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墨香】亲在,及时多尽孝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9:14
摘要:2011年5月7日,一个令我们五姊妹难忘的日子。这一天,90高龄的妈妈突然脑出血,造成半身不遂……妈妈真的老啦,身体的恢复再也达不到理想的效果啦,再也离不开我们的照顾啦。由父母而派生出的这五个小家庭,其运行轨迹也开始在变轨,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运行轨道。 2011年5月7日,一个令我们五姊妹难忘的日子。这一天,90高龄的妈妈突然脑出血,造成半身不遂……两年多过去了,如今妈妈虽然大小便基本自理,还撑着自己洗洗换下来的裤衩。可妈妈真的老啦,身体的恢复再也达不到我们理想的效果啦,再也离不开我们的照顾啦。由父母而派生出的这五个小家庭,其运行轨迹也开始在变轨,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运行轨道。   ——题记   (一)母亲啊,你是儿女的天!   2011年5月7日凌晨,90岁高龄的母亲因脑部出血造成半边肢体瘫痪,住进了医院。我们做儿女的,心像被刀扎了一样,疼并绞结着,天昏地暗,仿佛天一下子要塌了下来。   我的母亲不同于别的母亲,一生坎坷、历受煎熬,遍尝人间疾苦。少年时因家境贫穷要过饭,后出外做保姆,服侍身患肺结核的病人。青年时为了全家的生计,种田砍柴,挑担卖菜,不比一个男壮力差到哪里。到了出嫁的年龄,又硬是让外公外婆留在家里做老姑娘,撑门顶户。与父亲结婚,过了些年的甜蜜日子。没多久,父亲为了支援建设去了包头,从此父母开始了长达八年之久的两地生活。父亲重回南京工作,却好景不长,不久便抛下我们西去。父亲离开我们时,大姐还在读书,小妹年仅四岁。一向靠父亲工资生活的一家,一夜之间断了经济来源,我们从富裕家庭一下子跌到了贫困线以下。是妈妈挺起了不屈的脊梁,独立挑起抚养我们姊妹五人的重担。多少年来,她含辛茹苦,把我们一个个抚养成人成家,还培养我成了一名大学生。   我的母亲极其平凡,小时家穷没上过一天学堂,是典型的农村妇女。但在她的身上却有一种最宝贵最朴实的东西,那就是她的心里始终装着别人。即使在她自己面临最困难的时期,还始终想着别人的困难;遭受重大打击承受巨大痛苦时,还在意着别人的痛苦与不安。生活稍稍富裕了一些,她又一心牵挂别人的生计。   我们清楚地记得,是妈妈把在农村七岁的堂哥接到家里,视同亲生。和我们同吃同住同念书,费用全包,直到堂哥中专毕业参加工作后为止。妈妈的仁爱,也让堂哥视她为自己的亲生母亲。   父亲去世后,45岁妈妈为抚养我们,去父亲的原工厂作临时工。凭自己辛勤劳动,挣一点微薄的工资(每月28元)让我们生存了下来。那些年,妈妈的早饭没有一顿是坐在家里安心吃的。她总是做完了家务,端着盛着稀饭的茶杯,一路吃一路小跑。处在极端困难条件,她都没让一个孩子辍学,硬是让她的孩子们都上了学,一个大学生足让她欣慰。母亲懂得知识的重要,只是源于一个朴素的道理:“识字才会有长进”,绝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受不识字的苦。   父亲走后的那么多年,妈妈饭碗里的菜经常是咸干菜、腌菜,而一个荷包蛋则是我们子女不变的佳肴。妈妈,却是那样的干瘦,还要付出繁重的劳力。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家里家外忙碌着,节省着每一分钱。六十岁了还上房顶拾漏,舍不得花钱请瓦工。灯下通宵缝补,改衣翻新,只为节省几块钱购置新衣的费用。   父亲在时,无论是婆家还是娘家的亲戚,妈妈都一视同仁,乐善好施。从小孩的上学,亲戚的油米与看病,遇到困难求助,妈妈都倾其所能,全力接济。父亲去世后,我们家穷了,亲戚们来了,妈妈依然热情招待,一碗饭,几样蔬菜,亲戚们也吃得乐融融。