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江南】守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2:52:41
1、
   夜,挟一袭寒意,把初春的最后一抹残阳吞没,山村在黑暗中肃立。
   西山坡今晚却与以往不同。天刚擦黑,鞭炮与鼓乐就如春雷般滚过山梁,阵阵哀哭声伴着低沉的哀乐使山村显得悲怆而凄惶。星星点点的光就象鬼火一样越过山梁,淌过山涧,拐过弯道,汇集到一个地方。
   这是一座赤砖黑瓦的小院。上百瓦的白炽灯把夜空照得如同白昼。空气中飘浮着刺鼻的硫磺与纸烛味,浓密的烟雾下,一张张神情肃穆而哀戚的面孔在忙碌着、嘘唏着……
   堂屋前,长青柏枝丫和白纸搭成的灵堂被五颜六色的花圈和挽联拥簇着。灵堂前不断有人来吊唁:默哀,上香,下跪,磕头,烧钱……旁边长跪的中年男子,一身素白,披麻戴孝,机械而虔诚地磕头致谢。灵位正中,黑色的奠字肃穆而庄严,黑白照片里的女人面容安详、亲切而缥缈。
   堂屋里,一群年迈的鼓乐手正鼓足腮帮抡圆了胳膊卯着劲的吹打。似乎在与他们额头上交错的皱纹和手背上暴突的青筋较劲,又似在为故人的离去哀嚎。
   角落里,一口黑森森的棺材静静地躺着,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仿佛这里的葬礼与它无关。
   哎……走,走喽!
   一声叹息,低沉而苍凉。被吵杂的鼓乐声淹没,在棺材旁回响。
   棺材旁,他如塑像般端坐着。长明灯微弱的光亮闪闪烁烁,照得他的脸忽明忽暗,扑朔迷离。他觉得自己跟棺材一样,已与这个世界毫不相干。他的眼里只有黑漆漆的棺材和老土碗里淡黄的火苗,他的耳里只有灯草被菜油舔得滋滋作响的声音。
   他面无表情,神情呆滞。只有脸上的泪水,顺着布满褶皱的黑脸膛滚下来,闪着晶亮的光。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守了多久,他只知道只有自己寸步不离地守着,妻才不会孤单恐惧。
   咚咚锵锵、嘀嘀哒哒、当当哒哒……锣鼓与唢呐的高亢与凄厉,混着扩音器里低沉的哀乐,显得悲伤而庄严。
   他感觉头皮发麻,耳膜嗡嗡作响,并且钻心的疼。他闭上眼用力甩了甩头,稍觉振作。他看到土碗里的油灯黯淡了些,赶紧用一根棍子把灯草挑起,又添上一段新的灯草。碗里的光亮了起来,照亮了他苍老而黑瘦的脸。
   夜是黑的,脸是黑的,连着脸旁的棺材,也是黑的。
   黑暗在黑夜中嘶咬着他。他的心里压抑着、厮打着、挣扎着……
   是我,是我亲手杀死了你!他哆嗦着用力抠自己枯瘦的手,仿佛那手上还有淋淋的鲜血。
   “对不起,对不起……“他哽咽着用额头撞击冰冷的棺木。他和她依然贴得这么近,近得触手可及。他习惯性地伸出手,手指却只能触到冰冷的木板。一块木板,就把他俩隔在了两个世界。
   他的手指紧扣着棺材板,他多想能从棺材盖上伸过手去,握住那双枯槁的手,叫她不要走;多想再看看她那皱纹密织的脸;多想听听她肆无忌惮的呼噜声;哪怕是那句他以前最怕听到的“老头儿,我流屎了,嘻嘻”。
   棺材,却静谧而阴冷;妻,也了无生息。
   即使这阴阳相隔的偎倚,也是那么短暂。随着这葬礼的进行,妻将在几个小时后被抬出家,埋在西山的油桐树下。他很害怕那一刻的到来,他要抓紧相守的分分秒秒,和妻紧紧相依。一想到从此后会再也见不到妻,他的心里象山岩塌陷了般,痛得支离破碎。
