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西窗征文·旧时光】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19:49
杭州的夜晚是流光溢彩的,那些巍峨高耸的建筑在白天看来坚硬而又冷漠,可此刻,闪烁的霓虹为那些冰冷的建筑晕染了一份迷离的光,使得它们充满了无限的暖柔。   赛宁的到来,让我惊觉地发现,原来,我在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十年了。十年,它是有多么的漫长啊!十年,能让一个人把异乡住成熟乡吗?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市,再在这座城市爱上一个人,那么,你就会拥有一个温暖的家。“家”,一个温馨而又陌生的词汇。在大二那一年,因为母亲的离去,我彻底地失去了它。   那一年,远在杭州这座城市就读于浙江大学的我和就读于外国语学院的舒谨同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因为家乡在搞城市环境规划,我们居住的巷子要拆迁盖高层,而我们两家自然就成了回迁户。   周末,舒谨和我相约于西子湖畔,我和她约定读完大学回到家乡也要做邻居。   舒谨说:“小陶,我不想回。”   我深知她症结所在:“舒谨,人不能总是纠结在过往中,要学会忘记和面对。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你逃避的只是一个地方,你却不能逃避自己的心灵,敢正视现实和面对未来的人才是勇敢的。生活,在哪里都一样,不一样的是,你怎样生活。舒谨,你一直是我崇拜又向往的,我相信,你永远都是最棒的。毕业后我们回家乡吧。”   舒谨吸了一口气,仰头看天:“那,小陶,说好了,到时你住十九层。十九,壹拾玖,我要你一世长久地拥有幸福和美好。”   我雀跃:“那你呢?你住几层?”   她挑了挑眉毛,下唇一兜吹飘了额前的碎发:“我?我就住十八层,我倒要看看十八层地狱还有什么更糟的等着我。”   我捂住她的嘴不许她胡说。   我说:“即使你住十八层,那也是你要一世的发发发,喂,到时候你成了富婆,你要养我的。”   随即我又诡异地笑着,做好随时跑掉的准备:“富婆都是很肥的,到时我叫你肥富婆,你那盈盈一握的腰身哟……”我用手比着水桶那么粗。   在西湖的断桥上,舒谨追着打我:“臭左小陶,死左小陶,看我捉到你怎么收拾你……”   母亲的来电打断了嬉闹的我们。母亲在电话那头充满喜悦的声音又略带歉意地说:“小陶,我和你爸爸又添了一点钱,要了一个大一点平的,等楼房盖好了,你就会拥有自己的一间小居室了。到时候,妈妈会为你把它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像公主住的一样。暑假你就不要回来了,我和你爸都借住在各自的单位,省下租房的钱给你装修房间,寒假你再回来和爸爸妈妈过个团圆年吧。对不起,陶儿,苦了你了,爸爸妈妈没本事,一样做人女儿的,你比不了舒谨……”   我娇嗔地打断母亲,顾不得一旁听了这话而黯然神伤的舒谨:“妈,您说什么呢?您给我的爱是任何物质的东西都比不了的,您的爱才是这世上最丰厚的东西。”   是的,舒谨的母亲在和舒谨父亲离婚后依旧靠舒谨父亲的供养,每日里无所事事,把自己常年累月的浸泡在麻将场所,终于在舒谨上了大学后另嫁了他人,又产下一子,居然收了性子做起了贤妻良母,相夫教子忙得个不亦乐乎。几乎都不怎么过问舒谨了,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舒谨遭人强迫失去处子之身的事情,甚至好像她也从来没有生过舒谨这个女儿一样。   而母亲所说,我比不了舒谨的,无非是曾经在高中时代舒谨殷实的物质生活和现在舒谨父亲似乎每时每刻都在使舒谨银行卡的数字在疯狂上涨的这件事。   挂断母亲的电话,我拥着神情黯淡又寂寥的舒谨满含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只是想宽慰一下我妈。再说了,伯父其实是很爱你的。”   舒谨又挑了挑眉毛,兜了下唇吹了吹额前的碎发:“他不是爱我,那是用钱买自己的心安。他的钱不相干的女人都花得,自己唯一的女儿还花不得吗?可是我偏偏就省吃俭用,偏偏就不让他心安。傻姑娘,你道什么歉啊,我会不了解你吗?我又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吗?”   舒谨的眼睛又望向天空:“其实,我有想过,将来,我们三个……”。她忽然停住了。   