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轻舞.秋韵】故乡的秋天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57:05
摘要:秋天的故事 树叶再不是翠绿的样子,发黄,枯萎,摇曳中随风飘落,在地上打着旋,转眼就吹得无影无踪。   秋天来了,酷热难耐的日子已经远去,本应该高兴才是,可随着百花渐渐失去往日的光彩,心中总有些郁郁地解不开的情绪,是萧瑟,还是寂寥?说不清。此时我坐在窗前,享受着难得的假日生活,窗外是大海,是高楼,生活依旧,却唯独少了春的勃勃生机。由此种种,不由又忆起故乡的秋。   高梁熟了、玉米黄了,万物衰败,农人丰收的时候却来到了。安达是地处黑龙江省西南部的一座小城,我的家乡,我在那里生活了三十七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早已镌刻进我的心底。一年四季,冬就占了一半时间,秋就显得那么短暂。小时候的日子说不上好过,也谈不上难过,家家如此,没有嫉妒羡慕谁,日子也就显得平平淡淡。虽然我家生活在城市,不需要为了秋收而辛勤劳作,但那时物质并不丰富,如何度过漫长的寒冬就显得尤为重要,但并不需要担心,没有什么可以难倒我们勤劳的父母。   当菜地里的蔬菜快拉架之前,菜还比较嫩的时候,家家户户就开始为过冬做准备了,第一项就是晒菜干,鲜嫩的茄子切成片,蘸上面粉,摊开在太阳底下晒,等干透了就可以收到布袋里了,冬天的时候拿出来放进温水里泡软,和土豆一起炖,这是我的最爱,软软糯糯,总是吃不够。长长的豆角斜切成丝、圆圆的芥菜疙瘩也切成丝、胖胖的萝卜切成片……   南甜北咸,东北人的餐桌上总是离不开咸菜,不管菜有多么丰富,咸菜总是必不可少。还记得刚来威海的时候,和同事到一家东北人开的饭店里吃饭,据说这老板也是黑龙江人,点完菜之后,按例问老板有没有咸菜,没想到老板来了一句“东北人真能装犊子,到饭店点咸菜!”咸菜自然是没吃成,却再也没光顾他的店,从此去饭店再不敢要咸菜了,怕被东北老乡嘲笑。咸菜最大的特点就是咸,这与气候有关,腌制的时候天还较暖,不咸是无法放到冬季的。最怀念的还是母亲做的辣椒沫,过程早已忘记,只记得辣椒要上锅蒸,然后剁碎,其他的就记不得了。等到茄子拉架后,选一指长左右的小茄子扭,蒸熟放凉后也放进辣椒沫里,腌制一段时间,吃到嘴里又香又辣,非常下饭。腌咸菜都是选用大粒盐,也叫工业盐,它比精盐要咸,也更便宜,用量大的情况下使它就会节省很多,但做蒜茄子的时候是不能全用大粒盐的,蒜沫里要加精盐。将蒸熟放凉了的茄子从一侧撕开,剁好的加了精盐的蒜沫塞到里边,将茄子合拢后码进坛子里,码好一层后在上边洒一层大粒盐,就这样一层茄子一层盐,可以保证茄子吃一冬不坏,盐是最好的保鲜剂。咸菜的种类多种多样,没有什么是不能腌的,一到冬天家家的仓房里都是大大小小的咸菜坛子,后来日子好了,咸菜也放油放肉了,也没那么咸了,现在满大街的朝鲜咸菜,却还是最怀念母亲做的辣椒沫。   除了咸菜,东北人吃饭总是少不了大葱蘸大酱,大葱以山东章丘的大葱最好,但那时候交通不便,大多吃的还是本地大葱。大葱要选白长叶短、粗粗大大的,因为在冬贮过程中可以减少损耗。大葱买回来,几棵葱在一起用葱叶缠绕成一捆,立在墙根下排成一排,晒干后垛起来。“葱辣鼻子蒜辣心”,生葱吃多了会流鼻涕,小时候一个个都是鼻涕拉瞎的,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   大酱的用途很广泛,可生吃、可熟吃、可生蘸、可腌菜、也可做菜呛锅。那时候做菜并不是家家都能用上酱油的,大酱就成了代用品。经过油锅的高温,大酱发出独特的香,但也免不了什么菜都是一个味道——大酱味。酱都是家家自己做的,大家管做酱叫下酱,下酱是非常繁琐的,挑豆、炒豆、磨碎、制酱块、发酵、下酱、打耙、发酵,从正月末开始,历时几个月。挑豆是最好玩的,桌子放得有点倾斜,一边放一根筷子,豆子撒在中间,就叽里骨碌地往下滚,桌子上就只剩下杂质。炒豆要用慢火,炒好后磨成面,用温水和,然后用酱模子制成酱坯,酱坯比红砖要大一些,长方形的,酱坯晾到外皮发干,然后用纸包好,慢慢发酵。这个发酵要两个月时间,过程中不能让阳光直射,又不能放到阴凉处,很多人家就会把它放到房梁上。下酱的日子也很有讲究,只能选在农历四月初八,十八,二十八这三天,至于原因没人说过,故老相传。下酱要按一斤豆,三两盐,二斤水的比例来做,三天后就可以打耙了。打耙早晚两遍,每遍不少于一百下,每当母亲忙的时候,就把这个工作交给我,掀开蒙在缸口的白布,抓起泡在缸里只露出短短一截的酱耙,一下一下地上下来回推拉。酱上下的颜色不一样,上面略黑,下面略黄,随着酱耙黄黑二色互相搅动,渐渐融合,对于没有玩具的我来说,这个过程也是童年的一个乐趣,至今记忆深刻。发酵过程中缸中会有一层黑沫,这个要扔掉,等一个月后酱发好后,就可以吃了。整个过程中不能融入生水,不然会生蛆,酱就不能吃了。这个过程中都是在院子里,所以一看阴天要下雨都要赶紧将酱缸盖好,防止进入雨水。下酱的过程是一样的,但味道却各不相同,好吃得多,难吃得也不少,现在没有几家下酱了,都是买着吃,不知道它以后会不会也变成历史,只能在前人的作品中才能发现。   土豆是比较耐存的蔬菜,它和白菜是东北人冬季餐桌的主力。土豆怕热,又怕冷,这没什么,可以窖藏,土豆窖可以在屋里,也可以在屋外,它适宜的温度可以让蔬菜度过寒冷的冬季。但白菜就不那么好保存,腌酸菜就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难题。每年都是选在周日,父亲和我都休息的日子。父亲烧一大锅水,把我抱进屋的大白菜浸入水中烫一下,再码进缸,酸菜缸可大了,这样每年也要腌两缸,少了不够吃。酸菜很吃油,还必须是荤油,现在炖酸菜都是用猪骨和五花肉,已经很少有人买板油㸆油了。那时每到过年,大红的灯笼,震耳的鞭炮声,一家人围坐,热气腾腾的酸菜馅饺子,是童年最幸福的时刻。   忙完这些,天已转冷,当第一片雪花飘落,秋已走远,忙忙碌碌的季节,没有时间伤感,只剩下劳动后的快乐。 灵武市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西安有哪些癫痫病的医院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那里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最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