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爱】父亲和松竹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1:38
   一   家乡苍松翠竹,漫山遍野郁郁葱葱,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松和竹就是我的亲人。粗糙的松树皮和疙瘩,酷似我七十五岁老父亲身上的皱纹和老年斑;正直修长的竹子,宁折不屈的精神,就像我瘦削的父亲。松树以它苍劲的风骨守护家园,而垂暮岁月的父亲,以他独特的方式守护着我。父亲每天早起,为我烧好热水。他洗漱完后,穿过篮球场,到操场上走几圈,学校起床铃声响起之前,他已活动完毕返回。   清晨,我的甜梦被一声清脆的鸟鸣唤醒,伸个懒腰,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我习惯光着脚丫,撩起窗帘看看外面的天色,窗外淡淡的薄雾,像一层流动着的轻纱;阳光似乎在努力拨开云层,只为露个笑脸;虽是初春,脚下还是感到一丝凉意,赶紧穿衣服趿拖鞋走出卧室。   此时父亲已出去,从窗口往下看,那个佝偻的身影就是父亲,在这朦胧晨光的映照下,显得格苍老。   “那是父亲吗?”我在心里反问自己,“小时候的印象中,父亲的形象高大无比的,为撑起一个大家庭,他用有力的臂膀、挺直的脊梁、甚至热血,竭尽全力地维护。而今已经老去的父亲,他单薄的身影,似乎抵挡不住岁月的风雨侵袭。”   父亲悠转回来,我已弄好早餐。他在客厅来回踱步几次后,坐到沙发,双脚踏在烤火炉上取暖,“悉悉索索”地盖好烤火被。父亲喜欢吃鸡蛋,我把荷包蛋煮面条端到他面前的茶几上,让他先吃,接着又进厨房。   当我再从厨房端出面条时,被眼前的父亲惊呆了。他的右手拿着筷子戳在碗里,那只碗一半悬空,歪斜一半着被筷子固定;面条全部撒在烤火被上,小部分堆在膝盖处,大部分滑落在脚背的位置;他左手抓住几根面条,时不时捏一下,面条随着油汤,从指缝溢出。   “爸爸,你怎么了?”   我赶紧拿开他手上的碗和筷子,抠去他握紧的面条,一边用纸巾擦去油污,一边看着他。父亲眨巴着眼睛,厚厚的双眼皮上布满许多细纹,像极不专业的雕刻家,刻得杂乱无章;父亲傻呆的神情,什么话也不说,似乎这些与他无关,淡漠得就像路人。我一手托起父亲的手,一手用纸巾擦每个手指头和指缝,可他另一只手却握着我的手臂,轻轻地捏揉,父亲是痴呆了。想起我曾在养老院给一位爷爷把脉时,也是这场景,看着陌生的老男人揉捏我的手,顿时心生厌恶,抽回手后,迅速结束诊疗。而在今天,我突然释怀,那不跟父亲一样的吗?混沌昏暗的瞳孔中,透露出懵懂无知的眼神,这就是“阿尔茨海默病”,又叫“老年痴呆”。这是一种神经系统退行性病变,记忆力减退、智商低下,甚至人格和行为都发生改变的疾病。   我的老父亲,现在傻呆得就像孩子一样,面条倒掉用手捏耍,解尿拉身上,大便要提醒,跟孩子争吃的。可是,在我小时候,您是何等精明?那时您是家里的顶梁柱,是孩子们的天。      二   小时候,父亲在我心里就是铮铮铁骨的汉子。从不气馁、永不疲惫、真诚善良、无私地帮助他人。   记忆中,我有一个小姑姑,隔三差五就出一趟远门,她的模样早已记不起,唯独印象深刻的是她苍白的脸。小姑姑总是斜躺着在椅子上,一个装满柴灰的破脸盆,随时都放在她的脚旁,偶尔小姑姑抬起头坐起,那必定会低头把鼻血滴落在破盆的灰尘中。鲜红的珠子,一个连着一个,有时像莲蓬头,喷出红色的雾落在盆中,滚出一个个灰色的小圆珠。   终于有一天,小姑姑昏迷不醒,被椅子扎成的担架送走,我一路跑着跟在后面。叔叔和父亲一前一后抬着担架飞奔,像是跟死神赛跑,十几里的山路,容不得半点犹豫和喘息,冲到地区医院急诊室的门口时,叔叔已累得趴下,父亲一边用手抹去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边喘气地大声喊:“医生护士,赶紧救救我妹妹吧!”   小姑姑病历档案都留在这里,是这里的老病人。医生查看生命体征,护士量血压,经过检查之后,对稍微平息的父亲说:“病人是失血性休克,需要输血。”   “就用我的吧,我和她的血型相符,已经给她多次输血。”父亲没有等医生说完,就急着说,“拿输血通知单过来,我签字同意,赶紧输血,救人要紧。”   一根棉签粗的针头扎进父亲的左手臂,鲜红的血液渐渐充满那个玻璃注射器,父亲的脸色慢慢越发苍白,额头上又冒出汗珠。