自从上了大学,来到杭州,我们两个彼此心照不宣的谁也没提起过赛宁,提起过罗安老师,甚至我们抹杀了高中时代的种种往事。此刻,她没明说,我也知道她口中的“我们三个”中的另一个指的是赛宁。   舒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很了然于胸的样子一笑,接着说:“我预言,将来,我们三个,你——左小陶,会是最幸福的一个。因为我和她都背负了一些东西,或者也可以说,我们因为彼此背负了一些东西。”   哦,赛宁。哦,舒谨。我高中时代最亲最近的姐妹淘。这是继赛宁和罗安发生关系之后,罗安又和别的女生发生“滚床单”事件出车祸成为植物人之后,我和舒谨第一次提到赛宁。   可是,舒谨的“预言”失败了。我还没来得及等到将来的幸福就失去了眼前的幸福。因为母亲食言了,她违约了。她没有实践她对我的承诺。母亲没有等到回迁的那一天,因为乳腺癌(发现时已是晚期且已扩散)而永远地离开了我。她那么残忍,甚至都没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再见母亲时,她躲在殡仪馆的一个小小的格子间里。   父亲说:“你妈说了,不要买墓地,太贵了,她在这里就可以,省下钱给小陶读书。”   我泣不成声,父亲也哽咽得不成样子:“你妈她太坚强太倔强了,她生病了,就自己忍着扛着,也不和我说,病重的时候执意不要我告诉你,说是怕耽误你的学习,总是说没事没事,等你寒假回来,可,结果……你妈她,她,她就那么走了。”   母亲怎么会走呢?高三临近期末做最后冲刺的日子历历在目,母亲的话言犹在耳。那段时间,母亲每日三餐不重样的做,每做什么好吃的都是只够我一个人的份儿。她和爸爸永远都是一碗米饭就着一碟清淡的小菜或是一碟咸菜。   当我执意不吃我碗里的肉或蛋,母亲就会说:“小陶乖,不许耍小孩脾气。营养好身体才好脑子才聪明。考个好学校将来有个好工作,妈妈再享你的福。现在,就算是为了妈妈吃。”她和爸爸甚至刻意的错开和我一起吃饭的时间。   妈妈,您骗我,您怎么可以骗我,您怎么不等到我给你享福的那一天就悄无声息的走了呢?我拒绝去看那个小盒子。我摇着父亲的手臂大哭:“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我要回家,我要找妈妈。”   可是,家拆了,妈妈也永远地走了。骨灰盒上,妈妈在照片里慈祥地微笑着。我把那个小盒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可是它没有妈妈的温度。   我哭到昏厥:“妈妈,妈妈,为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醒来时,我在舒谨的怀里,她说:“傻姑娘,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以后,我会像姐姐一样,不,像妈妈一样爱你,照顾你。”   哦,舒谨,我的舒谨。你冷艳高傲的外表下包裹着一颗火热又善良的心。我早就知道的,当你为了救赛宁拖住歹徒的那一刻;当你为了救赛宁自己却失去了贞操的那一刻;当你亲眼目睹你爱着的罗安老师和你拼了性命救下的好姐妹赛宁赤裸裸地滚到一起你却没有对他们进行质问而选择隐忍的逃离,只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痛苦的那一刻,我就知道的。   杭州的黎明即将到来,杭州城静了,更静了。霓虹像是又困又乏的孩子,不再调皮地眨眼,它累了倦了睡了。带走了它给予那些建筑的最后一丝暖柔。整个杭州城沦陷在黎明前的静谧中,却略显冰冷与薄凉。   而此刻,我的思绪却是翻滚而又沸腾的。因为赛宁的到来,扯出了多少前尘往事,因为赛宁的到来她抛出了一枚炸弹般的消息。原来罗安与别的女生所谓的“滚床单”事件只是一个误会和谣传,由始至终赛宁都是知道事情真相的,即使罗安成了植物人,她也毅然决然的和罗安结了婚。坚韧的相守、执着的爱恋,赛宁用自己阳光般炽烈的情感唤醒了植物人的罗安。而罗安,不但清醒过来,又能继续作画。现在,居然来杭州要在“钱江画院”举行他的个人画展了。   哦,赛宁,我多么羡慕你又多么佩服你。即使在你十八岁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为之坚持为之奋斗。在追求爱情与幸福的路上,你是勇者。而我呢?我永远是退缩的。就像当年,高中时代的我们,三个人都是喜欢罗安老师的,他的干净清爽、他的风趣幽默、他的博学多才、他的和善友好。哦!那个只大我们五岁的美术老师——罗安!   他修长的手指,他作画时微皱的眉头、紧抿的嘴唇、深邃的双眸,无一不神一样的吸引着我们。你和舒谨都敢用大胆的眼神热烈地看着他,甚至你们还会因为上他的课而刻意地打扮自己。