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柳岸】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35:54
摘要:堂哥打工出轨最终回心转意,和堂嫂勤劳打拼,儿女成才,置下城乡两处房产。他们的经历是二十年农民洗脚进城闯荡的缩影,经历了阵痛和挣扎,是大趋势里芸芸众生的真实写照。 一   三十年前我还在读中专,八八年的寒假,岁末年初,我带上父母为爷爷奶奶筹办的年货搭班车回老家。听说二爹家的堂哥东升刚结婚,家门里娶进第一个孙媳妇,是爷奶有生之年的大喜事,我此行不光看望老人拜早年,也为瞧一瞧刚进门的堂嫂婉菊。   从九集到吴集这趟路我六七岁时就和大人步行走过几回,幼时背一会歇一会走完要小半天时间,乡里乡亲遇上顺路的拖拉机搭载一程就感激不尽。八几年吴集一个名唤李和尚的人瞅准商机买了一辆在城里淘汰的旧客车承包跑这条路的客运,请了司机,李和尚自己卖票,这辆客车是独家经营,每一趟都装得人满为患才出发,大伙省了脚力,承包者也赚足了票子。我坐的那一趟车灰头土脸,车厢的座位下过道里都是上下车随手扔掉的垃圾,乘车环境实在不敢恭维,可是人们肩扛手提大包小包依旧笑容满面往车里拥挤。那个年代农村客运没有违章超载的说法,能挤上车就算幸运。   七十年代末,我去镇上读小学了,而东升哥和另一个表哥步行二十多里一路打听找到我和父亲在镇上的住所,那时十来岁的他俩多想看看方圆几十里最大的集镇九集是啥样。东升哥读完初中赶上分田到户大包干,正缺劳力他就回家务农了,和其他农村娃一样,一边在农田劳作一边憧憬城市的样子。   农闲时东升哥挖田沟里的泥鳅黄鳝、刨岗坡上的蜈蚣药草,想方设法手脚不闲着,赚取一点活套钱儿。要寻一门像样的亲事还要有过硬的手艺才行。东升哥钻门道悟性高,木工活也长进了不少,比爷爷更胜一筹,不到二十岁他就给办喜事的人家做衣柜橱柜,比脸的手艺活绝不输给别的师傅。   下了班车,我踏着乡村土路的泥泞扛着年货到爷奶的小屋,两位老人眉开眼笑,叫我歇息去拜见婉菊嫂子。二爹的房子紧挨着爷奶的住处,还是干打垒土砖墙,东升哥和婉菊嫂子新婚的洞房也没有刻意布置,只有一个红底黑字的双喜贴在寝室门上。见过二爹二娘,土地上劳作大半辈子的长辈很看重我这个进过城的读书人,朴实中难掩那份热情。正在熨烫衣服的婉菊嫂子并没有穿着鲜亮焕彩的嫁衣,普通装束,快人快语,毫不矫情,粉脸盘白虎牙,一说一笑仿佛给这一处陈旧仄逼的陋室增添几分喜庆和亮色。婉菊嫂子热情地招呼我,我走上前和她聊天,姑嫂二人一见如故,没有一点生分。东升哥在院子里做木活,他是十来个孙辈当中唯一继承爷爷手艺的,爷爷冬天哮喘病加剧,手脚僵硬体力不济,只能坐在旁边晒太阳抽旱烟看着东升哥有模有样地锯木、刨平、拼接、安装。他用的斧子刨子锯子墨斗已不是幼时我看到爷爷手里拾掇常用的旧物件,改进了不少。二娘乐呵呵地说,东升学老爷子的手艺,不愁以后没饭吃。      二   小时候的团年饭都是奶奶亲自张罗,一大家子老的小的三代人聚拢有二三十个,最初的和美热闹和烟火气息萦绕我的脑海。我甚至还能回味出奶奶做的香醋凉拌开胃菜和酥肉蒸肉的美味可口。婉菊嫂子接过奶奶的班,每到年三十就下厨备办团年宴。   婉菊嫂子娘家姓周,就在几里外的水寨子,结婚时二十一岁,比东升哥大一岁,老话说得好:女大一抱金鸡。水寨子那边的人都说这婉菊嫂子没出阁时是里里外外一把好手,下地干活下厨做饭麻利灵活。刚解决温饱的乡村质朴安宁没有攀比风气,一篮子烟酒做聘礼就能娶进人人称道的新娘,二娘就这样娶了勤劳能干的儿媳妇,她出门说话都能底气十足带着自豪。那年寒假以后的几年,我毕业就业不顺心如意,就没有心思去老家走动。   爷爷奶奶仙逝之前东升哥的女儿和儿子出生了,望着茁壮的重孙俊秀聪慧,老人家终于满意地合眼。   九四年我又回老家,才第一次见到东升哥的两个孩子佳阳与家和。东升哥进城揽活去了,留下一双儿女和年轻的婉菊嫂子。