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春秋】在(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28:18

想聊一会儿,打开电脑,这人,扣扣的头像没闪亮,可,情不自禁地在键盘上,敲着:“在?”

就一个“在”!多好啊,永远不要低估,因为,这不仅是一个动词或介词那么简单,也许,还包括一份遥不可及却又清晰的印记,一个久住心里的人,一段午后阳光下的宁静和安详,还有……嗬,一个“在”,原是沉甸甸的谷穗,饱满,喜悦。

哇哇待哺,姗姗学步,饿了,摔了,妈妈轻柔一声:宝贝,妈“在”;青梅绕床第,竹马蹚河溪,爸爸屈膝下蹲,浑圆的腰背,厚实的肩膀,轻缓地传递:孩子,爸“在”。时间抚摸的痕迹,不道稚嫩年小,内心渴求自己,能够清脆地说:我“在”。

于是,向往学校,喜欢老师点名,回应,说:我“在”。大清早,小朋友们都坐得好好的,小脸还没有开始脏,小手还没有汗湿,老师拿着花名册,站在讲台上,小一小二小三地叫。

“在!”“在!”……一声又一声的“在”,正经而响亮,仿佛不是回答老师,而是回答宇宙乾坤,告诉天地,告诉历史,说,有一个孩子“在”,这里,我“在”!

懵懂少女,“寂寞十七岁”的心事。这时候想说的话,这时候的辗转反侧,这时候的静静思念,都可以笑着用一句“哈,我是笨笨的”轻描淡写,不敢说这时候是那样认真,为了远远地看见他侧脸的“在”,一次一次地找借口,路过他所处的最佳视线,也不敢说这时候是那样的纯情,两个人推着单车沿着马路走,走了半年都没有拉过手。这时候美好的一切,都不忍心再说一遍,让他“在”的暗流,渐渐地淌入地核深处,慢慢地消失,殆尽……只是,为了忘却。

一首歌如约而至,清清浅浅。心花,灿烂绽放,盛大娇艳,无法遮掩。

你的“在”,我是这么地欣喜,这么地在乎,无数次闭上双眼,感受,让心,漫延初始的感动,沉沦在爱情里的木偶,不求自由,只怕你的一个转身,即便傲慢都流走,只要你的一个掌声“在”,哪怕,哪怕我是木偶,也心甘情愿。

木偶的童话,美丽地心醉。深深的爱,满是温柔的呼唤,无力挣扎,潇洒地仰望天际,倾听风和沙的对白,是星空夜,你许下的诺言,晚风吹不散。

那就画一座城吧。

这座城,道路不怎么宽阔,房屋也矮小,可是,当迷失方向,不知道下一步要迈往何方,在那些阡陌纵横的小巷,一朵盛开的长伞,从雨中走来,蓦然回首,你“在”,带着不变的微笑,放着暖暖的光,和着召唤的旋律……此刻起,又开始关于一切美的幻想,可以任性、可以快乐、可以安稳坐在某一个角落,宁谧温情的暖阳,尽情沐浴,惬意无限。

很喜欢这座城的味道,那是不羁的绚丽,连偶尔的孤单,都是烂漫的心情。

是的,在这座城里,清楚感到,你在我的身边,我在你的身边,像极了电影中常常出现的追梦镜头。列车带着你和我,奔向未来的目标。遇到困难时,面临威胁时,我们张开双臂相拥,在舞台中央,大声喊出心里的坚持。

天涯海角,人海翻腾,追求梦想的倔强里,拥有欣慰的愉悦,奋斗途中,得以相逢、相识、相惜。

原来,知音“在”。

高山流水千年调,白雪阳春万古情。拥有一知己,是人生之幸事。虽然,没有绵绵爱意的深情款待,但是,只需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彼此的心语,只要一声轻唤,就能感应彼此的心灵,不要敷衍兑现的诺言,却用一片真诚默默地守候,油然地“知我者谓我心忧”焉。

亲人、恋人、爱人、知心人……生命里注定要相聚的人,全部都“在”,丰盈的我,静待岁过境迁,满足,安然。

安静的空间,竟然是这样的娴雅,一张桌,一杯茶,一本书。好境界,真情趣,入眼,且入心呢。

坐在桌旁,闲看,杯中一枚枚茶叶,或舒或展,或沉或浮,茶烟尚绿时,捧起书,细细阅读。

读书,也是一种“在”。

左边的书页才下午,右边的书页已黄昏了,直至,风过无痕的夜,仍然,嗅闻它的气味,触摸它的质感,对着书写者的精魄,任由,如水的月光,漫过窗户,洒向书桌,泼进书页,泻满字行。美妙,诗意,仿若白雪落梅花,暗香盈盈,人,读得轻松,读得入味入境。

此乃,书“在”,春秋“在”。而我,此时此际此景中的有情和有觉。

其实,关乎亲情,关乎爱情,关乎友情,哪一种情谊,都基于“我在这里,刚好你也在这里”的缘份;或为情暖意凉,或为夏热冬寒,感怀的千般万般。爱和感触,聚焦书中的“同在”。

“同在”,即“昔在、今在、恒在”,无所不在。皆因于此,想,两颗心为爱所牵,为爱陶醉,轻轻地,轻轻地唤来张爱玲、杜拉斯、三毛……然后,悄悄地,她问,爱情为何物?他说:我心里全是你!思,“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的绝情,自有卓文君的“你为女来我做男”;不忘自由、冒险、勇气,便有《午夜飞行》粗糙的现实,颠覆了诗情的浪漫;欣赏优雅丰富的极品女子,陈丹燕《上海的风花雪月》笔下的郭二小姐,铅华褪尽晚年,一如当年纯情少女的美感;悲哀悼亡时刻,可默默地念李贺的《苦昼短》:“吾不识青天高,黄地厚,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唉,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能说起流光易逝,年命短促呢。

何必回避?站在镜前,忽然发现,时尚漂亮的服装,再也穿不出窈窕的身材,卸下迷幻的妆容,再也看不见清丽的脸庞,定居额上的皱纹,时不时地提醒,老矣,老了。

老,不会放过每一个人,生命,不顾一切地老去,有一天,消逝了,永久地不“在”了,无法挽留,任何人,不必惊慌,不必害怕,或许,生命最大的意义,就是生命自身的短暂,唯有且行且珍惜,方可从容地面对,神清气淡,怡然自安。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而,书中这桃花,是不老的明镜呵,映照着不老的故事,不老的美人!

让年轻的挥霍,震慑;让青春的肆意,着迷。书中绰绰的人影,你我他都“在”,因而,思绪万千,激情不知所止。

时光这样地过,很好。

很好,真的很好,一步一步地走来,一朝一夕地过去,每一个晨昏,每一个分秒,都有这么一个“在”,使浑身的血液,汩汩的,汩汩的……

对着窗外,远处,墨黛的青山,深幽浓浅;近处,零落的花瓣,飘然停歇到草地上。心,不免又牵念,再一次看Q像,这人,已回复:“我在啊!想说什么呢?”

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话要说,只是希望对方回答:“在”,意思是同样出席生命的宴会里,仅此。

青山在,花草在,大地在,岁月在,人在。这是一个多么精彩,多么幸福的世界,那还要奢求什么呢?

哈尔滨癫痫医院有几家贵州癫痫病专科医院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昆明癫痫病哪里看的好啊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