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可爱的学弟—箫笙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5:30:50
破坏: 阅读:488发表时间:2018-12-25 13:42:06
摘要:自从认识了学弟箫笙,在遇到困惑时不仅有了可聊的人,也转移了我曾因对一位遥远朋友几十年的思念而产生的无比痛苦的心情得到了解脱。这便是人间暖情的带给我的快乐!谢谢箫笙,谢谢朋友间真挚的友谊。

【荷塘“人间暖情”征文】可爱的学弟—箫笙(散文) 我们总说喜欢孤独,那是因为没有找到可心的朋友。在人生旅途中,我们当然希望有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相互搀扶着前行,希望有一双关注的眼睛给你鼓励。
   ——题记
  
   虽然现在通讯便捷了,每个人的通讯录里都有几十上百甚至几百上千个可称为朋友的名字,但真正能经常联系的有几个?有联系能真正说上话的有几个?能说上话但能掏心窝的又有几个?就是能掏心窝但能仔细听你倾诉并能把你放在心里的又有几个?纵然能记住你但还能容得了你恣意任性的又有几个?就算能让你恣意任性,但又能和你旗鼓相当的又有几个?特别是你碰到了为难的事,面对那么多“朋友”的名字,你也许一个也不愿意去麻烦他们,但学弟箫笙是一个特例。
   我由于长期在外地工作,是退休后才回到家乡的,早已和母校失去了联系。直到早几年有了微信,我有幸加入了母校微信群。人进了群,但对群里的校友们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平时只能当一个看客。本来我们班是有一位同学在这个群的,是他把我拉进去的,但不久因为发帖不当引起了非议,这位同学便知趣地退了群,而让我孤独地留了下来。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有的人一生下来便风光无限,被亲情包围着,被友情青睐着。我的生命轨迹注定是孤独的。这些孤独有的来自客观,有的是自找。我一生下来便被迫离开了亲生父母,当然也就没有自己的亲兄弟姐妹,我是在别人的屋檐下长大,我是孤独的。八岁那年国家大跃进随养母去了老家乡下,两年后回到城市成了一名孤独的插班生;文革知青“四个面向”我由原方案分配到井冈山改为转向到了农场,班上同学就我一个人分在那个地方,我照样是孤独一个。而在向着文学梦迈进的路上,我更是一个孤独的漫步者。对于一个不肯平庸的人来说,孤独未必不是好事。我孤独故我思考。我孤独故我承担,我孤独故我奋进,我孤独故我不屈。
   孤独永远是我成长的催化剂,因为孤独不是孤单,孤独人的心底永远涌动着的是翻滚不息的波涛,我就经常享受着这种被孤独的自由。
   2015年去了美国儿子那里居住了近半年的时间,所见所闻感慨颇多,总想写点什么才觉得不枉来这个世界一流国家一趟。我的愿望终于变成了一篇不短的文字即《美国见闻之美国印象》,发到江山文学网站获得精品。选择了一个适当的时机,我将其转发给了校友群。校友群的群主是一名文革前高三的学生,由于颇具才华,在文革前就很有名气,文革中自然成了一个响当当的造反派组织头头。可以说这个校友群的班底就是他那一帮造反兄弟。我不是他那个组织的,自然是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也许对于一个没到过美国的人来说,一个亲历者的客观描述让他们走近了这个曾经谜一样的国家,读得也是如醉如痴,于是群主带头对于我这篇文章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肯定,其他校友也是纷纷跟帖,就这样我走到了众人的面前。
   后来慢慢知道,这些人有我本年级的学友,有我小学同学后又一同考入这所中学但不同班的发小,也有初一的学弟学妹和高年级的学哥学姐。即使很多人当时没有开声,但每每聚会碰到了总会有许多陌生的面孔能叫出我的名字,然后能像老朋友那样聊个没完。有一次聚会,一个坐在我旁边的高三的自称王姓的学友就对我说,你的文章写得真好,我惊愕:你看过我的文章?因为他在群里从不发声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他点点头说:收藏了。我说我的文章那么长,看起来很累吧?他说:不不不,越长越好!
