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荷塘】哥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9:51

1.

小时的哥哥实在顽劣,逃学、打牌、偷家里货柜上的零食。他出格成一截突兀的荆条,满布尖尖的刺。谁碰,谁受伤。是的,母亲总是受伤。伤他的不成气候,伤他的不勤勉好学。傍晚的乡间,硕大的夕阳张开猩红的口,一声一声吞下母亲的呼喊:“宏啊,你在哪?你在哪?”母亲的足迹深深浅浅印过田埂。内心的焦灼、失望、难过,一步一步嵌着母亲的伤。可那个人呢?或许,树枝上掏鸟窝;或许,柴房后玩扑克;或许,田里烤地瓜……母亲的恨铁不成钢,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不愿叫他哥哥,从我知道他的顽劣起,便不叫哥哥。不懂母亲的苦,不知家境的难,没了父亲的孩子,却毫无上进的心。这样的哥哥,不是我心中的模样。

后来长大了,哥哥汽校毕业。他依然喜欢过一天算一天,依然喜欢游手好闲,依然是母亲唠唠叨叨的对象。而我,依然不愿叫他哥哥。总是,大呼小叫地直喊其名。

后来,再后来呢?时光是打着水漂的石子,那些远去的日子倏地沉没底下。

后来的后来,哥哥成家了,当爹了,去义乌了,有了自己的事业了。

那年,哥哥在义乌盖了新房,装修得极精致,一家人都到他的新家过年。

地下超市里买好吃的,地面有点滑,一行人都在前面走。哥哥忽然转过身来,走到母亲跟前说:“妈,地面滑,我来牵着你。”轻轻的一句话,落在我的心里,如细雨轻轻舞,水润的情绪打湿曾经的往事。这个哥哥终于有一点点像哥哥了,他温和的模样在我的眼前生动着、可爱着。

这是我记忆中,哥哥第一次如此细心地待母亲。

他的手紧紧地拉着母亲的手,有疼爱,有呵护,有孝心。

我在后面远远地看着,情绪蛰伏着湿润的温暖,感慨还未发出便又全部融入心头,好比有人在我的嘴边放上一口加了糖的水,还未细细品尝,便慢慢地融化,不是不见,而是融入心里,一丝一丝,一缕一缕,融成暖暖的情怀……

2.

前几个月,才加了哥哥的微信。

无意中打开他的相册,微信发得极少。没有妻子的照片,没有孩子的照片,却有两条关于母亲的心情记录。

他写着:“奶奶去世,送坟,妈妈看到已故父亲的坟,哭得很伤心,我的心都碎了。”

他写着:“是不是我们做子女的平时做得不够好,突然想周杰伦的一首《听妈妈的话》,妈妈,我爱你!”

看着看着,我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是一汪止不住的泉了,心里的感动稀里哗啦的,成了一片倒塌的沙丘,数不清的沙粒在眼前飞,一颗一颗烙得眼睛疼,模糊的视线里漫天漫地飞舞着一句话——妈妈,我爱你!

“妈妈,我爱你!妈妈,我爱你!”身为母亲顶顶心疼的小女儿,也只敢把这样温情细腻的话放在心里轻轻说。而,我的哥哥,一个大男人,却把如此煽情的话,如此直白的话,理直气壮、掷地有声地发表出来。

一句“我爱你”,一句“我心碎了”,土崩瓦解了我对哥哥所有的误会。

从童年起,我就认为他不爱母亲,因此暗暗地就恨着这个叫哥哥的人。却原来,深爱不言,大爱无声。他如我一样,如我们的姐姐一样,一直一直深深地深深地爱着我们苦难的母亲……

3.

母亲一生好强,一生记恩。及至兄妹三个都成年了,每年过年回老家,都会叫我们去看望那些年曾帮助过我们的人。

母亲说,父亲生病的那段时间,曾有一个详细的记事簿,一点一滴、一桩一件密密麻麻地记录。谁送来猪蹄一个,谁送来钱财几十,谁捎来药草一筐……那些人,那些事,是家人一辈子不敢忘的情。

母亲说,人,要懂得记情。有能力了,就要懂得报恩。

于是,逢年过节,在母亲的嘱咐下,我们兄妹都去探望村里的老人,这位老人送给几百元,那个老人送一套衣裳。

“当年你父亲生病的时候,多亏了他们的帮助。”末了,母亲总不忘念念叨叨,她的神情跌入回忆的漩涡,柔光打在脸上,悲悯,沉静。

而一个最大的心愿,母亲一直未说出。那就是在村里盖一幢最漂亮的大房子。她想让村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这辈子没有辜负父亲的嘱托,把三个孩子都好好地培养了,都好好地教育了,都好好地活出自己的精彩了。

这个任务自然落在哥哥的身上。现在的他,越发地懂得母亲,但凡母亲的要求,无不答应点头。他总说,只要母亲高兴,花多少钱都值!

