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江南短文学】乡村印记(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17:04

记忆中总有一条蜿蜒的小路漫过童年的乐园,弯弯曲曲地伸向尽头。透过这条通向远方的小路,总可以看到弯腰的背影在田里起伏。那幅雷打不动的背影就是我最敬爱的母亲。

提起“乡村”这两个字,母亲那慈祥和蔼的笑脸就随着田野里的绿浪涌到了我的面前。

印象里,母亲一生总跟乡村离不开关系。她一辈子的足迹遍布乡村,那深一脚浅一脚的印记流淌着她多少擦不掉的汗水,也流淌着她对土地那无数道不尽说不完的热爱之情。

从没看过一个人像母亲那样喜爱耕种。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要走很远很远的山路,去山上唤母亲回家吃饭。

其实,家乡的山根本就不算山,海拔不高,山势不险,充其量就是一座小山峰。而我们全村的土地有三分之二就座落在这座小山脚下。那划分得整整齐齐的土地各有所属,每户人家都很规矩地守着自己的几分地耕种,从不去侵占别人的土地。自从附近的军营扩营后,就经常发现士兵侵占百姓土地的现象,也有发现农作物被偷的现象。可惜,所有去理论的人都会被赶出来。有好多人的土地被占后就懒得再播种了,废弃的土地也越来越多了。这都是多年以前发生的事了,现在的部队自立更生,自耕自种,再也不会侵犯百姓的土地了。

尽管事隔多年,我还清晰地记得,母亲每次上山时都要忙到午后,如果不去叫她回家吃饭,她还不知道要在山上呆多久。那是我第一次上山,母亲的背影就埋在金黄色的小麦里。为什么以前会有人种麦子,现在却没有呢?这一直是我搞不明白的问题。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是金色的苗很高很高,把母亲的身影都遮住了。我在山上找了好久,才发现她。

长大了一点点,我们就经常上山帮助母亲干活了。那时父亲经常不在家,山上的活都是母亲一个人包揽。春天种花生,夏天收获;秋天种地瓜,冬天收获。那时还年小,没有四季之分,总感觉母亲一年都在山上忙。

播种的时候,我们是不需要帮忙的,也不懂得该如何种。收获花生的时候,我们要走很长的一段路,到山上帮助母亲把捆绑好的花生背回家里捻。母亲怕我们挑不动,总是把花生捆得很少,一把就可以抓起来。看到我们摇摇晃晃的样子,母亲总会不停地问:“有法吗?(挑得动吗?)”

为了不让母亲挑太重的花生回家,我们都会挺直身子,大声喊:“有!”(挑得动)等走到小路的拐角处,看不到母亲了,我们会马上放下重担,吸口气,摸摸生疼的肩膀,等到没那么痛了,再挑起花生继续往前走。这一路经常要停上三四趟,才能到达家中。

母亲总是把最轻的留给我们挑,自己挑最重的。等到我们走远了,她就会把剩下的花生全部用绳子捆起来,再自己费力地挑回家。邻居都夸母亲能干,能挑重活。只有我们知道,母亲挑重担的时候,有多辛苦。每次看到她那弯腰走路的样子,我们都很难过,只恨自己不是男孩子,无法多帮她一些。

等花生全部收回家,还要把花生从秧苗上捻下来。捻完的花生,有一半用来煮熟,晒干后储藏在罐子里,可以放很久。等到想吃时,随时都可以取出来吃。一半用来晒干当种子。有的可以卖,有的自己保存,等到明年开春了,再把剥好的花生仁收集起来种。

等到了冬天收获地瓜的时候,我们就帮不上什么忙了。花生比较轻,我们才能够尽点绵薄之力,帮忙挑回家。如果是收地瓜就不行了。太重,我们挑不动。收获时,要先把地瓜从泥土里挖出来,再折断薯苗,只留下果实。这样一路挖过去,直到全部挖完了,再把地瓜装在布袋里,装得满满的,足有一人高。最后,母亲一个人把地瓜挑回家。挑地瓜时,她的脸总会涨得通红,然后弯着腰走路。山路很滑,母亲经常光着脚走路。看到她这么吃力的样子,我们只能在她身边打打下手,帮她拿拖鞋,帽子,凳子之类的小物件。

地瓜收回家,还要削皮,切割成块,再晒干。这些活普通人要忙上好几天,母亲总是起早贪黑,三更半夜就起来削皮。等到我们起床时,她已经把好几筐的地瓜削好了。看到我们起床后,母亲就会叫我们帮忙,有的去找邻居家借推椅来切割,有的则帮忙倒地瓜皮。就这样,只要一两天工夫,母亲就可以轻松把这些地瓜搞定。该干嘛就干嘛,有的不削皮,只是留着等过年时做粿吃,有的晒成薯块放在缸里存起来。

乡村留给我的印记就是一年四季的耕种,收获。还记得小时候经常拉着母亲的手叫她不要上山。可是,母亲总会摸着我的头说:“傻孩子,不干活,我们吃什么呢?”那时候,我并没有听懂母亲的话,只觉得她很辛苦,很辛苦。每次看到母亲在地里挥汗如雨的场面,我都会在心里暗暗发誓:我长大后绝对不要这样干活。

其实,如果不是心疼母亲的劳累,我们还是挺喜欢到山上玩的。地里的禾苗还没成熟的时候,到处一片绿色,看上去可美啦!沿着田间小路行走到尽处,就会看到清澈见底的小溪,里面经常有小鱼小虾在自由游玩。童年时,最爱赤着脚走到溪里去捉鱼虾。看到那活泼可爱的小生灵在手心游来游去,却不忍心吃它,只是玩了一会儿,就放回水里了。

在山上可以戏水,还可以摘野果吃。部队外墙长满了红色的野草莓,夏天时,远远望去,一大片,尽是娇艳的红,可把我们馋坏了。一开始,我们还怕这野生的有毒,并不敢吃。后来听母亲说,只要放在溪里洗净再吃就没事。我们便老老实实地摘下来,放在口袋里,再走到不远处的小溪边洗净。洗完的野草莓,更见鲜美了。轻轻一咬,哇,甜甜的果汁都流出来了。现在想想,那种味道还真令人回味呢!可惜,现在哪怕走遍整片土地,也无法找到野草莓的踪影了。

自从母亲那年上山干活不幸去世后,我就害怕上山了。一提到“山上”两个字,我就心生抵触。我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拖着病体也要上山去干活?我更不明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我多么渴望像小时候一样,穿过弯弯曲曲的小路,就可以找到母亲,叫她回家吃饭。可是,现在无论我们怎么呼唤,都唤不回母亲的背影了。

母亲去世后,家里所有的农活都随着她的离去而停止。原来那些恼人的活,可口的农作物,现在却是不易吃到了。想要吃花生就要上街去买,想要吃地瓜就要到菜市场买。且不论价格的不菲,就说买回来的食物,哪有母亲手种的味道呢?

时间久了,花生,地瓜这些原本最普通不过的农作物,却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珍品了。关于乡村的印记,随着母亲的远逝渐行渐远。而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却像母亲一样,不管走到哪里,都始终伴我左右。在我的心中,母亲这个名字将烙在我心房,永永远远!

武汉中医癫痫病医院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天津去哪个癫痫医院医治作用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