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山水】你的香是我的痛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18:01
无破坏:无 阅读:2074发表时间:2017-03-04 15:05:54    喜欢中秋把豫南乡间点化成香,芝麻香、大豆香、落生香、稻子香等,每一种香味儿我都很喜爱,尤其是稻的清香随风弥漫,让我爱得刻骨铭心。   傍晚,湾里铃声响了,队长趿拉着破布鞋在湾里来回转着圈儿扯着长腔吆喝道:“老少爷们,都听好了,快拿布袋上东稻场按工分分稻子……”湾里老人和小孩都慌着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布袋,挑着麻杆篓子朝东稻场跑。我想着新米干饭的香甜味儿拿着母亲早已补好的布袋朝稻场飞奔。   血红的残阳和晚霞照着光净净的稻场当间那一大堆金黄的稻子十分美艳。人们抱着布袋坐在稻场边的稻草上等待着队长和会计来分稻子,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我嚼着稻草想象着将要分多多的稻子再也不愁吃不饱了,喜欢得不自觉地笑出声来。   天将要落黑时,放牛孩都回来了,跑到稻场上用膝盖边捣鸡(撞拐),边唱道:“小汽车喯喯,上头坐着陆先文(一九五九年陆先文是信阳县长,此民谣唱的是五九年粮食关,信阳事件。),陆先文吹牛B,吹得粮食没一粒;陆先文管的宽,管的食堂不冒烟;陆先文王八蛋,饿死群众几十万,我操陆先文个王八蛋,陆先文个王八蛋,王八蛋呀王八蛋……”   龙大爷弓着腰走过来咬牙切齿地噘道:“陆先文个王八蛋命好,从息县高升到信阳来兴的跟个鸡头样,没为老百姓搞一丁点儿好事,把坏事做尽做绝,把他五法大绑,着千刀万刮都不解恨……”哈尔滨癫痫病如何彻底治疗我望着龙爷额头上暴跳的青筋,有点儿害怕,晓得他所恼恨的陆先文跟我们经常唱的民谣有关。自家屋的瘪嘴老太奶瞎着一只眼最好说话,她指着龙爷笑道:“你个老不成,当官的你也敢品头论足,恁大年纪都活狗身上了,说话没个把门的,这要是碰着那文字狱,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老太奶说的文字狱,我一丁点儿也不懂。我没心思跟同龄人疯,总想着香甜的白米干饭,眼巴巴地巴望着湾里的人们都赶快到齐,尽快分稻子。好不容易瞧着副队长扛着大称,会计拿着笔和本子,队长叼着烟卷背着双手走过来了,突然,从南湾传来沙哑的叫喊声:“救命,救命,救命啊……”接着就是南湾的人喊狗叫声。队长和副队长把手里的家伙朝稻堆子上扔下,转身都朝南湾跑,大人和小孩也都跟着朝南湾跑,只剩下我和跑不动的老年人了。龙大爷等得不耐烦了,嘴巴不干不净地咕嘟着回家去了。   望着稻堆子,想着母亲瞅着装粮食的空缸,掰着指头数着割稻子的日子时的难受样,抱着布袋慢慢地走近稻堆子旁跪下,腔子里满了醉人的稻香,想朝布袋里装时,感觉稻场周围一双双眼晴都在盯着我。我不敢扭头望,捧满稻子的手开始颤抖,又不得不把手稍微放松,让稻子淅淅沥沥地由指缝里落下,抚摸稻子嗅着香的感觉很美很美!   老太奶坐在稻场边上瞧出我心思,她张着瘪嘴厉声道:“小死鬼儿,只要你撅起屁股,我就晓得你想屙啥屎,别打坏主意哈,叫人逮着可不是玩儿的。”我只好夹着袋子,抓两把稻子离开稻堆子,心想:“一把装老太奶围裙兜里,一把装自己兜里,留着坐石磙上磕。”老太奶又厉声吆喝道:“小死鬼儿,快把手里的稻子放回稻堆子上。”晓得若不听老太奶的话,她会对我大说,我又得挨打,只好乖乖地把稻子放回稻堆子上,跑她身旁安静地坐着。   老太奶从破围裙兜里掏出一小撮稻瘪子,道:“给你个馋猫儿,占公家的小便宜不好,很不好,养成习惯不得了,人人都会瞧不起你,做人要光明正大。这是在稻草上滤下来的稻瘪子,这稻瘪子还能嗑出一小丁点儿米来,嚼着点巴儿香香的甜甜的。晓得为啥叫你把稻子送回去不?