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清晨】愿陪你至暮色黄昏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02:53
一   蔺瑶歌从未想过,多年以后她会因为工作的原因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这个她与顾白相遇、相识的江南小镇――乌镇。她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足这片土地。可现实却是,她站在乌镇的客运站,感受着江南小雨,呼吸着湿润的空气。   记得毕业旅行,也是在这个车站下的车。那个时候,身边的伙伴都在,一人背着一个旅行包,为那次远行兴奋的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只是这次,拖着旅行箱,只身前来。许是经过时间的沉淀,心境也不如从前那般,没有好奇,没有激动,有的只是淡淡的苦涩。蔺瑶歌吸吸鼻子,当初明明儿童癫痫存在具体的病因可以拒绝老板的,可脑袋一热就点头答应了。   环顾四周,车站早就重新修葺。与三年前截然不同,更有那种江南小镇古香古色的味道。   “姑娘,需要住宿吗?”   蔺瑶歌回头。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扑哧’的笑出声来。难怪觉得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原来是他――三年前,也是这个地点,同样的问话。   “小姑娘,你笑什么?”   “笑咋地?不行啊?”蔺瑶歌这一口东北话说的还是很正宗的。“三年不见,不认识了咋地?”   中年男子皱眉,再皱眉,终于在蔺瑶歌一口一个‘咋地’中一拍手,露出了笑脸。   “原来是你。怎么?这次没和你朋友一起过来?”   “叔叔,你还真的记得啊?”蔺瑶歌其实也就是开个玩笑,毕竟旅店的游客那么多,来来往往,三年,又会有多少个东北姑娘,哪能记得住。   “哎呀,别人不敢说,就你们那几个,我印象还是深刻的。几个小姑娘,叽叽喳喳的,我带你们去看房间,给了你们几个楼上楼下的小阁楼,舒适宽敞,还和我讲价……”   在中年男子絮絮叨叨的话语中,蔺瑶歌陷入了回忆。没错,那次她们住的确实是楼上楼下的二层小阁楼,房间里飘着淡淡的松木香气,每个房间都有一张一米八的大床,环境舒适整洁。这对于几天一直暴走或者是坐车的她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好的休息点。最最主要的是,住下来还可以剩下东栅景区的门票钱,去西栅也是车接车送。只是房间价钱对于毕业穷游的她们来说贵了一点,好在李绿竹会砍价,再加上软磨硬泡,最后只花费了250元钱就搞定了一切。   “叔叔,那间房还有吗?”蔺瑶歌打破了中年男子的喋喋不休。   “没有了,你要是预订……”   “没关系。其他房间也可以。”   “其他房间有的,你们之前住的那个地方,隔壁就没有人。”   “隔壁吗?”蔺瑶歌惊。   隔壁,那间房的隔壁。顾白,曾经顾白的房间。蔺瑶歌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顾白,心底的伤,不经意的触碰也会让人窒息。   “是的。怎么样?觉得可以,叔叔这就带你过去,价钱算你便宜一点。”   “好。那就谢谢了。”   也许这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好的。让她回来一点点的回忆;让她入住他曾经住过的房间,感受他的气息;让她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痛;只是蔺瑶歌忽略了,如果她不愿意,她不想,她可以拒绝,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她是愿意的吧!所以,她是放不下的吧!23岁的蔺瑶歌遇见顾白;26岁的蔺瑶歌怀念顾白。      二   入住之后,房主收了钱便离开了。蔺瑶歌放好行李箱,坐在床上,踢掉恨天高的高跟鞋,揉揉有些酸痛的脚。虽然毕业了,虽然参加工作了,可她还是不习惯穿高跟鞋,哪有帆布鞋穿着舒服,可是公司规定,又不能为了一双鞋辞职。   休息一会,蔺瑶歌开始细细打量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和隔壁一模一样。只是,这里,曾经顾白住过的地方。收收心神,蔺瑶歌冲了凉水澡,换了一身简约的衣服――天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衫,以及白色的帆布鞋再加上高高的马尾,不施粉黛。这么一看,和三年前也没什么不同。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关好房门便出门了。   先去的地方自然是西栅,西栅的夜景是出了名的美。何况,上次她也已经见识到了。这次,顶多算是回忆。回忆曾经的曾经,走过曾经走过的路。热闹的群体变成了孤身一人,不晓得老友们此时此刻在干嘛。