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致父亲(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08:07

在巍峨的高山中,有一座我最倾心,它总是在风雨中更加挺拔;在许多的树木中,有一棵我最关注,它总是在四季里更加参天;在那么多的人当中,有一人我最爱戴,他总是在沧桑里更加伟岸!他,就是我心里唯一仰仗的高度——父亲。

——题记

(一)

我的父亲,是一个很平凡很普通的人,虽然没有别人那些荣华富贵,但在我幼小的心目中,“老爸”永远是全世界最伟大的父亲,是为我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是为我照亮前方的“指路明灯”。

在那“文化大革命”结束的那年,我来到这个世界,这让已到而立之年的父亲,如获至宝,一日要看我多少次,他后来给我说自己也数不清楚。

由于父亲当时的家庭成分不很好,是个“漏划地主”,所以,没有姑娘敢嫁给父亲。后来听说,那个时候,贫农和地主要划清界限的。所以,眼看着父亲到了结婚的年龄,可是一年一年混过去了,最终还是让爷爷头痛。奶奶去世的早,留下爷爷带着父亲兄弟两人,可以说,家里就剩下三个“光葫芦”的男子了。

好不容易,父亲成家了,虽说比母亲大十三岁,依旧很幸福。他就是多担待点,亲手教母亲擀面条,做家务。加上还有个我,家里也是其乐融融。

可是,生产队依然存在。他们变着戏法要“地主儿子”多干活。父亲是一个“硬汉子”,从不想让别人在干活方面说上几句的。要强的他,就用布带子把我绑在脊背上,手执长锄,勾大白菜畦子,一条菜垄几十米长,队长要求必须做直,说是试验田。

十米,要想用锄头勾直,很不容易的。更何况这几十米呢,该怎么办?父亲的脑子里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只能智取。这是父亲的第一想法,他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给田地里扎几个小木桩,绑上线绳,再顺着线来勾菜垄。还别说,他发现的这种做法,还很奏效,效率是别人的三倍,被生产队作为经验推广了。所以,父亲总是超先把活干完之后,利用休息的间隙,从背上把我解下来,抱在怀里,给我喂水,和我玩上几分钟。

等到饭点的时候,回家便把我交给母亲。可是那个年代,家里的口粮少的可怜,父亲又不能没有责任心,必须养活老婆孩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这里是山区县,山自然是多,那会还没有封山育林。父亲便想方设法地利用山上的东西,来换取钞票,再换取一些粮食或者婴儿必需品。

我和母亲呆在家里,父亲翻山越岭的砍柴火,狼牙刺最硬,黄杨木有些软,买家都喜欢比较硬些的柴火,这就等于给父亲规定了兑换市场。他晚上抹黑出去,拂晓前趁着月色返回,然后把一百七、八十斤柴火捆子,斜靠在房屋的山墙上。然后蹒跚进屋,看到炕上的我,似乎又忘记了疲惫,头上的汗珠子依稀可见,脊背的衣服早都湿的贴在背上了,也顾不上换,先逗我玩会:“闺女,来,让爸爸抱抱!”

说来也怪,我每次都是父亲走的时候,我就睡着了,他回来之前,我早早地就醒来了。

(二)

村子里来了电影放映队,父亲很想和同龄人出去看电影。可是,我那会才两岁多,黏糊的紧,唯恐父亲出去时间长了。不过,父亲总是扛不住对电影的向往,于是就略施小计,蒙混过关。“乖乖,好好和妈妈睡觉哦!爸爸出去上个厕所,一会就回来了哦!”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父亲的那双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父亲就出了房子门,走到后院,然后再绕到巷子里,这下便出巷子,到了街道。父亲走路的脚步声很重,所以,当他出去的时候,我集中精力辨听父亲出去的路线。大约十分钟了,我问母亲:“爸爸出去上厕所,怎么还不回来呢?”母亲则告诉我:“你爸可能是坏肚子了,时间长,先睡觉吧!”

我等不住了,瞌睡的很,便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半夜里,父亲回来了,母亲给他说了,他出去看电影之后我的反应。到了第二次,父亲又说自己要出去几分钟,还是去厕所,一会就回来了。我一连“上当”几回了,我便钻到父亲的怀里,不肯出来,让他“逃”不了。父亲无奈,就抱着肚子,做半蹲状,表现出非常难受的样子,我的同情心起了作用,便放过父亲一把,结果,又被他哄骗了。