你望那边坐的都是人,个个长着眼晴都望着你,幸好你没朝布袋里装。你抓一小把不算啥,要是有人给队长打小报告,分稻子时,他会揪着你这个茬儿扣十斤,你大还不得要了你小命……”   我接过黑龙江中西医癫痫医院稻瘪子,道:“老太奶,千万别跟我大说这事哈,等着我长大当家了,一碗打十二个鸡蛋包子着多多的糖,甜丝丝的,把您吃哈。”老太奶喜欢得不停地捋摸我小辫子,道:“日子快点儿过,孙妞儿赶快长大,我等着吃孙妞儿打的糖水鸡蛋包子,死了也是个饱死鬼,闭眼咯!”她乐得露出满嘴唯一的一颗大门牙,好像真的吃着糖水鸡蛋包子。   天黑了,星星和月亮出来了。队长和副队长回来了,稻场即刻闪着手电的光亮。大人和小孩涌满稻场,木锨、杨叉、大扫把、石磙、连枷都成了孩子们的玩具。一把把手电筒的光亮时不时打眼前闪过,只有女会计手里的手电筒专注地照着大称上的小星星,那小星星标志着我们每个人的口粮,决定我们肚子饥饱。   龙爷赤裸着上身,穿着大破裤衩子,光着脚板子又跑稻场来大声嚷道:“太阳没落,就听着大队长吆喝着分稻子,日弄到现在才分稻子,叫人等到现在黑饭都没吃成,饿的过不得。”队长边分稻子边笑道:“南湾不比咱湾,南湾大,从西北头到东南头,估约莫有两里地。南湾姓氏杂,人又多,粮食打下来谁都想先背回家。”龙爷道:“你有屁快放,搞这半天是上南湾去瞧人家分稻子趁热闹去了?”队长嘿嘿笑道:“你听那些孩娃子说,我说出来你不一定会相信,可别说我犯你老人家忌讳哈。”   副队长道:“忌讳个球。龙爷叫队长说队长偏不说,我说实话龙老爷听了可别有气哈。南湾不像咱湾,除了姓黄的就是姓杨的,南湾杂毛六狗的姓氏多,人也乱。有个有妞儿没儿的绝户头老妈子成了五保户,成天到晚岔腿儿坐着,公家还得给她分稻子。有个男人气不忿,跑老妈子屋里掐着脖颈想搞死她,谁不晓得老妈子劲大,掰开那人的手叫唤出来了。有人说那老妈子的裤子被扒掉了,不晓得真假,可多人都去问那老妈子认得那人不?老妈子说那男人的脸用黑布蒙得,没瞧着相面。我估计那老妈子不是没瞧着,她是不敢说出来,怕说出来,就算把那人搞武家坡劳改队去,早晚都会放回来,搞死她没商量。这人呐,都想湾里人死一个少一个,死一窝少一窝,好多分点儿粮食呗……”   龙爷坐在扁担上仰面朝天大声嚷道:“世道平,百姓福,世道乱,人命贱!”末后垂头扣摸长满脚气的烂脚丫子。等待分粮的人们朝他一阵哄笑,继而又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南湾那个差点儿被坏人掐死的老妈子。老太奶蠕动着瘪嘴自言自语地小声咕哝道:“可怜,这就是没儿人家的短处,脱生成人来到这个世上想活到老死,咋就不晓得趁年轻使劲刊个带巴的种儿出来呢?妞儿有啥用?养活大嫁人了,你还不是个绝户头?来世上一辈子连个种都没留下,要遭人白眼,还要受人欺负……”我听着听着,趴在老太奶温热的腿上睡着了。   父亲背着半布袋稻子叫我回家时,一边走,一边叹息道:“人口多,没劳力,小队七一扣八一扣,不但分不到粮食,还得倒贴,年年都得打借条。你成天想着吃干饭,吃稀饭都得省检着。你还记得昨年三月间呗?没粮下锅了,我找大队借十斤粮,碰着你二爹也上大队借粮,黄堂大队支书黄在地批准借给我们每家十斤粮,会计发粮时每家只借给五斤粮,五斤粮在大家人口仔细着佳木斯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吃稀饭,说是稀饭,其实跟米汤一样,也只能维系三四天。上有老下有小咋搞呢?夜黑愁得睡不着。我趁着还有劲儿爬起来拿着挑网子,背着笆篓趁着月亮上田畈转,只要瞧着哪个塘有水就撂几网,那花壳子,泥狗子、鱼、虾,大大小小搞半笆篓拿回来着点儿盐焖熟,一人盛小半碗,没着油也吃可香,就是填不饱肚子,光斗个命咋搞呢?”   “天天靠着夜黑出去撒网逮鱼来过日子,熬到生产队歇伏了,你训词爷邀我一路出去揽工,上肖王那西北沿胡沟儿去跟人家队长说好话挑梨,那梨成熟大下来,卖不赢就会烂。队长只好答应我们先挑梨,连跑十多趟,挣了两块多钱,买了十五六斤大米。