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姐夫心中的蓝图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1:32:07
破坏: 阅读:1473发表时间:2015-07-18 16:35:40
摘要:姐夫经常请我们来家聚聚,用自家喂的土鸡土鸭、塘里喂的鱼热情款待我们,有时还车接车送。在县城呆久了,看腻了高楼大厦,整日穿梭于水泥森林,腻烦了汽车尾气的刺鼻气味,真想去乡下透透气,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一】
   真是天公作美,连续闷热的晴天突然阴了,居高不下的温度竟然犹犹豫豫下降了不少,微风也吹起来,感到了久违的凉爽。盛夏的乡村,到处绿意盎然,茁壮的禾苗,伞倒立似的田田的荷叶,高大的树,碧绿的水,静谧的村庄,洁白的小楼,恣意流淌着勃勃生机。“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我们驱车来到老婆的姐姐家,车停在精致装修的三层小楼前。楼前非常平整开阔,沿边缘栽的桂花树和樟树都已高过了我的头,去年平整了屋前的场地,姐夫计划今年砌筑围墙,便于规划,栽花种草,俨然一个现代农庄。
   今天是岳母生日,岳母已七十八岁高龄了,她与岳父在生日请客问题上想法截然相反,岳母不喜欢请客,嫌麻烦太累。姐夫说干脆来乡下过生,兄弟姊妹们都来执闹热闹,不算专门请客,就如平时串门一样。岳母是个喜乐之人,平时哈哈不断,声音宏量,听了自然十分高兴,连忙应承。反正姐夫家离县城也不远,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姐夫经常请我们来家聚聚,用自家喂的土鸡土鸭、塘里喂的鱼热情款待我们,有时还车接车送。在县城呆久了,看腻了高楼大厦,整日穿梭于水泥森林,腻烦了汽车尾气的刺鼻气味,真想去乡下透透气,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因此只要他们邀请,我们都会爽快赴约。他们喂养的鸡鸭鱼,肉质细嫩,口感十足,风味尤佳。老人虽是小生,没有专门请客,但礼钱是不会少的。老人先是百般推辞,最后半推半就地收下,接着哈哈声四处飞扬,满屋流转,高兴得满面红光。老人不缺钱,不在乎钱,在乎大家和睦相处,在乎这份孝心。姐夫请了客,还照样要给老人的礼钱,他的礼钱总比别人要多出几百元,这让老人左右为难。
   姐夫很忙,我们到了,与我们打个招呼,又忙去了。别看他个不高,头发长而凌乱,穿着朴素,有时光个膀子,脸和身上晒得黝黑,像涂了铜油一般。可走路、做事有使不完劲,总闲不住。致于姐夫,我们对他都另眼相看。
  
   【二】
   姐夫家在东安村,距公路有三百多米远,地势平坦,土地肥沃,山青水秀。九二年前,村里运输货物,如盖房子所需的建筑材料,田里用的化肥,没有取缔公粮前要上交的粮食,都是肩挑手提背扛,经田间小道运到公路上,再装车拉走。从外头运回的,必须先卸车,再扛回家里或田间地头。路不长,但卸车再一点一点人工运走,费时费力,累得人精疲力竭,不禁让人望路兴叹。
   何不将路修到村里?也许姐夫不是第一个有此想法的人,但姐夫却是第一个将此想法付诸行动的人。九二年冬季农闲之时,姐夫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把修路的想法告诉大湖北较好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家,大家都摇头叹息不愿修路,一是大家习惯于安于现状,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修它干啥?二是畏难情绪作祟,忙了大半年,都想休息休息,打打牌聊聊天,谁愿意出这个傻力气。修路的决心在姐夫的心里扎了根,他说大家不修,他一人也得修,只要答应他的条件。
   姐夫说干就干,一人荷锄带锤,肩扛手抱,只要不下大雨,路上总能见到一个孤单的身影,整天忙碌着。虽然天渐渐冷了,但汗水从那人的额头上叭哒叭哒滴进土里,滴进石头缝里,他挥汗如雨。他不顾别人的讥笑和嘲讽,不顾身体的劳累,咬牙坚持。一块石头,一抔土,几滴汗,憨头憨脑,愚公移山。随着汗水越洒越多,路初见雏形,慢慢地向村里延伸,越来越长,越来越近。功夫不负有心人,姐夫硬是从不远处的山上搬来石头挑来土,用了一个冬季的时间,将村道修进村里。这在当时附近第一个将公路修进村的村子,这是一条致富之路,也是一条扬眉吐气之路。
   作为当初答应的条件,这条路按工按钱折算,村里人均分摊,有钱的出钱,没钱可用田或地抵数,这样姐夫一下子比其他人多出两亩多地,还有一个山塘。这在现在算不了什么,种田种地不如出外头打工。但对于一个农民,没有田地意味什么。姐夫做了一件利人利已的善事,只要提及此事,就有人举大拇指,姐夫也不乏得意。伊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些 />   现在这条路早已硬化,离这儿不到两里路,洞(洞口)新(新宁)高速早在三年前横贯而过,交通十分便利。姐夫家里前年花了十几万元买了一辆白色“雪芙莱”,出行更加便捷。
  
