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墨派】秋叶落成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5:24
摘要:又是一阵秋风吹过,山间的各种树叶随风而掉落,成堆的落在草丛间,落在树根处。一层桂花也飘落在坟前,飘落在桂树的周围,还有三两朵落在大姑的银发间。 清晨推开窗,打开门,凉风习习,满目望去,已是秋意正浓。脑海里不由的想起一句诗来,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横落兮雁南归。   院墙外的篱笆边上,几朵美人蕉花已不再是鲜艳的红,它们紧紧的蜷缩成了一团。微微泛黄的大叶片正陪着它们踏着风的节奏尽情舞蹈,或许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从颤动的枝干上掉落。美人蕉的邻居是一丛农村常见的野白菊,枝头的菊花早早已被摘下,风干之后储藏起来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叶随风独奏。   野白菊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风干的菊花取上三五朵和少许决明子泡茶喝,去燥热肝火,润肠明目,清香中略带一点点的苦味,在这样干燥的秋季倒也十分适宜。浅尝一口,茶水顺喉入肚,恰似一股清流让人瞬间明媚。   一阵阵的风吹过,院墙东边的一排银杏树,正在举行一场热闹的比赛。只见它们争先恐后的随着风使劲摇摆晃动着树枝,枝头那一片片,一丛丛金黄金黄的叶子随着风四处散落,仿佛是下了一场金色的雨。一会功夫,已是满地金黄一片。拾起一片银杏树叶,亮晶晶的金黄色树叶就像一把精致的小扇子,漂亮极了。   成垛成垛的已经干枯的苞谷秆子被整齐的码在栅栏里面,那是天冷用来给猪羊垒窝用的。房前屋后,随处可见随风而落成堆的树叶。品种不一,有像蒲扇一样大的泡桐叶,也有像山峰一样的葡萄叶,还有像爱心般前尖后圆的桑叶,更有像小刀般纤细的柳叶。形状也是各种各样,椭圆的,半圆的,尖尖的,桃心的,扁扁的。。。。。。   李子树,核桃树,板栗树,柿子树,累累的硕果早就被采摘回家了。只有那高高的枝头上还残留着少许的果子,时不时的飞来三两只的麻雀,斑鸠,山楂子,或是我叫不出名字的野鸟,落在枝头,品尝一番果子的美味。土石参杂的地面因为厚厚的树叶,脚踩上去哗哗作响,松松软软的。落叶上遗落的几个通红的柿子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一群野蜂正趴在上面尽情的吸食,空气里都流出了甜滋滋的味道。   路边的狗尾巴草疲倦的佝偻着身躯,低着头看着偶尔爬过的蚂蚁,回忆着过去好像想起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三婶正在地里挖红薯,我走过去帮忙搓掉粘连在红薯上的大部分黄泥巴,再把它们捡到竹筐里,一边和三婶叙话。   “难得回来一趟,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闲不住。”   “每次回来四处走走,心里总是会平静不少,或许是在外漂泊的久了吧。”   “去你家屋场看过没。”   “看过了,门窗开着透气了,等明天走的时候在去锁上。这几年也多亏有三婶帮忙打理照看了,还是那样整洁。”   “今天中午有南瓜饼吃,你三爸这会在家做着了。还有红苕苞谷稀饭什么的。”(我们老家管红薯叫红苕,玉米叫苞谷)   “三爸蒸的南瓜饼最是香甜了,还是我有口福。”   “这要说起来,最爱吃南瓜红苕苞谷这些粮食的,还要数你本家的那位幺叔。那真是上顿下顿的离不得。