想到这里,蔺瑶歌拿出手机,播了号码。   “嗯哼,你到了?”熟悉而亲切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恩,到了。”简短的回答。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蔺瑶歌抬头。“绿竹,我在西栅呢!”   “真好,要不是不能请假,我就和你一切去了。曾经我们也是说好,多年以后,再次回到那里。如今,就你一个人实现了。”   “是呢,工作缠身的我们却不比从前来的自由。”蔺瑶歌失笑。“对了,绿竹,我住的地方还是上次的地方,老板还记得我们呢!”   “老板记性会不会太好?”李绿竹惊呼。   “谁叫你砍价那么厉害呢!”   “好吧!瑶歌,老板来了,先不和你说了。照顾好自己,然后多拍照片。挂了。”   蔺瑶歌收好手机也收好心情,开始一点一点的去感受。似乎每一个地方都有以前的影子,每一个地方都是那么的熟悉,每一个地方都留有照片的痕迹。   蔺瑶歌靠在铁栏上,看着水中倒映的古老而又破旧的歌剧院。李绿竹曾在这里拿着一条丝巾拍照,围在头上、系在腰间、又或者拿在手中迎风摆动……而那条丝巾还是为了拍照,特意花10钱购买的。当时的蔺瑶歌特别不理解,不过当看到一张张或妖娆,或清纯的照片,蔺瑶歌不得不佩服李绿竹的先见之明。   继续走着,细细的摸着刻有字迹以及船身的木墙。三年前,在这里,她和李绿竹两个人拍着自由行走的照片。一旁是等待的好友们。那个时候,年轻的模样,还真是爱自由,也爱自拍!只不过,如今,大家也都各奔东西。   黄昏已至,太阳的余晖洒在水面上,别有一番景色。灯光已经亮起,人群也越来越喧嚣,安静的唯独蔺瑶歌一人。有人说,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也许说的就是此情此景。走进一家客栈,点了一碗普通的面,坐在角落里,静静的吃着。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对面的人群,看一眼波光粼粼的水面,就这样,岁月静好。   走进书院,自然而然的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将手机调到振动,轻轻的拿起一本书,仔细的翻阅。不似从前那般,拿着书,摆着造型拍照。古香古色的桌椅,犹如多年前一样,蔺瑶歌认为自己就应该生在那个年代,哪怕是个丫鬟也好。走到外面的留言墙,上面是满满的便利贴,新的压着旧的。有的字迹工整,有的歪歪斜斜。只是,想要找到三年前留下的痕迹,怕是难上加难!那个时候,一人领一张便利贴,在上面写最真的话,然后找一个自己认为最好的角落贴上。蔺瑶歌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写的是:希望多年以后,我们以及那没来的好友,可以再一次踏足,一同欣赏曾经欣赏的风景。如今,蔺瑶歌站在这片土地上欣赏风景,身边却没有陪伴的人。还真是应了李绿竹的那句话:只怕是相同的风景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   蔺瑶歌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月老庙,昏黄的灯光,一颗颗系满了许愿带的树。心跳漏了一拍,就是在这里,她和顾白第一次相遇。就是在这里,开始了两个人的缘分。那个时候,刚刚毕业的她们不仅希望有一分好工作,还想要有一个情投意合的恋人。所以,除了蔺瑶歌,朋友们都许愿、摇签。当发现蔺瑶歌只是在一旁看热闹,李绿竹便过来抓她,她跑出去与和朋友们走进来的顾白撞个满怀。当时的顾白,穿着白色的半袖,紧身的牛仔裤,灰色的帆布鞋,给人一种干净的舒服感,唯一不足的就是肩上的旅行包使他略显得有些狼狈。   “不好意思。”蔺瑶歌懊恼的看了一眼一旁的李绿竹。   “没关系。”顾白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是泉水一样流进蔺瑶歌的心。   顾白和蔺瑶歌擦肩而过,蔺瑶歌回头。她看见他勾着别人的肩,用另外一只手垂了一下那人的胸前,努力做着凶狠的表情,低声的说到:“你小子,笑什么呢!”   “顾白,在月老庙里和佳人相遇,不对,是相拥,感觉如何?”   “瞎说什么呢?不小心撞到的。”   原来他叫顾白。那是蔺瑶歌听见他的名字后第一反应。而那时的顾白怎么也不会想到,不小心的碰撞,会让他的生命里出现一个叫蔺瑶歌的姑娘,一个可以牵动他所有情绪的姑娘!而蔺瑶歌也不会想到,她会和那个叫顾白的少年有更多的交集,那个少年会让她哭让她笑。只是,如今,相交的两条线已经走的越来越远。   心狠狠地抽痛,蔺瑶歌泪眼朦胧的看着月老。那个叫顾白的少年如今在哪她不知道,过的好不好她不知道,还记不记得她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如今,她很想很想他。思念,疯狂的吞噬蔺瑶歌的每一根神经,让她痛的连呼吸也变得困难。她还记得顾白说过:愿陪你至暮色黄昏。如今,黄昏已过,暮色降临,而那个叫顾白的少年早已不见。   再没有逛下去的心思,蔺瑶歌给老板打了电话,直接回了客栈。      