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丹枫】红日之火(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37:08

今天晚上我又去郭老师家串门,回到家里是九点四十五分,比我预先设定的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依照我先前设下的不熬夜的作息准则,我本应该马上睡觉,但是我在一番心理挣扎之后,还是无奈地对自己摇头叹息,看来今天要“拖课”了,即使我不把文章写完,也要把思绪列下提纲,因为只有在思绪活跃的当下把这些“小精灵”捕捉到手,才能留下最本真最饱满的闪耀着光辉的刹那!

今天我开车去老师家,车里播放着李克勤的《红日》。这是我很喜欢的一首老歌,因为这首歌以饱满的激情唱出了人生逆境中的坚强与坚持:“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命运就算恐吓着你做人没趣味,别流泪心酸,更不应舍弃!”前段时间我把这首歌推荐给了老师,他听了以后说这首歌很励志,他很喜欢。我家到老师家的距离就是这一首歌的距离——当歌曲从头放到尾,我刚好把车停到他家楼下。

我上楼,师母替我开了门,我进屋时老师正在灌热水袋。他说他现在怕冷,有个热水袋捂着感觉会好一些。最近降温,客厅也冷,他不能适应,而房间的空调开得很暖,房间里有书桌、电脑、收音机,和书房也相差无几。按治疗方案,明天他要去上海再进行一次化疗,师母在房间里收拾明天出行要带的衣物用品。他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段时间感觉不是太好,总是昏昏欲睡,别人发信息来他都听不见。我说睡得沉是好事,睡眠对身体的修复作用很强,比吃补品都好。他说希望情况会好转,如果到五月份仍不见起色,估计好不了。他说得轻描淡写,但我听来却重逾千钧。那得有多难才能坦然说出这样的话?

言归正传,他打开电脑,要给我看一些他曾经翻译过的材料。我看电脑桌面是一幅宁静中透着勃勃生机的画:一片绿绿的草地上立着一棵棵大树,阳光透过树冠的缝隙撒下来,散发着金中带绿的清透荧光,那光与影的界线犹如利剑的锋刃,劈开那微沉的暗影,播下明亮的希望!我把目光由这幅画转向老师,他的侧脸被电脑屏幕发出的光线映照出微微的浮光,我多么希望那光线也像这幅画中的阳光一样,驱逐笼罩在他身上的暗影,带来生命的活力与希望!

他给我看沈石溪动物小说的译作,有好几部,我先看了《雄鹰金闪子》的一段中文原稿。原稿写得非常生动,充满自然界的野性张力,语言凝练精当,在明快的节奏中流泻出撼动人心的美感。我自问:如何才能用另外一种语言来诠释这种美感?翻译不仅仅是把意思表达出来,高层次的翻译需要用流畅地道的英文在忠于原文语义的基础上,同时传递出深厚的文化底蕴、丰富的情感色彩,还有那种撼动人心的美感!我举例来说明。有这样两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拉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变成老头老太。这两句话的语义相同,但是境界有云泥之别。然后我再读老师的英文翻译,他能把那种“境界”充分地用英文传递出来,体现出对英文的高强的驾驭能力,让我深感钦佩!我问他这几部动物小说什么时候出版,出版以后我就可以直接买书来读,不必对着电子文稿。我还是更喜欢传统的纸质书籍,一页一页的纸张翻过去,指尖的触感、淡淡的书香能带来一种安雅宁静的悠远感受。他说出版社原计划今年六月出版,但是往往会因为各种因素拖延。我想我就安心等它们出版吧,反正老师那儿还有好多材料,我都来不及看。

若论翻译的难度,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料、佛学、古迹等,比文学翻译难度更高。有些内容连中文都不容易看懂,更谈不上如何翻译成英文——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比如我在他的材料中看到一个对古代陵墓的介绍,其中有对陵墓里的各种建筑结构的描述。中文的字我都认识,但是想要理解这些字到底描述了怎样的陵墓结构和布局,就必须对中国古代陵墓的修建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否则所谓翻译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佛学也是难懂的,只有自己有一定的佛学修养,才能理解内容,才有可能做好翻译。老师很投入地跟我讲这些内容,虽然一开始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是一旦投入专业领域,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他和我说起一个故事:曾有人问他有没有材料可以转给那个人翻译,他给那人看了一段内容。他说着自己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他的“老郭胖式幽默”又要冒头了。果然,他笑着说:“那人一看内容,吓得眼珠子都歪了。”此时正在旁边收拾东西的师母听到这句话,带着些取笑的语气说他:“你就喜欢说人家眼珠子都歪了!”我听了笑,在一旁添油加醋:“他是喜欢说人家吓得眼珠子都歪了,水平不好的就是狗屁不通。他说不定现在就想,我也被吓得眼珠子都歪了!”老师不反驳,就呵呵地笑!我也笑,接着说:“我的眼珠子确实也歪了,不过我对难题有一种攻克的征服欲!”老师笑得更爽朗,说:“我知道你的脾气,就算前面是珠穆朗玛峰,你也要去攀一攀的!”我笑得畅快,也不反驳,因为我被激起了年少时的万丈豪情!

