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军警】 那年村里唱大戏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14:28

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四人帮”的肆意摧残和破坏,我国的文艺百花群芳凋零,一片凄惨。庄户人家的精神生活更是匮乏至极,县电影放映队一年才下乡一次,想听听剧团里的戏,只能是个难圆的梦。所以,偶尔村里来个补破锅,磨剪子抢菜刀的,人们也会纷纷聚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团团围住,兴致勃勃看魔术般地看上半天。

一九七零年冬,忙完了庄稼活路的人们,再也不甘心这难耐的寂寞,便萌发了搞点文艺节目、快活一番的想法。这一想法和上级的意图正好合拍。于是,村里便组团建队,招兵买马,一支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应运而生。顿时,村里沸腾了,大街小巷,远远近近,人们到处欣喜而又新奇地谈论着:村里成立了豫剧团,要热热闹闹地唱大戏!

看戏容易排戏难。新居团里有艺术造诣的如凤毛麟角,文盲半文盲却不在少数。试想,要把那些粗声哑嗓茧手黑背的庄稼人拉上舞台,能歌能舞,谈何容易!组团伊始,百事待举。乐器、服装、道具需要添置,剧本情节需要熟悉,各段唱词需要谱曲……,而最让人伤脑筋的是安排角色。业余演员们虚荣心强,都爱演主角不爱演配角,爱演正面人物不爱演反面人物。尤其那些羞羞答答扭扭捏捏的大姑娘小媳妇,更是挑挑拣拣锱铢必较。若是安排她们演十七八岁的黄花少女,则称心如意眉开眼笑;若安排她们演一个鸡皮白发、老态龙钟的老太婆则要大打折扣,那嘴噘的,恨不能拴住一头大叫驴。

最难安排的是让他们扮演两口儿中的小媳妇,有时候,任导演磨破了口舌也说不通。有的怕父母看了要生气,有的怕留下话柄成笑谈。还有的摊了个鸡肠狗肚的醋丈夫,怕演来演去成了真,自己变成了武大郎。剧团团长就不得不放下架子,软硬兼施耐心细致地去做思想工作。好不容易说通了,那演员也是扭扭捏捏,缩手缩脚,感情不投入。业余导演们就责无旁贷来说戏,让他们眉来眼去亲密无间像真夫妻一般。说得轻了,她们不理不睬我行我素;若说得重了,免不得粉脸儿一寒,小嘴儿一噘,手中道具一扔:“我不演了,谁愿意演谁演!”一边说着躲到了一边。排练便戛然而止。至此,所有的演员、演奏师们不得不停下来,大眼望着小眼。有道是,一个人唱不成一台戏。剧团团长和导演们只好息事宁人陪着笑脸去开导,尽力把她们劝上台。有时候实在找不到这搭档,就只好搞反串选男扮女。男扮女装,缺乏真实感,演起来缺油少盐,干干巴巴,没滋美味,剧情效果也就大打了折扣。

土生土长的演员们没有受过高深的教育,整体素质较差,纪律自由而散漫。迟到旷工现象时有发生,团长急得团团转。等他们一露面,就赶过去追问其故。有的说,今天家中来客人,实在脱不开身。有的说,家里正在盖新房,今天上梁忙得紧。还有的对这批评,左搪右塞不当真。若批评的轻了,他们嬉皮笑脸打哈哈。若是批评的重了,脸上又挂不住。教团长左右为难!团长清楚地知道,自己担着很大的责任和风险。倘若费了工时和资金,又拿不出像模像样的节目,人们会说:“哼,叮叮蹚嘡个把月,就弄这个奶奶样,光去糊弄工分啊!”