穷亲戚走了,母亲还愉愉塞给他们块把钱,以助其渡过难关。   当时我们家居住并不宽敞,可妈妈还是把下放到农村的叔叔一家接到家里居住,白纸黑字、签名画押地承诺叔叔返城后不向政府要房,使叔叔一家得以重新安置进城。叔叔一家住在我家几年间,母亲没要一分钱的房租。   我们忘不了,当看到我们这些子女上学个个都有出息时,母亲跟别人交谈时铿锵有力的语气。当接到妹妹考取重点学校、我考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刹那,妈妈欣喜若狂的笑脸一直定格在我们的记忆里。   我们都相继结婚生子,日子越来越好之后,回家看到妈妈仍勤俭如初,馊饭仍不舍得倒掉,用水淘过后再热着吃时的那一刻,我们感到无比的辛酸,泪水忍不住潸然而下。   每次孙子辈重孙辈来了,她会高兴的把好吃的东西分发给孩子们,笑咪咪地看着他们吃着。当懂事的小孩劝她也尝一尝的时候,母亲总是满足地说:“奶奶岁数大了,吃不吃没关系,你们吃了个个成为壮小伙、俊姑娘!”   ……   如今,看着妈妈病卧在床,我们心碎欲裂!母亲啊,你是儿女们的天!天塌了,我们怎么办?   儿女们最大的心愿,就是盼妈妈尽快地好起来,重新站立起来!   ……   (二)妈妈,我们爱你   双休日上午的雨花台,阳光暖暖地照在山间道路上。脑出血六个月后的妈妈,双手扶着手把推着轮椅缓慢而摆摇地向前走着,我陪伴在旁。晨练人经过,都回头张望,或询问着、或赞许着。妈妈面露着满意的微笑,清晰地回答着路人的询问:年龄、身体状况、儿女及起居、子女照顾的情况。   中午,姐妹们在厨房忙碌着。妈妈也蹒跚地走进厨房,一如既往地张望着、指点着,还不时地提醒油盐何时放入、放多为好,唠叨中透着恬淡,俨然居家主妇的身份。饭菜陆续端上了桌,像儿时一样,我们围坐在妈妈的周围共进午餐。妈妈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吃着,不停地用颤抖的手夹着我们爱吃的菜依次地放到我们的碗里。   饭后,伴着晒台的阳光,姐姐替妈妈梳理着稀疏而灰白的发丝,我半蹲着为妈妈按摩那曾半身不遂的身子。妈妈便琐碎地数说着过往今事:隔壁邻居家的闺女不小了要出嫁了吧;楼上张妈家的儿子三十好几了才娶了媳妇、真不容易呵;他二婶家的老二那年得了脑膜炎,要不去看得及时,早就没命了;你父亲去世的那几年,幸亏我们家养了几只鸡,全靠它们生蛋来贴补着;我们自家种的菊花脑可以采摘吃了,你们浇尿时一定要添些水,不然会烧死菊花脑的。说着一些我们差点忘了的,只有妈妈才能记起的陈年旧事……光阴是那样的快,以至于太阳渐渐西下都不知,妈妈依然用她温缓的口吻不停地说着叨着。妈妈苍老了许多、唠叨了许多,一下子,我们仿佛才刚刚的意识到妈妈确实老了。看着眼前的妈妈,她那挺直的背在我们的成长中,渐渐的有点弯了;她那清秀的面庞,在几十年的沧桑变化中,皱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越来越深;她那满嘴的洁牙,在岁月的磨砺中,全部掉光了。我们的心,慢慢的在下沉……我们有妈妈在,仿佛是归鸟有重回羽翼之下的幸福时光,有诉说心事的至亲。我们有妈妈在,仿佛是一群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没有她的庇护和关爱,我们不知如何成长。   妈妈说,你们也老了,五个儿女中有四个添了第三代;如今你们都很忙,还要抽出时间来照顾我服侍我,我这场病害苦了你们。谈笑中颤动的是妈妈的唇,叨唠中反复的是过往的一切。句句之中充满着妈妈的关怜,一个眼神,一声叮咛,一杯热茶,一碗清汤,简单松散,细微之中无不渗透着至真至善的母爱。从妈妈的唠叨中,我们体验到妈妈那浓郁炙热的爱。我们跟妈妈开着玩笑,你生病反倒让我们姊妹五个能常常聚在一起了,我们又回到了从前,又回到了你的身边,你应该高兴呀。   梳齿顺着妈妈的头发滑动着,粗糙中仍有一丝丝的细腻感,岁月也被梳理得条条清晰柔顺。十指触击在妈妈的身上,一股股暖流渗透到心底,舒畅而温馨。