就没见他说吃伤过。(吃腻,吃厌的意思)。”   三婶口中的幺叔是我爸爸最小的一个亲叔叔,我们管他叫幺爷爷。   幺爷爷一晃眼去世有七八年了。   还记得幺爷爷从广州回来前,大伯打电话给爸爸,让他帮忙收拾一下幺爷爷的老屋。说是幺爷爷病重,医生讲最多一个月的活头了,幺爷爷闹了好多次要求一定要回来。   一周之后,大伯一家带着幺爷爷回来了,当时幺爷爷瘦的皮包骨了,精神不是很好。不过人到是还不糊涂,依然能喊出大家的名字。也依然和以前一样大方和气,让他的孙子抓箱子里的糖果、巧克力、饼干,分给一群他并不熟悉认识的小孩子们吃。   幺爷爷从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实实在在的老好人,从我记事以来,就没见他和谁红过脸,周围几个村子里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喜欢他。   幺爷爷总是笑咪咪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事可以让他为难。他那一双炯炯有神的小眼睛,每次笑起来都眯成了一条缝,像极了图画书上的弥勒佛。   幺爷爷还有一副热心肠,邻里之间有个鸡毛蒜皮的矛盾,在他的劝解下,也都能握手言和。大概是因为做过几年教书先生的缘故,他讲起道理来也是一套套的,所以村子的人都尊敬他,愿意听他的话。哪家有个什么事,也都来请他去一趟,听听他的意见。村里的家户人家有个红白喜丧事,也都乐意请他去当管事,他都会有条不紊的安排处理好各种大小事项,让主家放心,让客人满意。   幺爷爷还有一双巧手,编的竹筐、竹筛子、竹簸箕、竹背篓格外好看实用,许多的叔叔伯伯都跟他学习竹编手艺。   我小的时候,幺爷爷还用他的那双巧手给我做过风车,陀螺,竹蜻蜓,木板车,小手枪这样的玩具。也会用黄泥巴捏成兔子、猫、狗、马等等小动物,放在屋檐下阴干了送给村子里的孩子们玩耍。   幺爷爷还会讲许多许多的故事。我们老家话叫讲古。夏天夜晚幺爷爷的院子里总是聚集一大群孩子兵,当然也还有我。每次都是我们听完一个又缠着他在讲一个。幺爷爷,你就再讲一个古嘛。这是今晚上最后一个了啊。每天晚上大概都要重复三四次这样的对话,我们才会不舍的散去。   幺爷爷的故事从来没有重复的,我都不知道他小小的脑袋里怎么能装的下那么多的故事。在电视还没盛行的时候,像西游记啊,三国演义啊,封神榜啊,这些都是从幺爷爷那里听来的。还有包括神笔马良,女娲娘娘,盘古开天地。。。。。。等等许多我记不起名字的故事。他的故事里有会法术的神仙,有善良的妖精,有好人也有坏人。   每次他讲完一个故事,都要端着他那个白瓷盅喝上一口浓浓的茶。每次讲故事总是摇头晃脑的,故事也大都是这样开头,从前啊,怎么怎么样。。。。。。传说啊,怎么怎么样。。。。。。要不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次我问他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是什么时候啊,他说就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摇头晃脑说故事的情形,也还记得他当时回答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一本正经的样子。   当然,幺爷爷也不都是总是笑眯眯的样子。我就见过他一次板着脸严肃的样子。当然,事情的起因也是因为我,因为我的爸爸打我。   还记得是我读一年级的时候吧,有天放学了,和村里的小伙伴折飞机玩,找不到纸折飞机,我就把作业本撕了分给小伙伴们折飞机了。等玩累了回家没有本子写字,我也就干脆不写了。第二天爸爸听老师说我没交家庭作业,二话不说的折了一节竹枝就打我。