   【三】
   姐夫有三个小孩,那时经济拮据,仅在地里刨食何时才能过上好日子。九五年一家人再上娄底做豆腐生意,重操旧业,租场地,启摊子,轻车熟路,生意很快步就有起色。
   有次我回单位,途经娄底特意拜访了姐夫一家,在那儿住了一宿。场地很大,老式木房子,空荡荡的,有点摇摇欲坠,散发出浓烈地卤水和豆腐渣的气味。那是初秋,“秋老虎”迟迟不肯隐迹山林,房里十分闷热。三个孩子都上学,姐夫不让孩子们劳动,要他们专心专意学习。只有姐陪我说会话,姐夫有时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他们仅有俩人,但一天要打十多锅豆腐,像陀螺一样不停地旋转着。
   晚上躺在床上,闷热难耐,要么睡不觉,要么睡得很浅,一有动静就醒来,好像没入睡似的。快到凌晨,屋里的灯仍亮着,姐夫还在忙做血豆腐,汗流夹背。到了凌晨两点,先睡了一会的姐起床翻正在烘烤的豆腐,灶前温度高豆腐烫手,一会姐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往下滴。他们打的豆腐质量过硬,销路不错。磨、滤、翻豆腐,以及制血豆腐,样样都劳心劳力。打豆腐的钱是辛苦钱血汗钱,不是亲眼目睹,不知打豆腐如此艰辛。
   次日早饭时,我问姐夫打豆腐辛不辛苦。姐夫乐观又淡然地说:“辛苦啥,怕辛苦哪来的钱?”说完又忙去了。姐夫姐姐在娄底一直到二O一二年底才结束豆腐生意,那时大女儿已大学毕业,二女儿已上衡阳医大,小儿子已结婚生子。他们用打豆腐挣来的钱不但供孩子上学,还有一定存款,没必要再打下去,可以“衣锦还乡”。这么多年来,姐夫从不认为打豆腐辛苦,只因他是个农民,故土难离,想回家侍弄田地,用姐夫的话说,他与别人想法不一样,土里也能刨出金窝窝来。
  
   【四】
   回家后,姐夫没闲着,心中早已盘算稳妥。先是装修房子,房子多年没人住,显得陈旧,缺乏人气。在两头将房子加宽加高,盖了厨房、卫生间和一间车库。将后面的场地挖平加宽,盖上简易房,与后面的老屋连在一起,打上一口水井。后来儿子重打豆腐,只是没先前那么辛苦,淡季就闲长春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治的更好着,旺季请人多打些,自由得多,没有多大压力。
   再是整理山塘养鱼。屋后几十米远就有一个自己的山塘,又承包了两个鱼塘,整理完后放上鱼苗,到今年已两年多了。岳父爱好钩鱼,常去姐夫塘里钩鱼,岳父技术不错,平素能钩到几斤重的鱼,最大的有十一二斤。上次因钩了个大鱼,岳父在起钩时不慎把右手腕关节扭伤,一个月后才发作,现肿得老高。鱼多了大了,吃草就多了,租了别人的田和地种草喂鱼,一个人哪忙得过来。
   他们村五里外是原来的成人学校,现离那儿不远处要建驶照培训基础和宾馆。姐夫看好路边那片荒地,看好那儿发展前景,去年年初姐夫借贷买下一处二十几亩公路边荒山地,用推土机推平,待价而售。现有钱人愿意人在乡下公路盖别墅,有出高价购地的,姐夫一口回绝,要升到心中理想价格后方可出手。姐夫说有地不愁卖,姐夫要我们去那儿建房,说地皮不要钱,我们哪好意思无功受碌,再说也没有余钱自己盖房了。
   姐夫虽没多少文化,但人精明。自己的钱不存银行,投到他哥的卤菜厂,仅每年利息就不少。他哥困难时受他很多帮助,是哥的“功臣”,先前他和儿子去卤菜厂干了三四个月,感到家族企业矛盾重重、弊端太多,加之他性子直,最后还是俩人明智退去,不掺乎厂里的事。退而求其次,儿子再办豆腐厂,兼代理销售卤菜。
   那片荒地暂时没有出手还另有原因,姐夫有一个大胆设想,那片荒地适合建特色农庄,那儿周围是山,他自己养鱼,又养鸡喂鸭,扩大养殖规模。只是目前苦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案和技术。姐夫似乎从来没有为什么事发愁过,关键时候办法总比困难多,而且只要是他看准了的,总会干得有模有样、风生水起。
   ……
   席上,姐夫喝了点酒,趁着酒兴侃侃而谈,“我是缺少文化,要不然我还想去读书,学点有用的东西。我要爱明(他儿子)去读成人学校,长长见识长些本领。”同去还有三姐夫的儿子,在县一中上高二,学美术专业,画画水平还不错。姐夫对坐在身旁的外甥侄儿戏谑说道:“你是用水彩笔作画,而我是用锄头在地球上画画,你们今后画的是名作,我们是画的是地图,比不上你们画得好看。”听了,大家嘻笑不已。是啊,现在农民都在美丽如画的家乡,用劳动和智慧描绘心中理想的蓝图,画出美丽独特的风景画来……

共 326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