你爷说千万别把小孩饿死了,半夜喊我起来赶紧去挑梨。我每天都跑几十里地,草鞋穿破了,走小路扯两把草再编一双。好在都是打赤板子穿过草鞋的,脚底板茧子可厚,耐磨也耐扎。有天晌午,我们在挑梨的路上碰着汪寨的汪琦房了,他瞧着我们穿的破汗衫露着肩膀,上头的茧子都被扁担磨得冒血渣子,跟我们说他姐夫周国亮在许昌沈村大韩庄,那地坡的女人都会织布,大量需要棉花纺纱,就是没人敢搞。第二天早起,我跟你训词爷重庆治疗小儿癫痫病好的医院就把头天晚上准备好的棉花打成被子状的包背着,再在背包上别把铁锹,要是熟人碰着了,就说是出去揽工。倒买倒卖叫投机倒把,逮着了枪毙,可不敢说出去哈,队长民兵都有打死人的权利,我也怕被逮着了会被枪毙,更害怕把你们饿死了,只好豁出去了。”   “我们地走到彭家湾小火车站,搭火车到许昌,下车地走到大韩庄,周国亮就把棉花收着了,他待人可热情,管我们吃两顿饱饭,临走时送我们好几张饼子,亲自用马车把我们送到许昌火车站。我到信阳出了火车站就势把捎带回来的几丈花布偷着卖了,连夜从信阳市地走回来。将才进家门放下包袱,队长恰好打上工铃,没被他逮着还怪好的。挣点儿钱买点儿粮食,总算是熬过来了。这回有粮下锅咱就不用愁了。”我和父亲路过大槐树下时,遇着湾里的大孩们聚集在大槐树下说话,瞧着我们走过来都不说话了。我很好奇,悄悄躲在墙根脚下,偷听他们商议着三更出来偷下园的稻子。我不晓得三更是啥时间,就晓得只要夜黑不睡准能听着狗叫唤。我实在不想顿顿吃了稀饭再伸舌头把饭碗舔一遍,肚子还是饿,可想可想吃一顿香喷喷甜丝丝的白米干饭。想吃干饭,我就得有稻子,就想着跟他们一起偷。   夜,我怕睡过头了,会错过偷稻子的时间,跑西沟边上扯一大把酸灌桶回来,等着家人都睡了,蹑手蹑脚地在大过道当间放两条大板凳,板凳上棚着箔帘子。我趴在箔帘子上想偷稻子,偷回来放哪地坡藏着?时不时地揪下上眼皮,嘴里不停地嚼着酸灌桶,酸得挤眼儿还朝嘴里塞,唯恐睡着了,会错过偷稻子的机会。听着群狗激烈地叫唤,我悄悄地爬起来,把大过道门开一条缝儿,伸头望着下园稻田里有一大群熟悉的人影,心想:“他们准是偷稻子的。”带着大黄狗跑下园去瞧,果不其然,我慌忙搂一大抱稻子,因心情紧张,抱着稻子上田埂时腿包子磕破了,泥沙磕进肉里也不晓得疼。偷了一抱稻子不甘心,又偷一抱子,一直偷到天亮,我把偷回家的稻子都藏猪圈里。   尿儿站在门口轻声道:“三儿,从稻田到你屋门口洒的都是稻穗子,敢紧捡捡,别让人家瞧着了。”我正在门口捡稻穗子,队长扛着铁锹打我身边走过去了,他径直走到下园,沿着每块稻田转一圈。我们躲在湾里槐树林里偷瞄队长,还暗自得意。尿儿笑道:“队长是个瞎包儿货,没发现我们把下园那两块田的稻子各偷一半,怪好的呵!”我高兴得笑着抱成一团。   吃晌饭时,副队长带着几个人突然闯进我家,他们把堂屋、里房、厨屋、猪圈、茅缸都搜一遍,搜出我偷了大半夜的稻子。我父亲和母亲瞧着那一大堆稻子都很吃惊,继而一齐用白眼瞪着我。我吓得腿直发抖,朝门外指着结巴道:“他、他们都都、都、都偷了。”这回父亲没动手打我。母亲照我嘴一巴掌,厉声道:“女子家家的,谁叫你去偷稻子的?这长大还得了哇!我叫你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吃饭不能巴唧嘴,说话更不能结巴嘴,把将才那句话再重说一遍。”威严的母亲把我打愣了,这一愣,就是三四十年。   父亲说祖先留给我们的稻子早被科学家袁隆平的杂家水稻取代了,要不然这辈子哪能瞧着恁多惊喜呢?!   是呵,春天转眼又长成了秋,我很想很想瞎眼老太奶,没想到我们分离一回就是永远,她用一只眼光指着要我走正道,曾经对她许下虚情假意的甜言蜜语,而今让我痛彻肺腑。一个人走在稻田埂上想着那年那月的风和着日子哗啦哗啦奔流的声音,没有孤独,满眼都是金黄的泪,可想唱支《母亲》歌,咋也唱不出口,我像成熟的稻穗深深地弯下腰低下头。      河南信阳黄国燕 共 44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