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菊韵】再见你我如此灿烂(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6:38

许多年以后,你说我“朴实、真诚、善良、美丽、包容,性格特好,常常面带笑容。”还说我历练出来了,满满的幸福。种种溢美之词,我笑笑。我知道,我不美丽。说灿烂吧,同窗情谊,如友如兄,再见你,我如此灿烂,因为友爱照亮!

其实,初见的时光,我一点儿都不灿烂。我的通身写满了黯淡。记否?迎新晚会,中秋佳节,黯淡的我黯淡地呆在某个黯淡的角落,默默地观赏同学们的精彩演出。不知道是人为,还是天意,有好几次,飞花落入我怀抱时鼓声总戛然而止,但每一次我都极快地将飞花扔过去,而后红着脸,不敢看同学们疑惑或者探究的目光,心里早已自恨了千遍万遍。你不知道,青春年少的我,虚构了无穷无尽的忧伤,总是一个人,在无边无际的自卑里蜷缩,胆小怯懦,走不出来。直到毕业分手,也不曾和几个男同学透透彻彻地交流,就浅浅交往吧。而你,是我浅浅交往相对最多的同学。因为你是同桌,因为你是大班,也因为是学生会的主席。你的职责所系,你的良善友爱,都让你给了我很多的帮助与鼓励,关注与支持。

连老师宣布班干部之后,我渐渐注意到中等个头的你爱穿草绿色军装,背军绿色书包。轮廓分明的脸写满刚性,写满严肃。浓眉下不大的眼睛,闪着没有杂质的光,清澈锐利,自成正气。听同学们说,你行伍出身,复员后复读,考进大学,继续深造。我油然而生了敬佩,却也止于敬佩。深居茧中的我,初始只粘着同宿舍的姐妹,尤其东风、生萍二位,可谓是形影不离。我“五彩斑斓的梦,”我“饱含万般的忧郁。”(生萍语)也只对她们倾诉。然而,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人海茫茫,洋洋乎而莫得其所尽;时光渺渺,悠悠乎而莫得其之涯。于万千人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在最美的年华遇见了,而且在同一个教室里求师问道,还有什么样的厚茧坚不可破呢?友情的开始,很难找到开始的印迹。不知道怎样的,那个洒满阳光的教室里渐渐有了我的说笑,而我们换来换去的座位(为了视力吧,我们每过一段时间都要换一次座位。)也凑到了一起。我没有问你借半块橡皮,你也不曾写信给我。可你带着微笑,说我《绿原》小报上的那篇文字很是感人,还说我英语成绩太好,撂下你太远。我一下子就找到一份自信的理由,因为我的英语成绩确乎是我们班的高分。后来,我们的话多了起来,就在课堂吧(你也有不专注的时候。)老师很认真地讲课,我们很认真地低语。你说我天真单纯,放到初二听课也不算大吧。我想,我一定是天真单纯地笑了,而且天真单纯地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因为类似的话同车的旅伴说过,其他的同学也说过,教我们现代汉语的美女老师亲昵的肢体语言也有说明——一直记得那次老师叫我到黑板,写了什么,完后微笑着问我是哪里人。我仰首回答时,看到她宠溺的眼神,带着母性的温柔,俯身,轻揉我脑袋,轻拍我肩膀。彼时,我的心朵朵莲开,朵朵欢悦。我疑心我是马丁,迷醉在清晨温柔的阳光之中。我也感觉得到,老师眼中的我,一定天真幼稚,憨傻单纯,就像一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一样。而你这么说,让我感觉你可信赖可亲近。我却没有认真地想过,你大概是用心理疗法,将自卑自闭的我一步一步领出来,领进花香歌柔的班集体。这是你大班的职责,还是你对同学的关心?