是妈妈带着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我们血管里涌动着的血液,是妈妈给予的。我们与妈妈有着相同的血型,一样的脉动,清晰而和谐,安然而久远。亲情的呼唤,亲情的感应,只需轻轻的一颤,我们就如同鸟儿归巢般的回来,依偎在妈妈的身边,乌鸦般的反哺着。亲情,如潮水般汹涌;怜爱,如鲜花般绚烂。房间洋溢着浓浓的亲情,我们拥着这片气息,尽享天伦之乐。妈妈脸上满是皱纹中深藏的,全是岁月中一段段感人的故事;妈妈眉头层叠中镌刻的,全是沧桑留下的斑驳。我们看着这一切,脑海中泛起的是一波又一波的回忆与反思,妈妈清秀的容貌变苍老了,妈妈清澈似水的眼眸变得混浊而更柔和了,不变的是妈妈那一颗善良仁爱宽厚的心。看着妈妈雪霜式的鬓发,很深很深的鱼尾纹额头纹,触动着我们的眼球我们的灵魂我们的神经。轻抚着妈妈一双粗糙而不停颤抖着的手,沿着妈妈的掌纹游走着,那里记载着我们成长的一切印痕,妈妈付出的一切心血……   陪妈妈散步回来,天开始暗了。我们在她的寝室里跟随着妈妈找寻着曾经的痕迹,有些似乎还在,有的已无法寻求。昏暗的灯下,妈妈的头发显得格外的白、皱纹显得格外的深。一根根银发在我们的手指间划过,慈与爱被发丝拉伸得那么悠长那么久远。母爱的藤蔓爬满我们的心田,紧紧地缠绕着、蔓延着。我们对母亲也是那样的依恋,如羔羊般缠绵。   每一周的双休日,我们都沉浸在这片爱海之中。从阳光中我们嗅出味道,从雨丝中我们听出乐感,从唠叨中我们体验出大海般的母爱。我们,尽享着母亲的慈爱。   (三)反哺情深   一条较为宽阔的马路上,车流量不是很密集。一个身患脑出血刚刚痊愈的九旬老太太正在一对儿女的护卫下,手持轮椅把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地向前移动着。老太太衣着整洁,面带慈祥、神态安然,洁白的头发一根不乱。她们是想穿越马路去对面的雨花台公园练习走路。女儿不停的左右张望着,顶着满头白发的儿子紧随其后注视着妈妈,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这时,有一辆轿车由南往北远远地驶了过来。左右张望着的女儿看到了,一个大步迈到轮椅的侧面,叉开双腿,伸展开双臂呈大字形拦在轮椅前。车子“吱”的一声远远的停住了,司机的头伸出窗外:“慢点,别急。”目送着老人慢慢的离去。老人微笑着点头回应,不慌不忙、心无旁骛地慢慢地向前挪动着……   双休日上午,儿子与儿媳推着轮椅载着母亲来到雨花台公园。进了公园,儿子和儿媳分别架着老人的一个胳膊慢慢地将母亲从轮椅上扶起,两人架着母亲来到轮椅后。母亲缓缓地立起身子,手扶把柄,左右摇晃着慢慢的向前推动。晨练的人们都用羡慕的眼光回望着正在练习走路的老人和身边的儿媳两人,有的还停下询问几句后又赞叹地离去。一会,儿媳对婆婆轻轻地说着:“妈,我们不扶轮椅自己走走看看,好吗?”老人浑浊的眼神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儿子转身来到母亲的前面,弓腰面对、并伸出双手牵着妈妈的手,眼神里充满鼓励地说:“妈,来,向前迈!”接着就松开了手。这番场景,仿佛让母亲的脑海里一下子想起了儿子幼年初学走路时的影像,妈妈也是这样把双手伸给儿子,说:“来,宝宝,勇敢点,向前迈步!”儿媳紧随其后,迈开罗圈步向前挪动着。母亲慈祥的眼里有些潮湿还有点胆怯,她积攒着全身的气力,使劲地提着腿,终于向前蹭了一步、两步、三步……摇摇晃晃地向前走着,如同小孩学步。突然她的身体失去平衡,像一面倒塌的墙砸向儿子。儿子迅捷有力地跨前一步,双手稳稳地接住倾倒过来的身躯,紧紧地抱住母亲。儿媳也赶紧上前一步,轻轻拍着喘息不止的婆婆的脊背,对有点后怕的婆婆轻声说:“妈,别怕,有我们呢!别着急,慢慢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先是每隔二个星期,后改为每隔四个星期,凌晨4:20,清脆的手机铃声叫醒了熟睡中的儿子。他一骨碌爬起,穿衣、下床、出门、下楼,骑上电动车直奔市中医院,5点不到,门前已有少许人在站排。