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西风】果果商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14:47
一   果果商店位于C城向荣路北段大铭小区东门南侧,与C城大酒店隔路相对,虽不是C城最繁华之地,门前人来车往,倒也不显冷清。   小店两间门面,主要经营烟酒副食冷饮等等。不到四十平米的使用面积,靠墙货架上各类卖品摆放整齐有序,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小店开张已近两年,店主夫妇均六十出头年纪,都说是开店赚钱,个中辛酸谁个又能知晓。   四月的某天上午,牟店主正站在柜台前无所事事,一辆宝马ⅹ6吱一声停在了店门前,张二狗戴着墨镜晃晃悠悠走了进来。   张二狗也是住在大铭小区的居民,听人说近几年承揽工程发了家,脖子上挂着闪着金光的大链子,胳肢窝里夹着锃亮的黑皮包。   张二狗摇头晃脑进了店门,把手中的包啪一声拍在柜台上,沙哑的嗓音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嗨,牟叔,整上两条兰八,两条硬中。”   “好勒,您稍等。”牟店主麻利地从烟柜里找出烟来放到柜台上,用计算机算了算,说道:“张总,兰八两条三百九十元,硬中两条七百七十元,共计一千一百六十元。”   张二狗打开皮包取出一沓子人民币递给牟店主:“早数好了的,牟叔你再过一遍。”   牟店主接过钱数了两遍,对着就要迈出店门的张二狗喊道:“张总,您这钱是一千一百五呀,咋差我十块呢?”   张二狗一只手捋着胸着的大金链子笑着说道:“知足吧牟叔,也就我看你不易,时不时来照顾你生意,一脚油门到文化路上,兰八一百八十八、硬中三百八,我还省下十五元,人家店老板更是有好茶招待。”   “这、这……”牟店主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张二狗钻进轿车里,一脚油门下去,宝马车在轰鸣声中绝尘而去。   “哎,这生意没法做了,一千多元的本钱赚不到十元钱。”牟店主正自言自语间,一个民工打扮的年青人走了进来:“老板,买两包东方多少钱?”   “小伙子,二十二元。”牟店主应道。   “二十一卖不卖,不卖的话我到剔透商店去了,多走几步路,一百零二元一条你信不信?”   牟店主从烟柜上拿出两包东方烟递过去,陪着笑脸说道:“信、我信,人家店面实力大,陪得起,不指望挣这几毛钱,人家图的是个人气。”   二   一个月后,果果商店内。   牟店主妻子秀秀怨气满腹:“再有半月又得交下半年房租了,你说开店挣钱,挣的钱呢,怎么越来越少了?”   牟店主也是一脸愁容:“钱,钱不都在店里吗,不都订了烟吗?”   “烟烟烟,见天光烟就卖到一两千的营业额,挣的钱上哪去了。你算算能挣出房租、水电费来不。”秀秀埋怨道。   牟店主:“我有啥法子,一条泰山白将军卖八十六,才赚一毛四分钱,咱不卖人家有的是抢着卖的,我又有啥法子。”   “以后少在我面前提烟,听见这个字老娘就上火。这买卖没法干了,越干越抽抽了。赶紧转让出去,在家闲着也比生这闷气强……”秀秀越说越来气。   “为什么一阵恼人的秋风,她把我的……”两人正在吵嘴架的当囗,牟店主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忙竖起食指放在唇上:“噓,烟草公司,咱这条线路上的客户经理。”   “喂,梅经理呀,我是老牟,有啥指示么?”牟店主问道最好郑州癫痫医院。   电话听筒中梅经理的嗓音甜美清脆:“哪里那么多指示呀,牟老板,明天上午十点,记得到烟草公司四楼会议室开会,有好事哈。”   “能有什么好事,都愁死了。”牟店主忍不住发了句劳骚。   梅经理“咯咯”笑声中说道:“真的有好事,你明天来就知道了。”   