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 门当户对的坚持(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08:37

错将古建筑的抱鼓石与门簪指称之为“门当”与“户对”已经不稀奇,按照古建筑学家刘敦楨在《河南省北部古建筑调查记》的考查,门簪一般都是一到二对,它和抱鼓石一样,都不能表示门第的高下,表示高下的是记载功爵的阀、阅。

清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郡望》说:“自魏晋以门第取士,单寒之家,屏弃不齿,而士大夫始以郡望自矜。”所谓“书香门第”,是在东汉末年的动乱以后,那些累世经学与累世公卿的家族,为社会所仰望,成为政治、经济上的特权阶级。而凡门第必有家学,无家学即不成其為门第。曹魏时期的九品中正制,也可以算是一种选举制度,但以家族為基础而盘踞於地方的门阀士族,很快就垄断了荐举权,于是“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就渐渐成了定局。到了魏晋南时期,出现了“王与马共天下”的情况,皇帝也必须依靠他们的支持。

唐柳芳《氏族论》说:“郡姓者,以中国士人差第阀阅為之。”这些盘踞于地方的门阀士族自视甚高,所谓“士庶之别,国之章也。”梁武帝时,侯景上表要求娶王、谢大族之女为妻。梁武帝问书说:“王谢高门,非君之偶,可斟酌朱异、张綰以下诸大族的女儿。”气得侯景发狠说:“待我得志,必将吴境子女全部配给兵士当奴仆!”王珣娶的是谢万之女;王珉娶谢安之女;王僧达娶谢景仁之女,这就叫门当户对。

《氏族论》说:侨姓以王、谢、袁、萧为大;吴姓以姚、王为大;山东郡姓以王、崔、卢、李、郑为大;关中郡姓以杜、韦、裴、柳、薛、杨;代北虏姓则竇、元、长孙、宇文、于、陆、源。侨姓、吴姓、两个郡姓加虏姓合称四姓,“举秀才,州主簿,郡功曹,非四姓不选。”以前大家都重视修家谱,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北魏又有新发展,《梦溪笔谈》说:“印度有种姓制度,自后魏据中原,此俗遂盛行于中国。”后魏佛教大盛,所以也想借鉴印度的这个制度。陇西李氏自认为是大姓,听到这个风声,恐怕入不了高门,于是星夜乘明驼,急速赶到洛阳。可惜“四姓已定”,所以被人戏称为“驼李”。与印度不同的是三世公者曰“膏梁”;有令、仆者曰“华腴”;尚书、领、护而上者为“甲姓”,九卿、方伯者為“乙姓”,散骑常侍、太中大夫者为“丙姓”,吏部正员郎为“丁姓”,就像强盗分赃一样。但毕竟和印度国情不同,他们相互间也不容易买账,于是又“定以博陵崔、范阳卢、陇西李、滎阳郑為甲族”。最后越来越多,“大率高下五等,通有百家,皆谓之士族,此外悉为庶姓,婚宦皆不敢与百家齿”。

门第观念一直影响到了后世,《西厢记》中,老夫人也因为“虽然不是门当户对,也强如陷於贼中。”所以愿意:“两廊不问僧俗,如退得贼兵的,便将莺莺与他为妻。”在老夫人眼中,这自然是门不当户不对的权宜之计,万不得已的时候,只好退而求其次了,但那也只不过比陷于贼中略好一点而已。南朝梁沈约的《奏弹王源》中说:东海王源将女儿嫁给富阳满氏,“源虽人品庸陋,胄实参华”,现在两家联姻“士庶莫辨”竟然成了“实骇物听”的严重事件了。所以老夫人事后要毁约也就不难理解了。

唐朝高士廉奉詔撰修《氏族志》,也因袭魏晋南北朝旧例,以李姓为第二,唐太宗大怒。最后以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滎阳郑氏和太原王氏,并称“五姓七族”,宰相的李义府因不属“五姓七族”,要为他儿子向河东崔氏求婚时,自然遭到了拒绝;《隋唐嘉話》甚至记载,唐太宗让侄女和静公主嫁给了薛元超,薛元超居然说:“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唐高宗时,武则天当政,让许敬宗修《姓氏录》,“以皇朝得五品者书入族谱”,被讥为没有品味的“勋格”。太原王、范阳卢、荥阳郑、清河博陵二崔、陇西赵郡二李等七姓,因为恃其族望,耻与他姓为婚,所以禁止他们相互嫁娶,以致使他们连婚礼也不举行,悄悄把新娘子送去同属望族的夫家。

柳宗元出身于河东柳氏,所以称“柳河东”。杜甫从他曾祖父起,就由襄阳迁居河南巩县,却自号“杜陵野老”、“杜陵布衣”,是因为关中郡姓杜首;韩愈是河内河阳人,却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也因为昌黎韩氏门第比较高,他们也不能免俗。

关系到切身利益,而且优势在己,当然要竭力维护。王勃《滕王阁序》说东汉豫章太守陈蕃,只给“屡辟公府不起”的徐孺子下榻。他当了乐安太守,又只为“前后郡守招命莫肯至”的周璆“特为置一榻,去则收之。”南朝的江敩也特别重视他们坐的榻床,非其同类要想与他们平起平坐是不容易的。《梁书·羊侃传》说有个叫张僧胤的宦官去找羊侃,羊侃不理他,说:“我床非阉人所坐!”《世说新语》也有记载:“纪僧真得幸于齐世祖,尝请曰:‘臣出自本县武吏,遭逢圣时,阶荣至此,无所须,惟就陛下乞作士大夫。’”齐世祖告诉他:“此事由江敩、谢瀹,我不得措意,可自诣之。”于是纪僧真领旨去了江敩处,他刚“登榻坐定”,江敩就马上“顾命左右曰:‘移吾床远客!’”弄得纪僧真“丧气而退,以告世祖。”而齐世祖的回答却是:“士大夫故非天子所命。”表示他也无可奈何。《宋书·张敷传》说因为中书舍人秋当、周纠和张敷都是“同省名家”,就想去张敷处坐坐,张纠有顾虑,说:“彼若不兼容,便不如不往。”秋当却很自信,说:“吾等并已员外郎矣,何忧不得共坐?”张敷家本来预备有两张坐榻,见两人来,一阵寒暄后,竟然还是让他们受到了“既而呼左右:‘移我(床)远客;”的待遇,弄得“纠等失色而去。”

