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酒家】睡在我下铺的兄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58:00

大学四年,我一直住在一个宿舍没有换过,也一直睡在一张床没有换过,那就是西南一楼2039-8。

我的下铺也四年一直没有变过,他就是我们的老大——杨波。之所以叫他老大是因为他是我们的舍长,也是我们宿舍里年纪最大的,所以我们平时班里班外都尊称他为老大。

老大来自著名的革命老区——临沂,一条山东的汉子。大学四年,我和老大的关系最好,他就像我的兄弟,他像大哥一样照顾着我。

记得刚刚上大学报到的第一天。那天我拿着新发的房间钥匙,走进西南一楼2039。那是和女研究宿舍楼连在一起的一栋楼,走道中间隔着一道密不透风的铁门,一边住着女研究生,另一边住着我们这一届的男生新生。

那栋楼据说是学校最早的一栋宿舍楼,修建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不管是外表造型还是瓷砖的颜色,都显得古色古香,有点唐朝的风韵。

当我拎着行李箱,走进房间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先到了一个,长得和我差不多高,只是觉得很强壮敦实的样子。和他在一起的是一个中年人,估摸50岁的样子,长得高高大大的,和他一起坐在床上。

那个时候,我们不仅分宿舍,还分床位,我是2039-8号。我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寻找8号床,非常巧,正好就是他的上铺。

“很巧啊,我们是最早的两个,还是上下铺。我叫王刚,来自海南,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杨波,来自山东,这个是我爸。”说完指了一下他爸。

“你好,他第一次出远门不放心,我和他一起过来了,”他爸爸说,“这是我们老家的特产,花生。”说着递给我一袋网兜兜着的带壳花生,花生长得挺奇怪的,基本都是仨仁的,而且很饱满。

“谢谢!”我接过来说。

“走吧,我带你去领床上用品,因为夏冬各两套,挺多,挺重的。”等我把行李放好后,老大对我说。然后他带着我去宿管科拿回了几大包的床上用品。

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在新生报到的宿舍里。

后来大学四年,我们的关系就最紧密的了。我们常常一起去吃饭,一起去洗澡,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逛五角场、逛南京路,一起去晚自习;我们一起搭档下四国、一起搭档打拖拉机。老大的性格沉稳,我的性格比较急。四国大战时常常是我先冲锋,司令、军长轮番出动,一直到最后关荣牺牲,甚至交出军旗。老大最后帮我清理战场,有时候他还以一敌二,但是基本我们都是笑到最后。

老大学习非常用功,所以成绩也是非常的好,每次的奖学金都有他的份。记得我有时做笔记不认真,复习的时候总是要拿他的笔记本来复习。我在大学时期的学习大半是由老大逼的,不管我多么的不想去晚自习,但是只要老大招呼,我总是会跟着他一起去的,当然最主要是我碰到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向他请教,而他也总是乐于帮忙,并且是不厌其烦。

上学的第二年国庆,我们宿舍几个在老大的带领下去北京玩。那时买不到车票,我们只买到了几张到蚌埠的站票,几个人拥挤着坐在两节车厢之间的连接空地上。后来到了蚌埠,也没有看到有列车员过来检票,我们干脆没有补票一路逃票坐到北京。那时的车票钱,差不多是我们半个月的伙食费呢!

到了北京以后,老大又找到了他的同学,让我们住进他们宿舍的空床位上,蹭他同学的饭吃。多亏了老大,我们只花了一点点钱就来个北京5日游,还管吃管住。在我往后的岁月里,曾经有几次出差或者是到北京旅游,我都会想起我们十多年前的这一次在老大带领下难忘、开心的逃票之旅。

老大比较节约,他从不浪费一分不必要花的钱,但是他对朋友,对我却从来不吝啬。老大不是很喜欢看电影、看录像。那时候我们的大礼堂每个周末都要放电影,电教教室倒是时常放录像,一般是周二、周五的时间放一些经典的奥斯卡影片。因为我选修课程就是电影赏析,所以我是基本都不会落下的,老大一般不大去看,但是如果我软磨硬泡,他最后总是会陪我一起去看的,而且他总是抢着买票。

还记得大二的时候,系里搞勤工俭学,帮一个公司推销鲜奶,两个人一组,我自然是和老大一组。记得我们放学以后,就挨家挨户地往学校附近的新村居民家里跑,一栋又一栋楼,一户又一户的人家,结果一个星期下来,我们俩的业绩最好,总共推销出去66户人家,我们也因此赚了66块钱。那时候我们一顿的伙食费是这样的:四两饭2毛钱,大排或者糖醋小排是5毛钱一份,青菜1毛钱,如果饭不够再加2两也就是1毛钱或者加个大饼、馒头的也是1毛钱。所以我们每人所分得的33元钱,几乎是半个月的伙食费。

