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辽海“中国风”征文】舌尖上的童年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35:13

在郊外游玩的时候,草丛中的一株植物让我眼前一亮——上面挂着一串串紫黑色黄豆粒大小的“葡萄”。哇,“天天”!我大为惊喜,有种久违了的亲切!我不知道它的学名,小时候就以讹传讹,大家都这样叫。入口甜甜的,我觉得叫它“甜甜”更贴切些。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还很低,物资匮乏,粮食供应不足,能吃饱饭就是幸福。“小食品”这个词当时还没有诞生。“甜甜”算是夏季里大自然馈赠给我们的天然“小食品”了。它的果实成熟前是清一色的绿,成熟后呈现紫黑色和黄色两个品种。紫黑色的入口甜而微酸,黄色的晶莹剔透,里面的籽粒清晰可见,入口甜香,所以黄色的更受小孩子的青睐。“甜甜”开五角星似的小白花,花瓣如芝麻粒大,花朵小而又小,淡而又淡,即使盛开也不为人注意,但它毫不介意,静静地含苞,开放,孕育果实,直到成熟的果实挂满枝头才博得人们的眷顾,她谦卑地将满怀的果实奉献给孩子们。

我们小时候的假期很轻松,作业很快就完成了,剩下来的日子就是玩耍。八月中旬恰是“甜甜”成熟的季节。我们每人手里拿着一个搪瓷茶缸,五颜六色,跑进田野里摘“甜甜”,尤其是黄豆地里的“甜甜”最多也最茂盛。我们虽然迫不及待,很贪婪,但决不践踏庄稼。那时候庄稼不用农药,我们边摘边吃,为给馋嘴找个理由,坚决认为“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当食欲暂时得到满足后,我们便小心翼翼地摘下一串串“袖珍葡萄”放进茶缸里攒起来,准备带回家再慢慢享用。在夕阳的余晖里我们满载而归,嘴角、脸蛋粘着或黄或紫的“甜甜”籽,更加增添了收获的喜悦。

夏季里除了“袖珍葡萄”这道假冒的水果之外,我们偶尔还会品尝到鲜美的野味——烤扁担沟(蝗虫的一种)。因为蝗虫属于害虫一类,所以我抓扁担沟的时候心里虽然存有一丝怜悯,但想到在“为民除害”也就心安理得了。扁担沟的颜色与他生活的环境相协调,或深绿或浅绿,或浅褐或花色,这是它们的生存之道。我每次抓到扁担沟,常常会当宠物玩一会儿。最后,由父亲或哥哥把它放到炉火上烤,烤的过程我从来不忍心看。当把烤得焦黄,外酥里嫩、香味四溢的扁担沟送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竟然垂涎欲滴,随即大快朵颐。我那小小的慈悲心在美味面前显得非常好笑。民以食为天嘛!

冬天里的野味“小食品”也堪称一绝,那就是炒毛毛虫的幼子,听起来毛骨悚然。小时候,我们叫它“杨喇子”。数九寒冬,杨树的枝头、树杈,常常附着一个花生米大小的类似鸟蛋的小东西,我们叫它“杨喇罐”,里面藏着一个犹如黄玉米粒的蛹,夏天则变成“杨喇子”,是树木的大害虫,而且它蜇到人的皮肤又痛又痒。寒假里,我们经常跑进一片小杨树的苗圃地里,那里的杨树苗才一人多高,叶子已经完全落光,远远望去,灰蒙蒙一片,好像淡墨渲染而成的水墨画。近观,一排排一列列伸展着枝条的小树不乏骨感之美。“杨喇罐”虽然裹上了灰褐色的条纹外衣作保护牢牢地“黏贴”在光秃秃的枝条上,但仍然逃不过我们这群小伙伴的“火眼金睛”。我们每发现一个“小鸟蛋”都如获至宝,喜出望外。我们的小脸小手被冻得通红但仍乐此不疲。当“杨喇罐”装满衣兜的时候我们就跑回家,把“小鸟蛋”放在窗台上挨个砸开硬壳,捅出里面软乎乎黄盈盈的蛹,统统放进锅里烘炒——吱吱作响,一会功夫满屋飘香;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越嚼越香。我竟然没有恐惧感,真是无知者无畏!如今面对这类野味我是断然没有那个勇气去品尝的。

在北方漫长的冬季里,我们小孩子跑起来的时候,口袋里常常会蹦出金豆子——炒熟的黄豆和玉米粒,嚼在嘴里,咯嘣咯嘣,满口香。那是我们家家最常吃的“小食品”。水果更是稀缺,晚上,父亲常常挑选绿皮的萝卜,切成小块给我们吃,咬上一口又脆又甜,爸爸说“萝卜赛梨,晚上吃顺气”——果然如此……

“甜甜”是我们童年里最甜蜜动人的回忆;扁担沟、杨喇子,鲜美的味道让我们有幸成为环保小卫士;黄豆、玉米粒、大萝卜是我们冬天里最平常也最实在的补品。舌尖上的童年造就了我们健康的体魄,养就了我们勤劳淳朴的性格。

黑龙江在哪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江苏医院治疗癫痫病河北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