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荷塘】城东旧事·孙家二女(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48:32

这是我家的一个右邻,姓孙。在我的记忆中,没有见到过这家的男主人,而女主人很胖很矮很白,养着三个女儿,生活得很愉快,家里总是能听到几个女儿叫叫喳喳的说笑声。我们虽是近邻,相隔就那么一堵砖墙,却也不常往来。记得一次不知是因了什么事情,她们一家四口全在我家坐着,母亲和孙妈在闲聊,而三个女儿就立在那里说笑,口口声声地称赞我家这里那里如何干净,说她妈是个邋遢鬼,懒得出奇,就知道打牌睡觉。

这样的来往渐渐多了起来,有时我也去她们家坐坐,孙妈很客气,总是爱招呼人,总抓一把瓜子放在桌边上让我吃,我总是不好意思,捏了几颗放在手里,孙妈便问东问西,大女儿不太与人搭话,见奥来了,点个头便忙她的事,三女儿较小,整天爬在桌上写作业,也不与人说话,就是这二女儿,只要我来,她就坐到我的对面,叽叽喳喳地又说又笑,知道我会画画,便嚷嚷着让我给她教画画,她要学着绣花,弄得我忙了两天,给她画了一个白描的牡丹,高兴坏了,拿着叫家里人都看,还正而八经地要拜我为师,说要学画,我脸红着,不好意思接这个茬口,因为我就没有人教过美术,全凭一种天生的感觉在那里乱抹,可就是画啥像啥,这让她很佩服。

一次她让我看她绣的花,无意中从一个大本子里滑落下了一张照片,是一个男人的照片,很英俊的一个男人。浓眉大眼,鼻子高高的,照片的下半张被水浸泡过,已经退色发黄,而且有些模糊。我问这是谁,她看着照片半天不出声,而后很小声地讲:“这是我的父亲。” “我怎么没有见过?”我问了句,她木讷了一阵,才说:“他已经过世了。”我再也不敢多问,发现她的眼角里已经涌着泪水,是出于同情,我盯了她一会,发现这二女儿长得很漂亮,有着她父亲一样的大眼,高鼻梁,特别是她忧伤的时候,脸上就泛着一种女性的羞涩的美来,我开始关注孙家的二女儿,那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没有其它的想法,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想法,因为她要大我几岁。那时只要有着这样的想法,就是资产阶级思想,是不道德的品质,是要遭人非议的。

我回家后,问起母亲孙妈的丈夫一事,才听母亲说她也没有见过这个男的,只听说他在市政府里工作,好像还是一个领导,工作忙的经常不回家,文化革命开始后不久,就被关了牛棚,因为解放前他在国民党里当过官,说是中共地下党派去的,但上下线人全都牺牲了,没有人证明他的身份,突然一天,就上吊自杀了,结果他就成了人民的罪人,畏罪而自杀。

这个家庭的经历,让我产生了更多的同情,连母亲也常常在关心这家的几个女儿。记得一次从外面回来,母亲戴着眼镜,爬在床边上做针线活,好像是一件旧棉裤在重新缝制,棉布是花色的,我很奇怪,家里从来没人穿过花色的裤子,便问母亲,母亲说:“这是给孙家的二女帮忙缝个棉裤。她大姐来找我,说她大妹在学校里冻得哭鼻子,她妈不会做针线活,也不想管她们的事,她没有办法,就来求我,把旧裤子重新装些棉花,唉!这几个孩子也真可怜,没了父亲,母亲又不管,一天就这么混日子。”母亲用了两天时间,夜里做到半夜,终于缝制了一个厚厚的棉裤,孙家大女儿来家取时,竟提了一大堆水果,母亲不收,那大女竟然流泪了,抹着眼泪颤颤地说:“王姨,这是我和妹妹的一片心,你一定要收下,你对我们的好,是永远忘不了的!”母亲被大女儿说的眼睛也潮了。

那一阵子,社会秩序很乱,竟闹了一段时间的“五湖四海”,社会上有一帮子流窜犯一到夜里就在大街小巷乱窜,走到哪就抢到哪,闹得整个城市人心惶惶,人们纷纷组织起来,防范五湖四海的入侵。大院里便组织家人值班,两户一个单元,每夜站岗放哨,值班人发放口哨一个,有情况便吹口哨叫人,巷子里也有巷人值班,拿的是铜锣。

有一夜,大半是凌晨三、四点钟,突然巷子里响起了急促的铜锣声,院里的哨声也不停地在叫,我从睡梦中惊醒,抓起一根棍子就跑到院里,院里已经站了不少的人,就是不敢开大门,巷里有锣声、人声和叫喊声,喊着:“五湖四海来了!”就听到巷里另一头,有人在追打什么人,而且边追边嚷:“不能让他跑了,抓住往死里打!”一阵紧张之后,那声音就远去了。院人这才开了大门,走进巷子,巷里也到处是人,有拿棍的,有掂着砖的,有人问:“五湖四海在哪?”就有人说:“让打跑了,一帮子十来个,像是外省的人,说话都听不懂。”也有人说:“人家是来这里找人的,让你们当成‘五湖四海’给打跑了。”“哪有半夜三更来找人的,而且一帮子,肯定是流窜犯。”有人就反驳道。说到后来,谁也讲不清,一巷子人就嘈嘈到天明,这晚正好是孙家二女值班,口哨是她吹的,弄得院子人也没有睡觉,大家的兴致高,都站在巷子说话,我和院里人都围着孙家二女说晚上的事。