   他紧紧地扶着棺木,感觉是扶住了妻羸弱的身子。但扭曲的心却无法抚平剧烈的疼痛,他痛苦地低下头,把脸贴在棺木上,一汪滚烫的泪水迅速地滚落到棺盖上,咸湿一片。他担心泪水会渗过棺材缝打湿妻的身体,于是用力挪动身子,但被冻僵的双腿却浑然乏力,身子一软,咕咚一声滑到了地板上。
   碗里的长明灯一闪一闪的,好像妻那枯涩的双眼,在黄泉路上正一步一回首。妻啊,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2、
   “怎么啦怎么啦?”七嘴八舌的问询,似曾相识的面孔,交错在他眼前晃动。他半睁着眼,努力翕动嘴唇,却吐不出一个音节。
   我不该啊,不该为了抢着插秧错过回家煮饭的时间,不该为了防止妻影响干活就把她独自锁在楼上。当妻因为饥饿翻越窗棂,失手坠地后脑勺被石头磕破血流如注时,是多么痛苦啊!她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独自躺在雨地里看血一丝丝流干看死神一步步逼近,而我却不在身边,那恐惧和无助,会是多么刻骨啊!
   他站在雨地,背脊象弓一样紧绷着,寒意袭遍了全身。那种冷,不是三月的寒流,而是妻的身体,僵硬、冰冷,从肌肤渗透到骨髓,使他不寒而栗。他停止了呼吸停止了思想,眼里只有殷红的血迹和妻被血液粘连的花发,在初春的风中,和着泥浆与雨水,扭曲地翻飞、扩散、放大。还有妻定格的瞳孔,灰白、空洞、冷漠……
   他不敢相信,他至亲的妻会舍得离开他和孩子们;他不愿相信,他坚强的妻会如此不堪一击。他紧紧抱着妻僵硬的身子,僵立成风中的一尊塑像。
   “疯婆婆死喽……疯婆婆摔死喽……”哪家不谙世事的小孩扯着喉咙大叫。
   “黑娃,别哭了,快去找人准备后事吧。“
   “黑叔,人死不能复生,让她入土为安吧。”
   “死了也好,她疯疯颠颠地尽折腾人,早死早安生……”
   他抬起头来,用血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正在说话的堂弟。他腮帮子鼓得紧紧的,嘴唇哆嗦着,吐不出话来,只有牙齿咯咯作响的历害。
   “你瞪什么嘛,我这不是心疼你嘛。三年了,你三天两头带去这医院那医院,钱花了不少,病不见好。一个大老爷们儿跟娘们儿一样成天照料她吃喝拉撒,钱没了,收成也没有,她还对你又凶又恶。三年呀,看把你磨得,才六十出头的人,老得跟八十岁一样……”
   堂弟那两片乌黑的嘴唇还在有节奏地翕动,他突然大吼一声,如狮子一样扑过去,照着堂弟的络腮胡就掴了下去。
   “滚!”低沉如兽吼一样的声音,和着“啪”的一声脆响,狂野而粗暴。
   堂弟捂着猪红的脸,看着他摇晃的身子,咬着牙说了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就甩手走了。
   其实堂弟也没恶意。但他所有的悲愤,都排山倒海般冲堂弟爆发开来。
   自从妻那两颗青黄不接的门牙磕掉了以后,他对那个平素里礼让三分的堂弟就积了一肚子怨气。他不明白,当摔下山崖的妻满嘴鲜血哇哇大叫时,那正在旁边地里的堂弟两口子为什么不扶妻一把,依然没事人一样自顾自地锄地。虽然隔了一层血缘,但终究是一个家族。即使所有的人都嘲笑、作贱妻,作为同一个爷爷的后代,他怎么能冷漠无情?