那天傍晚经过屋场外的柴堆,瞥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孩端坐在一高一矮两个凳子前写作业,只觉眼前一亮,旁边一个更小一点的男娃有些怕生,只是羞怯地躲闪着,同行的堂姐说这是东升哥的两个娃。我仔细一瞧,那眉眼的确像他们爸爸,他俩怔怔地看看我这素未谋面的堂姑,我们家族可爱乖巧的新生代,我打心底格外怜爱这一双小家伙。当晚我借宿婉菊嫂子家,东升哥和二爹分家几年了,房子不够住,侄女佳阳和她爷奶一起住。看着墙壁开裂地面返潮的老房子,再看婉菊嫂子给侄子脱衣盖被慈爱的样子,她不到三十岁被生活拖累得不再红润粉扑的脸盘,真是难为他们娘儿仨。想想婉菊嫂子白天忙农活,还要洗衣做饭,晚上照看儿女,竟然住得这么窝憋糟糕,我心底一声叹息,却又爱莫能助。老家和我幼年的环境比起来,二十年间竟然没多大进展,青壮年进城务工做生意的多了,精彩富足的城市生活拖住了回乡的脚步,有几家甚至在城里落脚常住下来。那年东升哥他们带着一双儿女去走人家看到县城堂伯家的单元,家和羡慕地对他父母说长大也要让家人都住进那样敞亮阔气的楼房,难得这娃儿单纯赤诚向往小康幸福,大人们欣慰这娃长大一定有出息。   九十年代,吴集人进城劳务首选襄阳城里。原先住在王家老湾的志辉表弟在城里卖窗帘,建军表弟通过硬关系招工进了紧邻市区的庞公乡政府,松树洼子的雄生、春道表哥在大市场卖佐料水产也发了,这几个洗脚进城的表兄弟眼光犀利,贷款买下花花世界的栖身之地,把新家安在仲宣楼那一片商品房里。那时房价还不贵,习惯了存钱的人们一时没转过弯来,等这第一批进城安家的亲戚们站稳脚跟、还完贷款,有人惊呼生意难做了。   每天清晨骑车进城批发货物的人们穿行在简易崎岖的土路上,迎着雨雾顶着朝霞,寒风冷雨皴裂的手脚一点一滴积累着财富。年复一年地奔波往返,吴集集市上的物品也开始琳琅满目了,店铺都不大,一家挨一家。进城的班车终于应运而生了,买车租车进货送货的业务也活跃起来了。      三   千禧年我们惊闻东升哥家外有家,过年没回家和婉菊嫂子以及两个娃团聚,娃子无精打采,嫂子暗自垂泪,一直到正月初十才见东升哥晃回来。还有人说得有鼻子有眼儿,说是亲眼看到一个长相酷似家和的小男娃是堂哥外室生的。长辈的指责、平辈的声讨几乎是一边倒,显然大家都同情在家种地带娃的婉菊嫂子。长辈们见到东升哥就瞅准时机开批斗会,看着佳阳家和这两个娃娃聪明又排场,婉菊嫂子没功劳也有苦劳,叔伯们更是义愤填膺,说啥也不能让那负心汉得逞。况且他的装潢业务还没做个咋样,老老小小跟着没享过一天福,他竟然先行一步胡乱来。安抚母子三人的第一步是把婉菊嫂子住的漏雨灌风的旧房子加固一番,那是几十年的危房,一下雨整个屋都无处避雨,家和吓得抱住妈妈不撒手,谁看到都心酸。   东升哥在那段时间真是成了过街老鼠,捂了几年的背叛行为瞒不住了,事情持续发酵,婉菊嫂子泄恨,有一次打得他头破血流他也不还手,骂他几句也不还口。在家族势力的逼问中,东升哥答应给外室一点补偿,和二奶摊牌断绝关系。婉菊嫂子还不解气,踩点尾随去找到那个二奶,把她羞辱一顿。对此,旁观者颇有微词,认为婉菊嫂子做得不近人情。这种问题女人往往都是受害者,孰是孰非,没有因哪有果,谁又能说得明白透彻呢?我到了现在的年龄,想想婉菊嫂子那段经历,对她的挣扎愤懑,只有理解和同情。这也是她一直对我热心不见外的原因。   土里刨食收成小,两头兼顾赚钱少,回家几天,打工几天,终究不是长法。这个家还要过下去,两个娃子学业长进,不能因为父母矛盾耽误前途。最后商量一致的意见是他们把土地转租出去,夫妻一同进城租房务工,儿女也懂事了,在学校住宿,双休回家有二爹二娘照看。不久,婉菊嫂子割舍不下孩子,把娃带进城里上学了。这下可把濒临破裂的家庭挽救回来,关注他们的亲戚总算放心了。婉菊嫂子做百货小生意,有时给东升哥打下手,没时间管娃子学习。这一双儿女倒也争气,学业从不让家长操心费力,看着他们都有与生俱来的勤奋和悟性,长辈们都很荣光。   