突然有人用棍敲着我的头,声音挺响,但却不疼,我一回头,原是在城墙根住的李天运,人称笛哥,他是这一带有名的人物,他吹着一手的好笛子,江湖义气特别的重,朋友特别多,爱打个小红拳,这在当时真可以威风八面,无人敢惹,就连造反派闹事,只要见是他的哥们也得退让三分。他知道我也热爱文艺,吹拉弹唱多少也会一点,所以他时不时也来找我闲聊。这不,他就拿着笛子准备上城墙,听说了“五湖四海”,便来看热闹,正巧碰上我。他不相信“五湖四海”敢到这里来,这儿人口稠密,来了就走不了,他说肯定是弄错了,打错了人。

没想到孙家二女子竟和他辩论了起来,争得面红耳赤,他就一个劲地嘿嘿傻笑,而且笑得很鬼,那双眼睛不停地打量着孙家女儿。他俩辩着辩着,这笛哥突然把笛子放在嘴边,吹奏了起来,一曲笛子名曲,竟把满巷子的人吸引了过来,大家围着他鼓掌,一曲又一曲,孙家二女就站在那里听到了最后,她的眼神里也跳动着激动的火花,因为她很佩服弄艺术的人。

也就从那天起,笛哥隔三差五地就到我家里来,一坐就是一两个小时,每次都要吹笛子。我知道他来意在于我是孙家的邻居,他想寻找和孙家老二见面的机会,但他从来不在我面前讲,只要是听到隔壁传出女子的声音,他就会静一会,像我听他的笛声一样,去听那女子的声音。

说来也怪,就在他不断来家的那段日子里,孙家真遇了事,那天下午,他刚在我家坐定,有人便敲响我家花园的门,我出去看时,见七八个人气势汹汹地问:“这是不是姓孙的家?”我说:“不是,在隔壁。”那些人就又凶凶地走到孙家,用力地敲门又打窗子,我很奇怪,文革闹得最厉害的时候,也没见人来孙家闹事,孙家的男人畏罪自杀了,孙家也就很安宁,今天怎么会来这伙人,来做什么呢?看这气势汹汹的样子,是不会有好事的。我和笛哥就站在我家的凉台上,正好能听到孙家开着的窗户声,笛哥不再吹笛,却在听音,起初还安静,后来就有了吵声,是孙家二女的喊声,紧接着就砸东西的声音,摔孙家老太太也喊了起来:“有人抢东西啦!”笛哥立即站不住了,说了声:“我去看看。”便拿着笛子跑了过去,我也跟着去了。

笛哥真是练过拳脚的人,进门就把一个挡在门口的小伙放倒了,那帮人见了,立即就围着过来,手里都掂着家伙,见笛哥很凶猛,立刻动起手来。笛哥怕砸了家里的东西,便跑到院里,顺手抓起一个拖把棍,并对我讲了句:“快去三号院叫我兄弟。”我拔脚就跑,到三号院叫了狗蛋,我知道这是笛哥的道上拜把子兄弟,狗蛋一听,即刻招呼了十几个人,进院子就开打,那七八个人被打得满院子乱窜,满脸是血,直叫饶命。还是孙家二女叫笛哥住手,免得打死人,笛哥才叫住弟兄,叫那伙人的头儿保证以后再也不找孙家的事,这才放了人。

原来这伙人是孙家男人在位时处理过的一个人物,想借文革反案,就到孙家出气来的,没想到竟碰上了爱抱打不平又恋着孙家二女儿的情哥,这那能让他们得逞呢。笛哥这一架打得满院人赞扬他为民除害,都夸他真是个好小子,他的声名又一次大振,孙家老太太感动得不得了,非让二女子请他到家里吃顿饭,以表感激之情呢。

那一天,笛哥穿得特别帅气,特别干净,来时在我家坐了一会,嘴里不停地哼着曲子,时间到了,便急匆匆地过去。这一去,笛哥就很少到我这里坐了。以后的日子,那笛声就常常从孙家的窗口里传着出来,我俩的见面也常常在院子里。

没过两年,这孙家的男人好像平了反,孙家就又搬到别处去住。又是许多年过去,一次我和妻子在街上碰到了孙家二女儿,她还是那样爱说爱笑,问这问那的,见她领着一个孩子,我便问:“你的丈夫是哪的?”她就笑说:“你能认识。”话音刚落,有人从我背后大喊了一声,竟是笛哥。想一想,也在清理之中,真为他高兴。看着他们携手并肩远去的背影,好羡慕他们,这一别几十年就过去了,他们还生活得好吗?我常常在念道……

杭州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专业呢癫痫小发作怎么办郑州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治好少儿癫痫病怎么治疗和护理呢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