“嘁,屎壳郎会驾车,还要毛驴干什么!”“我看这一起是武大郎教徒弟,没一块好料!”因此,团长、导演们就不得不绞尽脑汁软硬兼施,来调动这起文艺兵的积极性。

当然,那些服从大局、听从指挥的演员也不在少数。每天,他们唱念做打刻苦训练,有的甚至入了迷,走着路干着活还在练习。有的在家中院子里练劈叉,有的在自家炕头上练翻滚,还有的睡梦里依依呀呀地背台词。当然,这些都是团里的骨干分子台柱子。

团长、导演们一边指挥排练,一边还要为服装道具而费心思。像那些军衣军帽镢镰锄锨靴子马鞭,他们都是因陋就简就地取材自己准备。像那些笙管笛箫胡琴简板服装道具幕布音响等等必须得动用资金。团长们就厚着脸皮去找党支书。常常地,支书皱皱眉,把大手一摊说:“村里资金太紧张了,凑合凑合吧,热闹就是年下。再说咱们又不是什么正规剧团。”团长们见到要资金有困难,不得不表决心立誓言,豪言壮语冲云天:“支书,好支书,本来我们想弄个高水平,给咱们村子扬扬名。你要不支持,我这团长可怎么当啊!弄个窝窝饼子样,上了台,给全村老少爷们丢脸且不说,主要是给你脸上抹黑灰啊!”支书想想是这么个理,就开了恩:“你们知道,攒点钱不容易,买了可得管好用好啊!”

拔音吊嗓,练招摩式,初排彩排,节目渐趋成熟,春节也翩然而至。村里经济条件差,选个高台或者土堰,露天里埋几根木柱子,顶上用芦苇席子蒙了,四周用秫秸围了,便是舞台。腊月二十几,锣鼓家伙叮当一响,演出开始了。尽管这戏台和慈禧老佛爷颐和园里那戏台有不小的差距,但丝毫也不会影响什么情绪。正式演出时,演员们还真不示弱,个个拿出了看家本领。村剧团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可以大胆地夸张和创新。演出的效果还不错。人群中不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欢快的笑声和啧啧的称赞声。有道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尽管演员伴奏人员们竭尽了全力,演出效果却仍难以尽善尽美。一出《智取威虎山》可说出尽了风头,几乎让大家笑破了肚皮。

该剧的第二场是威虎山匪徒们袭击夹皮沟。八大金刚里的大麻子有句台词是:“是啊,兔子不吃窝边草嘛!”这演员第一次登台,看到地下黑压压的人群,心里老发慌,抖抖索索,把台词给忘了,愣在那里翻白眼。在一旁提稿子的提示给他:“兔子,兔子……”半天他还不省悟。他急大家都在急。好不容易听到了兔子二字,于是他啪地打个敬礼说:“报告,兔子病了不吃草啊!”另一个匪徒见台词不对辙,忍不住笑了。这一笑不要紧,台下的观众也笑了。这样台上台下互为因果,笑个不停,大半天才停下来。又一场戏是团参谋张少剑波唱“望飞雪漫天舞巍巍群山披银装,好一派北国风光。”由于少幕布缺画师,又没有投影设备,无法表达白雪皑皑大雪纷飞的壮观景象。这点事难不住演员们,业余导演棋高一着,事先剪出许多纸屑,等唱到望飞雪漫天舞时,从幕后飘飘扬扬撒上了台,以增强舞台视觉效果。可台下的观众们有意见了,他们哪里知道导演们的良苦用心,还以为是谁家的毛孩子在一边捣乱哩。于是纷纷抗议说:“谁家的毛孩子,没有家教,乱撒纸片干什么!”“撒什么撒?快滚他妈的蛋!”这样一来,导演精心设计的雪景效果全没了。

下一场戏是打虎上山。侦察排长杨子荣假扮成胡彪打入威虎山匪徒的内部。刚刚上山,众土匪们不信任他,想测试一下他的枪法。假胡彪意气风发,一手拤腰,一手把木制手枪高高举起,作欲射击状,等待着幕后的鞭炮配音。可这鞭炮一等不响二等不响。假胡彪非常着急,总不能举着手枪过除夕夜吧!他很沮丧,于是就把枪收回去别到了腰上。谁知道,不该响时鞭炮却响了,而且响起来噼里啪啦,没完没了。只炸得台上尘土飞扬,烟雾弥漫,吓得演员们停止了演出,观众们也懵懵懂懂,云里雾里,台上台下一片混乱。原来,在后台负责音响效果的小青年遇上了断捻鞭炮,点了两个都没有响。他一着急,稀里糊涂地把整挂鞭炮都点着了。这一响,台下人声鼎沸,斥责的、谩骂的、欢叫的应有尽有,真真热闹就是年下了。