花香歌柔的时光是长了翅膀的,“嗖”地一下,就飞到了圣诞前夕。我看到你写了很多的明信片。就在课堂上,你悄悄递给我一张,我问你:要我传给谁?不知道你有没有笑了我的呆笨,多年后会不会想起猜不出问题的那些场景。当时,你严肃而简短地说了一句“给你的。”我一看,新年祝福的话语后,果真写有我的名字。一阵感动涌上来,心与心的距离近了很多,温暖的感觉也多了很多。

温着暖着,笑着走着,转眼又是开学季,按规定要重选班干部。我不知道身为大班的你有没有发挥作用,反正全班同学都投了我的票。我窘极了,不知道胆怯懦弱不善社交不苟言辞的我能做什么。你颇有霸气地组织班委会进行分工,让我做了学习委员。应该是考虑到我的性格因素吧,你让我和赵怡红团结协作,共同完成学习委员的光荣使命。而赵怡红除了我们的专业而外,当时正学诗作画。由此,许多的任务,还是要我独立完成的。于是,你主动地,自然地,成了我工作的导师和助手。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什么阶段该联系什么老师,要如何找到老师,你一一指点,还告诉我老师的门牌楼号。详尽备至,却从未代替。现在想来,你是一点一点指导我的工作,一步一步引领我的成长。由此,我和同学们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越来越友好了。毕业季,又是所有同学,一致投票推选我做了优秀团员、“三好”学生。我哪里够得上“三好”呢?只体育课上的“好静懒动”,就生生地少去了一个学生极重要的“一好”。不过一份情,一份爱,让我恒久地感动着,温暖着,美好着,回味着。

毕业前夕,你说如果我想走省直的话,你可以帮我给学校说说。我相信你的真诚,也相信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你一定可以发挥充分的作用。但眷恋妈妈的我毅然选择回到家乡。你又说,毕业后不要忘了彼此。隔三差五的,宜鸿雁往来,书信联系,还可以邮寄彼此的土特产托物寄情,譬如我的豌豆,你的黄花菜。可毕业后,我们就忙起了各自的工作。不过两三年,由于工作调动,地址变换,遥远乡村的我就和所有同学“音尘绝”了,加上婚姻、家庭、孩子,我青春的记忆,美好的时光,就越来越深地埋进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不敢惊醒。

二十年后的一个周日,应该是六月,夏渐深,有蛙鸣点点,花香十里。娉婷几朵梦,在谁的目光里临水照影。逐梦?突然一串美妙的铃声,惊醒花下沉思的我。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告诉我,你是刘海峰,几经周折,打听到我的电话。你说八月份二十年同学聚会,联系上东风、玉柱,一起参加。除了一声“大班”,我狂跳的心竟激动地不知所言,凌乱地说了些什么,即彼此再见,(你还是一如当年,说话干净利落,一句起二句止,绝不唠叨。)而青春的记忆,却如花般绽放,一片一片,跃入我眼帘。睫毛上,许多圆圆的彩虹,圆圆的清亮,凌乱谁笑靥,无尽回旋。而后,一天一天,一周一周,捻着数着,直到八月。

那日,崆峒山下,广城大酒店,我们一眼就认出了缓缓走来的彼此。相互握手,寒暄入室,道不尽风风雨雨二十载沧桑巨变。你说:我还是那么质朴,还是那么善解人意,真让人感动。言下之意,仿佛在你眼里,我没忘初心,一切都是曾经的模样。其时,我想说,真正最感动的人应该是我。二十年沧海桑田,同学都发展到不同的层次,而我一如当年,还在最低的层次。可我亲爱的同学们却没有因为我的卑微渺小、因为我的孤陋寡闻而遗忘我。而且,二十年之后,还能一眼认出毫无特色的我,如李艺所说,她一看就不是别人,所以毫不含糊地跑上去拥抱。整整二十年啊,我亲爱的同学,这需要一种什么样的深情储藏!

