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暗香】冬之印象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45:10
破坏: 阅读:1496发表时间:2018-12-20 12:01:58
摘要:风其实是会伤人的,岂止伤风

【暗香】冬之印象(散文) 一、 冬风
   冬天,窗前的白杨树落叶后露出清晰的枝干,树干长短粗细不一。百折千回的树枝纵横交错成一张恍惚的网,风里的树枝看起来很纤细,像是古琴上的手指,它是在弹风吗?只是任凭我怎么认真,也听不清徽位在哪一段树枝上,我想也许风在树枝弹出的滑音太广,广到撂下暮秋的几卷云烟,它还要不断地延绵,延绵到故事的结尾也不停留。
   风趿地时吹动未扫的落叶,暗黄的叶从枝头飘下,落在废弃的断砖头上,绀赭色的叶在风里打着旋儿落了进泥土。我听见,未干的落叶和风摩擦发出的声音是湿润的,枯树叶发出的声音却是干燥、孤独的,枯叶被风从地面吹起时的声音有磨砂质感;这些干枯的树叶经了雨水就安静地躺在树下、在街道上、在小区的角落里。我在风里怀揣着对一个人的牵挂独自行走,北方的萧瑟寒意也刚好藏在枯叶蜷曲的弧度里;我猜,等到它腐烂以后,曾经的沧桑往事也随之湮灭。
   初读《子夜歌十八首》,一句“寒风响枯木,通宵不得卧”已让我心生薄寒,也许是多喝了两杯江小白,吹足了十二月的寒风。站在米线店的旁边,公交车到站时,车门开启的声音听来有种迷离的滋味,久居他乡的我听得像要落了魂,上车的都是回家的人吗?天上的月像被吹冷的橘瓣,我笑得很傻气,莫非是圆月闭眼酣睡,才留给我这弯淡淡然的月牙儿么?我想要伸手去捞,奈何月被风吹出的云线遮挡住了。我来大连已有六年之久,不敢质问到底是谁把流年偷换,这些岁月里我与许多不同年龄段的人擦肩,和不同脾性的人招呼,我才发现自己迎风站立的这个点距离从前相隔了整整二十六年。我不知道接下来的岁月又将我推到何处,像风一样回转流浪吗?原谅我无法再像小时候一样把烦恼都倾诉给人听,我怕别人听了会觉得我在抱怨。于是,我习惯在悲伤和寂寞中往返,容易跌入和冬风有关的回忆里。
   老家的冬天很冷,风的幅度在房屋左侧的慈竹林上被抻开,掀起的慈竹叶不是一点点,而是一段段。竹林旁边的溪流不再流淌,家乡人习惯性地把它叫做沟,沟的对面是一株落完叶子的柿子树。与柿子树相邻的,是一棵树五十多年岁的老杏树。春天院子里随风而动的是细碎的落花,旁边的竹竿上晾晒着小碎花衬衫和粗布床单,冬天的风吹着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落叶,小灰狗正用爪子挠一下谷草,缩回去,再调皮地挠一下,又缩回去。
   夜里很冷,不起风时乡村还算宁静,偶尔有一两只狗追逐着从窗前迅速地跑过,狗的肉掌与地面摩擦发出“唰唰唰”的声响,四周的一切就在此刻变得和顺、安宁。在我的脚感觉到温热之前,我一般是醒着的。睡在另一头的妈妈梦里翻身,下意识地把我的小脚丫放在肚子上,这种温度让我的心变得暖融融的,很舒服。我也把妈妈长了茧子的脚抱在怀里。起风了,风吹过白天长有墨绿色霉斑的墙面,吹过落叶后的树枝,吹过木质电线桩上长出的青苔,吹过我碎了半块玻璃的窗户,吹弯我睡梦里颤动的睫毛。
   风其实是会伤人的,岂止伤风。也许是因为这样,林黛玉才会在《葬花词》里写一句”风刀霜剑严相逼”,果然的,她到底是浸在风雪冰霜里的花苞,她被风伤了,焚稿断情痴后香魂一缕随风散。没有人会知道她直声喊宝玉名字时喉头要说的话语,我猜想黛玉一定是耳力惊人的听风者,风是她作响的心事,风也是她的愁怨。认真读过她的人会泪眼阑珊,对于她的心事我竟害怕获知,害怕自己在绛珠魂归离恨天的悲伤中缓不过神来。比起黛玉心里如清砧一样的风声,我还是比较贪恋小时候寒风响枯木的夜晚,妈妈怀里的温度,很暖。我不知道风会不会从故乡吹来,也不知道哪一缕风会捎来同学婚庆的红色喜悦,它们真的会吹红我的鼻尖吗?
   我是被风带入回忆的,也是被风唤醒的,真要命!下雨了,我走回居住的小区,我一次次站定了听,却听不分明风吹的声音了,风声在雨中渐渐地变模糊,最后完全被雨声淹没。风走得太匆匆,如泥牛入海,不见踪影。雨下得很有耐心,像妈妈在身边不停地劝说。
   就在昨天西沙的朋友给我发来语音信息,他的声音是水蓝色的。他给我发了自己录制的短视频,视频里是蓝得可以照见内心的海波,海波里有起伏的风声。他手里提着一只很美的鹦哥鱼,他说要将美的事物都分享给我,我反复听那一条语音,听到的只有风的回声。晚上我调暗灯光,合上手里的书本,琐碎的,不安的,悲伤的在此刻都变成毛茸茸的温柔,我很想知道那是风的重量吗?那是我的重量吗?如果是这样,我想附在风的身上,越过山川河谷回到妈妈身旁,忍着我流浪的酸涩再把她长了茧的脚放在进我的怀里,给她一瞬的安暖。
  