演了几天以后,邻村的人们沉不住气了。他们就派了干部代表来,说:“你们越是高兴,我们越是难过。发扬发扬风格吧,到我们村去演几场,也叫我们高兴高兴,过个革命化的春节。”团长心里想:我们费心劳力搞出来这么好的戏曲节目,凭什么给你们去演?不去不去不去。可来人态度非常坚决,非邀请去演几场不行。团长自己做不了主,就去向党支书请示。没想到支书把大腿一拍说:“好啊,人家邀请这是好事啊!说明咱们大剧团出了名了。去吧去吧,去了咱都光荣光荣。”

为了让请来的演员高兴,邀请单位真是竭尽了心力。演出人员一进村,他们就派人远远地去迎接。然后像招待客人那样递烟倒茶,嘘寒问暖。然后准备上好的饭食。演员们受到了空前重视,自尊心得到了满足,感到特别神气和自豪,走路都带着一股风,演起来也格外卖力气。一天,演出队又到了一个村,这次村里准备的是葱花油饼和鸡蛋汤。这对于每天都吃菜团子地瓜干的庄稼人来说,无异于美味珍馐。于是他们放开肚皮吃起来。演《沙家浜》中胡传奎的演员一气吃了五个油饼,喝了几碗鸡蛋汤,撑得捂着肚子弯不下腰。开场的锣鼓家伙敲了好几遍,还出不了场。气得团长就去熊他。他翻翻白眼还振振有词:“叫你吃这么多,能唱戏吗?”

春节过后,公社组织了文艺宣传队汇演比赛。各演出单位都选出了最好的节目,布出了最强的人员阵容,准备到时候大显身手一展风采!我们村推出的节目是豫剧《圈前风波》。该剧的内容是富裕中农王老发自私自利,养猪不圈啃庄稼。一名少先队员适时地教育开导他,使他改过自新的事。周美生演主角王老发。这美生可是个聪明人儿漂亮角色,唱念做打都技高一筹,算是团里的拔尖人物。那天傍晚,文庙广场上的戏台前,早早坐满了人,连台两侧的树上墙头上都是黑压压的人,真是人山人海,好不热闹!

演出开始后,一切非常顺利,大家的信心也十分高涨。戏中那头猪太不听话了。到处窜来蹦去。王老发拿根树条儿开始撵猪。谁知跳跃舞蹈动作太猛,那绿绸裤子是自己缝制的,很不结实,关键时候开了线,一裂裂到大腿根。可巧,他里边是穿条白绒裤,点灯光一照,亮亮光光,白大腿一般。顿时台上台下哗成一片。台前那些调皮毛孩子大叫倒好:“快看快看,露了腚了,露了腚了!小鸡巴都露出来了!快下去吧。嗷嗷嗷——”几个顽皮孩子一边喊,一边还拿石子土块往裤裆里扔,观众们哪有心思再看戏?结果,演出效果很不好。好端端的一场戏,叫一条裤子给毁了。这次,奖励不但没得着,反而挨了批评。这笑话还越传越远,越传越奇。全团上下很是沮丧,大叫倒霉倒了血霉。事后,剧团团长总结工作,把美生一顿好撸!

村支书这次倒不错,他自我检讨说:“这不怪美生。都怪我,舍不得买条新裤子。好好的一个大奖给丢了!”

如果谁要以为演员们演技太差,观众们就会厌之恶之嗤之以鼻,对剧团弃之而去,那就大错而特错了。那些对艺术如饥似渴如醉如痴的戏迷们,那些生在穷乡僻壤终生都在围着锅台转的百姓们,才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哩。有戏听已经使他们心满意足了,哪里还敢抱怨挑剔横加指责呢?所以,每天,只要锣鼓家什一响,他们就扔掉一切活路,急匆匆聚到戏台前,有滋有味地享受着。一天晚上,演员们到台下去看演出效果,忽然发现一观众高高大大如鹤立鸡群,便心生好奇。仔细看时,原来是一七旬老人,白髯飘飘,坐在儿子搬去的太师椅上。老人家没有棉大衣,用手扯住棉被的两个角,看得津津有味,且不停地称赞叫好。这情景使演员们非常感动。此时,他们很为平时训练不够刻苦,没练出精湛的艺术而惭愧,而内疚。

