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晓荷遇见】雅克拉的绿色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58:40
无破坏:无 阅读:623发表时间:2018-07-13 11:58:13    一   王伟林是我的一个比较要好的文友,平日里,他写了诗总要给我打个电话,在电话里念给我听。我喜欢他的创作劲头,总是埋着头不声不响地搞着自己的创作,人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这句话用在朋友这儿最恰当不过了。时隔不久,他的文笔就会有很大的长进,作品数量也会突飞猛进。每每让我感到惭愧难当,听说他的文章在哪里发表了,我也是激动不已,就像是自己作品发表了似的,也高兴得手舞足蹈。   星期六是双休日,本来我是要回家的,可我编的杂志还没有排完版,只能牺牲这个双休日把没干的活儿干了。中午刚过,王伟林就打电话来说,他又写了一首新诗,不说他诗歌的语言,也不说他激情荡漾的诗句,诗题就让我眼前一亮,《让我们用最后一点力量从空中飘落》。写的是一个民工,因讨要不到一年的薪水,而跳楼自杀的事。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心痛的事。好像我们总是在思考一些大问题,例如:汶川大地震、周曲山洪泥石流,还有近些时候发生的日本大地震、海啸和核扩散,却忽略了就在我们身边的人和事,虽然这些小事对于很多人来说不值一提,然而这就是我们真真实实的生活。他们为了生活,为了儿女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他们不惜汗水,背井离乡,在城市,在荒野戈壁,只要有挣钱的机会,他们不惜忍受孤独寂寞,在那里弯下脊背,干起又苦又累的活儿。他们干的是牛马一样的活儿,吃得的像猪食,睡得像狗窝。可就是这样那些为富不仁的老板,还要榨干他们最后的血液,连他的汗水钱都给,他失望了,绝望了,他爬上高高的楼房,用最后一点力量跳下去,演绎着一个令人痛心疾首的悲剧。   据王伟林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可是,这个真实让我不寒而栗,我不敢想象站在高楼上,向下跳需要多大的勇气。可我知道不是到了最绝望的时候,谁会有这么大的勇气,把自己抛向空中,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结束自己的生命。从艺术的角度看,这是美丽的一瞬,这是最壮烈的举动。可是,这也是最悲哀的、最令人心灵颤抖的行为。我感佩他的勇敢,可我又为他感到惋惜,更为他愚蠢的行为而感到愤怒。生命是用任何金钱物质换不来的。人只有一次生命,无论碰到什么困难,只要我们坚持,只要我们不懈的努力,就会找到解决的办法。   听到这样的故事不免心中有些沉重,在电话里,我沉默了许久,我只想说:真爱每一个生命,就是真爱生活,就是对生命的负责。   王伟林问我:杂志排完了吗?   我说:大概一会儿就完了。   他说:来吧,到雅克拉来,我们哥俩聊他一宿。   我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说真的,雅克拉究竟在哪儿,我是一点儿也没有谱儿,只好上了车后,和驾驶员提前打好招呼,到了雅克拉告诉我一声。      二   我到雅克拉的那天晚上,天色已晚,灰蒙蒙的的謩色,透着一股可怕的阴森,之中还夹着盐碱的气息。风挺兰州著名癫痫医院?大,呼呼啦啦的风声和强劲的风力几乎要把我,就像吹走一片落叶一样,把我卷进雅克拉的大漠戈壁深处。   下了车,我只想尽早见到王伟林,所以,也没有在意雅克拉的景色或者它的模样,更没有想会写什么文章。只是想和文友小聚一下,就带着满心的热情来了。至于雅克拉是什么样子,可以说,我从来没想过。在我的心里,那只是一个出石油天然气的地方而已,再有其他我就一无所知了。   因为,雅克拉出了石油天然气,才有人记住了雅克拉。雅克拉也就成了石油天然气的代名词。      