大房子终于盖好了。在母亲一日一日的期盼中,高高地矗立村口。从审批到建造,再到装修,历时三年。

大房子高六层,每层近两百平米,外墙贴乳黄的瓷砖,内里筑大理石花岗岩。门,是褐色的铜门;灯,是欧式的吊灯;地板,是暗红的实木。

人说,这么漂亮的大房子,你哥哥在村里整整忙了半年,一日都不得闲。

人说,这么多的家具,你哥哥从广东亲自订货,找了三天三夜。

人说,这客厅的大吊灯,上千颗珠子,是你哥哥和工人一颗一颗串上去的。

……

其实,这个房子住的时间并不长。平时,兄妹三人各奔东西,母亲也随我们一起。只是过年时,回老家来住上十几天而已。

完全可以简单地装修。可是,偏不。哥哥从选材到买料设计,都亲力亲为。师傅是温州市区请的,家具是广东厂家定做的。三兄妹,兄妹的孩子,大大小小七个房间,墙纸不一样,床铺不一样,卫生间的瓷砖也不一样。一样的是,每一个房间都布置得优雅大气。每一处的精致都体现了这个儿子的孝心。哥哥只是希望,房子落成的那一天,所有的村人都能夸上一句,这个老太太真有福气,那就成了。

“妹妹,你还年轻,我给你选了淡紫的床,淡紫的纱帘,淡紫的被套……”彼时,哥哥笑盈盈地对我说,“看一看你的房间,喜欢吗?”

阳光穿过紫色的纱窗一束一束地投掷,那些光、那些影在美丽的房间悄悄挪移。我的哥哥为我在娘家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房间:宽敞的阳台、随风舞的纱帘、淡紫的墙纸,仿佛一个紫色的梦,要还妹妹一个公主梦。

公主梦,遗失在童年。那些年,因为父亲过早离世,我逼着自己迅速成长。那些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里藏着一道又一道的伤,哥哥一直都知道的。

临近年关,搬新家了。烟花点亮夜空,红绸从房顶悬下,屋子焕然一新,灯光烁烁。

母亲请了全村的人,一起来喝酒。大大小小十几桌流水席,村人们热热闹闹地夸赞、热热闹闹地羡慕……

母亲被村人簇拥着,笑声朗朗,神情欣慰。

崭新的楼房,饱满的快乐;村前溪水叮咚,屋后竹叶沙沙。

近处的青山上,父亲的坟地,草儿萋萋,稻秧碧碧,他定是知道的。你听,坟前的稻秧,飒飒摇摆……

4.

“妹妹,我在韩国旅游,大家都争着买化妆品,要什么,我也给你带一些……”暑假里,接到哥哥的电话。

“什么,你要给我买化妆品?”电话中,我“噗嗤”一声笑。一想到,他一个大男人和一群女人挤在柜台前选化妆品,我就乐得不由自己。

“大家都说这里的面膜好,给你选一些……”不容我拒绝,哥哥挂了电话。

而手机分明还有温度,暖暖的温度,在手心停留,一团团地弥漫着。

收到哥哥寄过来的面膜,是一个月之后,整整三大包。邻居问:“谁寄的?”我响亮地回答:“哥哥!”邻居就说:“啧啧啧,真难得,一个大男人还有这细腻的心思……”

沉浸在这样的话语里,不由得想起小时候。

小时候,我才六岁,父亲去世刚刚一年。

学校操场上有卖零食的小商贩,圆圆的担子里,摆着香香的糖。我停留在担子前,眼睛被花花绿绿的零食迷住了,双脚被丝丝绕绕的香味绑住了。多想买一块糖果尝一尝,可是没有钱。没有钱,就站着看,一分钟,两分钟,十分钟,半小时……我固执地站着。在那贫瘠的年代,这样的甜,是多大的诱惑啊!

哥哥走来了,他一阵风似的地跑来。

“妹妹,为何不回家?”

“哥哥,我想吃这里的糖。你有钱吗?”

“我也没钱,你等着,哥哥给你想办法。”

彼时,秋天的阳光亮晃晃地照着。我六岁,哥哥九岁。我们刚刚失去父亲,家里负债累累,穷得响叮当。

“你好,我家就住校园边,我叫宏,我妹妹想吃糖,你能赊一块糖给我吗?”哥哥诚恳地请求,“过两天,我保证会把钱还给你的。”

那商贩竟是个好人,居然被哥哥的请求打动了。他大方地递了一块糖给哥哥,哥哥像个凯旋而归的英雄,那颗糖,裹着红红的纸,阳光下熠熠发光。

哥哥看着我一点一点小心地吞咽,他咽了咽口水,开开心心地笑着。

经年之后,我再也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糖。

小时候,总觉得他不听话、不懂事。细思量,只是掏掏鸟蛋、逃逃学、偷点母亲藏好的小零食……于一个男孩来说,其实,没什么。

犹记当年,父亲去世,母亲伤心欲绝,我就到处找人问:“父亲没了,哥哥是不是可以当父亲?”

人笑,摸摸我的头,说:“傻孩子,父亲是父亲,哥哥是哥哥,怎么可能是一样?”

我固执地追问:“怎么不一样?他们不都是男的吗?”

人用可怜地眼神看着我,摇了摇头,走开了。

这么多年,我以为找到了我要的答案。哥哥是哥哥,哥哥也是父亲,不知不觉,他已接过了父亲的担子,为整个家撑起了一片完好的天……

保定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啊?小孩子癫痫发作怎么急救癫痫病怎么治能有好效果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