不过,善意的谎言,也不算错。我渐渐地长大了,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让我最记忆犹新的是父亲第一次打了我。不为别的,就是因为母亲生小弟弟而住院,父亲一个人既要在外面做工,又要到点回来给我们姊妹两个做饭吃。夹在工地、家、医院三地之间,是很累的。父亲没那耐心,脾气急躁,回家后,急匆匆地给我们做点南瓜面片,炒点葵花籽。可是,那面片煮熟后,有半筷子那么厚,我见此状,难以下咽。便说我不饿,要吃葵花籽。一口气,给一件条绒上衣的两个口袋里,装得鼓鼓囊囊的,像是别人谁跟我抢一样。

父亲嫌我光吃葵花籽,不吃饭,对身体不好。可是他可能是太疲惫了,就懒得讲那么多的道理,抡起巴掌,就打了我。说我不给弟弟做榜样,殊不知,大弟弟早已经装满了葵花籽,偷偷跑掉了。留下我这个“老实疙瘩”挨打,我无奈,只能张着嘴大哭,且嘴里不停地喊:“妈妈......妈妈......”父亲最讨厌听到哭声了,立刻命令我要停止哭泣,可是,那会我的眼泪如泉涌,要强行刹闸,就会噎出声来。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我的脸就憋得通红。

父亲看着我的委屈样,动了恻隐之心,又蹲下来给我喂饭吃,我勉强张嘴吃进去,可是仍旧咽不下去。最后,还是父亲让步了,放我一马,让我去上学,我却执意不去,嫌父亲打了我。这下,父亲看没辙了,只能背着我去学校,就在我趴在他背上的时候,他轻轻地告诉我:“以后不能耍牛脾气的,要不还会挨打的。”

(三)

后来,我到了上小学的时候了,可是我才五岁半,不够入学年龄。是父亲给人家老师去说,让我上学。老师小动脑筋便出招了,让我从家里给他们拿二十个鸡蛋来。那时候,人们根本不懂什么索要,更不知道行贿和受贿这一概念,只是想考察看我会数数不。结果我回家跟父亲要鸡蛋,他听完我述说后,笑得合不拢嘴。说老师是想看我认识数字不,并不是真要鸡蛋。我迟疑了几分钟,才貌似知道了老师的初衷。

到了学校,我一路畅通,原因是数数也清楚,表达也不含糊。于是,老师就破例让我入学了。可是,我在一年级的时候,身体格外的瘦弱,看起来弱不禁风,且属于那种简单听话照着做的学生。该我做值日了,我就拿着笤帚去扫地,可是我班有个居民家庭的孩子,要玩皮球,嫌我扫地碍事,就恶狠狠地在我的大拇指上咬了一口,疼得我哭爹喊娘的。我一路哭着,跑回了家。

父亲见我如此伤心,问明原因。拉着我去咬我手指头的男孩子家里,他父亲见我哭成那样,而且他也知道父亲不太好说话,就二话没说,先给我包扎伤口,看着我的半个指甲都快掉了,我的眼泪多的止不住。他们没想到,这次,我父亲却没多说话,他们却反而不好意思了,只好把自家孩子训斥了一顿。

再到同班女孩子留住我要在教室里跳皮筋,我要回家,可是他们个子大,还把教室门从外面锁上,再从窗户里翻进来。我根本没那个本事,去翻窗户,就只能乖乖地听他们的话。

父亲在家里等了我许久,不见我回来。便到学校来找我,看教室门锁着,就准备去操场找。刚走了两步,便听见跳皮筋震得地面响,他跟警察侦破案件一般,不声不响地回到教室跟前,趴在窗户玻璃上看到了我们的“杰作”。于是,就吼叫了两声,吓得我脸色苍白。几个同学也害怕了,急忙把钥匙从窗户里递了出去。父亲打开门,拉起我就往回走。回到家,便把我训斥了一顿,说是家里人等着我回家吃饭,我倒好,还躲在教室里跳皮筋。我不敢吱声,只好洗手垂眼吃饭。

一场甲肝,像和我专门作对一般,竟然让我患上了。父亲不敢相信医生下的结论,可是事实确实如此。之间父亲蹲在楼道里,一口接一口地抽着纸烟,那灰色的烟圈,在父亲的头顶上绕着圈儿,似乎想把他包围起来,不愿看到他难过的样子。

说句心里话,看到父亲那样的神情,我心里也很难过。父亲猛然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我的眸子里噙满泪水,他重重地把烟蒂扔在地上,然后换上一副笑脸,对我说,“女儿,别担心,有爸在,就啥都不怕!”是啊,我的父亲一直在用他的肩膀力挑家里的责任,不是铁肩,但已是铁肩了。

有了父亲做我的坚强后盾,我决定配合医生,坚持治疗。父亲只要从工地上一回来,就要来问候我一下。因为那时,医生说是让我必须和家人隔离,可是家里房子小,没地方啊!只好给我单人铺一绺炕,其余人的生活用品,一律和我分开使用。就这样,我在一个月后,终于恢复了健康,参加了小升初的考试,且成绩还很不错。父亲的脸上好久都没有的笑容,却在那天绽放得比哪一天都灿烂,那是为他为自己拥有一个坚强的女儿而自豪的微笑。