三   王伟林是个身材魁梧的人,虽然这条柏油路上,流淌着大多数身影是红色的,我还是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红色石油人特有的的色调,无论他们站在哪里,鲜红的着装,就像一颗火种一般,迅速点燃你的视线。王伟林不算是一个石油人,他只能算是一个给石油人打工的的文人。为了老婆孩子为了生活,他还是放下了文人的架子,放下他自尊和梦想,从阿拉尔跑到雅克拉打工挣钱,干两个月,他才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不过他很满足,他说,在这里除了工作之外,他有很多创作的时间,只要没人抢夺他敲打的电脑,他就要创作下去。每次和王伟林在一起,我心里总会蓄积一腔的力量,也总是掀起一股强烈的创作欲望。说真的,我有不少作品都是在这样的激励下而创作的,我应该感谢他,是他让我有了奔跑的起来决心,是他拉着我在跑。   在这条仅一公里流淌红色的柏油路上,我还是远远地就看到了他,看到他慢慢飘移而来的身影。他穿着红色的裤子,白色的衬衣。这一点好似他有意而为的,其实并非如此,她说,在雅克拉见到最多颜色的是红的,说得最多的是石油,想得最多的是老婆孩子,听得最多的是儿子的埋怨,好像这些都属于他,终于可以放松一下自己,就换上自己喜欢的衣服。   雅克拉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我不属于雅克拉,雅克拉也不属于我,我只是它的一个匆匆过客,一个没有任何奢望的过客。在南疆,我走过很多的地方,能让我提起笔来写的地方确实不少,可在雅克拉我写它什么呢?写它的荒凉,可它还不够荒凉,雅克拉还有一团不大的绿色;写它春绿秋黄,可它的那点绿色实在太可怜了,和那些大片的戈壁荒漠相比,雅克拉的绿色就是一叶小小的叶芽,与时间与这浩瀚大漠戈壁抗衡,与孤寂与心底的渴望相伴。   一眼望去,雅克拉除了公路两旁几行光秃秃的白杨树和柳树,就是满目的苍凉的戈壁,白白花花的盐碱,就像雪一样覆盖在雅克拉的地表上。也许是在南疆住惯了,也许看惯了满目荒芜戈壁的景象,所以,见到这种景象也没太多的感触。见到王伟林后,我们就在路边的小馆子小酌了几杯,就在他引领之下,住进了他的公寓神侃起来。      四   雅克拉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突然,好像没有一点前兆,只一夜的工夫,雅克拉所有的树就冒出了嫩嫩的叶芽,染绿了这片戈壁的荒凉。沉寂一个冬天的的雅克拉,就有了春天的样子,就有了一层的生命的气息。头天晚上,我走进雅克拉时,还没有一点春天的迹象,一早起来,我就看到春天已绽满了树枝头,一片片鲜嫩的叶芽,在初晨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那么翠绿,那么让人心醉,我几乎想摘下几叶,在嫩嫩的树叶上作诗,按着叶片的脉络,勾勒我最美好的画卷。这样的想法,这样几近疯狂思维,是否也蕴含着诗意的美感和内心的浪漫!   去过雅克拉的人不多,所以知道雅克拉这个地方的人也不多,虽然它就在314国道旁,在路边上也竖着雅克拉镇的牌子,来来往往的车辆无数,然而,又有几个人记得住这个小地方呢!   第一次见过雅克拉这名字,我是从王伟林寄来的信件上看到的,也没有太在意,因为那是一个和我无关的地方,如果不是朋友相邀,我不知道这辈子会不会到雅克拉去。即便去了,也不一定要写什么。临别雅克拉时,站在314国道雅克拉村的路边上,等回库车的车,我才细细地品味这个陌生的小地方。风好像从来就没停过,时大时小。突然一股大风刮来,卷起浓浓烟雾一样的的尘土,想躲已是来不及了,只能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任凭大风刮,任凭尘土的包围、侵袭。等风停了,我就像刚从土堆里爬出来的,一层灰白色的尘土,把我重新染了色。扑打完身上的尘土,再望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只有西望才隐隐约约望到一点星星点点的绿色。