   二、初雪
   初雪,大概是从深夜开始下起的,早晨醒来,空气里径自流淌出的一股寒冽的风,眼前的雪白几乎漫过我的窗。刚走出门几步就要被这大雪沾住睫毛,窗前的小路无人行走,空地上也看不见堆雪人的孩子;我退缩回房间里,抖落掉头发上的雪花,像抖落温润轻盈的白羽,我猜想这场温柔的初雪也许是冬天写给恋人的信札。工作日我们都迎着朝阳走在上班的路上,而在这初雪降落的周末,我们正好可以读书、可以懒床、可以听音乐。
   都说北方的冬天很冷,我觉得这种冷应该不包括初雪时分。伸出手掌,雪落掌心,像在焐热一朵小花,还没认真感受冬天的况味,雪就像经了晨露的山荷花,棱角慢慢变得透明,失去了一朵花的形状后融化成小水滴。我想也许初雪是白瓷的光线和花影重叠后漏下的风情,是孤独、是不忍、是欢愉、也是伤感吧!听雪见禅,这些我都听不清,也许我的耳朵还没有开过光,所以无法做到听雪见禅。朋友说雪是从仙界散落的花,沾染人间的善意就会融化,我看着初雪落在乌黑的树干上,落在铁皮房上,落在窄小的菜地里。哦,万物至善,见素见心吗?如果说这白,是一页落了月光的纸面,那初雪又会写下怎样的诗篇呢?雪越积越厚盖住窗前的孤草,我想与其说冬天下的是雪,不如说雪是我折旧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好评的流年。
   直到现在,我一共搬过三次家。
   从毕业时的大学宿舍,到虹港路一个月1400元的旧小区,我记得当时利用午休时间找了很久,屋内的设施还算齐全,跟我一起搬进去的还有一个同学。夏天还好,那年冬天不足的供暖让我们深切地体会到深冬的寒冷。终于,我们还没住到合同约定的一年,她还是搬走了,平时温和的房东唰地变了脸,那天外面下着雪,找到了一处合厨的小单间,着急忙慌地搬了进来。
   那晚,在狭小的房间里,我已经累到疲惫不堪,我故作坚强地劝慰自己体会独自生活在外的不易和辛酸,却在睡梦里让泪湿了眼。这种小单间隔音效果差强人意,六月份的时候屋里墙壁上会有不断滚落的水珠,经历过一次水管爆裂的痛苦记忆,我真的找不到再搬家的勇气。我想用这些来打磨自己,然后再彻底地离开。这时初雪从窗外飘来,刚好落在我眉心,凉凉的,不必言说它刚好懂我,就像是粗劣的生活给予我刹那的温柔,初雪要我冬藏,藏着一颗初心和永不褪色的阳光。
   冬天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在大连,下午五点天就擦黑了,外面白雪恍如月光,仿佛一点雪色就能把一颗心紧紧地包裹住。窗外房檐上纱笼的白像是一首绝句的深意,禅机,我永远不懂,我想我只是写在初雪结尾的故事,故事里有了初雪,就有了窠臼,而我就活在一朵雪花里,又怎能不落窠臼呢?“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既然人生如浮萍,那我的足迹是不是也会被一只飞鸿的爪印覆盖?
   我把心里话,都对单位南面落了雪的白玉兰说了。一窗之隔,我与它对望,初雪轻轻地附在它的小花苞上,飘落在横生的枝节边,我能感受到它们拇指大小的花苞遇雪时的欢愉,像形态各异的毛笔,靠近花苞的地方像笔斗,花苞上有层细毛像未蘸墨的笔头。窗内的我不敢抚触它们中的任何一朵,怕一用力惹落花上雪。
   初雪已满,念旧的人这时会收纳光阴里残留的温暖,半城飞雪如同初心纯念,任由时光倒退,一场初雪依旧会还原故事的开头和结局,最美的亦是最容易消融的。而在此刻,初雪已成往事,我正怀揣着雪后的一丝悸动靠近你,你还在吗?
  

共 3088 字 1 页 首页1
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治疗的好ne" action="http://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哪里好呢nput type="hidden" name="pn2" value="1" />转到铜陵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t size="3" name="pn" value="1" />页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