正如我们的恩师闫老所说,我们为寻梦而来,为青春而聚。那夜,不再年轻的我们一个个澎湃着青春的激情,说之笑之,歌之舞之,向之往之,一如我瞎凑的小句:时光养肥的/不只是年龄,与身子/还有再无拘谨的肆意笑欢/岁月丰盈的/不只是皱痕,与花发/更有恍若初见的情深无边/亲爱的们/再见你我如此灿烂/期待一个一个延伸的今天……直到歌尽灯息,回到寝室,我沸腾的情绪还在狂热里沉浸。有那么一瞬,我觉得我应该是成家了,立业了,工作了,我应该有新的环境新的同事,可我怎么都想不起来,我新环境的路要怎么走,我新同事的名该怎么叫,我邻居的面孔,是怎样的模样……那一刻,我的眼里,我的心里脑海里飘来荡去的都是你们的面孔。我亲爱的同学们,你们的笑脸层层叠叠遮盖了我想想起来的、后来的同事,还有邻居。午夜两点,浴后上床,努力静心,同事的面孔和名字才渐渐明晰,新环境的路也渐渐明晰。我终于明白过来,我们只是聚会,二十年死生契阔音尘隔绝中的突然聚会。不期想,这场聚会让我某一瞬意识断流,某一段记忆空白。换言之,这场聚会让我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来了一次时光倒流。我知道,如果不是你,大班的精心组织,辛苦筹措,我就不会有这么一次美妙的穿越体验,青春绽放。我对你的感激,生长到新的高度。

而愈见完美的印象,是那一次你来到我的小城,不只是费尽周折找到我,约我吃饭,更重要的是去看颜想赐——我们的同学,你的舍友的遗孀孤儿。风轻扬,夜微凉,暖暖路灯,携一城温柔,照我们走向他家。你问了很多:关于生活,关于工作,关于孩子的学习,与就业意向。你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能帮的忙一定会帮。末了,你给孩子五百块现金,权表心意。那个举动真的让我肃然起敬。我一遍一遍于心里默念:人走了,茶没凉,心还在,情更暖。

后来,我们加了群。万水千山,不是距离,我们随时都可交流,只要我们有闲有心情。或许由于工作,你在群里发言不多,但不多的发言中,我能看出来,你依然是大班的高度,大班的境界。和过去一样,你常常和同学们有这样那样的辩论。从辩论里我看出来,你们都不曾荒废自己的专业,而且纵深发展,拓宽了广度。可以说,我们有相当一部分同学,无论教育,无论哲学,或其他学术,都在我不可企及的高度,让我自豪自卑又惶恐。从辩论里,我也看出来,你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抱怨过党。总是站在时代的高度,时时警醒着我们的认识,让一种能量,正能量,由你及群,永远地引领我们永远的一班。从群里,我也可以看出来,你喜欢渔樵耕读式的田园诗意生活,但你从不因此怠慢了自己跟党为民的行政工作。为了把党的温暖送到基层,你不顾人到中年的身体不适,高山缺氧,毅然登上海拔几千米的高原、大山,深入一线慰问职工,以致积劳成疾,重病住院。你的向往与行动取向总让我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应该说,你也有着莲的品质,骨子里的清高不是用来逃避,而是用来适应,用来改造。你以洁净的姿态积极入世,积极用世,这也是我非常欣赏的人生态度。

你就是这样,自始至终,求上进,谋发展,对己,对集体;对党,对人民;对生活,对工作。你从来就保持着军人的率真与坦诚,文人的清雅与执著,仁人的正直与热忱,对工作尽职尽责,对朋友重情重义。遇上你,遇上我们班,我一定是苦苦修行了几十年、几百年。你让我说说我眼里的刘海峰,不溢美,不饰过,多找缺点与不足,以助自我完善和修养。我搜索所有的记忆,却没整理出你多少的不足。怪只怪我先天不足,太不起眼,又自卑作祟,不善社交,从而对同学们了解太少,更何况全面的优点与缺点呢?也怪上天给我们同窗的时间太短,让我来不及深刻地挖掘你的不足,就匆匆着各自天涯。如果你一定要我谈不足,那么,我一定好好珍惜,好好修行,等下辈子,我们还是好同学、好朋友,那时再来挖掘你,和你们,所有同学的优缺点。你们,会给我机会吗?

呼伦贝尔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辽宁治癫痫重点医院西安有没有正规的医院治疗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