问了一个在雅克拉开小饭店的四川人,他说:那是二十公里外的牙哈镇。听他这么一说,雅克拉距离我们并很不遥远,只是我们没有走近它,它总是在我们的记忆之外徘徊。      五   雅克拉原先只是库车县牙哈镇的一个小村子,现在雅克拉也是一个小镇。从何年何月就有了雅克拉,我查阅过库车史志,却未提只字。我想,何时就有了雅克拉这地方,这和我写它的绿色关系不大,也就不想纠缠在这个小小的过节上了。   雅克拉是维吾尔语,翻译成汉文是边缘的意思或者围绕的意思。它围绕哪里了呢?不用多费口舌,也会知道雅克拉就是围绕在牙哈镇或者库车边缘的一个小村庄。还有另一种说法,雅克拉有镇头、村头、街头的意思。从这一点看来,是符合雅克拉的地理位置的,从雅克拉再往东虽是库车的地界,除了二八台就没有库车隶属的村镇了,说雅克拉是库车县的东大门,也基本符合这一说法。无论雅克拉是边缘的还是库车东大门,这都不是我想要说的,我想说的是雅克拉的绿色,虽然,雅克拉的绿色没有想象的那么葱茏,那么宏达,但是,它却可以安慰我那颗灰暗的心灵,可以安慰这片戈壁大漠躁动的心。   说雅克拉是一片小绿洲,我觉得有点言过其实,最起码从面积上来说,也不够绿洲这个词。似乎张开我的怀抱,就能把这一点点的绿色拥入怀中。这样形容雅克拉似乎有所不妥,似乎有一点太小瞧了雅克拉了。   其实,雅克拉这地方太小了,有人形容一个地方小,说:拿一个馕从东街一使劲就滚出了街。在雅克拉我想不用滚,馕掉在地上,半个就出了街;雅克拉那样一团小小的绿色,面对茫茫的戈壁大漠,就像汪洋大海中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口碑好?溅出的一滴微不足道的海水,雅克拉的绿色也像一滴海水一样,它遮掩不了雅克拉的阔大无边的的荒野,它没有办法拯救这片戈壁的生命。它只以一种最坚强的信念,绽放生命的精彩;只以一种最执着的追求,把生命演绎成一首战歌。也许,我们见到一望无际的草原,我们会享受大自然赋予我们的舒畅与惬意,可是我们却失去了反思和危机感,我们笑的总是那么无所顾忌,那么阳光灿烂,那么没心没肺。   然而,面对雅克拉的绿色,和茫茫大戈壁相比,我们才会感觉到绿色的珍贵,生命的伟大。就是雅克拉这一团并不耀眼的绿色,它让这片千古万古的荒原,有了一丝生命的迹象,有了一线生的希望。      六   走在雅克拉这条柏油小路上,看着身旁一树一树嫩绿的枝条,心里非常的感慨。水是制约南疆发展最大的障碍,雅克拉也是如此,没有水就意味着荒凉,就算有再多肥沃的土地,也只能荒着,承受着时间的丈量与困惑。   听着晨风与绿叶的对话,我还是感觉到雅克拉春天的气息,虽然这片小小的绿色,不足以满足我渴望春天绿树红花的期盼,但我还是被雅克拉的绿色陶醉了。这种陶醉不是晕头转向的,也不是   闭上眼睛,仿佛,我已走在辽阔的大草原上,走在青山绿水中,聆听鸟儿的清脆的歌声,听着耳边风儿沙沙翻动树叶的响声,享受着春风涂染的画面。无论在哪里,春天带给我们的总是希望和我们对未来的向往,我们总是在春天里打开幻想的闸门,幻想着如画的景致,幻想着春天里的那份激荡的情怀。   忽然,从一个大院里传来一声羊叫,在这个安静早晨,在雅克拉羊的叫声格外的清晰,也让我感到一股很暖流在心里流淌。我想看看羊儿温顺的样子;我想为羊儿扯上一把鲜嫩的青草;我想牵着羊儿走在雅克拉的荒原上。可是只听到羊的叫声,我却无法靠近它,一扇铁大门挡住我的脚步,终于等来了回库车的客车。登上回库车的车子,我依然不舍雅克拉的绿色,目光透过车窗玻璃,我一直凝望着向后奔跑的雅克拉,那些越来约小的绿色,慢慢在我的视线里晃动隐去。此时,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抚自己失落的心情,闭上眼睛,回想着仅有十几个小时的停留,也许,这十几个小时太短暂了,或许我还没来及看清雅克拉真实的面孔,我匆匆地来了,又匆匆地走了,虽然我没有为这里带来一叶的绿色,我却带走了雅克拉的记忆。   也许,我不会再回到这里,但我相信,我一定会记住这个地方雅克拉,记住雅克拉那团小小的绿色。 共 431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