他说他要找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材料给我看,但是他翻了好多个文件夹都没有找到。我说不用找了,反正也不着急,我下次看也一样的。可老师还是继续找,对他来说,并非为了今天就给我看材料,而是当他发现材料找不到了,他心疼那材料呢!那可都是他的心血结晶!他说前段时间换了新电脑,他把老电脑里的材料都拷贝了出来,但是这份材料会不会漏了呢?我非常理解他那种心情,但是我并不希望他太耗神去找,因为保重身体才是他当前的首要任务。于是我又发挥自己的“野性”,开始“越级”劝解。我说我非常理解他的完美主义,因为我也完美主义啊!但是我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让我明白,要学会放下,学会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我说这个材料如果没丢,那么它一定还在某个角落里待着,今天找和明天找是一样的;如果已经弄丢了,你找也没有用,还不如先把它丢在一边,继续聊天。

他说不找到材料他心里难受啊!我说我懂!要不然我也不会存着十九年前的试卷。他听了笑,觉得我说的也是,他曾说我存的试卷就像档案。我还告诉他,我考上大学那会儿,有复读的同学问我借物理和化学笔记。我起初舍不得借。同学说我已经考上了,留着也没什么用,而他们复读却需要,因为我的笔记是同学中最好的。我向来乐于助人,当时年轻,内心也不够强大,不懂拒绝,也想不到我的笔记会“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头”。我再怎么追问人家也追不回来了,追多了还会让别人觉得我小题大作是矫情。于是我只能哀叹啊!我现在想到还是哀叹啊!那是我整整三年的心血结晶啊!若人家不舍得把笔记还我,把我的笔记收藏着倒还好,就怕人家考完试就当垃圾扔掉或卖掉,这是我“夜莺”的“红玫瑰”啊!(出自奥斯卡王尔德《夜莺与玫瑰》,详见附言注解)

他被我那句“夜莺”的“红玫瑰”触动,他说他看文章(我曾写的《高山流水》,曾引用《夜莺与玫瑰》的故事),不仅仅看文章本身,更透过文章看到它所折射的作者的深层思想。他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对《夜莺与玫瑰》有这样的理解和领悟的。我笑,感谢他的理解,同时又想起另一则童话故事《海的女儿》。美人鱼爱上了陆地上的王子,为了把鱼尾变成双腿,被巫婆夺去了嗓音,并且她走路就如双足在刀刃上跳舞。我小时候读,觉得巫婆真可恶,难道就不能用善良的心来帮助美人鱼吗?可现在我觉得安徒生是在表达一种人生哲理:任何人想要获得什么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有时即使付出代价,也未必能够获得你想要的东西。美人鱼为了王子这么做值得吗?“爱”是什么?“爱”至少应该不是伤害,不论伤害他人还是伤害自己都是不应该的。

这则童话让话题自然而然转入对生活和心灵的探讨。他说他信天主教,也研究佛教,其实教派之间并不冲突,不论天主教还是佛教,都劝人向善,普度众生。我是唯物主义者,不信教,但是我对宗教也有一定的兴趣和了解。他说他信天主教,也因为“师母”。我身为学生,本不应该谈论老师的私事,但是他那寥寥的几句话,却勾起了我的无限感慨,而且我相信以他的性格是不会怪罪我的。

我的第一任师母是老师的大学同学,和他一起在我们学校任教,也教英语。我们学生对她的评价是“温柔、漂亮、优雅,说话轻言细语,无论多么生气都能保持温柔优雅的样子”。但是很不幸,她在多年前车祸去世。老师说,师母到临终,是信天主教的,如果他不信天主教了,或者改信了佛教,那他将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怎么去见她?