(四)

一波三折的我,总是在磨难中长大。初中前两年,我都在村子上学校的,到了初三这一年,学校整体要搬迁,无奈,只能去五里路开外的镇上求学。这个不可更改的事实出来之后,我想过骑自行车来回跑。可是,父亲坚决不同意,他说是我个子小,骑车子很操心的,来回路过四个大坡,搞不好,会出意外的。让我先步行一段时间之后再看看,我在一学期之后,的确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早上五点不到就起床,母亲就给我做好饭,吃罢后,便和同村的伙伴一起抹黑步行,风雨无阻,等到学校的时候,总是跟掐时间一般准。

无奈之下,父亲决定让我住校。说句实在话,长这么大,就没有住过校,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父亲却新奇的很,连夜晚去把供销社的门叫开,买的新棉絮,绸缎被面,白布被里子。就连那卖家都开父亲的玩笑,“喂,老哥,你这是给女儿置办嫁妆啊?”

父亲笑笑回答,“咱这当家长的就这样啊!”

......

也许真是我命运不济,中考落榜。家长会上,英语老师给父亲说,我考前太偏科,英语成绩不错,语文却反而由强变弱了。父亲回到家里,照样转达了老师的话,却没有打我。我心里还有些奇怪,父亲脾气向来都是暴躁的,怎么这会饶了我?

不但没向我发火,父亲反而支持我复读。可是,那年赶上政策调整,农村复习生不允许考中专,这就意味着想早些上班、解决家里的吃饭问题,是不现实了。我决定不上学了,在家里帮忙卖菜,做家务。可是父亲看得出,我心不甘,白天闷头干活,晚上把自己锁到房间里,写日记,写小诗,记录心情。

他听说铁路中学能复读,县城中学也可以复读,但是都被政策而淹没了一丝希望。最后劝我去村上的县职高上学,我开始不想去,最后还是挺想念学生的群体生活,便答应去了。

在三年的上学期间,学费成问题,姊妹三个,一学期开学就得二百元。九十年代初期,大西北的山区农村,哪来这么多钱啊?情急之下,父亲做通全家人的工作,大家齐心协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扬“延安精神”。

于是,腊月里,父亲便带着十一岁和十三岁的弟弟,远行十几公里的南岐山割竹子,回来划竹篾,浸泡,然后编灯笼,卖钱。那时候,大弟弟腿软得很,走路爱摔跤,小弟弟身体单薄,我是个女孩子,母亲身体一般。就在这样的状况下,父亲一声号召,除了我之外的家庭成员,全部出动,留下我在家里做后勤。

他们带着馍和开水,便上山去了。等到晚上天黑了许久,我站在房后不远的铁路边,翘首南望了许多回,也不见他们的踪影。锅里的饭,早做好了。直到晚上十点了,他们才回来。父亲说是走到路上,大弟弟摔跤了,歇了一会才回来。至今,我回忆起这段辛酸史,心里总不好受。那时候的我们,还都不是那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显得老成许多。

正月初一,按照我们那里的习俗不拜年,不串门。父亲就抓住这个机会,赶快坐在院子里,趁着暖烘烘的太阳,破竹子,划竹篾子,然后把他们泡在水里。几天后,竹篾柔软了许多,再来编出各种造型来。父亲心灵手巧,在心里谋划着啥个造型,手里就能编出来。龙、莲花、桃子、兔子,老鹰、绵羊……可以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他都能编织出来。

父亲负责编制,母亲和我负责糊纸,简单点的装饰,我模仿父亲的样子也就学着做了。例如,给桃子灯笼上吹颜色,即把颜料搅在酒里面,搅匀,用毛笔蘸上,然后一手拿白身子的灯笼,一手拿蘸了颜料的毛笔,放在最跟前,鼓足腮帮,猛吹一下,那灯笼上就像是开满了花朵,真像桃子的外皮。最后再拿干树枝做桃枝,拿绿纸剪出叶子,粘上。一只活灵活现的桃子灯笼就成型了。看着怪可爱的桃子灯笼,真是觉得很有成就感,拿到大门外的街道上,可卖一元五角钱哩!

就这样,我职高三年的生活结束了。刚赶上单独招生政策下来了,我符合条件,班主任让我在家自主复习。我哪能闲在家啊?!便白天帮着家里拉架子车去镇上卖菜,晚上回来才能复习功课。可是,就这样,考试消息下来之后,班主任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通知我,我在村子上这么近。相反远处的同学却报名了。

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效果好呢!贵阳癫痫医院应该如何选择?天津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癫痫会不会遗传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