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墨海】熬过夏天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01:10
他对面三十出头、容貌姣好打扮一向不落俗套的少妇小蒋问,什么东西?   还不是你身上的香气,十来米外就刺鼻了,我这样天天和你对坐,还不得熏坏了?   小蒋咯咯笑,去死吧你!好,那我以后就不洒香水了,免得你怨我!   别别,老郑说,还是求求你洒点吧,你不洒香水,一屋子都是骚气!   大家轰地一下都笑了。笑后又继续工作,谁也没当真,全当是办公室里的开心一刻,为下午的工作提振精神。   我也笑出声来了,一边在电脑上做资料。这时候林姐走过来说,巴克,张行长叫我们上去一趟。   我们办公室的格局是一个大的开间,中间留走道,两边各摆放了几张写字台,作为我们客户经理的办公桌,到底靠墙角用花色玻璃隔出了一个小单间,里面是我们部门的头儿林姐的专座,连头带兵总共十个人。我所坐的位置斜对着玻璃单间的门,林姐走过来,我眼角的余光有所感知,待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严峻的脸,好像刚才老郑的笑话丝毫没有感染到她。   我问,什么事?   上去再说。   我快弄好了,等会儿行吗?   别做了,张行长在等着我们呢。林姐一脸严肃。   我不明就里,但放下了手头的活,站起来跟着林姐走出去。对面那位同事,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其他人顾自干活。有几个座位空着,那是人跑出去了。   到了外面走廊,我又问,林姐,张行长找我会有什么事?   不清楚,好像是荣达电器贷款的事,林姐轻声说。但是她严肃的表情,让我感觉到她应该知情,至少是部分知情。林姐四十岁出头一点,圆脸,短发,戴一幅无框眼镜,穿着颇为洋气,举止十分干练,但对我们这些手下比较和气。照规定我该叫她“林总”,可是她说,别了,什么总!还是叫姐吧,于是在私下场合我们几位年纪轻点的同事就都叫她林姐了,其实这和她的本名“林洁”还谐音呢。荣达电器是我名下的信贷客户,在我们行有一千万元的贷款。   行长办公室位于四楼,需要往上两层。我们坐电梯,一会儿就到了上面,进了张行长的办公室。张行长是副行长,分管公司条线业务的,三十七八岁,瘦高个子,瘦长脸,文质彬彬,从省分行下派到支行才半来年时间,不过已经把这边的客户摸得比较熟悉了。张行长平时经常面带着微笑,但此刻表情也十分严肃。   他示意我们在他对面坐下,然后两手交叉着,看着我说,小巴,最近有没有听到一些关于荣达电器的消息?   我说,没有。没有。张行长,有什么事?内心莫名有些紧张。   我中午听到传闻,说荣达公司快不行了,合作银行已经向法院申请查封它了,可能就是这两天的事。张行长目光炯炯地看着我。张行长是个很讲究仪表的人,胡髭刮得非常干净,下巴有点青森森的,如同是一截去皮的萝卜上洒落了一些芝麻,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似乎闻得到一股淡淡的啫喱水的香味。   什么?不可能吧!我坐直了身子说,上个月我还去贷后检查过,没发现什么问题啊,生产、销售一切都很正常!   银行对贷款有一整套风险评估、防范体系,包括严格的准入审批以及制度化的贷后检查,这些我做得也还算到位,所以实难相信。但张行长这么说,也不会是空穴来风!突然间我感到背脊有点发冷了。在银行工作多年,企业破产的事不乏听到,尤其是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我们行也碰到过多起贷款企业破产的事,但怎么也没想到,这种事有一天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张行长又说,好像不是它自身的原因,而是给人家担保出了问题。龙盛纸业的老总是荣达电器夏总的小舅子,夏总为他担保了两千万元贷款。龙盛公司前几天事发了,牵涉到诈骗集资、抽逃注册资本、逃税漏税以及骗贷等事项,老总夫妇已经跑路,银行为了自身资产的安全,就要去查封担保单位了。龙盛在我们行没有贷款,但跟荣达的这一层关系我是知道的,也曾耳闻龙盛的老总专程飞赴澳门去赌博的传言,所以这样一说,我相信张行长所言非虚。而荣达的这笔贷款,担保单位就是龙盛,如此一来,这笔贷款麻烦可就大了!