刚接完电话,两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走进店来,其中一个个头稍高的男孩指着烟架上的烟说道:“大爷,来一盒南京炫赫门,多少钱?”   牟店主端详着男孩问道:“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男孩互相对视了一眼说道:“你管我多大,再说,是我爸爸让我给他买的。”   “孩子,回去让你爸爸自己来买吧。烟草公司有规定,不能出售给未成年人香烟。”牟店主说道。   男孩脸色一红,低声说道:“大爷,这烟十六元一包是吧,我二十元买你一包行不行?”   “去去去、甭说二十,给我二百元也不卖给你,小小孩子千万别学着抽烟打火的。”见牟店主拉下了脸,两个男孩讪讪往门外走去,嘴里嘟囔道:“有钱不赚,傻瓜蛋。”   牟店主听了也不生气,赚钱得遵纪守法更不能昧了良心,这是他守的底线。   三   第二天近午,牟店主回到店内,秀秀迎上来问道:“老牟,开的啥会,看你一脸喜庆的样子,难道真有好事?”   “好事,还真是好事呢。市、县两级烟草公司的领导针对卷烟市场的实情到外省市调研,结合咱们县城的实际情况,决定在卷烟销售户间成立自助互律小组,严格执行明码标价,不搞低价倾销,恶性竞争……”牟店主说道。   秀秀:“你说慢些,我没怎么听明白。”   “简单说就是不准相互压价卖烟了,由就近的商店自愿成立、加入自助互律小组,并签订公约。各商店互相监督,若有低价倾销香烟者可向小组组长举报,经小组成员同意给予违约者相应制裁……”说到这里,牟店主从衣袋里掏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递给秀秀,封面上印着“自助互律小组建设手册”十个大字,说道:“多了我也记不清,都在上面写着呢,你好好看看。”   秀秀一页页读着小册子上的内容,翻到第十一页时,看到了卷烟零售客户自律互助小组的内容,不由轻轻读出了声来:   一、自觉学习、遵守烟草专卖法律法规,严格守法,诚信,亮证经营。   二、不销售假烟、走私烟。   三、不销售渠道外烟。   四、不向未成年人销售卷烟。   五、不向无烟草专卖零售许可经营证者和其他持证经营者提供卷烟货源。   六、不收购销售其他零售卷烟户卷烟和礼品烟。   七、严格执行明码实价销售卷烟,不搞低价倾销,恶性竞争……   第十四页十四条之(四)、如违反第七条,第一次违犯,自愿放弃一个月卷烟订购,并将现客户档位降低五个档位;第二次,自愿放弃两个月卷烟订购,并将客户档位降至最低;第三次,自愿放弃六个月卷烟订购。   “咯咯、咯咯……”读着读着,秀秀不由得笑了起来,眼瞅了牟店主说道:“好,这个公约内容编制的真是好,能对自律互助小组成员形成约束力,小商户们经营起来有约可依,有利可图。老牟,这一回不能够虎头蛇尾了吧?”   牟店主:“不能够、不能够,自愿加入互律小组的卷烟销售户,是要在公约上签名摁手印的,谁又会有钱不赚做出出尔反尔之事。况且,有同业者监督体制,更有烟草公司派人暗访,揪出一个违约户便依公约处罚他,他订不到烟了还挣个毛呀。咱县城里这些商店,谁家又不是指望着香烟撑门面。”   秀秀听老公说的头头是道,一时急了:“还真是的,你就别在这儿唠叨了,赶紧去把公约签了去呀。”   “看把你急的,咱这条街上的卷烟销售户明天签公约呢。哈哈。”牟店主也乐了。   秀秀:“还去烟草公司?”   牟店主轻轻摆了摆手:“N0,去南关市场东头的木子商店,你猜我能被选上当个组长不?”   “切,你先去找盆水,照照自己是什么形象。”秀秀也乐了,“噗哧”一笑,整个人便似年轻了十岁。   