而我呢?永远是宽松肥大的校服下包裹着我微胖的身材,还有我那颗卑微的心。   如果说罗安是我懵懂少女时代的一个梦想,一个暗恋的神话。那么,若君又是什么呢?若君,复又轻轻吟出这个名字,心还是痛了。哦,若君,我的若君。嗬!你是我的若君吗?你还能是我的若君吗?   若君,两年了,两年前你抛下一句话,说,两年后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接着,你便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没了踪影。   轻轻的,你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哦,若君!两年的约定马上就要到了。你在哪里呢?你会准时地出现在我面前吗?我又该怎样抉择呢?你走后的这两年,我和舒谨又是彼此都心照不宣,就像当初我们不提赛宁和罗安一样,我们同样也不提你。我们照常上班下班、做饭吃饭、逛街购物;我们依旧像姐妹一样守在一起,守在“银座”这间公寓里。我们平静又宁和的生活着。我们也嬉笑也打闹,我们甚至一起去参加“非诚勿扰”。只是,我们默契的再也没有提起你,就像我们从来都不曾和你有过任何的交集,甚至就连认识都不曾认识过你。   哦,若君!今夜想起你,索性让我肆意又泛滥的狠狠地想起你吧!我知道,合肥癫痫病的医院在那里对你儿童癫痫病怎么治疗的思念一刻都不曾减少过,只是我压抑着它,可它无声息的侵透到我的骨骼我的肌肤我的血液,一寸寸一丝丝一缕缕一点点一滴滴。相思刻骨相思入髓,每一寸每一丝每一缕每一点每一滴,都是疼痛,全是疼痛。   认识你是在三年前,那一年我和舒谨迈进了二十六岁的门槛已有大半年之余。彼时的舒谨事业上已小有成就,在一家外企公司由小职员做起,三年的光景便已打拼到公关部经理的位置。我虽稍逊于舒谨,但也在另一家公司做得游刃有余,事业上也颇有风生水起的韵味了。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回家乡。因为家乡已经没有我值得扑奔的人了。父亲在我大三那年再婚,彼时,母亲去世还不到一周年。舒谨更是不必说了,心灵上的伤口一直都是隐形存在的,再加上母亲只顾着自己的新家而不肯分半点心思给她,父亲又永远都是有谈不完的生意应酬不完的各种酒宴和各色女人。   舒谨说:“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杭州,挺好的。当初我们选择来这里读大学,不就是因为它的久负盛名——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吗?放心吧,人杰地灵,地灵人杰,错不了。小陶,我们终老在这座城市吧!”   我问:“那我们会在这个城市遇见那个陪我们白首的人儿童癫痫的病因主要有那些吗?”舒谨又挑了眉毛、兜了下唇,吹飘了额前的碎发并做了一个“嘁”的表情。捏着我的下巴故作色迷迷地说:“遇不见就遇不见吧,妞儿,你还有我呢!”   我做万分惊恐状:“小女子才不要做‘拉拉’(同性恋的意思)呢。”又做万分羞涩状:“偶还是比较喜欢帅哥的啦”。   舒谨继续入戏,拥着我一尺九码的腰身啧啧赞叹:“小陶,你不得了了呢,四年的大学生活,让你化茧成蝶了,婴儿肥不见了,个头也串高了,瞧瞧现在的你,长着闻过书香的鼻、吟过唐诗的嘴、看过字画的眼,这底蕴与内涵已非同凡响了。思想也成熟了,更是有自己的主见了。只是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依旧不取悦不讨好,不献媚不攀附。爷我甚是喜欢啊!你就从了爷吧,遂了爷的心愿不行吗?”    舒谨眼珠一转,由色迷迷改为可怜兮兮的样子嘟着小嘴哀求我:“妞儿,你就从了我吧。”她夸我的时候,我频频点头,听她讲完就跳起来给她一记栗子爆:“从,从你个头啊!你这是夸我吗?那我长得岂不是很抽象?”打完就跑,她满屋子追我:“嘿,你个左小陶,你吃爷的,喝爷的,住爷的,爷一点小要求你都不肯答应。”   我笑到不行,学着她的语气说:“嘿,你个大言不惭、恬不知耻的舒谨,是你求着我吃你的喝你的住你的,不是说不求回报的吗?这才几天啊就让我以身相许啦?”   是的,在我们大学毕业签了公司后,舒谨便决定和我租住在“银座”这所公寓里。理由是这所公寓风水好,风景好,住在这里心情会好,心情好就会工作好,工作好就会升职,升职就会有许许多多的“妈馁”。看她眉飞色舞、唾液四溅,提到“妈馁”眼冒蓝光的样子,活脱脱一个拜金女的形象在我面前熠熠生辉。 共 37474 字 9 页 首页1234...9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