村里爱戏的大有人在,简直数不胜数。当然,最爱听戏的当数张文马。张文马看戏可说到了痴迷的程度。无论本村演还是外村演,他是逢演必到,绝不放空。不管时间地点和路程,而且看则看完,绝不半途退场。张文马有个习惯,看戏从不约伴儿,真如天马行空独来独往,说是这样自由。一天夜深,张文马听完戏后,一边哼着梆子腔,一边口打着家伙点儿咚咚呛呛地往回走,一不留神脚下踏空,掉下路旁的地瓜窨子,那窨子足有三四米深,只摔得他吭吭哧哧,半天才缓过劲来,随后大声呼叫。幸好被过路的行人听见,七手八脚地把他拉上来。那次他摔破了头,折伤了腰,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一个多月才下床。

人们开始分析判断,经过这场磨难,张文马一定会敛住兴致,一改旧习了。没有想到,他却兴趣依然,一如既往,爱戏热情丝毫没有改变。说来奇怪,张文马看戏看得多,瘾头儿又特大,却不大懂戏文,只是图个乐呵。谈戏他道不清是非曲直,说不出子丑寅卯,还常常地张冠李戴。譬如,他常常地把小常宝当成李铁梅,把郭建光说成杨子荣。他偏又爱谈戏论戏评戏。“嗬,昨晚上那戏唱得可真好,快赶上北京的大剧团了!”他眉飞色舞,极力地夸张和渲染。有人搭了腔,“你说说,怎么个好法?”“你们没听,王桂花那两口真叫面,她一口气憋得可真长啊!就这样。”张文马一边说着,一边凝神提气,摇手甩臂,模仿本村的演员王桂花。他本来就五音不全,又反串女腔,只唱得南腔北调,狼嚎一般。只笑得人们前仰后合,泪花儿飞溅。张文马还认为效果很不错,一脸地庄重,不停地问:“怎么样?我唱的跟常香玉不?跟马金凤不?跟咱们村的张桂花不?”“哈哈哈,张文马你唱的真不赖啊真不赖,给咱队里那头大叫驴差不多。”“哪里哪里,你唱的有板有眼有味道,就像磨盘压住了狗耳朵!”张文马涨红了脸,就叫,就骂,就追,就扔雪球。被追的人也骂也投雪球。一旁的人在呐喊助威,在鼓劲加油。大街上嘻嘻哈哈,热热闹闹,再加上霹里啪啦的鞭炮声,村里漾起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

排戏,演戏,听戏三部曲中有许多有趣而动人的故事。它们像戏剧本身一样,有着独特的韵致和魅力,给人们带来幸福和欢乐,惬意和满足。它体现了人们对扼杀文艺的败类的鞭挞与批判,体现了人们对精神文明的追求与向往,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

村剧团成立后,越来越壮大,不但学唱豫剧,还学唱京剧和吕剧。因为对艺术有些偏好,我成了村剧团里的一名二胡乐师,时常随着大家到处演出。我们的剧团多次到外村、公社、县里去演出,多次受到大家的好评,好几次,还登上了高高的领奖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给我国经济、文化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飞速提高。电影电视影碟VCD、DVD等走进了村村寨寨,千家万户。各级剧团如雨后春笋开始复苏并发展壮大。京剧、豫剧、越剧、吕剧、黄梅戏等几百种戏剧应有尽有,且精妙绝伦异彩纷呈。村里那些自演自娱的文艺形式便逐渐退伍,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历经严寒的人方知道春天的温暖,经过那特殊年代的人们,永远不会忘记那热热闹闹唱大戏、其乐融融搞艺术的场面。而且,这情景极像一坛清纯的精品佳酿,年代越久远,越会放出浓郁的沁人心脾的芳香。

保山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成都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个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比较好癫痫患者抽搐时如何处理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