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笔尖】飘洋过海的声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9:34:38

每个周日的清晨,习惯了如同日常的节奏,早起闲走一会儿,再回辅导中心,有两个孩子需要辅导。这天的早餐期间,手机响起,显示一个移动电话号码,提示来自“美国/加拿大”。我疑惑,这不象是我加拿大那位姐妹的来电,而且我们可以微信或QQ。猜想可能是一些无聊的推销或骚扰电话,于是就挂断了。

刚上课不久,我手机再次响起,又显示刚才那个“美国/加拿大”电话号码。犹豫间,电话的铃声持续地响着我爱听的《嘀嗒》,这次,我尝试接听。电话刚接通,电话的那头就问:“是黄老师吗?”声音有点熟悉。对方继续说:“黄老师,是我啊!我是‘大燊二号’啊!”(我辅导中心有一个一年级的小男孩称为“小燊一号”。)噢!熟悉的声音和语气,我终于反应过来了。十分惊喜!他继续对我说:“我现在在美国!现在是夜晚啊!”

他告诉我,他是12月5号随他妈妈移民到了美国纽约,他的后父和后父的小儿子比他们早一个月提前到达。他喋喋不休地告诉我,他那里下雪啊!很美很美!很冷很冷!他家很大很大,还有个地窖。他所在的学校很大很美,饭堂的饭很好吃!天天上课到下午二点半就结束了,他很开心!……我几乎是第一次听他这样跟我说个不停。我最关心学习成绩很差的他怎样与别人沟通。他告诉我,同班有五个华人,都是近期移民过来的,可以沟通。我问及他妈妈,他告诉我妈妈平时去当保姆,也要如他那样到学校学习。他问我这期寒假是否仍开设寒假班,我回答他如常开设。他还问我是否还会带孩子们到户外游玩,我回复他仍然会去。他竟然沮丧地说:“唉!可惜我不能来了!”

我笑了,我安慰他,只要他记得,不管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可以给我电话,或者与我QQ、或微信。我叮咛他,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开心与家人过日子。他少有的维维是诺,显得比往常都懂事了。我也心安、欣慰了。

回想我是如何认识这孩子?那是在2013的夏天,那时我仍在另一家辅导中心工作,我和另一位老师负责假期班。那个假期班的对象是小学一至六年级的学生。我却收到一个家长的电话,说她儿子是应届的六年级毕业生,咨询是否可报名。我只能很坦然地对她说,关键是看孩子是否愿意来,因为他毕竟是刚结束了升中考。她却坚持说,孩子这方面不是问题,因为他的学习成绩很差,担心他初中跟不上。于是,我只好顺意而为了。这个假期班中,准备读初一的他是身材最高,接近一米八,年龄最大的一个孩子。他话不多,上课会自觉做些他妈妈买给他的练习本,下课也乐意与小孩们一起玩。他带上他自备的“三国杀”扑克牌,教比他小的男生如何玩。男孩们都视他为“大哥”,俯首听从。有时他把孩子们哄得不亦乐乎,甚至过分的喧嚣,他会偷偷看我的反应。我看得出,这个时候的他心里暗喜,但又想看我的能耐度。我会先静观其变,不动容。当他们的吵闹声和行为开始过分的时候,我会出声制止。同时,我会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他是聪明的,会装作若无其事地收拾他的道具,并低声示意孩子们停止。我懂得大孩子,正是叛逆期,不宜直接批评,所以我也只是点到即止。观察一段时间,我知道他其实也是一个品性纯良的孩子,只是学习基础较差些。偶或,我会利用孩子们对他的计从,从他入手进行模范教育,通过他引导其他孩子。他总是在我准备作声之前,提前提醒其他孩子结束不良行径。

就在那个暑假班的第一期即将结束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一天下午课后,孩子们在露台里玩耍。我在室内搞卫生,另一位老师在露台看管着孩子们。孩子们总是不懂节制地肆意跳跃和追逐,那位老师在指责中无意与他发生了肢体的接触。我闻声冲上前调解,并安顿其他孩子活动。我看到坐在一旁的他哭了。我给他一张纸巾,尝试了解事情,并安抚他。他说是其他孩子们在追逐,但他自己没有追,却被老师指责了,并“打”了他。其实,我了解,他就是总设法煽动其他比他小的孩子做一些较激烈的行为,而他自己就从旁作捅偷着乐。他也知道我看穿他的所思所为,低声对我说:“即使我有错,她也不能‘打’我!”