   已经有几天了,就在我认为由我的文章引起的发酵热度已经差不多要减退了的时候,突然群里又冒出来一篇长长的评论。这篇评论和大多叫好声不同的是,它不是口号式的,而是仔细看了文章经过认真思考写出来的。这让我心头一震,再一查网名叫箫笙,于是这个名字随同他的评论一起嵌进了我的心里。他的评论之所以发得这么晚,他解释说:也就在那段时日,微信犹如钱塘天文大潮般汹湧而来,令人目不遐接,机子发热,人也审美疲劳,于是人机干脆休假了!其后不想有人问我:看了珠珠文章,有何感想?一时语塞。玉珠落盘,竟浑然不知!有眼无珠,都是我的错!先睹为快,自然爽,翻出来从容阅读,却也有一种失而复得的窃喜。看这个人的文笔真是不错:“玉珠落盘”“有眼无珠”既是一个约定俗成用语,又暗合了我在群里的“珠珠”网名,再加之那种以降低自己的身份来捧起别人的姿态,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这样,虽没有谋面,但对对方已产生了无限的好感。
   不久,侄孙参加了一个网络投票活动,侄孙确实很可爱,我也愿意为他拉票,于是把投票的链接和我为其做的视频广告一起发到了群里。群里有很多的校友都卖力地帮忙,箫笙自然是最积极的一个。他不仅自己投,还把链接发到他的其它群里去。票是每天都要投的,这样我们又多了很多说话的机会。他的诙谐幽默的特性也发挥出来了。比如,每次他报票数的时候,我会友好地回他一声谢谢。这样多了,也会觉得很累。他很善解人意地报了票数就直接用我的口气代我谢了他自己,搞得我只有哈哈大笑。他说宁愿看我笑也比说谢谢好,于是又带出了其它一些话题。通过聊天,知道他是六八届初一是我的学弟,曾插过队,恢复高考后有幸读了大学,学的是经济管理。
   虽然在群里已经很熟了,但我们始终没见过面,也就没有个人微信,因为越是要好的朋友大家都在珍惜,加好友就变成了一件非常谨慎的事,不到水到渠成的时候谁都不会作出主动的姿态。
   那是过完年不久,另一个要好的六八届初一年级的康学弟要从外地回昌来参加他们班的聚会。他们班出了一个很高级的人,在江西日报社工作,还写了几本书,这当然令我仰慕。我和这个康学弟熟识也是缘于我的文章,通过聊天又知道他还是和我同一小学但不同届的校友,这样我们就多了一些共同的语言。在聊到他们班这位“高级的人”时我问他,你们班的***写的书怎么网上搜不到呀?他回说,叫他送几本给你好了,但又说这人还在澳大利亚。后来康学弟又告诉我,过年他回来了,而且会参加班上的聚会并问我是否也愿意来参加?要不就要我拿出一个和他见面的办法来,才好拿书给我。我说你们班聚会我去参加怎么好意思?他说,不光是你,还邀了其他几个校友,他还提到了箫笙,这样我也就没有什么顾虑答应参加了。
   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在网上人们会把自己的真性情隐去,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众人的面前。现实中的箫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会让我失望吗?
   那天箫笙来得很晚,是在大家的期许中突然出现的,所以不需仔细辨认便知道其是何人。我是坐在靠门的那一方,他一进来没容我看清就滋溜一下坐在了我旁边空着的位置上。由于我们的面孔都是朝一个方向,所以都没怎么记住他长什么样子。
   自那次见面之后,我和箫笙就有了个人微信。微信里,箫笙的孩子性格完全呈现了出来,说话想到那说到那,轻一句重一句的,好像不那么按规则出牌似的。我开始很不习惯,看了他有些话以后也很生气,觉得真是被我预料到了,原来是一个银枪蜡头不值深交的人。我想把他的微信删掉,但想想不理就是了。看到我不理他,他又一声声姑奶奶长姑奶奶短的哀求,这样的语气又软化了我那颗被他气得僵硬的心。心想,还是多了解了解,不要一棍子把人打死嘛,就把以前的犟脾气也作了一点修改。他知道了我的脾气以后,说话也稍微注意了些。
   箫笙擅长书法,因而对各种字体一些名句也颇有研究,对一些名家的字帖也很熟悉。我写文章,有时遇到一些古宅里面难懂的楹联字帖就向他请教。这时候,他总会放下手上的事来帮我辨认或查找资料,最后总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让我很感动。他从朋友那里谋到一枚印章也会传个照片过来,叫我猜印章上的字,逼得我对书法也作了一些了解。我对他说,还好当初没把你删掉,否则就失去了一位好友。我还给他罗列了几点说他是一个“善良”、“聪明”、“好钻”但又有点“坏”的小子,并说这排序是随时可以变的哈。有时被他气到了就说,我现在是把那个“坏”放在最前面了,嘿嘿!
