藓苔,似乎人迹罕见的样子。因个别路段上空被茂密的森林遮挡,使得那些路段显得阴深深的样子,让人有些不寒而颤。

可每次从这些路段中走了出来,眼前的景色又很美丽。蔚蓝的天空,映衬着脚下茂密的原始森林,这种蓝与绿的结合,美到几乎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步。海南的空气是非常干净的,而尖峰岭的空气更是一绝,负氧离子浓度高达五万到十万个每立方厘米。行走在这片天然的氧吧中,心情即愉快又放松。较比起那几段阴深的寒颤,这样一收一放的心情状态,也不失为一种独特的心情体验。

人总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意愿或方式去生活,却浑然不知有时候会惊扰了在我们身旁的事物。就如同我们行走在这片原始森林中,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和方式,尽情的欢呼雀跃,随意的拍照和踩踏那些嫩绿的藓苔,不但毁坏了原始森林的静谧和生态,也惊扰了那些鸟兽平静的生活。现在想想,幼稚的我们还真是不应该。也许跟早年的生态环境保护知识匮乏有关,但归根结底,还是商业化大背景下的开发或多或少都会影响到了原始的生态,只是如何做到尽量少去破坏它的问题了。

说到尖峰岭国家原始森林公园,根据景区里的简介上介绍说,它是中国现存面积最大、保存最好的热带原始森林,主峰海拔高达1412米,分布着美丽的卧佛仙山、天池映月、尖峰观日、黑岭望海、三海(云海、林海、大海)等七八个景区,以及猴王弄观音、元军下马营等人文古迹。

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步行,我们才来到尖峰岭的天池映月景区,这里也是我们那次活动的所在地。天池映月景区四周有被很多奇峰环抱的天池,碧波荡漾,苑如仙境。据景区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天池为40公顷的高山湖,最深水位8米。这里四季如春,空气纯净,年平均温度在20℃左右,有非常显著的森林保健功能,是著名的避暑胜地。由于天池终日被云雾笼罩,云雾在其中翻卷飘荡,因此得一“天池”的美誉。

由于景区禁止生火,我们所携带的都是干粮。大伙找到一处树荫下,铺开随旧报纸,就围坐下来一边吃东西一边欣赏着“天池”的美景。同学们不约而同的都感叹,这里的空气真的很清新。除此之外,便是那布满全身的凉爽气息,让人倍感舒服。都说海南的空气干净,而尖峰岭的空气更是净上加净,这是让生活在这里的家乡人倍感自豪的地方。

记得诗人李再湘先生登尖峰岭观天池后,感慨的写道“夜入尖山岭上寒,清香扑鼻沁心驰。四面环山一泓水,丝雨直落绿天池。”可想而知,这里也曾经是文人墨客及画家采风的理想去处。

闲谈与浏览,有大伙都有些忘我。从山上下来时,已近傍晚。夕阳余晖下,朦胧中的山林,如诗如画,显得更有韵味。而遥望山下不远处的岭头港,海水湛蓝清澈,和着淡黄的沙滩,贴着低矮绿油的海防林,一起沐浴在夕阳淡红的余晖中,美不胜收,令人久久不愿挪动眼睛,甚至不愿再走动,害怕这美景瞬间就消失殆尽。

与龙沐湾的碧海遥相呼应的尖峰岭,这个国家级原始森林公园,它一直就屹立在我家门口的不远处。因自身的缘故,我只登上去过一次。此时提笔,心中不免有些遗憾。只是这种心中的缺憾,终究还是被内心的那份故乡情怀,一点一点的慢慢抹去。

二、亲临白沙河谷

说起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山脚下不远处的白沙河,在我大学毕业以前,那是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说它熟悉是因为高中时每次坐车去八所上学,都要经过它的那段高桥。说它陌生是因为也仅仅是坐车经过它的外围,并没有亲自到过它的腹地。

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因为家里盖房子,父亲和几个叔叔要到尖峰岭森林公园山脚下附近的树林里砍木材,我就跟着坐上手扶拖拉机去拉木材。父辈们告诉我说,在距离我们砍木材的地方不远处,就是白沙河,那里很“不干净”,吓得我哪里都不敢去,老老实实的待在拖拉机旁,直到把木材拉回家里。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白沙河”这个名字,内心对这个地方也有些许阴影。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快就上了初中。上了初中以后,又遇到一件让我对白沙河产生恐惧感的事情。那就是县里在学校举办的一次公判大会,三个被判了死刑的犯罪分子,被判决后直接押赴刑场。而听那些胆大去刑场外围观看的同学回来说,刑场就设在白沙河的那座高桥下。还添油加醋的陈述行刑的场面,让我对白沙河更是产生一种恐惧的心理。

多年以后,上了高中又上了大学。远离家乡,远离白沙河,渐渐对它的恐惧感也就淡了。

直到2012年年底,我回家过年,听父辈们再一次说起白沙河。据长辈们说,白沙河现在出名了。由于当地的民间收藏家袁金华先生多年收藏,并一直保存的那些黎族历史文化物品,经媒体曝光后,官方正在对其进行抢救、发掘和保护,并成立“海南白沙河谷黎族本土文化园”。

带着内心的不解和多年的疑虑,我第一次亲临白沙河谷的腹地,一探这个具有黎族文化气息的禁地。

从家里开车不用十几分钟,便来到白沙河的高桥处。这是通往尖峰岭森林公园的必经之路,也是走西线高速去往八所、海口的必经之路。站在高桥上遥望河水清澈见底的白沙河,以及两岸翠绿丛生的灌木丛,内心不免有些不一样的情感交织。沿着河边的小道,走了十多分钟,我们就来到袁先生的“白沙河谷本土文化园”的门口。