康熙时的翰林院编修杨绳武评论六朝风气:“论者以为浮薄,败名检,伤风化,固亦有之。然予核其实,复有不可及者数事:一曰尊严家讳也,二曰矜尚门第也,三曰慎重婚姻也,四曰区别流品也,五曰主持清议也。盖当时士大夫虽祖尚玄虚,师心放达,而以名节相高,风义自矢者,咸得径行其志。”通过一句“移吾床远客!”门阀士大夫保持了自己的一份矜持,也先显示了他们得以与皇权抗衡的实力。在动乱时代仍然“简而不失,淡而不流”,坚持标榜一种浮薄以外的价值取向,能够“咸得径行其志”背后还有一重他们不一样的世道人心。六朝孱弱的宋、齐、梁、陈,包括之后的东汉、魏、晋。肉食者的国,与“移吾床远客”的门阀大族士大夫们要维持的那个“天下”是不同的,国与天下的兴亡过程中,皇权是门阀的代理,看似不相干的卑贱匹夫总是难逃蹂躏,而门阀士族刻意要拒人千里之外,也已经透露他们出了缺乏自信的端倪。

电视剧《潜伏》中余则成说了一句令人犯滴咕的台词:“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明十七高,清十四朝,当官的不都是裙带关系?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他把皇帝称作“高”,又说清有十四朝,不知道是不是把满洲国也算进去了?但他把裙带关系说成是官场的普遍规律,是很深刻的,也足以让某些愤青为之洩气。

宋人赵升的《朝野类要》说:“亲王南班之婿,号曰:‘西宫’,即所谓郡马也,俗谓:‘裙带头官’。”这就是裙带关系一词的由来。只不过“裙带头官”,最初只是讥讽通过做亲王女婿而得到官职的人。至于皇帝女婿的驸马,还不在此列。

欧洲十四世纪才出现表示裙带关系的Nepote一词,这也算是中国领先于欧洲的一例吧。源于拉丁语的Nepote,最早是指世袭豪门安排到权力部门的私生子。所以,显然也有不平和讥讽的意味。不过,对于中国的驸马,欧洲贵族的嫡生子,人们似乎并不那么厌恶,这大概是他们的人数毕竟很有限吧。

隋文帝伐江南之陈时,对高熲说:“我为百姓父母,岂可限一衣带水不拯之乎?”衣带这点宽度,被用来形容距离之近。官场上最容易拉近距离的是裙带。想当官首先要靠近权力中心,通过裙带关系是最快捷的途径。吕不韦用裙带关系笼络了秦始皇;杨贵妃的裙带上则有杨国忠、虢国夫人……武则天更是通过自己的裙带爬上了皇帝的宝座,又反过来,把李迥秀作为回赠,让他当了自己男宠张昌宗母亲臧太夫人的情夫,不久,李迥秀当上了宰相!这就是日本人说的“闺阀政治”吧。

但有利就有弊,身处其中有的时候是极凶险的。卫青、霍去病通过裙带连接上了汉武帝,但汉武帝为了儿子不受外戚的控制,又把生太子的妃子杀了!北魏也通过赐死生母,使太子摆脱母权的干扰。

《庄子》说:“日出多伪,士民安取不伪!”冠冕堂皇的招才纳贤显然难以较好地实行,于是上行下效,普天之下莫非亲故,率土之滨莫非裙带,不是因为万不得已,与外人分享岂非笑话?这当然会阻碍大多数人的积极性,不利于社会进步,更糟糕的是下属也容易形成尾大不掉的势力。于是《后汉书.蔡邕传》载:“初,朝议以州郡相党,人情比周,乃制婚姻之家及两州人士不得对相监临。至是复有三互法。”唐李贤解释说:“‘三互’谓婚姻之家,及两州人不得交互为官。”比如甲州人士在乙州为官,乙州人士在丙州为官,则丙州人士对甲、乙、丙三州均需迴避。一地之人有权势者互相通婚,即便不是,同处一地,也是很容易拥有沾亲带故关系的,所以迴避的规定到宋代又被扩大到籍贯、亲属、职务以及科举四类;明清时期的迴避制度更加严格,还规定了「南人官北,北人官南」;清朝法律略有缓和,只规定不得本省为官,但想用这些措施彻底把裙带割断,仍然是不可能的,不仅因为旧裙子藏进了箱子,新裙子又会出现,裙带的力量还无处不在。

《红楼梦》有“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护官符,说明了他们贾、史、王、薛四家,通过裙带连接起来的势力之大。所以,一个部门里,往往有五种人:一等人物是上级的关系户,二等人物是本官的关系户;三等的,是有互利关系的关系户;然后才是干实事的才能之士,以及目前还必须容忍的那些家伙。

电视剧中的余则成说裙带关系,“过去是,现在是,将来还是。”是一句很清醒的话,无论东西方要彻底消除裙带关系,至少在目前还是不可能的,只能设法要求它尽可能少一些罢了。

癫痫发作及时抢救方法是什么武汉较好的癫痫医院石家庄哪里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羊癫疯平时护理要注意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