5点,拿上专家门诊挂号排队顺序号回家漱洗、吃饭,再骑上电动车到市中医院正式按号排队挂号。挂完号后又一次回家,带上轮椅开上汽车,和妹妹一起陪着妈妈去医院看专家门诊。“同志,你妈妈是居民医保,自费花的多,在开药方面有什么想法?”“大夫,我们家不考虑经济,只要能让我妈早日康复的药都行,你对症下药吧。”儿女的话语,让大夫投去赞许的目光,同时转向实习医生:“这就是老太太高寿的原因呵。”   “妈,早上刚起床,量一下血压。”“妈,上午10点多了,我们量一下血压。”“妈,下午3点多了,我们量一下血压。”“妈,睡觉前我们再量一下血压,好与明天早晨对比一下。”“妈,洗脸水、刷牙漱嘴的水都给你打好了,你慢慢的走,别急,有事叫我。”“妈,今天天真好,我把你床上的被褥都拿出去晒晒吧。”“妈,我来帮你洗个澡,衣服换下来也洗了吧。”“妈,你没牙,我们今天特意做了肉圆子、藕圆子,你吃得动。”“妈,我们今天不吃面条,换换口味,改吃馄饨吧,今天改吃馒头吧。”“奶奶、婆婆,我们来看你了。给您带来了牛奶,豆奶粉,冻干粉还有点心。”儿女们及孙辈的声音就这样一天天的重复着,成为不变的曲调。老人家的脸上,露出的是欣慰的微笑还有一丝丝的歉意。阒静的深夜,万物都在酣睡着。这时妈妈住处轮流睡觉值班的女婿却不敢深睡,一夜要起来好几次去岳母的房间看看,摸摸额头,听听酣声,清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替岳母倒、洗尿盘……   老太太也整天唠叨着,却总是那几句不变的话语:“我没想到临老得了这个病,在害儿女们,让儿女们这样照顾我,我满足了。我死时,眼睛会闭得紧紧的。”“孩子们,我死时,你们不要太伤心,我这么大年经已经死着了。我不行时,你们千万不要再抢救了,不要再浪费钱了。”“办我后事时,你们切记不能让你弟让你哥开车,你们做姐的做妹的要看住他。”“办我后事时,要客客气气的招待所有来奔丧的亲戚朋友,千万不要怠慢他们。”听着妈妈唠叨的话语,儿女们的心几分潸然,几许淒楚,我们与妈妈“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只是哽咽无语地点着头点着头。   女儿叉开双腿,伸展开双臂呈大字形的姿势;儿子弓腰前伸,双手接住母亲的姿势;儿媳软言轻语,轻拍婆婆脊背的姿势;是世上最动容、最美的姿势。儿女们询问与关切的话语,字字句句组成世上最美妙最真挚最动听的交响曲,萌动着人间最动听的音符,上演着世间最动人的情感剧。《本草纲目·禽部》载:“慈乌:此鸟初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是说小乌鸦长大以后,老乌鸦不能飞了,不能自己找食物了,小乌鸦会反过来找食物喂养它的母亲。这种“反哺情结”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并延续着一代又一代。花木兰替父从军,狄仁杰望云思亲,董永卖身葬父等反哺故事广为流传着,《三字经》、《孝经》、《弟子规》中也都记载着孝敬父母的训导。今天的人们,在工作繁忙之际也忘不了常回家看看,给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给爸爸捶捶后背揉揉肩。“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用真爱来回报着父母养育之恩,并时时刻刻不忘父母的养育之恩。   不一样的时代,不一样的反哺方式,演绎着相同的主题:那就是孝敬父母,回报父母。反哺之情,维系着社会及家庭走向和谐、温馨和安宁。   陕西有没有癫痫医院癫痫患者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吗西安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武汉哪里治疗羊羔疯最权威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