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冰心】善行二题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53:05
破坏: 阅读:1347发表时间:2018-01-06 09:13:53
武汉治疗癫痫的民间偏方
摘要:普通人的善,往往都是无声的。

一、把灵魂捂热
  
   我的新居位于城乡结合部,每天晨跑要路过一个宽阔的十字路口,这个崭新的路口还没安装红绿灯。这天清晨,此处发生了一起车祸。
   我看到时,肇事车已逃逸,一切都归于平静,只有一位中年妇女,瑟缩地立在路口中央,守着一位不幸遇难者的遗体。我猜她可能是死者的亲属——妻子或者母亲。据说死者是骑摩托车过路口时,被一辆载重卡车撞飞的,那一幕犹如电影的特技。我看到摩托车的残肢散落在空旷路口的四周,像一些灵魂的碎片匍匐在地上呻吟,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120救护车呼啸而至,又呼啸而去——他们不拉死人。随后交警来了,拍照,测量,收集证据,做笔录,然后拉起警戒线,走了。
   严冬的早晨,朔风裹着簇簇针芒,刺得人生疼。那位妇女瑟瑟发抖,她的棉衣盖到了死者身上,尽管冷热对他已没有意义。她可能觉得死者的姿势不雅,四仰八叉的,就聚拢了他的手臂和双腿,扶正了扭曲的脖颈,又擦武汉中际医院口碑了擦他脸上的血污,重新把棉衣盖好。她没有嚎啕,嘴里却念念有词,像安顿一个孩子入睡。风从四面袭来,在十字路口打旋,覆在死者身上的棉衣偶尔被掀起一角,仿佛那下面的人要一跃而起。他肯定对这个世界不甘心,我想。
   可怜的人!一位赶早的菜贩说。我不知道他指的是死者,还是那位妇女,或者二者兼有吧。死于横祸,总是留给生者更大的痛。
   这场景让我一整天心情抑郁。
   仅仅两天后,是一个周末的清晨,在同一个地点,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上演了同样惨烈的一幕。不过这次被撞的是一对骑电动车的母子。驾车的母亲当场殒命,后座上穿校服的儿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幸运地落到路沟里,幸免于难。
   这次120救护车没白来,拉走了受伤的儿子。然而我看到,守在死者身旁的,竟然还是两天前那位中年妇女!
   她真是一位可怜的人!我的心突突地颤着,三天之内,她突兀地失去了两位亲人,真是祸不单行啊!
   因为是周末,我有一些余暇,就一直看到交警处理完现场,家属收了遗体,都乘车离去。但奇怪的是,那位忙前忙后的中年妇女,却没有随着家属的车一块离去,而是独自走向路边,抄起一把扫帚,刷刷地清扫起路面。原来她只是一位扫马路的清洁工!她要赶在上班高峰到来之前,还原出一个祥和的路口。
   守候死者,并非清洁工的职责,何况,这种事情,人们都避之不及。不沾亲带故的,这位妇女何以甘愿在寒风中守护一个死人?
   出于好奇,我和这位大嫂有一番交谈,她说:从小,姥姥把我带大,最疼惜我。她临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妞儿,记住,人没了,魂儿一时半会儿走不掉,它恋着人世呢。等我闭了眼,你要陪我说说话,这样我的魂儿才走得安生些。我照姥姥的话做了,她果然是笑着走的。打那时起,我就不怕死人,因为我知道他们的魂儿还活着。我扫马路,车祸碰见了不少。看见那些横死的人,被撞得没个形,就替他们收拾一下,盖件衣服,别让他们的魂儿冻着。陪他们唠几句,念诵念诵,这样他们就走得倘然些。
   我听完,对这位朴实的大嫂肃然起敬。对比那些肇事逃逸者和我这样的冷漠看客,这位大嫂活得更踏实些,更高尚些。
   实际上,活着的人,更需要把灵魂捂热呀!
  