   曾经,温柔、娴慧、勤劳、坚强的妻让村里多少人妒红了眼,如今却成了童叟嬉笑的对象。他的心里涩涩的,只恨那可恶的病魔,狠心夺走了妻的健康,让她变得疯癫无态,丧失了生活自理的能力。
   他每天给妻喂饭递水,穿衣盖被,打扇擦癫痫治疗的最新疗法是什么澡,洗屎尿裤,把妻背进背出,三年来,他心里总有个坚强的信念——妻一定会好起来的。他精心地照料妻,包容妻象个小孩儿般任性地跟他作对、发脾气甚至撕咬。但当妻瞪着那呆滞的双眼,惊恐地问“你是哪个?”时,他就会手足无措,心里象灌满黄莲,心尖都是苦的。
   他怨自己,没有保护好妻;他恨自己,不能替妻分担病痛;他也恨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让妻一生饱受苦难,老了还落下这种怪病,求医无效,生不如死。
  
   3
   咚咚锵锵、嘀嘀陕西有没有癫痫病医院?哒哒……同样的乐器,在不同的场合,弹奏出的是不同的音调和旋律;同样的鼓乐手,在不同的时代,是不同的容颜和神态。
   欢快而悠扬的鼓乐声中,他穿着跟堂弟借来的半新中山装,走在队伍的前面,咧着合不拢嘴的黄板牙,黑红的脸膛溢满了喜悦。与妻火红的衣裳晕红的脸颊和黑黝黝的麻花辫,形成山路上一道喜庆的风景,引来无数路人的围观。
   “接新媳妇喽!接新媳妇喽!”小孩子一边捡鞕炮一边叫嚷。
   “啧啧,想不到黑娃还娶了个这么乖的婆娘!”年轻的小伙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新娘子,眼珠子都快要蹦出来了。
   “哼,乖,乖有个屁用,看那瘦胳膊细腰小屁股,怕是连儿子都生不出来……”小媳妇不屑地哼着鼻子,却掩不住满脸的羡慕嫉妒恨。
   “看这嫁妆,真寒碜!一个吊儿郎当,一个瘦不拉几,家里还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啧啧……这日子,有得过哩!”年长的一副鄙夷的表情。
   “嘿嘿嘿”……
   妻就在人们的哂笑和轻薄中走进了他的家门。
   虽然人们的议论让他有些不快,但看着妻娇美的模样心里的欢喜是满满的。他知道,若非妻因父亲早逝拉扯弟妹耽误了青春,若非妻家里贫寒急于给弟弟凑彩礼娶亲,妻是不可能嫁给他的。
   当过地主的爷爷吸大烟把家败得四壁空空,留给老汉一身肺痨年纪轻轻就走了,却留给他一顶地主成份的帽子。在贫穷、歧视和排斥中长大的他,消极而浮躁,成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还时不时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在村里的名声差到了极点。和他一起穿开档裤的玩伴相继成了家,甚至娃娃都能到村口杂货铺打酱油了,他却依然形单影只。他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一度认定只有一辈子打光棍的命。
   没想到老天爷居然开眼,赐给他一个林妹妹。他心里有着满满的得意,说吧笑吧,你们那是眼红我黑娃讨到老婆喽。
   其实,妻柔弱的只是外表,她的内心,有一股加大的力量,支撑着她娇小的身躯,在这个以劳动论英雄的时代大放异彩。
   生产队的庄稼地里,自家的自留地里,妻象只勤劳的小鸟,不知疲倦地劳作。一年四时,春耕秋收,妻从不落下一天的活。妻手脚灵巧,做事麻利,肯吃苦耐劳,所以在合作社挣的工分总是最多的。妻热情大方,乐观开朗,经常无私的帮助别人,很快就赢得社员们的喜爱,大凡小事都爱找妻商量。妻有些腼腆,当人们说一些粗俗的玩笑话时,她总是羞红了脸矜持地走开,于是人家都叫她怕羞的小媳妇。
