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柳岸】消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4:05:54
摘要:你看那只掉群的大雁在天空发出孤独的鸣叫,那支南飞的队伍消失在天边,害怕以及孤单,茫然加上无助,没有归宿的感觉,只能盲目的飞。  走到村口,眼前是一片淡蓝色的水泥地。像晴天的蓝,有白色静止的浮云。的确,比废弃的臭水塘干净、养目,看去使人内心舒服。这块地方大概有三四百平方,能停得下十几辆小车。迁居在外的家乡人回来,有车的,便把车子停泊在此。往昔的故事,流传至今,慢慢失色,还有几个乡人记住它的原样?    (一)   这次回到老家,只见进入村道路的两旁野草葳蕤,杂树横生,一派荒芜貌,心竟生出楚楚的酸。哥哥的车七弯八拐摩擦伸出路边的杂草,向那条熟悉的路驶进。   从外面马路至进村这段路,中间横亘一条小河。河水不再清澈,河岸两边亦长满一人多高的杂草野藤,如同一片寂静的丛林,守着河流,不离不弃。我还是执拗的记得,上小学那段时光,河水清澈见底,两岸只有短矮的草植皮,像绿化般生长周边;沿着河岸边走,可看见河中鱼儿在水里逐赶嬉戏。我跟同伴们,调皮地从地上捡拾石子掷入河中,那些小家伙听到声响,皆吓得四处窜逃;而岸上的我们,早已被自己的阴谋得逞而喜不自禁……这些,久远得如同遗世的故事,无法用记忆勾勒出具体的情节。消失如此之快,就像老去,无能为力地看着这一切,在岁月的长河里败落,缓慢而迅疾。   这条路,由往年的泥坑路,修建成了现在的水泥质地。这又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山村仍是穷乡僻壤,连搭客的司机都不愿进到这条村里来。山村跟她的儿女一样,有着自卑的心,却从不屈辱于别人的冷嘲热讽。司机们嫌山村荒野,路凹凸不平难走,如果出得高价,亦可免为其难走一趟。每每都要出两倍的价钱,他们才肯让你上车。到了入村的路口,他们还是会有埋怨,这种穷地方,道路破破烂烂,下次就算出再多价钱,也不想走了……我的心是何其难过:为自己不能择一个富裕的出生地,为自己的村落默默无闻作了贡献仍不被外人体谅;甚而我们作为土地的儿女,亦觉蒙羞,多想与她划分界线,弃她不顾。最好从今与她没有半点牵连,完全遗忘这个穷地方。      (二)   车子驶进村,村口坑洼的路道仍无人维修。只要这条路暂能通车行人,修不修建是没有人去在乎的。村里四五十户人家,如今迁出城的已占大半。稀疏的几户,都是家境不太富裕或没有能力迁居的,只能守着失去往日孩童嬉戏,大人无事时窜门聊天的村庄。孩童在成长,老人颇多已经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亦只能在梦里见或被艰难的想起。十几年的时光,使一个村庄走向没落,在无声无息里被她的儿女遗弃。这样的结局,老一辈承担了后辈的罪过。一把黄土掩埋了寂寥村庄的魂,气息将尽,仍无能得到她儿女郑重的关注。   在七八年前,为了建好这条进出山村的公路,村民们集体捐资,又把租借山头给别人种树的款一并投入建路工程上。齐心协力下,村民们的努力,终于把泥泞坑洼的土路打建了一条簇新的水泥公路。从远处望去,公路蜿蜒入村,像条巨龙藏卧在此。这等喜庆之事,一度使村中人沉浸在幸福的憧憬中。   村口那口水塘,也是在修建公路时填平的。在未填平之前,塘边有村民种着高大的芭蕉树,夏天时节,夜晚有蛙鸣,以及风摇芭蕉的惬意。