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柳岸】第一场雪(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0:22

东儿:“么叔,在哪里?”

东儿是我大哥的小儿,今年四十岁,为了出行方便,花了十八万买了小车,今天一早打来电话,说小时候么叔带着看雪,今天为么叔当回专职司机,一起去山上看雪。

我有好多年没看雪了,今天有专车,还有侄儿一家人作陪,当然是惬意不过的事了。可侄儿在老家回龙,我却在城里,一个南一个北,中间隔着山隔着水,隔着百里的行程,等到与侄儿合在一处,雪姑娘恐怕早以跑光光了,只好放弃侄儿的邀请,就近去石马山看雪。

把自己打理妥当,随便吃了点东西,出门就是八点二十了,昨晚的雨也不知什么时候停的,地面被风干,空气似乎被凝固,东方有了一小蓬金色的辉光在炫着,小区的花草、树木、房前、背后及楼顶,看不见一丁点儿雪,心里有点失落,却又不愿放弃对雪的渴求,就继续向石马山方向挺进。

一路上,看到许多老人带着孙崽孙女,许多父亲母亲带着儿子女儿,也在向石马山方向赶,议论的话题多与雪有关:走,快点,去看雪。一个我认识的王哥哥带着夫人从石马山上下来,我笑着招呼:“王哥哥,走吗,看雪去。”王哥哥笑着,一边挣脱夫人牵着的手,一边回道:“背山还有雪……”

哦,城区人气太旺,生活气息过浓,喧嚣又太过兀杂与猛烈,无意中阻止了雪姑娘迈进城区的脚步,所以看不见雪。而向阳的地方,随着寒风的袭扰,随着阳光的抚慰,一些本就稀薄的积雪早就化了。不过,只要背山有雪,就不会让我的企求成为肥皂泡了。

盯着石马山的石级,经光华亭、晴天、天高云淡、竹潭、云海、雨露等地方,来到位于石马山顶靠东一侧的接翠亭,周遭还是不见雪的影子,不过,一路上,随着东方喷勃的日出,气温的上升,叶子上的凝霜开始融化成泪珠儿颗颗往下滚落,几颗不知深浅的珠儿跌撞到我的头上,滑到面颊,流进我的唇,冰凉冰凉的。

抬头眺望对面的山,叶子上有雪,树梢有雪,瓦房上有雪,菜地里也有雪,一点一点,一片一片,一团一团,一岭接一岭……尽管不是很墩实、很厚重、很豪放,却顺自然而生,肥瘦得当,疏密有致,高矮有序,张驰有度,层层叠叠,此伏彼应……

紧随人流,沿山路石梯急下慢上,雪影渐至清晰明了,一笼竹丛,雪静静的卧于接天的叶面之上,贪婪地吸食着天地之灵气,悬着、卧着,俏看着过往之人的驻足与留连。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哥哥,低着头,勾着腰,给小孙女一边拍照,一边指,一边讲:“小雪,这就是雪,天上落下来的雪哟,洁白洁白的雪哟,和你名字上的’雪’呀,是同一个字哦!”

小姑娘甜甜脆脆地接道:“我就是洁白的雪,爷爷,雪咋只睡觉,不跳舞呢?”

我顺口接过话题:“小姑娘,你就是雪啊,你跳个舞,雪就会跟着舞起来。”

小姑娘一听我的建议,马上口不停、手不停、脚不停地动起来:“雪花、雪花、真漂亮……”童声催动着雪姑娘好动的本性,恣意随风,漾动起来了。

老哥哥乐呵呵地说:“我这孙女,生在大雪节那天,名字就留了个‘雪’字,今年五岁,还没见过雪,今天撞着本家了,高兴起来没完没了,还真把自己变成雪花了。”

别过小姑娘,别过老哥哥,继续沿着石梯浅行慢步,看到望云亭聚了很多人,一片新翻的荒土,也不知种的什么植物,让七八个人在里面胡乱忙碌着,我紧跑十几步,才看清荒地里种了拳头大小的白菜,叶片上铺满了雪,绿中夹白,又恰逢阳光普照,泛生一片金色微光,象极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翡翠玉白菜,不过,不是一棵,而是几十几百棵。

几个母亲式样的人,和几个小男小女在菜地里蹲着,小心翼翼地用手在叶子上细细的蹭雪,把一些薄薄的、零零星星的雪聚在一起,揉成团,装进塑料口袋,说是带回家给爸爸泡茶。这主意,不管是孩子妈出的,还是孩子自己想的,都是绝佳的主意。要知道,雪水清彻、透明,能净心,可是泡茶的上上之选,一个父亲如能喝到老婆儿女给收集的雪水泡杯茶,夫妻情、儿女情、孝心、爱心……要什么味就有什么味,岂不美到家了。

继续上行,见到的看雪人愈多,老的、小的、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有的抱衣,有的扎裤,有的敞衣挽袖,有的大手牵小手,有的往草地蹲,有的往菜地钻,有的往竹子边凑,有的往树林子拱,有的忙着拍照作记,有的把雪往脸上贴,往天上抛撒,有的还做成小雪人,用根小棒顶着奔跑。

场景中,几个熟悉的背影出现在我的视线,勇儿,勇儿六十八岁的老爸,勇儿十一岁的女儿,勇儿的书名叫张中勇,梁平赵桷树人,可是个有故事的年轻人。

勇儿今年三十四岁,一米七五的个子,180多斤的汉子,高中毕业外出广州打工,一直跑销售,干到销售部经理,月入一万多,喝酒吃肉,熬更受夜样样都冲在前头,三年前因脑溢血留下后遗症,体重降至118斤,腿脚十分不灵便,语言中枢严重受损,一个字也不认识,一句话也说不清楚,一步也不想迈出去,见着人躲不开就低着头,十分自卑。

勇儿父亲见儿子这么自暴自弃,这么消极避世,就猴鼻子猴眼了。年纪轻轻不动咋行?后面的日子长着呢,现在有妈有老汉,还有点靠靠,如果老的哪天走了咋办?不走不行,老两口用最后的一把力气,一边一个架着拖着往前走,经过三年的坚持,勇儿终于能说能笑了,还可以独自行走七八里路,还能上山下山。

今天看见这边山上有雪,就咬着牙拼着命来到山顶,看见多年不见的雪就象见到人生的又一个春天,笑着、唱着、吼着……这一得意忘形啊,让勇儿瞬间成了这道山岭的“王宝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看到勇儿的激情表演,他的女儿激动得拍起了手板,他的老父亲也为这一刻的到来禽满了热泪。

面对漫山欢呼雀跃的精灵,面对猴年的第一场雪,让我想起三十多年前,带着侄儿和父亲第一次玩雪的情景……

郑州治疗癫痫的医院西安羊癫疯病医院哪个较好癫痫病能不能治愈呢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