一个木制的大门,一块刻着文化园名称的石头,一堵淡黄色的土墙,这便本“白沙河谷土文化园”的入口。主人袁先生带领我们游览了园内的所有景观,每一处都具有特殊的意义。袁先生花了近三十年的时间,收藏了3800件古今生活在海南的黎族人的衣物、饰品、农具、器皿、文字、图画等等。

袁先生的黎族本土文化园,将作为研究和传承黎族文化的基地,不断向外揭开并传播着这片土地的神奇。

句袁先生介绍,从黎族的陶器上看,研究学者得出一个普遍的看法。就是海南岛上的黎族祖先,早在七八千年前就已经出现在海南岛上。这并非空穴来风,在白沙河谷周边市县的信冲洞考古遗址中发现,海南岛上最早的人类活动至少可推至二万年前。而直到两千八百年前的先秦时期,才陆续有汉族人迁居海南岛上。

汉族人的到来,使得汉族文化与黎族文化相互碰撞过程中产生奇妙的交融。黎族图腾物开始出现在陶器上,而被视为黎族隗宝织锦技艺,也开始流传内陆地区。这样这种交融,也使得黎族文化的精粹无形中得到传播。

从袁先生的文化园中回来后,心里一直非常高兴。一直以来总觉得作为生活在黎族自治县的汉族人,并不是件光彩的事情。在外地总是被人问起,是不是黎族同胞,因无法有理有据的回答而困扰。

岁月蒙尘,今天的我们只能从文物及历史记载得知,作为海南岛上的原住民,黎族是在经历了漫长的山海变迁后,最终形成了一种接纳外来文化与保留本土文化共存的格局,而他们与山海之间无法斩断的情感在现实世界里也依旧绵延不绝……

现如今得益于“黎族本土文化”的发掘和传播,让黎族这个历史悠久、充满智慧的民族,声名远播,一改人们对于它原有的印象。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黎族同胞,原来不但多才多艺,还是个具有创造性的群体,我为能出生在这片土地上而骄傲和自豪。

三、梦回龙沐湾

家住海边不远,儿时喜欢到海边去拾贝壳。那时并不知道那片海湾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太阳消失的时候,是从那片海里掉下去的。

那片海,湛蓝清澈,与蓝天浑然一体。洁白的浪花滚滚,一阵又一阵的扑向沙滩,让人无时无刻都能听见大海呼啸的声响。近海的沙滩,淡黄而细腻,宽度有五十米左右,到处散落着各式各样的贝壳。

绕远一点的沙滩,是一条沿着海岸线弯曲而绵长的海防松树林,树木不高,却很茂盛。绿油油的样子,与淡黄的沙滩、湛蓝的大海形成一幅多彩的图画。

儿时对它的印象大致如此。直到上小学后参加一次海边的植树造林,才知道它的名字。

记得那时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学校通知到海边参加植树造林,老师是外地人,他说是去附近的海边,太阳落海的那个地方。我们一个班级一个班级排着队,步行十多分钟,就来到我们经常拾贝壳的海边沙滩附近,几辆大卡车已经拉来了满车的椰子树苗在等着我们,先我们到的还有很多村里的人。

没有仪式,只是简单的分工完毕,我们就开始种植椰子树。椰子树苗是用干的椰子来培育的。将干的椰子放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偶尔浇点水,就能长出苗来,村民们负责挖坑,我们小孩负责将椰子树苗种进去。

种树的过程中,村民们开玩笑说,咱们这个地方叫龙沐湾,是龙沐浴的海湾,人杰地灵,这次种植的椰子树,会给咱们这个地方增添不少好运。

从此,“龙沐湾”这个名字,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它既是家的代名词,也是心的归宿。

2009年是龙沐湾迎来改变命运的一年,也就是那一年,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的建设被排上日程。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概念规划面积70平方公里,总体规划面积34.16平方公里。

至2013年年末,建设核心启动区面积15平方公里投入运营。

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由国际著名的建筑设计公司SCP和PTW联合设计,建设包括多家五星级和超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陆上及海上运动项目、主题公园、高端滨海别墅、企业会所、商业中心及配套设施、游艇会所等等。

与尖峰岭国家国家森林公园合成一体,形成山海互动,旅居合一的效果。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将成为世界顶级的旅游度假胜地。

如今还真印证了村民的那句话,龙沐湾随着时代的发展,开始换上新装,去迎接来自四面八方的宾客。

那片海依然湛蓝如初,那段沙滩依旧淡黄细滑。那片翠绿的海防林中,如雨后的春笋般,屹立起几座星级酒店。“龙沐湾”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具有现代化的国际旅游圣地。天还是那么蓝,夜还是那么静。那个我曾经熟悉的“龙沐湾”,今非昔比,名声显赫中外。

依山傍海的土地,历史悠久的民族文化,与时俱进和开拓进取的拼搏精神,造就了这片故土的美好。紧依尖峰岭森林公园的西线高铁通车了、龙沐湾国际旅游度假区投入运营、白沙河谷黎族本土文化开始传承。那片碧海蓝天下的土地,正换发新装,迎着时代发展的潮流不断前进。如果把它们都装进两个特殊的文字里,那便是我内心深处的“故乡”。

洛阳在哪有专治羊癫疯的医院甘肃兰州癫痫病医院左乙拉西坦片最大药量是多少癫痫神经痛的主要药物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