三   蔺瑶歌是在回忆与梦魇中睡着的,清早起来,脸上挂着已经风干的泪痕,嗓子有些哑。抬手看看手表,拉开窗帘,没有阳光穿进来,没有时间考虑天气,蔺瑶歌快速的洗漱,换了一身衣服,拿着单反出门了。   蔺瑶歌凭着自己的一点点文字功底,在一家杂志社工作,这次她想写一篇关于古镇的文章,谁知她刚和老板提了一下,这不,就被老板打发到乌镇来了,老板还很贴心的对她说:“瑶歌,虽然是工作,但同时也是旅游散心。一般人想去我还不让她去呢!”可老板又怎会知道蔺瑶歌心底那不可触摸的疼痛呢?   下雨了!这是蔺瑶歌出门后发现的。和三年前还真是一模一样呢。三年前的那天晚上,蔺瑶歌对伙伴们说:“要是明天下点小雨就好了,这样走在青石板上,空气中是雨水的清新。那样,感觉一定很好。”于是第二天就真的下起了小雨,蔺瑶歌兴奋的欢呼,穿好衣服迫不及待的出门,呼吸着清晨的空气。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蔺瑶歌说着:“绿竹,快来感受,你一定会很喜欢的。”没有回应的声音,蔺瑶歌回头,入眼的是修长干净的手,再往上看,休闲的白衬衫,以及有些诧异却依然微笑的脸。也许就是那一刻吧,蔺瑶歌的呼吸乱了节奏,事后,她恍惚觉得李绿竹说得对,也许她爱的顾白,那天在下着小雨的清晨,刚好穿了一件她喜欢的白衬衫,所以她才会不可自拔,深陷其中。可不管是什么,爱了也就是爱了。   “顾白,这不是昨天对你投怀送抱的女生嘛!”一个男生打破了宁静的对峙局面。   这么一说,蔺瑶歌才想起,难怪她觉得眼熟,原来昨天在月老庙门前,她撞到的那个男生就是他。所以,缘分已经种下了不是吗?蔺瑶歌微笑。   “别瞎说,什么投怀送抱。”顾白有些好笑的又头疼的看着身边乱说话的朋友。随后有些看向蔺瑶歌:“不好意思,他一向乱用成语,小时候,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没关系。”蔺瑶歌耸肩。“我语文也不好,所以听不懂你朋友在说些什么。”   “瑶歌,你在和谁说话?”李绿竹开门,“外面下雨,你都不知道打伞吗?你是不是兴奋得傻了?”   于是,李绿竹看着在雨中微笑看向自己旁边的这个男生的时候,眼中带着亮光,她就知道,那个傻丫头是陷入爱河了,白衬衫是她的最爱。所以李绿竹常说:“蔺瑶歌,我觉得如果那天顾白不穿着那件白衬衫,也许你就不会爱他。”每当这个时候,蔺瑶歌都会送给李绿竹一个大大的白眼,却依旧逃脱不了她的魔音:“蔺瑶歌,我敢肯定,顾白只是刚好穿了一件你喜欢的白衬衫,所以你才会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爱上他。”“可是不管什么原因,我爱他就足够了。”   “你好,我叫蔺瑶歌。”   “我叫顾白。”   那个时候,虽然她们已经郑州癫痫病好治吗见过一次,却是第一次正式的介绍自己。   “顾白,我喜欢你。”那个时候蔺瑶歌是这么说的,突然的告白震惊了所有人。   “我们才第二次见面,而我才刚刚得知你的名字。”顾白有些觉得好笑,面前这个女生,真是直白且大胆。   “可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月老庙,你不知,我撞到你的那一刻,我们的缘分就已经开始了。”   李绿竹看着这样的蔺瑶歌,忽然觉得很丢脸,甚至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觉得丢脸的又岂止是李绿竹,她身后的小伙伴和她感同身受,万万没想到,旅游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个,瑶歌,我们该走了。”虽然气氛很好,虽然蔺瑶歌说的很真挚,虽然这个叫顾白的男生长的不错,虽然她也很想知道结局,但是,武汉儿童癫痫医院哪家李绿竹真的觉得很丢脸,所以不得不开口提醒蔺瑶歌,甚至是抓着蔺瑶歌逃也似的离开。   “顾白,如果我们还能遇见,就说明我们真的很有缘分。如果你觉得我还不错,不妨考虑接受我的告白。”   蔺瑶歌一直想不明白,三年前的她为什么会有勇气说出那样的话。她也一直想不明白,最不信一见倾心的她为什么会一见钟情。那些不都应该是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吗?   “姑娘,出门?”店主热情的问道。   “是啊!想着拍一些照片带回去。”蔺瑶歌笑着指了指手中的单反。关于单反,她还记得,她对顾白说过,等她有一天买了单反,一定要走遍大江南北,拍下每一处风景。如今单反在手,那个说好要陪她走遍大江南北的人却已经不在身旁。   “不打伞吗?看这天气,虽然雨下的不大,但是时间长了身上的衣服也难免会湿透。”   “一会出门买个一次性的雨衣。走了。”蔺瑶歌对于店主的好心还是很感激的。而她确实穿着雨衣拍照方便一些。   走走停停,蔺瑶歌欣赏着雨后的乌镇东栅,仔细感受着一砖一瓦带来的悠久历史,听着游客的交谈声,这种感觉真好。前面,一位穿着旗袍的姑娘,撑着油纸伞,似是倚靠在石栏上,望着起烟的湖面。蔺瑶歌拿起手中的单反,咔嚓一声,留下了美的瞬间。她喜欢拍世间一切美的事物,无论是什么。 共 964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