我抱着父亲的腿轻轻问道:“爸爸,您疼吗?”   父亲伸出右手,把我搂过去,吃力地抬起眼皮,用失神的目光望着,声音极度虚弱:“孩子,爸爸不疼。”   就在护士抽好拔针的那一刻,父亲倏然低下了头,趴在治疗桌上,搂着我的手瞬间滑落。   “爸爸——爸爸,您怎么了?”我撕心裂肺地哭喊。   一番抢救之后,父亲醒过来,接过护士端来的糖水喝下,稍作休息之后,又去安顿小姑姑。   回家后,从父母亲谈话中得知,小姑姑患“血友病”。为救这个小妹妹,父亲一次又一次输血为她延续生命,本来清瘦的父亲,显得更加苍白。可是,一切办法最终没能留住小姑姑,18岁那年,父亲的热血再也温暖不了小姑姑冰凉的身体,她带着全家人的伤悲和遗憾,永远地走了。   父亲的善良和博爱,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妹妹,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他也是无私奉献。他有一个聋子徒弟叫刘刚生,是队里的孤儿。刘刚生本是聪明正常的孩子,在那贫困的年代,孩子为蹭吃美味晚餐,跟家人去吃生日晚宴,掉到路旁的地窖,从此成了聋子。时隔一年,他的父母又暴病逝世,他便成了孤儿,那年才十四岁。没了爹妈,不能上学,青春期的孩子最怕学坏,爸爸将他接到我们家,教他学做人、做梳篦。妈妈体弱多病,我们姐弟还小,徒弟刘刚生也正长身体,父亲总把米饭让给我们,让给刚生吃饱,他自己一个人吃杂粮,本来瘦弱的父亲更瘦了。小小的我,每当看到父亲把大碗的饭菜给刚生吃,我就想抢回来。父亲明白我的眼神,总是笑着说:“刚生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让他吃饱,大人随便吃点就行。”   要想会做事,首先学会做人。父亲以自己言传身教,让刚生终生受益。二十岁那年他离开我家,出去闯荡之后成了小老板,父亲随后也被招聘去医院工作。   父亲清瘦而笔挺的形象,就像家乡的楠竹一样虚怀若谷。“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即便抽空血液、饿空肠胃,父亲他依然如竹坚韧、苍翠葱珑,不辜负每一缕阳光,对生活充满希望。      三   父亲对我的教育也算是另类。小时候,我非常调皮和黏人,在外面淘气的速度,常常让父亲措手不及,自己玩一会儿又会黏父亲,扑到腿上求抱抱。父亲为让我学会独立,每天教我唱歌、训练我倒立、下腰、侧翻;四岁那年,父亲为训练我的胆量,写好字条,把钱和字条装进烟盒子让我带着,去二公里开外的村代销店购物,邻队路边那大黑狗比我还高,为完成任务,我只能求助路人带过去。为让我性格无缺陷,吃苦耐劳、坚忍包容,这些都是父亲魔鬼式训练的范畴。   记得小时候,拾稻穗是孩子们的必修课。为了拾到更多稻穗,我跑着去远处一片稻田,却不小心被石头踢掉了大脚趾的指甲。我一手抱着稻穗,一手拎着鞋子,一步一个小小的血脚印。回到家里,父亲并没有怜惜女儿,而是准备盐水为我清洗伤口。他嘱咐我忍痛,不许乱动,轻轻洗去杂质泥沙,洗净伤口才不会发炎。清洗后,我把脚踢了踢,抖掉盐水,再晾干伤口的水份。父亲拿来一盒火柴,把所有黑色的火柴头弄成一小堆,然后置到白布上,包住我的伤口。脚趾被火柴头硝碱烧灼,十趾连心,那钻心的痛,似电掣一般放射到每一条神经末梢。父亲示意别动别叫,我咬紧牙,泪水却不争气,涌出眼眶。现在想来,这可能算坚忍练习。   我人生的第一次赚钱就是卖冰棍,那年我八岁。衡阳的夏天高温难耐,我和弟妹嚷嚷着要吃冰棍,父亲知道我胆子大,就开导我,想吃冰棍不如自己去卖,卖冰棍可以赚钱,主动权也掌握在自己手中,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听了这话,我马上开始行动,拿个大提包,装着一个正方形的铁皮盒,接过父亲为我准备的10元钱,来到镇上的“供销社冷饮部”批发冰棍。供销社的收银员和售货员见我是个小毛孩,都觉得非常稀奇,一边询问情况,一边协助我裹冰棍纸。等他们裹好,我就迫不及待地提着冰棍往回走,刚开始不敢叫卖,想起提包里的冰棍,融化了就难卖出去,化掉的可是钱呐!想到此,我努力克服害羞的心理,沿途开始叫卖。此次卖冰棍是成功,我们姐弟吃了许多,还略赢小利。现在回想,这可能算父亲对我的情商和理财教育。   父亲非常有骨气,非常正直。