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荷塘】二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28:36

板孩大名段松彪,少我三岁,算起来也有52岁了。模样和我真不一样,像母亲。圆盘大脸,一双小眼睛,说话先带笑,脾气温和,走路脚步嘭嘭的,很厚重。小时候瘦,只有一个宽身板,于是取名板孩。小时候不知他是否记性怎样,但长大成家后,这忘性就大了去了。去地里劳动要带毛巾,去一趟丢一条,弟媳说了多少次,板孩只是呵呵一笑,也不争辩。实在没法,弟媳就将毛巾撕成条,每次去地劳动就发那么一条。弟媳也是圆盘大脸,中等个子,丰满美丽,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别人诧异她怎么好脾气,她哈哈一笑:“捏人家记性不好,反正要丢,就撕成条发呗!”板孩听了倒也没啥,呵呵笑一声,取了窄条毛巾往身上一搭,嘭嘭跺着脚走了。这只是听说,我是真的领略过老弟的记性。不知哪一年,我们去地里摘花椒,开着一个三轮车去了。中午摘完花椒要回家,父亲、妹妹、我等一干人上了车,板孩“呸”一声喷一口唾沫,手握摇把,左手捏离合,右手摇圆了,拖拉机“突突”冒了几下黑烟嘭嘭嘭着了,然后开着三轮回了家。饭毕歇了一会要拉着我们返回地里摘花椒,才发现拖拉机摇把扔地里了,我们见他愣怔憨厚模样都哈哈大笑,弟媳也不恼,嗔怪道:“就知道。”一向不苟言笑的父亲也笑了,对板孩道:“你瞧你这个这是咋弄得,记性咋这么差呢。”板孩小眼睛一转,呵呵一笑,摆手说:“来来来,大家一起推着吧!”他坐在驾驶座位上,我们蹬腿撅腚推着拖拉机跑了好一阵才将拖拉机推着了。

老弟实诚,有次去县城我家做客,我爱人问他吃啥,老弟说吃拉面吧,我爱人赶紧和了面。老弟一瞧,小眼睛眯缝着,实话道:“嫂啊,你弄这些面够吃?”一句话倒将我爱人弄个大红脸,赶紧笑道:“够了,肯定够的,我心里有底!”他饭量大,却不知我家的人饭量小。

吃饭也真叫一个快,四个人吃饭,先给他捞满满一碗,他端着在客厅转了一圈,就没坐下就返回厨房了。我爱人正在给我儿子捞面呢,一瞧,惊奇问:“你倒吃完了?”板孩憨厚呵呵,我爱人禁不住笑了:“你吃饭就是快。”

有一年五弟媳妇要坐月子,来我家住几天等待临产。弟媳妇挺着一个大肚子,实在不方便。板孩也恰在,指着里间大床道:“就到里面床上。”五弟媳妇面露难色,看看五弟看看我爱人,不知所措。我本来没这么安排,见说,赶紧把五弟媳妇让进里间,道:“你就到里面床上休息。”五弟媳妇不好意思说:“那你们呢?”板孩赶紧接话茬:“你管你吧,我们好说!”我爱人一瞧,笑了,后来对我说:“你家这板孩真是实在,来咱家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啊!”我笑道:“老弟嘛,就是实诚点好!”

每年七月,我们兄弟妹妹都要回家帮助他摘花椒,一日三餐那是安排的没法说,什么好吃做什么,拉面了,煮油饼了,还生怕我们吃不饱。妹妹吃的都坐不下了,他瞪着小眼睛吓唬道:“好好吃哇你!”这点热情劲很像我的舅舅哩!

脾气好也不是不生气,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买了天津大爹的房子,就因为几口水缸和邻家老哥闹了一个不痛快,好几年不说话。后来母亲逝世,我们商量着是不是通知邻居大哥。板孩不言,我自告奋勇说:“不就是几口破水缸嘛,有啥哩,我去通知!”后来俩家的关系就非常好,毕竟在一个大院里住着,都是段姓人。后来我和邻居大哥说起来,他后悔道:“唉,说起来,还是穷啊!要是放在现在,别说几口水缸了,就是一个躺柜又能咋样?”

老弟学习不怎么行,没考上大学,就在家里务农。结婚后,先在村上办了一个煤球厂,每天煤尘飞扬就像闹沙尘暴。弟媳妇多漂亮的人呀,灰头土脸还开始咳嗽。老弟见了心里恐惧,说道:“这煤球厂不能办了,挣这俩钱还不够瞧病的哩!”

父亲给指了一条明路,劝弟媳说:“现在都时髦出门打工,你也去吧。”弟媳妇是真孝顺,不舍得走,说:“爹,大哥在县城上班,妹妹又出嫁外地,还有两个弟弟吧,您又送人了,我们走了,您身边可是连一个人都没了。”父亲硬硬心说:“你们别管我,我身体还行,没事的时候,可以去你哥还有你的妹妹家住些日子。”

弟弟没走,在家待了二年,先后在长治周边打工。有次在我大妹妹的工厂里做水泥墩子,环境虽不像煤球厂那样污染严重,可也三米外不见人。有次我去了,正好见他下班,脸上黑乎乎的就像煤窑出来的工人,戴着一个口罩也是黑乎乎的,摘下来一瞧,嘴巴也是黑的,一身工作衣都磨破了,叫花子一般,见我来了,叫一声:“哥,你来了!”我心疼地说:“哎呀,板孩,灰尘就这么厉害?”老弟呵呵一笑:“哥,这是俩口罩呢!”我看了心里很不舒服,说:“这工作环境怎么能行?这粉尘会得病的,不如重新找个其它工作做。”弟弟笑笑道:“就要去北京了。”

后来果然就去了北京,我问他工作咋样?能挣多少钱?老弟倒也很自豪:“挣钱不挣钱,我来过北京!”

正如弟媳所言,这时候父亲可真没人管了,好几年就在我家过的年。弟弟弟媳在北京忙,特别是过年放假那几天,就不想回来,说:“放假这几天,北京的工作特别好找,工资还高。”

弟弟阴历六月初六生日,有一年到了初五,我见父亲在客厅憨憨地坐着,我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父亲没抬头,慢声道:“明天六月初六。”

我知道父亲想儿子了,我拿出手机就给弟弟发了一条短信,说:“弟弟,你在北京还好吧,刚才见爹在客厅发憨了,父亲说,明天是你板孩的生日。”短信发出去好久没回音,我也没对父亲说短信的事,只是心里埋怨老弟,也不知回信,咋不懂个礼节?

接近年关,弟弟突然打电话说今年要回来过年,父亲接完电话,声音马上高兴起来。那些日子,父亲天天手机不离手,说别误了庆玲(弟媳)的电话。到了腊月二十,父亲就要急着回家,我劝他:“庆玲说腊月二十三回来准备年货呢,这还有两天呢,您急着回家干嘛呀,冷飕飕的。”父亲生怕我不让回家过年似的,瞪眼道:“我先回家给他们生着火,暖暖家呀!”

春节期间,我见到弟弟,问起短信的事来,弟弟眼里含着泪:“哥,我不敢回信,我哭了好几天。”

……

沈阳市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天津看癫痫病较好的医院有哪些呢?导致继发性癫痫的常见病因有哪些呢癫痫能治好么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