我心中有数,引导他身为大哥哥要以身作则,做孩子们的好榜样才对。且向他强调老师不是故意打他,而是彼此间无意的身体接触。但我看着这个正处叛逆期的大男孩,心存委屈的愤愤不平的样子,意识到事情不会简单的平息。当天晚上,我收到他妈妈的电话,向我了解他儿子被老师“打”的事情。我尝试客观地与他妈妈诉说,同时也请求她谅解。他妈妈也是明理的人,没有作太多的追究。次晨,没有看到他如常来辅导中心,我心在打转,担心问题没有结束。我例行也要打电话给家长询问孩子为何没有上学。他妈妈无奈地说,正想给电话我,希望知道究竟昨日的事情具体情况是怎样?何故他儿子今天不愿意上学了。我也犯难了,只好再次解释。他妈妈只好顺其自然,暂不管此事。第三天上午仍不见他回来。但我收到他妈妈的电话说,现在带孩子过来,要求当事人那位老师必须在场。我只好答应。接着,他母子二人真的来到中心,我已有心理准备面对,纵使我也心中没有底。我尽量不让那位老师单独面对,怕把问题激化。他妈要求那老师把当时情况详细说一遍。而我一直从旁静待,只是适当作一些调解说明。他妈妈只有两个要求,一是要那老师当面向她儿子道歉;二是要我们想办法劝她儿子如常来上学,因为她太忙,无暇顾及他。并说昨天他没有上辅导班,上班的她在街上看见他独自一人在街上溜达,实在太不安全了。我发现事情基本可以解决,趁这转机的状态,我尝试劝他。或许,人与人总存着一份默契,他竟然答应我明天继续。他妈客气地对我说,今天是他生日,就让他回家休息吧。我听了,马上送他一套新的“UNO“扑克牌作为生日礼物。事情总算如此了结了,我也松了口气。那个暑期班的第二期,那位老师决定休息了,整个暑期班的孩子都由我一人负责了。他却继续参加这班,出乎我意料。或许,这也是我与他结缘的开始吧。

那个假期班结束后,我也辞职,没有在那间辅导中心工作。因为作为一个打工仔,我不应也不能承担太多职责以外的责任。生活仍要继续的我,要为生存、生活觅出路。友人们都提议我做生不如做熟,自己开一家辅导中心。于是,我开始不断走街、找中介,物色适合的地方租赁。继续做自己喜欢并可以谋生的工作,我相信这也是生存的一种方式,也将会是生活的一种状态。经过努力,我终于与另一友人开设了一间小规模的托管辅导中心。而我意想不到接下来的寒暑假期班,他都来报名参加。他妈妈告诉我,儿子不愿去任一间辅导中心,就要找我,不管我到哪就跟到哪。试过请家教老师回家,他竟三天弄走了两位家教老师。带他去其他辅导中心,一天起,次日止,就不愿意去了。或许,这就是人缘吧,是我跟他的缘份。

认识他已快两年,连续三个假期都与他共渡。他常跟我说,他即将出国。我半信半疑,毕竟只是孩子的说法,我总是鼓励他要好好学习英语。不久前,我曾意外收到他妈妈发来的信息,信息内容和语气让我非常惊讶和震憾。内容大约是“黄老师,很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儿子的包容和忍耐,真的很感谢你!”并祝福我。我回复她,不必太客气,这是应该的。然而,我意想不到她继续对我说一些很客气、很动容的感激话语。当时真把我弄糊涂了,我猜想,他们难道真的出国了?还是他或他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心一直有点悬着,但我没有多问。

非常意外接到这个来自异国的电话,听到那飘洋过海熟悉的声音,我终于明白他妈妈临离境前给我发来的几条特殊信息了。原来,早已离异的他妈妈带着他跟随现任丈夫及对方带来的小儿子,一家四口移民到了纽约。次晨我醒来,我发现我的QQ显示他在子夜四点多给我留言:“老师,你睡了吗?”

我知道,这孩子应该尝到身在异乡为异客的滋味了,难免想找一些慰藉。而我的心,莫明的恬然,笑了。此刻的我,内心更多的是祝福,更多的是一份慰然。

孩子,深切祝福你和家人!

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癫痫病患者怎么饮食四肢抽搐还面色发紫是癫痫症状吗抗癫痫的中药有哪些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