我感觉到背后的冷在一点点加剧,尽管这是在六月的中旬,初夏天。   林姐说,张行长,我们上个月刚刚做过贷后检查,完全按照要求做的,那个时候没发现什么问题呀。林姐是在帮我说话,我感谢她!当然我是她的直接部下,我出了事情,她也有责任。这么大一笔贷款出了问题,就是张行长以及老大吕行长也会受牵连的,当然责任最大的还是直接经办人我!   荣达这笔贷款的担保方式是什么?抵押还是担保?张行长问。他毕竟来得时间短,不可能所有事情都搞得很清楚,其实这笔贷款已经转过两期了,一直都是纯第三方担保的。   我说,张行长,没有抵押物,就是龙盛担保的。   是这样的!张行长脸色遽变,交叉的双手分开了,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接下来,林姐轻声说了几句,交代了一番这笔贷款的来龙去脉。当然,她也只是说了表面的过程,内里的有些情况没有提及。其实,这笔贷款根本不是我主动营销的,也不是我们部门营销来的,而是吕行长当时把我叫上去,指定我做的,至于担保单位,几次否决,又几经商榷,最后也是吕行长拍板同意的。这些林姐都知道,当然她不会说。她说话时,我先低着头,后来脸色木木地抬起头来。行长办公室面积颇大,几乎有我们那个大开间的一半,而且是一线江景房。天气不是很热,没开中央空调,大块的窗玻璃拉开了一半,外面是灰白色的一片江面、远处的几支烟囱和有些灰蓝色的天空。张行长的办公桌上摆了一盆高雅芬芳的蝴蝶兰,好像是刚换不久的,身后的窗台上也摆放着几盆花卉,或妖娆艳丽,或清雅素洁,但这一切我根本无心欣赏。   林姐说完,张行长道,林总,你马上自己去一趟,了解一下企业的状况,回来后向我汇报,然后我也要向吕行长汇报。   林姐说好的,站起身来。我也跟着站起来,抬手拭了一下额头,已经有些汗涔涔了。         我所在的银行坐落在江边,美丽的富春江边。江滨东大道这一带俨然已经成为了富阳这个县级城市的金融一条街,短短两百米内,除了我们建设银行的总部,还有浦发、兴业两家商业银行的总部,农村合作银行一家营业网点,以及两家小额贷款公司。当然我们建行规模最大,办公场地也最为豪华,占据了一幢二十二层大楼的三层,自己拥有产权,底下是上千平方米的富丽堂皇的营业大厅,以及个贷中心、贵宾理财室,二楼有个人金融部和公司业务部,三楼归开发商所有,四楼是行长室、办公、计财等部门。   我们公司部设一名老总,一名副总,其他都叫客户经理,每人分管一些企业客户。现在银行客户经理成堆,有负责企业存款、贷款为主的公司客户经理,有负责个人存管、贷款为主的个人客户经理,像我们银行客户经理有几十个。而在富阳这个常住人口全市七十余万、县城二十万不到的小城市里,银行已经有近二十家了,竞争非常激烈,好在我们是国有大行,资本实力、社会信誉以及客户基础都较好,多少还算有些优势。   大学毕业我就进了建行,做了两年一线柜员后,成为了公司客户经理,在这个岗位上快四年了,今年三十岁。这个年纪,在我们行里担任网点负责人的也有一两位了,但比起大部分我高中、大学的同学,应该说混得也不是很差,银行比不上机关(不是指收入,社会地位方面),但比多数企业还是要好一点。我父母亲都是地道的农民,没什么背景(能进银行,幸亏有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舅舅),他们对我已经很满意了,我自己也还满意。怎么说呢,工作不错,在城里买了房子(父母亲倾其所有交了首付),去年还买了车子,一辆银灰色1.6排量自动档的科鲁兹,有时候还挺自得其乐的呢。父母亲唯一念叨的就是我的婚姻问题,希望早日抱上孙子。   在公司部里我算是比较年轻的,比我年龄小的还有两位。老实说,我不是很有野心的人,对于所谓的职业生涯也不是很有规划,只是想做好现在,做好自己,过好眼前的生活。这话有一次我在部门会议上说过,也是内心的真实想法。相比其他银行员工,客户经理比较自由,平均收入也高于柜面人员,但是压力也是很大的,尤其是存款上不去,或者贷款出了风险的时候。截至刚刚过去的五月末,我名下客户九个,存款余额八千多万,完成了任务;贷款余额将近两个亿,五级分类全部正常。虽然辛苦,但一切还算顺心。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倒霉的事儿终于让我碰上了。      二      我们到办公室稍作准备就出发了。我开了车去。夏总的电话就不打了。   荣达公司位于东江镇,离城区十五公里左右。新修的道路十分漂亮,双向六车道,三条隔离带,两边还种满了树。