我有事去诸葛亮广场附近,给婉菊嫂子打电话请她带路,因为他们也在那租房子。她请我去她家吃午饭,感谢我曾经给她女儿在读高中时买了一身新衣服。二楼的狭小房间收拾得干净整洁。午饭时只有我们姑嫂二人,家常饭菜做得有滋有味,婉菊嫂子免不了向我说起她成家以来的家长里短,经过的那些沟沟坎坎。好在她已经熬过那些苦累不堪,一家四口互相照应携手走过阴霾,婉菊嫂子精气神明显好多了。   2007年,东升哥的女儿佳阳考上了华中师大,是我们家族里第一个进入211重点大学的英才。接到录取通知书后,东升哥和婉菊嫂子在城里的酒店设宴款待前来祝贺的亲戚朋友。四年后佳阳保送读研,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婉菊嫂子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借着看孩子的机会去省城开眼界。2009年,佳阳的弟弟家和也考上大学。   把两个孩子送进高等学府,东升哥的装潢生意也做出了眉目,捉襟见肘的状况渐渐缓解,通过业务上的朋友牵线搭桥,他决定在城郊有发展后劲的地段买一处房产。孩子们成了体面的读书人,若没有像样的房子就没底气把同学带到家里玩,就难以融入城市阶层。由于不懂政策误打误撞买了小产权房,住了两年赶上拆迁,折价很低,婉菊嫂子不甘心也没办法,一家人背负了极大的心理压力。      四   四年前,我又听说东升哥去贵州接手工程,不慎摔伤导致骨折。老板赔付医药费做完手术,派工友千里迢迢把东升哥送回家。他卧床养伤的五个月里,婉菊嫂子家里家外忙得焦头烂额,忍不住数落起当年东升哥出轨包二奶的混账往事,他自知理亏,当然无可辩驳。刀子嘴豆腐心,过家的女人男人免不了这样那样的磕磕绊绊。好在东升哥回心转意,对家庭妻儿老小也算一条仁义汉子。   去年我娃进城读高中,可巧东升哥就在近旁国色天襄高端商住小区买了豪宅,每次去看娃就到他家坐坐,和婉菊嫂子拉家常,有时还在他们家住一宿。新居里窗明几净,新潮的家具电器一应俱全。在城里奔波十几年的堂哥堂嫂终于在一方人人眼热羡慕的地盘上站稳了脚扎下了根,很讲究生活质量。婉菊嫂子特意备下丰盛的家宴请我和娃去做客。家和大学毕业几经辗转,如今在城里当了一名建造师,丰厚的收入足以应对分期付款的房贷。   岁末年初的一场大雪让寒假提前到来,冰封雪飘的那几天困得素然无趣。雪霁之后我忽然想去城里看娃,再回老家转转,善解人意的婉菊嫂子欣然作陪。我们搭公汽到古隆中等候吴集班车,这场难得一遇的大雪把我的记忆拉回到三十年前,那时婉菊嫂子青春年少新婚燕尔,毫无怨言欣然住进那座破旧的居室;寒薄的印象闪过去,而今矗立在老屋场的是典型的三间两层乡村小楼。买了城里的房盖了乡下的楼,东升哥这大半辈子带着家人挺进城市、守望乡村,跻身都市流连故土,乡下这套住宅比肩周围的民居,让我在恋家的同时还有几处富有人情味的娘家屋宇可以排除忧闷,纾解情绪。东升哥一家人逢年过节回老家的别墅待客很有脸面,平时工作住在城里豪宅特别自信。   今年开春,婉菊嫂子特意委托我帮她儿子家和物色一门亲事,她赋闲在家身体又棒,正好可以照顾家庭带孙子。我应承下来,和同事一商量,小伙子城里有房乡下有房工作稳定,很快就确定她当护士的侄女是合适的人选。我们先让这俩小青年微信联系,结果聊得来看得顺眼,一个稳重上进,一个活泼靓丽,都懂技术、工作敬业,我第一次做媒就成功在望。   婚姻里没有谁对谁错,冰释前嫌,惟愿身处围城的男男女女能给儿女们留下值得回味的成长氛围,给亲友呈现和睦交往的家庭印记。转眼又是一年冬将至,家和的婚期临近,真心希望他们的婚姻少一些波折,多一些平顺。 郑州癫痫病哪里治的好武汉羊角风治疗仪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较好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