   慢慢的我发现他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是讲信用、遵守时间,这也是现代人很难做到的,因为他是初一年级的,当年四个面向68届的初一和高一都是到农村插队,由于农村不像到农场和工厂那样有严格的组织纪律,这也使他们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间,于是也就有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同学之间、和当地的农民之间怎样相互借阅书籍,比如男同学怎样追心目中的女神、甚至还有偷听西方的电台引来一场风波后来又怎样化险为夷等。箫笙和他们很熟,所以经常会把他们中发生的一些故事讲给我听,我想听故事了就会找个理由约他。每次约好了见面时间,他都会掐着点到。还发生过两次惊人的巧合。我们住在这座城市不同的两个方向,有两次见面出发前彼此也没打招呼,到了时,竟然会同时出现在同一条斑马线上,真是不可思议。还有一次,我给他带了一小瓶白酒,谁知落座以后,他也从兜里掏出了一小瓶。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们都哈哈大笑。
   有一次我们在一起聊天时,他说他会算并以半仙自居。看到我不置可否,他接着给我讲了一个证明他有这方面本事的例子,我也没怎么往心里去,觉得只不过是碰巧而已。但有一次真把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因为有几张饭店返券,知道他是个馋猫,就在券快要到期了的时候,定了个时间约他一起出来吃个饭。约的是那天下午,因为不知道那券可不可以一次用完,再加上顺带联系点别的事就去了那陕西治疗癫痫哪家医院好家饭店一趟。下午我们如约到达,坐下来后我让他点了菜和点心。吃完饭我们又去广场看了喷泉然后各自回家。一会儿他给我微信说,“本半仙替你算一卦,‘嘛哩嘛哩哄,嘛哩嘛哩哄……’你此前,抑或在今天上午先期来过这家饭店。此举足以证明你对友人的真心和用心哦!”这让我吃惊不已。几乎觉得他就是一个特务。我当然不会承认。要是真的让他知道自己算对了还不嘚瑟死了。
   “乱雀(本地话,乱说的意思),何以见得?”我说。
   “先回答是,不是。我告诉过你,我是做可行性研究的。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我的眼底。”他不依不饶。
   “没有。谁提出谁举证。”我还是一口否定。
   很久没有看到他的回答,我又反击了过去:“判断错了吧。”
   “绝对没错!我很自信,有两个基本判断。你说没有我也就不讲,让你下台阶。”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两个基本点指的是什么,也不敢问他。怕他万一说出来了让我无话可说。我故意把节奏拖慢,当天晚上没有回话。心里却在思索怎么回应他。我装作第二天早上才看他回帖的样子回他说,“如果去了,正如你说,这是对友人真诚的表现,有什么不好下台阶的呢?你尽管说好了。”
   “我说你去了,你咬定是乱雀,争论无意思,我也只是说说而已,不一定要见分晓,顺势而下最圆满,懂么?”
   “月满了就要缺,这样显得你反而不真诚呢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都有哪几家。”我反咬一口。
   他再也不跟我争了,像个班女性癫痫病治疗注意事项师而归的王者。我也不再追问,从此也没再提此事,但对这个谜心里真的还是一个“谜”。还有一次一个校友跟我聊天,因为用的是语音,速度很慢。说看我的文章把眼睛都看坏了。我就把这事跟箫笙说了,我说我都笑死了。箫笙说,你当然笑死了,有这么多粉絲嘛!我说我是笑他好玩,说话慢慢慢慢的又说看坏了眼睛。
   “|可转放语音啵?我来猜是谁。”箫笙说。
   因语音转不过去,我就用微信转换功能把那个校友的语音转成了文字发了过去。哪知箫笙一下就把这个人猜出来了。这又让我惊愕不已。
   高山流水,寻觅知音。日子一天天过去,就在我认为这个学弟可以称得上一个知音的时候,他却突然消失得没有了一点音讯。于是我们之间爆发了一场九级地震。
   那时我正在准备写一篇关于汪山土库的文章,汪山土库离我们南昌不远,是一座享有“江南小朝廷”之誉的豪门古宅。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写了,箫笙就提醒我说,某某(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那位想跟我握手我没理他的校友)“已抢占先机了”。我回他说:“什么抢占先机,难道此处风景被人拍了,别人就不能再去拍?”他被我反问得瞠目结舌,解释说:“我哪有那样的意思,我是认为于后写者而言,应避免内容趋同。””我会去和别人的内容趋同?”其实我是一个连重复自己说过的话都嫌累的人。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问我:“土库那篇文章准备什么时候完成?”因为整体谋篇布局已经初具规模就差修饰润色了。就很自信地回答他说:“想什么时候完成就可以什么时候完成。我马上要去西藏了,可能会在这之前吧。”去西藏出发的前两天,我把这篇文章赶了出来发到了江山文学网。几天后,我们一行到达拉萨的布达拉宫,累了一天的我晚上回到旅社打开微信点开链接,居然发现这篇文章已被评为精品。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事,我一天的疲劳被驱逐得干干净净。我要和那些一直关心我的学友们分享更是包括箫笙。我把链接发到了我们学校的文学沙龙群里。在链接下面还特别写了一段感谢萧笙帮我查找、释疑古楹联的文字(我是很少表扬他的,因怕他翘尾巴),没见他回音。一天两天过去了,三天四天过去了,十天八天过去了,一个多月过去了,人家音讯全无,这让我觉得非常尴尬。真是丢人现眼丢到家了。我们是因他评点我的文章而认识,此后也几乎是每篇必评,现在正需要他时却跟我玩失踪。箫笙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出现的时候一定会出现,他不出现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也不想去弄明白,倒想看看最后到底是个什么结果。由于我们的社会人和人之间缺乏基本的信用,说变脸就变脸的人太多,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不得不活得像老鼠一样,时刻对人保持一种警惕,以免不要受伤害太多。

共 10337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