沿途有不少别墅楼盘,还有一个风景如画的村子——黄公望村,得名于明代大画家黄公望,在村子到底的山坞里建有黄公望公园。车速限制在90码,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公司距镇政府几百米,占地一百二十余亩,造了一栋外观气派的三层办公楼,以及几排面积超大的标准厂房。这是公司迁址后的新貌,原来的公司靠近镇中心,因为有碍城镇规划,前年被迁址到新设的工业区来了。荣达公司主要生产汽车零部件,部分产品出口欧美,是镇里的骨干企业。原来面积只有几十亩,现在扩大了差不多两倍。大门口的招牌非常漂亮,一排鎏金的大字——浙江荣达电器有限公司——刻在白色的大理石上,厂区内也非常漂亮,有喷泉、假山,两边有大块的绿地,靠墙边修了整齐的停车棚。我们和门卫老头打个招呼,他启动伸缩门,我们将车子开进去,到了办公楼前面停下。我看到夏总那辆沃尔沃停在靠边的那个车棚里,便想他人也应该在的。楼前空地上寂静无人,旁边的车间里传出来隆隆的声音,一切看上去甚是正常。下了车,我们没先进办公楼,而是往车间那边走去,到了门口站住了,往里面探望,只见机器都在正常运转,工人们在机器边操作,也没发现异常。林姐说,走,我们上楼去。我跟着往回走,心里有一点疑惑,又有一点希冀,但愿只是一场虚惊!   夏总办公室在三楼。我们上去后,只见办公室关着门,我敲了几下,没反应,又敲几下,里面说,等一等。是夏总的声音。稍后门开了,我们走进去,发现开门的是公司的一位副总,姓赵,主管销售的,我认识,但不熟,刚才他们似乎是在商议什么。见我们进来,夏总脸上做出一种表情,似笑非笑,有点苦恼与无奈。他挥挥手,示意赵总出去,然后招呼我们坐下。   他出来给我们泡茶,回到座位上,说,林经理,小巴,你们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跑过来打探的吧。夏总叫夏德明,差不多有五十四五岁吧,圆圆的脸,头发有点稀疏,露出头顶上的一块高地,额头、鼻尖上有点汗湿,尽管办公室里开着一只立式的大空调。办公室很大,起码有五十个平方,铺着暗红色的木地板,大班台也颇为气派,上面放着一对貔貅,以及一只玉雕的扬帆起航的船。夏总背后的白色墙壁上,挂着一个尺寸很大的镜框,里面裱着一幅不知是哪位书法家挥毫的遒劲的草书。   林姐说,既然夏总不避讳,那么我们就直言吧。是啊,我们听到了传言,所以过来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夏总说,情况确实不太好,被我小舅子拖下水了。   夏总简单说了说龙盛公司的情况,经营不善,资不抵债,只能倒闭了,老总不知去向,法院已经查封。他连连叹气,说这个小舅子太不争气,自己以前就有点担心,不想跟他太有来往,可是碍于老婆又不能不挑担子,现在终于祸水引身了。   林姐唏嘘感叹,龙盛纸业说倒就倒了,谁也没有想到,龙盛规模不算小,产品也有市场,弄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是因为老板的素质太低。然后,表示了几句对夏总的同情,又说,听说你在合作银行的贷款已经到期了,他们不打算再给你转,还因为龙盛公司的担保债务,要向法院申请查封你,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的,没有的,根本没有的事!夏总大声说,正在办手续,他们行长答应的,过几天就能贷出来的!   林姐顿了顿,又问,就算同意贷给你,你拿什么担保呢?夏总的情况我们都清楚,土地、厂房还有机器设备都抵押给本地的中行和一家省城杭州的商业银行了,现在这种情势,谁肯给他担保呢?   是啊,担保有点麻烦,原先也是龙盛嘛。不过我正在联系,应该没问题的。夏总点了根烟,抽一口说。他也递给我,我表示不抽。   我说,夏总,那我们这笔贷款怎么办?原来的担保已经无效了,需要重新落实。夏总的贷款是年前十一月份转的,差不多还有半年才到期。   夏总又低头抽烟,沉默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说,实事求是说,林经理,小巴,这个真有点难!不过,我用人格保证,这笔贷款到期我一定会还进的,还需要你们帮忙再转出来呢。   羊癫痫应该如何治疗哈尔滨看羊羔疯好的医院左乙拉西坦治疗癫痫的副作用有哪些河北癫痫病治疗专科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