这时,现任师母端着一个盘子进房间,盘子里是她刚刚去厨房为老师准备的烤红薯。我看那烤红薯冒着腾腾热气,而且师母很周到,把红薯皮都已经细心地剥掉了,剥得很齐整,旁边放了一把勺子,可以用来剜红薯。她刚巧听到老师的后半句话,就笑着问:“去见谁?”老师轻声说出了前任师母的名字。师母哦了一声,把盘子递给老师。我在这一刹那莫名感动。感动于他对前任师母的怀念,感动于他对现任师母的真诚,也感动于现任师母对他的理解。其实我知道,老师对现任师母的感情相当深厚。在刚刚师母去厨房的时候,他给我看了一段视频录像,是师母四十九岁生日时他站在台上讲的一段话,表达他对师母的深深感谢。他一边看着视频,一边对我说,如果没有师母,现在这个世界上很可能已经没有他了。他说着就红了眼眶,声音也有些哽咽,他说视频中的他因为在台上面对众多亲朋好友,也因为那是师母生日,他不能那么不应景地在这样的场合掉泪,所以他强忍着自己的感动与泪水。

而我,因为他的“感动”而感动!

对前任师母的怀念也好,对现任师母的感谢也好,他都只用寥寥数语告诉我,但是我却知道,那样简单的话包含着无限的情感。当情感充满心房,似乎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那份情感的分量——这种感受,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懂。

也许别人不理解他,把他的再婚看成对前任师母的轻松遗忘,甚至看成对前任师母的“背叛”。但是我知道,对曾经的怀念是真,对如今的感动也是真——没有经历过的人也不会懂。

我佛慈悲,真正的慈悲不仅仅慈悲他人,也要慈悲自己,因为我佛慈悲众生,而自己也是“众生”!身入红尘,方懂红尘,方破红尘!人永远都不要凭自己的想象去推定和论断他人的内心世界,也不要妄下定论,去评判和指责他人的情感。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个深沉广阔的海洋,外人看起来平静,但其实静水深流、波涛暗涌,只有自己才是最深知这一切的人。

对老师来说,有些人、有些事,虽然过去了,但不代表忘记了;虽然记住了,但也不代表沉湎和停留在过去——人,应该活在当下!

这些话是我心中所想,不过当时我并没有说。也许老师话说得多了,也许在他还算平静的外表下有心绪涌动,他觉得口渴,让我给他递一瓶果汁饮料,并且让我也喝一瓶。我把饮料递给他,自己并没有喝,因为我胃不算好,紧张的时候会胃疼,所以只喝热饮。他喝着饮料,对我说他给我订了一本林语堂编的词典,如果在他去上海的时候到货,就让我自己去取。我了解林语堂不是因为英语,而是因为语文。高中时语文课本上曾有一篇鲁迅的文章,注解中说到鲁迅和林语堂的“骂战”,当时觉得能和鲁迅“骂起来”,并且鲁迅也有“兴致”和他“对骂”的人一定也不简单,于是此后对林语堂有所关注。后来知道林语堂除了写中文文章是大师以外,他的英文造诣也非凡。《生活的艺术》、《京华烟云》、《苏东坡传》、《武则天传》等都是他的英文作品。我很庆幸自己知道这些,因为先前老师跟我提起一些编撰英文词典的名家时,有些我是不知道的。老师对我说:“我们一定要知道名家、了解名家、崇拜名家,只有这样才能亦步亦趋地向名家靠近!”这句话让我心中凛然,油然而生对名家的崇敬、对他的尊敬,并看到铺展在我眼前的学习的漫漫长路。他接着又说,你连谁谁谁都不知道,枉称自己是学英语的!他这句话说得很认真,我也完全接受,但是却在无意间挑起了我这个“野”学生的“野气”,我在心里暗笑着嘀咕:“哈,‘狗屁不通’的教学模式正式开启!”我现在把这个写出来,不知道他看到以后会不会笑着“骂”:哈!这个狗屁不通的野小子!其实我知道,他给我备好了“十八般兵器”,现在要教我怎么“舞”起来。他说我现在需要英文的大量输入,然后才能输出。虽然我有底子,但是荒疏了好多年。我也知道,只有厚积才能薄发。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即使老师说我悟性好,那也需要我不懈努力才能取得真正进步。

老师说完,剜了一勺红薯吃。其实他光顾着说话,都没怎么吃红薯。原本从红薯身上蹿出来的腾腾热气已经偃旗息鼓。师母在旁边听着他对我的“狗屁不通”的教诲,有那么一点“拆台”地对我说:“别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他在生活上很笨的!”我笑,原来他的“聪明劲”都是把生活上的“聪明”给挪用了!“笨”一点也难怪!我心里又笑着嘀咕:“说不定他还‘笨’得理所应当、‘笨’得理直气壮!那可真是他的福气!”

奥卡西平片最多一天可以吃几片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该怎么治比较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