雨后带着几只小鸭子拿钯翻地钯找蚯蚓给它们吃,一只只像兴奋的孩子,“嘎嘎”欢叫着。饱肚后的小鸭子总不忘下水塘游几圈,任你在岸边喊叫全不理会。      (三)   那时池塘边也种有野果树,待到果子成熟时,一群馋孩子早已把果子摘光。大雨滂沱过后,池塘积满一池水,放水口处没有设网堵住,大的小的鱼儿都会随水涨流出来。我跟哥哥拿着桶盆之物等在那里,见有鱼儿出来就用撮箕去捞,经常也会捞得数斤鱼回来……   池塘是公众的,不是谁家的固有资产,因此,没有人管制。渐渐,这个池塘被村民们当垃圾场,扔满一塘垃圾,无有爱惜。一池碧水成了臭水。常年看到绿苔鲜浮于水面,死生禽,旧鞋子,断木头,烂衣服……池塘成了废物回收站。恶臭从炎炎烈日的剧照下散发出来。死猪被水泡得肿胀,又经烈日剧照,那具浮尸破肠烂肚,暴现在池塘的正中央,鲜绿的藻类将它包围住,浩大的一片,像是给这位可怜之物一场盛大的送行。   而岸边经过的人们,都会用手捏住鼻子,偏过脸,不去看那些污秽,都想快步离开。偶有调皮孩童,用石子扔向那些臭物,蚊蝇“嗡”的一声散开在尸体周边,待魂魄归位,又忍不住往尸体的肉叮咬。   池塘彻底成了村人的弃物,这是一个垃圾的巨大容池。人们不再把它当作养鱼的水塘,即便有肥美的鱼儿在水里游荡,亦没有人对它们起贪欲之心。夜里有大雨,那雨滴落水中,撞出回响,是否那响声是水塘借助雨滴发出悲恸的呜咽?这呜咽,被漠视它的人们看作更加肮脏的臭地方。那蚯蚓,成群结队集体在泥土下发出激动的悲鸣,是否也是水塘惟一无奈的哭喊?是的,一切都在消失。像城中村,熟悉的老房子,要被拆除;像热情的左邻右里,散落天涯。我们极力在怀念那些亲切又熟稔的人与物。无奈,他(它)们都一一与我们告别或散失。      (四)   怀念的心在寂寥中落落寡欢,走向村口,沿着村巷道走,脚下野草荒芜,乱石已经长在泥土里。从村尾的高处往村口下面看去,巷道看不见人迹。记得那时每条村巷都有人在自家的门前走动或去窜邻家的门,如今竟像人去楼空的古老村落,清清冷冷,那还寻得一丝亲切。   我每走到一座房屋门前,都会抬头观望它跟往日的差别。破败或长满荒野,便告知这座房屋的主人已迁居他处。门有春节贴的门神像,已被风雨吹洗失去了鲜艳的色彩,残旧破损。热闹的往昔,乡邻淳朴的笑容,此刻是回忆的线索。我抚摸那些泥砖墙壁,像抚摸自己的过往岁月——有粗糙,有细腻,有沧桑,有时光的烙印。我们怀念,因着失去;我们怀念,因着感恩;我们怀念,又或因着对世事变幻无常而感慨万端。我们一直走在怀念的路上。   我的脚步停驻在一个空猪栏前。此猪栏曾豢养几头猪,一个矮小的中年妇人肩担两桶潲水,小心翼翼地,来到猪栏前放下。猪崽们似是闻到食物的香味,一头头早就候在猪栏的门口,焦急的发出“哼哼”叫喊,你挤我,我挤你,都想霸占猪糟子独吞美食。我们家有剩饭剩菜,吃剩后都倒在一个黑色桶子里,待到傍晚时分,喂猪的大婶会来我家提取。猪崽长大被宰,大婶不忘感谢拿着几斤猪肉上我家要妈妈收下。妈妈说不要,大婶说这又不是特意买来的肉,自家的猪崽,你就安心收下吧。邻里的情意,在人口密集的城市里,再也寻不到这份感动。人与人之间,都是防范着,回到家来,立刻关上门,就算是对门邻居,也不知别人姓甚名谁。渐渐感觉人情寡淡,寄居城市之中,无法见到属于那种纯朴的亲切笑容。      (五)   猪栏对面,是一块房屋前的空地。这块空地,房屋的主人早上和傍晚把牛拴在这里休憩。牛放出去外面吃草,这里便是孩童的游乐场。我们女孩子,跳橡皮筋绳(我们的家乡称为“跳河仔”)。