   二、最后一个烧饼
  
   出校门往东约200米,有一家烧饼铺,曰“莱芜油酥烧饼”。据说当年华野的老总们就是吃着这种烧饼,拿下了孟良崮,全歼了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的七十四师。出于对革命前辈的敬仰,我也喜欢吃这种烧饼,久而久之,它竟成了我的固定早餐。
   一天早晨,因为夜里赶稿子起晚了,匆忙赶到烧饼铺时,发现老板刚刚封炉,铁鏊子上还烤着一个烧饼。一个也凑合了,再就着一个茶叶蛋,一碗小米粥,想必肚子也没意见。
   这个烧饼不卖了,对不住了程老师。黄老板满怀歉意地说。
   黄老板是莱芜人,很憨厚,与我稔熟。其实我帮过他一个小忙,就是他举家刚来本地做生意时,是我在市报上发了一篇小文,把他的油酥烧饼宣传了一番,于是他的买卖日渐红火起来。我说这事儿并非要人家感恩,只是说明他拒绝卖给我烧饼令我有些意外。
   这也许是给他的女儿留的,我心里这样嘀咕。黄老板有个可爱的女儿,乖巧得很,是这夫妻俩的心肝宝贝,今天是周日,可能小家伙还没起床呢。
   没事没事,我去搞两个小笼蒸包对付一下。我大度地说。
   黄老板很过意不去,仿佛做错了什么,不停地道歉,还把我送出老远。
   我没有吃到烧饼并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我竟然一连三天都没有吃到烧饼!事儿就是这么巧,每次去到烧饼铺,都只剩下一个烧饼堂而皇之地躺在铁鏊子上,示威般地对我不理不睬,老板和老板娘点头如捣蒜,把道歉的话说得像烧饼一样酥酥的。
   如果说老板故意和我作对,这似乎说不过去,我又没得罪他,并且还对他“有恩”。我也知道这对夫妇做生意有个原则,就是从不会把早晨剩下的烧饼拿到中午去卖,因为这种烧饼新鲜的才好吃,又香又酥,凉下来就有些死硬,像冷锅饼。所以他们做烧饼有定量,早中晚各做多少是有数的。我纳闷的是,就算这么巧,每次来都只剩下一个烧饼,可为啥就不卖给我?
   第四天,我是吃过早饭以后去的。那个烧饼还在,我要看看老板怎么处置它。老板封炉了,沏了一壶“日照绿”,我点了一支“金将军”,俩人围着火炉神聊。
   过了约摸半个小时,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六十来岁流浪汉。他具备所有流浪汉的装束和面容,在此不必描述。这个流浪汉我并不眼生,他在这条街上逡巡,大约得有半个月了。我经常见他锲而不舍地翻检街上的大垃圾箱,那是他的生活来源。
   黄老板郑重地把那个烧饼递到流青少年癫痫患者有哪些常见的症状呢浪汉手上,流浪汉郑重地双手接了过来,这看上去像两国签约交换文件的仪式。没有说话,两人只是对了一下目光,流浪汉就默默地出门走了。
   原来这个烧饼是留给这个流浪汉的。我不该在心里和他去抢。我可以去买小笼蒸包或者油条吃,可在这条街上,烧饼铺是唯一愿意向他施舍早餐的。
   我应该向老板表示一下敬意,这年头,做点善事不易。老板抢先说,他是我的莱芜老乡。意思是说,若没有这层关系,也未必愿意帮他。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嘛。我则有不同看法。莱芜是地级市,又是相邻市,老乡多了去了,为何只有烧饼铺老板动了恻隐之心?前一段时间整顿市容,城管部门对本市流浪乞讨人员来了个地毯式搜索,然后全部遣返回乡,听说是一出本市界,就扔在野外不管了,很多流浪人员又义无反顾地回来了,因为回了家也没有饭吃。其中可能就有这个光顾烧饼铺的老汉。他很幸运,遇上了好心的老乡。黄老板不仅提供饭食给他,还让他暂住在烧饼炉隔壁的柴房里,那里面因为常有炉子的余温,很暖和。黄老板还托老家的人积极联系他的家人,据说已经打听到了她的女儿,这两天就来接他回去。
   这两天降温,新闻里说有两个流浪汉冻死在街头。我们的民政部门,收容机构,慈善组织,应该留出最后一个烧饼,来挽救那些“卑微”的生命。
   最后一个烧饼,拷问着一个社会的良心。
  
   雨泉清音(程刚)

共 267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