我爸爸的脾气很大,发起火来那是谁也劝不住。而我从小也倔的很,这点大概随了我爸。我就是不认错,还一个劲犟嘴,我爸是越打越来气。我是越被打越不认错。就这样两头倔牛碰一堆,谁也不服谁。   妈妈急得在一边直抹泪。幸亏隔壁的伯母去把幺爷爷喊来了,这才救我出水深火热中。   只见幺爷爷一把夺了爸爸手里的竹枝,将我护在怀里。   “成啊,你这是搞莫子,丫头不听话你讲道理就是。还动起手来,实在气不过,打两下手板就行了,你们两爷子是属倔牛的,丫头今不认错你还打算把他打死啊。丫头是小娃儿不懂事,你也是小娃儿不懂事啊。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别脾气一上来就犯浑。丫头我先抱我家,晚点给你送回来。”幺爷爷板着一张黑脸数落一通我爸爸,抱着我去了他家。   幺爷爷抱着坐在他怀里,一边给我被抽的红丝丝的小腿上药,一边给我讲道理。   “丫头啊,你也别怪你爸爸,他也是为你好,你是他的长女,他是希望你成才。这要是搁在以前,重男轻女,你都没有机会读书知道吧。现在有机会读书,你要珍惜,学生怎么能不写作业了。书和本子也都要爱惜,不能乱浪费,下次要折纸飞机,就来我这拿旧的没用的废图纸,知道吗?等会回去你爸气也消了,你就给他认个错,他也就原谅你了。还有啊,下次你犯错了,要懂的认错,有错就改还是好孩子。丫头啊,你的性子要改一改,别在那么犯倔了,老话说,倔牛多犁田,倔人多挨打。你看看你,今要是服个软,也不置于白挨一顿打,你爸爸也是给你气极了,打了你,他心里也不好受。”幺爷爷絮絮叨叨的讲了一通道理,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如此犯倔了,不知是我真的学乖了,还是被他的道理说服了。后来在他的陪同下,我给爸爸认了错,不写作业挨打风波才落幕。   幺爷爷一共有两个女儿,四个儿子。他们都很有出息,也很孝顺,除了大姑嫁在隔壁一个县。其他的几个子女都在外地安了家。   儿女们都不在身边,幺爷爷自己就种着房前屋后的地,种些蔬菜瓜果,照管着果树,自给自足。儿女们也都给他买衣寄钱,其实他不种地也有饭吃有钱用,可是他就是闲不住。   幺爷爷很会打理果树,每年他家的果子都是结的又大又多,格外香甜。粉脆的苹果,黄澄澄的梨,青绿的葡萄,通红的枇杷。幺爷爷一直都很大方,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小孩子,去他家摘果子吃,他都乐意,从不骂人。   还记得有一年,隔壁村的几个孩子趁他不在家,偷偷爬到那棵大梨树上摘梨。结果一个孩子爬到高高的树枝上摘完梨,不敢下来了,害怕的在树上哭。等幺爷爷听见哭声从地里跑回来,他不仅没有骂他们,还安慰那个小孩不用害怕,搬来长木梯爬到树上将那个孩子抱了下来,还另外送了每个孩子两个大香梨。听着他们喊着爷爷爷爷。我看见他笑得就像他种在院子里那盆太阳花一样,两只小眼睛很快又眯成了一条缝。   幺爷爷的儿女们一直都让他住到城里去,幺爷爷说是呆不习惯,每次去几个子女家呆个十来天就让他们送他回来,他说他就是一个农民,呆在村里自在。   后来幺爷爷的年纪大了,儿女们实在不放心,一再要求他跟着他们去城里,他实在拗不过儿女们,才跟着大伯,也就是他的长子去了广州生活,那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   幺爷爷在广州生活了十年,直到病重快要临终前才又被大伯送回了村里。   幺爷爷再次回到阔别十年的村里时,已经是肺癌晚期了。医生说他最多活不过一个月。可是幺爷爷在村里又生活了半年才离世。   记得那段时间,天气好的时候,婶娘或者堂兄们会扶着他四处散步走走看看,和乡邻说说话。下雨天他就坐在老屋的房檐下听收音机。   