三个人就可以玩,两个人分两头把绳圈套在身子拉紧,一个人在两根绳子中跳着规定的步骤。如果步骤错了,便轮到下一个。人多玩更热闹,分二组。一组人必须一起起跳,如有跳错的,便先出局,留对的人继续跳完既定的步骤。跳完了,便又把绳子在身体升高一级继续跳,上一局跳错的又可以加入一起跳,如此类推。越高越难跳,最高是把双手向上伸直平行,然后把绳子套在两只手上拉紧。这一级比人还高,都是找一些高一点的人拉绳子,以防对手轻易过关。   有的人根本连第一个跳进绳内的动作都完成不了。可以双手按地打筋斗把脚放进去,但不能用手去碰绳子,如碰到,即是犯规,一样出局。这是一个只用脚的游戏。冲这一关人人都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往往也没法拿下来。只要有一个人完成完整的步骤,那怕这组人有五个或更多的人,都算过关。一个游戏,也有它的规则与宗旨。如果散玩,纵玩,便没有了游戏的程序,如同婴孩需索,不分时候,哭哭闹闹,教人心烦,没有耐心。有了规则和宗旨,游戏也算一项有纪律有组织的运动,使身心愉悦的同时,在约束的范畴内也有了集体的团结意识。一个团队,必须要靠每个人尽一份力量,才能巩固,才能成功。      (六)   我站在空地停留良久,想起那些时光的无忧无虑,除了读书,什么也不用想,只知道幸福的玩耍,根本不知道愁滋味,亦感觉不到“寂寞”这样的词。但如今的心,总是被愁枷锁,被寂寞侵蚀。一个人的时候太多,总怀疑孤独的影子是自己的一块心病,没有药愈,所以反反复复,无限感伤。那时候,也想过快些成长,像村里成年的大哥哥大姐姐那样,可以背着行囊在外面谋得出路,见城市的繁华奢靡,融入那样的天地,真真正正,成为一个城里人。这些,也有想过。仅仅是简单的想法,对未知的好奇以及诱惑。当自己真的离开家乡,离开这片深爱的热土,在异乡的一隅,我是这样想念它。人事音讯,只能从妈妈口中得知。某某家又迁居进城里了;某某家的谁又去世了;村里的人越来越少,根本找不到几个说话的人……   每每这时,虽远隔一千多公里,也被电话中妈妈感伤的情绪感染。放下电话,想起曾热闹不断的村庄,心里难免黯然。   家乡有个习俗,每到社日,十几个村民便会聚到村里的庙宇把一头大肥猪杀掉,然后用大锅煮熟祭神。祭完神通知每家每户拿碟盆出来领社肉。村民如同得了圣旨,都从家里出来往庙宇的路上赶,兴致勃勃,像是赶去看一场晚会那般好心情。小路陆陆续续有人行,待到人数差不多,便把分好的社肉按报自家户主的名字前去领取。热热闹闹的一天,因这个特殊的日子使人感到愉悦快乐。并非因有了这份特殊的食物,只因村庄这些熟悉的人,个个热情洋溢,把快乐感染到每一个人的心里。集体,是一个大家庭,我们不能离群索居。你看那只掉群的大雁在天空发出孤独的鸣叫,那支南飞的队伍消失在天边,害怕以及孤单,茫然加上无助,没有归宿的感觉,只能盲目的飞。   走到村口,眼前是一片淡蓝色的水泥地。像晴天的蓝,有白色静止的浮云。的确,比废弃的臭水塘干净、养目,看去使人内心舒服。这块地方大概有三四百平方,能停得下十几辆小车。迁居在外的家乡人回来,有车的,便把车子停泊在此。往昔的故事,流传至今,慢慢失色,还有几个乡人记住它的原样? 西安羊癫疯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癫痫病的遗传性和护理介绍武汉目前癫痫治疗的办法天津哪家专科医院医治作用好?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