四   卷烟零售客户自律互助小组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是从七月一日开始实行的,这天一早,秀秀就不停地嘱咐牟店主,真是重要的事说三遍“老牟,兰八二百二,东方一百二,软中华七百……可别记错了哈,一旦卖便宜了,咱少赚了钱,又违了约受罚,多不值,就是你弟弟来买烟也别抺不下脸来哈……”   “放心呗,甭说是我弟弟,就是老丈人来了,我也遵守公约。”牟店主正说着,看到秀秀的眼神剜了过来,忙说道:“不过,我请他家里好生招待,把咱藏了十年的‘茅台’敞开了尽他老人家喝。   正说着呢,张二狗的宝马吱一声又停在了店外,晃悠着金链子走了进来,一贯的东北大碴子味说道:“牟叔,两条软中,一条皇家礼炮,这次去谈个大业务。”   牟店主一边从烟柜里找烟一边说道:“张总,从今天开始,所有的卷烟都按烟草公司的定价销售了,皇家礼炮三百六,软中七百一条。”   “什么,软中七百,你怎么不去抢呀?”张二狗一听就急了眼。牟店主赶紧解释道:“张总你听我说,所有的卖烟户都加入了自律互助小组,自愿在公约上签了名的。做人要守信,再者说,如以前那般卖法,我连个电费都挣不出来……”   未待牟店主说完,张二狗扭头就往外走,嘴里说道:“哼,我还就不信了,别以为离了你张屠夫就买不到脱毛猪,小侄文化路去也,拜拜了您就。”   七月一号这一天,果果商店里买烟的老客户流失了近五成,可也有许多新面孔前来买烟,甚至有个人是走了七家商店后来到这儿的。市场即是如此,消費群体没变,消费者货比三家,只要各商店间的卷随州哪治疗癫痫病最好烟售价一致,该是谁的客户,早晚还是谁的客户。   这一天,果果商店的卷烟销售额比平常少了三成,净利润却增长了四成。   总有些心怀侥幸的商户还在低价倾销卷烟,自律互助小组群里,某某商店被处罚的消息屡见不鲜,最多的一天公布了十几家,当然,这是在全县范围之内的。   见动真格的了,违反公约的商店终于是渐次减少了,到了八月下旬,仅有三、两家不守约的商店被曝光受到应有的处罚。C城的卷烟零售市场,终于渐渐地步入了正规。   五   九月十五日上午,蔚蓝的天空上点缀着朵朵白云,秋色怡人。   牟店主手扶柜台,摇头晃脸的吟诵着诗仙李白之《秋登宣城谢眺北楼》,一囗蹩脚的普通话夹杂着C城囗音,倒也抑扬顿挫,别有一番韵味。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雨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   店门外,张二狗的宝马x6吱一声还未停稳,敞开车门便迈了下来,脚上的皮鞋纤毫不染、光可鉴人。   “牟叔,两条兰八,一条大苏,多少钱,我扫你支付宝。”张二狗说道。   牟店主:“兰八两条四百四,大苏一条四百八,一共付我九百二十元。张总,又承揽下大工程了吧,祝您发财。”   张二狗拿手机对着柜台上的支付宝收款码扫了扫,伸指麻利地操作着,只听“吱”一声,牟店主的手机提示音便响了起来:“支付宝收款成功,人民币九百二十元整。”   张二狗提好了装烟的手提袋,裂嘴一笑,一囗整齐的牙齿闪着银光:“借牟叔吉言,以后我还会常来的,你的人品叫人放心。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专业回见了你,拜拜。”   这一单生意赚取的利润,足够一天的房租及水电费了。牟店主心间得意,脸上的表情便丰富了起来,恰好被秀秀走进店来撞见,只听她嗔道:“生意才好了几天,看你嘚瑟成啥样了。还不赶紧点点库存,列个清单准备进货。”   是呀,过不了几天便是仲秋与国庆双节了,店里是该备货了,尤其是得多存些卷烟,国庆节放长假,烟草公司可不会单独给你定烟。   店门外,向荣路上的车如流水,路边的法国梧桐枝叶繁茂,如一把把撑开的巨伞。   一阵微风吹过,一枚金黄的桐叶从树冠上飘落了下来,如一只蝴蝶盘旋在空中。   秋,真的深了。      二O一八年九月十五日于小城昌乐。   共 40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