   妻总是鸡叫三遍就起床,鸡叫头遍才上床。煮饭、喂猪、出工、洗衣、砍柴、担水……每天跟个陀螺样转个不停。妻把多病的母亲服侍得红光满面,还喂了头老母猪和成群的鸡鸭,原本闲置的自留地也种重庆癫痫病著名医院满了庄稼。
   妻一个人默默承受劳动的繁重,不抱怨他懒不骂他没本事,只坚决不让他再去干那偷鸡摸狗的事,说人要蹅踏实实才能过好日子。他纵有千般顽劣,也难抵妻苦口婆心。他逐渐安份了,勤劳了,也积极起来。他跟着妻起早贪黑,风里来雨里去,他看到绿油油的庄稼地和肥壮的家畜,心里溢出前所未有的喜悦和甜蜜,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和向往。
   他知道,是妻的温柔娴慧和勤劳朴实改变了他、改变了他的家。他对妻充满了感激和敬佩。
   他是个笨拙的人,不会甜言蜜语,他只有拼命地抢着把粗活重活脏活干。而妻,却总是抢着跟他一起干活,把好吃的悄悄地留给他。
   “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一条心,不相欺,同甘共苦,便是人生最大的福份!”当他在日头下挥汗如雨时,妻不时停下手里的活,心疼地替他擦擦汗,动情地说。
   “穷怕啥?土地不会亏待庄稼入。咱两双手四条腿,只要劲往一处使,不偷懒耍滑,日子就能越过越红火!”在他烦躁时,妻总是坚强而乐观?给他打气。
   妻的坚定和顽强,象冬天的太阳,照得他心上暖暖的,充满了爱的力量。
  
   4、
   咚咚锵锵、嘀嘀哒哒……
   锣鼓与唢吶再次高亢起来,把他从沉思中惊醒。他抬起头,看到灵房前白麻麻一片,跪着的至亲的晚辈。灵位旁,新加了张四方桌,阴阴先生正拖长了声音在唱祭文。他每唱完一段,锣鼓唢呐就敲打一阵。祭文是请专人写的,道的是妻这个农家妇女平凡而琐碎的一哈尔滨儿童羊角风哪家医院好生经历,唱祭者尖锐的声调让人感觉凄惶,唱到动情处,跪着的人群中不时发出低低的啜泣声和哽咽声。
   他的大脑一片混沌。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声音,他曾无数次见过,虽然每次都让他感觉心情沉痛,但从没像今天这样心里发慌。
   恐慌,那是多么刻骨的记忆。就象扎进血脉里的毒刺,无时无刻不锥咬着衰弱的神经。
   他望着手上冰冷的手铐,腿脚不听使唤地打颤。
   “打死你个贼娃子!”
   “打死你个偷牛贩!”
   昔日友善的乡邻,转眼间成了凶恶的魔鬼。他们敲着锅碗盆瓢,一路哐当哐当地追着,叫着,骂着,不顾大盖帽的阻止,疯狂地给他泼粪便、扔石子、树叶、菜叶……
   他的头垂得很低,低到看不清脚下的路。一个趔趄,摔倒在结霜的山路上,额头上瞬即渗出了殷红的鲜血。他爬起来,偷眼看到人群外,还在坐月子的妻一付病态,手里抱着旧棉被包裹着的女儿。她呆呆地站在最高处,苍白的嘴唇哆嗦着,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张牙舞爪。她旁边,年迈的母亲牵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儿子,不时牵起缀满了补丁的衣角揩眼睛。儿子挣脱了她的手却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妻和母亲急忙去扶儿子,旁边却响起尖锐的唾骂声:
   “哭啥哭,贼娃子!”
   “贼娃子!”他的鼻子一酸,感觉心被刀割一样难受。
   作孽啊!怎么可以为了全家吃个饱饭就去撬生产队保管室的门,把仓库的粮食背回了自己家?怎么可以为了给妻治病就钻进生产队的牛棚,牵走了那头最肥的大黄牛?他恨自己,怎么最终没管住那双已为了妻安份了几年的手,成了千人指万人骂的贼娃子。

共 10636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