一天弟弟从外面回来,连扛带拖弄回一个会动的蛇皮袋,到厨房一看,里面是弟弟在别人家水塘钓来的一条大草鱼。哇,有鱼吃!父亲赶来,沉着脸问弟弟鱼从哪来的,然后就逐一去问邻村人,得知山腰水塘是谁家的后,便带着弟弟把鱼送给人家,还赔不是。我满脸的委屈,多么好吃的鱼,就白白送给人家了。爸爸语重深长地告诫我们:做人要有骨气,别人的东西不能据为己有,“饿死不食嗟来之食”就是有骨气。如果吃了今天的鱼,算是小偷,谁都不愿意当小偷。父亲教育我们姐弟,将来不管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一定要有骨气、真诚、善良,善良永不落伍。   “雪压枝头低,低下欲沾泥。一轮红日升,依旧与天齐。”这是竹的品质。在那苦难的岁月,父亲就像楠竹一样,为一家人的口粮努力,即便挨饿,他也正直有志;即使风雪压弯了他的腰,也压不垮它的意志,只要阳光照射,他依然昂首挺胸。      四   现在父亲老了,得了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一直跟我住。我评估他现在的智商大约五岁,每天他都开心地唱歌,开心地要吃很多(痛风忌吃高脂、高蛋白及动物内脏),常常无厘头生气,又在下一秒开心地笑。   每天我下班回家,他都到门口来接;我下厨时,他就会跟着在厨房,一步也不离开。不高兴的时候就嘟着嘴,一句也不说;高兴的时候就笑咪咪的,露出那仅剩下的几个门牙。   那天,父亲的痛风病又犯,输液后把他送回家,他赖在原地一步也不肯走。我卯足劲,一口气把父亲从车上背到楼梯口。我喘口气再背他上楼,一步、两步……感觉背上的父亲越来越沉,膝盖发软,迈不开腿。忽然脚站立不稳,双膝跪地,父亲也摔倒在楼梯上。我十分愧疚,可发抖的双腿,再也没力气把爸爸背上楼,含泪看着父亲。   “爸爸,您给予我那么多,小时候都是您背我抱我,甚至坐在您肩头看电影。可现在到了该回报您时,却无能为力!”我默默地抽泣。   父亲就地坐下,看着哭泣的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时而瞅瞅我,时而又佯装看别处,不停地搓着衣角。   我蹲下来,拥着父亲瘦削的肩膀感慨万千:“爸爸,我好后悔不该让您独自一人在老家三年;后悔自己没去陪您,只有电视机陪伴,您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爸爸,如果您早点来我家,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可能不会痴呆得那么早,每次接您,您总以各种理由推辞。”   我恨自己没能照顾好父亲,也恨这岁月太无情,为什么就把父亲的聪慧夺走了呢?为什么要让病痛折磨父亲?   “爸爸,哪怕您现在屎尿拉身上,我也要多多包容不嫌弃;哪怕您不能明白我说家常的意思,也要陪在您身边,说我们小时候的趣事;我给您做美食、带您旅游、唱着小时候您教我的歌曲,只要您快乐,一切我都愿意。”   我望着满脸皱纹和老年斑的父亲,此刻满腹的心里话,却一句也没有说出来。大概是父女连心,老父亲似乎早已懂了我的心意。他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着我,又用双手捧起我的手,轻轻揉了揉、捏了捏,就像我的手是一件精美绝伦的美玉。我心中一阵酸楚,泪水也渐渐盈满眼眶,不由得默默念着,父亲,您还能明白吗?我就是当年您种下的一棵小松树,如今早已长大,任凭烈阳酷暑,依旧苍翠挺拔,正如是“阳骄叶更阴”。   “松树千年朽,槿花一日歇。”“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父亲,您就是我心中那棵千年不朽的松树,也是那高耸云霄的楠竹。岁月虽然改变了您的容颜和智慧,却始终未曾改变您的品质。在我眼里,您就像簇簇向上的松针竹叶,任风霜雨雪侵袭,依然巍然屹立、毫不畏惧,您留给我的是永恒珍贵的精神财富,让我一生都受益无穷。 哈尔滨癫痫药方哈尔滨哪里有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武汉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郑州癫痫病发作症状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