记得有次我从外地回来,跑到他家去看他,他那会已经比刚回来时养的胖了些,精神头好了些。他高兴一直在笑,接连说了五六次让婶娘拿好吃的零嘴给我,还一个劲的往我怀里揣各种吃食。慈祥和气的还如同小时候抱着给我上药讲道理的那个可爱小老头。   在幺爷爷去世的前一个星期,他已经吃不下食物了,虚弱的也不能下床走动了,每天靠着营养液维持着生命。   那天,家里磨了新收的玉米粉,妈妈熬了浓浓的红苕南瓜苞谷稀饭。她让我送一碗去给幺爷爷,说他最爱吃了。   我端着稀饭去的时候,幺爷爷靠在枕头上,正在听他的孙子给他读报纸。   婶娘用勺子喂着幺爷爷吃红苕南瓜苞谷稀饭,他竟然吃掉了大半碗。吃结束还夸好吃。   陪着幺爷爷说了会话,看他累了,我就让他休息,说明天来看他,再给他送红苕南瓜苞谷稀饭。他依旧笑了,两只小眼睛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又眯成了一条缝。   “好。”当时幺爷爷说好的时候,声音有些嘶哑,气息明显被病给折磨的不足。   我不曾想到那竟是他留个我的最后一个字,最后一个笑容。   那天快要天黑的时候,幺爷爷去了。   幺爷爷离世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秋风习习,落叶随风而飞的季节。   “走,回去吃饭了。”三婶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回到三婶家,三爸已经把饭做好摆在桌子上了。软滑香甜的南瓜饼,浓稠热乎的稀饭,麻辣豆干,香椿炒鸡蛋,腊猪蹄炖洋芋,炒蚕豆,五花肉柞辣椒,蒜泥生菜。。。。。。一道道都是我爱吃的,勾的我肚中馋虫直冒,口水直流。   正当我们端着碗开始吃饭的时候,大姑来了,大姑是幺爷爷的长女。   “大姑,你怎么想起回来了,我有好几年没看见你了。”   “今是爸的忌日,我来给他送点纸钱。”   “大姑,一会吃完饭我陪你一起去吧。”   “等会也给幺叔带点南瓜饼和红苕南瓜苞谷稀饭吧,他生前爱吃。”三爸用另外的瓷碗装了放在一边的茶几上。   吃过饭,我陪着大姑去给幺爷爷上坟。   幺爷爷埋在对面不远的山头上。他的墓碑两边种着两棵松树,两棵柏树,还有几盆他喜欢的兰草和一颗四季桂树。桂树还开着浅浅的淡黄色的桂花,这种淡黄色都接近白色了。四季桂开的花不比金黄色的金桂开的桂花,有浓郁的香味,它的香味也淡淡的,要使劲嗅使劲闻才能闻到一点点香味。   我们在幺爷爷坟前,摆好南瓜饼和稀饭,点燃香烛和火纸,我跪下给他磕了三个头。   “幺爷爷,我来看看你,我们都好,你放心好了。”   “爸,我来看看你,我一家也都好,弟妹们也都好,你不要操心我们。”大姑坐在坟前的头墩上。大姑的头发也已经花白了,一条条皱纹好像记录着她经历的沧桑。   “大姑,你都快七十岁了,怎还亲自跑回来给幺爷爷上坟啊。”   “也不晓得还能来几趟啊,趁还能动弹,就来呗,弟妹们都在远处,我离的近,就多来看看走走,你幺爷爷见了高兴。也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公路都到了村里的家家户户,这要是像以前来一趟要走上个七八个小时,我这把老骨头真还来不了。”   又是一阵秋风吹过,山间的各种树叶随风而掉落,成堆的落在草丛间,落在树根处。一层桂花也飘落在坟前,飘落在桂树的周围,还有三两朵落在大姑的银发间。   眼前的此情此景,让我终于明白了幺爷爷为什么多年以前要强求回到村里。   这是不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真实写照?   得了癫痫病应该怎么治长春的青少年癫痫医院哪家好沈阳癫痫病可以怎样治疗辽宁公立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