我知道这里面老大的功劳最大,是因为老大那张让人信任的、诚恳的脸,那些让人相信的、纯朴的话语。我最多是拎着一包包的鲜奶,出点蛮力而已,当然我还会死缠烂打。

老大平时起床都很早,有时等我睡懒觉起来的时候,他都已经绕着校园跑了好几圈回宿舍了。我总说他真是一个长跑健将。而他笑着说:“我很一般,这些都是跟我朋友学的。”后来才知道原来老大有一个女朋友,是他的中学同学,因为长跑成绩出类拔萃的,被一个体育学院以特长生录取了。

那时我们的早上绕校园晨跑是要派卡的,一张薄薄的像邮票大小的塑料卡。卡可以拿来充抵体育课的2400米长跑成绩,也可以拿来在同学中流通换饭票。我那时时常偷懒着抄近路冒着被抓的风险翻墙,再不就是靠老大的接济了。

我爱踢足球,也是系队的前锋,老大这方面没有太多兴趣。但是当我们自己在篮球场或者是草地上踢球,人手不够的时候,老大总是乐于给我们充数的。老大壮实,他踢的是后卫的位置,卡位卡得死死的,一般人想轻易过他简直是太难了,有时候就算你已经过了他,但是他还是坚持在你后面跟着跑着,跑到你累了一不留神,球就给他抢了回来。

老大的为人大家非常敬佩。有一次宿舍的两个同学不知道因为啥事,争吵着就打了起来,只见老大一声喝令:“你们干什么呢?”说着就去拉架,两个人马上就停手了,后来在老大的劝说下,两人又重归于好了。因此,老大在宿舍的威信是越来越高,大家有什么争执的,只要他来调停,总是能很好的解决。就连宿舍里的两个上海同学,很清高的教授的儿子,都对他的领导服服帖帖。

老大的酒量很大,宿舍里最厉害的就是他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喝醉过,所以我并不知道他的真正酒量有多大。他却着实被我折腾过好几趟。那是即将毕业的那年,临近毕业的最后一两个月,已经没有人上课了。课题设计已经做完,毕业论文、毕业答辩也全部完成。剩下的就是各个宿舍间的联欢,喝酒。就在那个时候,那些伤感的日子里,我几次喝得大醉,回到宿舍都是他扶我上床的。有时候在半夜的时候,我就开始吐,因为我睡在上铺,吐得他旁边的地上都是,他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总是第一时间帮我打扫干净,而且还给我倒开水,让我多喝水解酒。

大学时期,我们学校的男女同学之间是明文不能谈恋爱的,特别是我们系更加严厉。当然这只是一张空文,并没有影响一些同学之间的恋情,虽然没有那样的公开。所谓的公开就是在学校里公开场所类似接吻诸如此类,但是暗地里还是有一些同学拍拖的。

那时我也情窦初开,暗恋班上的某位女同学,我和老大说了自己的心事,他知道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所以只能安慰我。唯一一次可能开展的恋爱,是一位女同学经过她同宿舍的老大的老乡,再通过他转给我的,那是大四时候的事了。说起这件事,至今我也依然记忆犹新。因为她是我们班最优秀的女生,按现在的话说就是“女神”和“学霸”。她给我的感觉就像她是一个高悬天上的月亮,只能仰望。在老大的牵线搭桥下,我和她开始了大学生涯里我仅有的一次与女同学约会。我请她到学校最好的也是唯一的一个活动中心,喝咖啡,跳舞。后来她约我第二天一起去看电影,而且是到校外的电影院。第二天,我拿着两张电影票,却没有办法进入她们的宿舍楼,只能站在她们窗口的楼下大喊,那时的我肯定是面红耳赤的。或许她没有听到,或许她就是想考验我的胆量、考验我的智慧。后来我也没有机会和她解释。感情才刚刚开始甚至都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后来她毕业后读完研就出国了,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那时班里也有女同学对老大表达爱慕之心,但是他都拒绝了。因为老大非常的专情,他没有忘记他初恋的女友,所以在班里举行舞会的时候,他几乎都是坐在下面不动的。他从来不主动请女生跳舞,要不就是我把他推上舞池去,要不就是女生主动请他跳舞。

他给我讲过他们的爱情故事,她是他的中学同学。他说如果没有他的女朋友,他根本就考不上大学,虽然他的学习成绩不错,但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他曾经想过放弃考大学,而直接出去打工。全是因为他女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最后他才坚持下来,才得以考上了这所大学。所以他们的感情非同一般。

对于老大的女朋友,我们都称呼为嫂子。那时老大每个星期都会收到她从山东寄来的信,信大多情况都是我帮他拿的。后来大三的时候,她曾经从山东青岛来我们学校探望过他。我们一起吃的饭。

毕业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留言本,上面写满了各个同学对你的留言。虽然毕业后多次搬家,我至今还保存着这本毕业纪念册。翻到老大留言的那页,上面写着:

致兄弟:大学四年和你的交往最深,不会忘记你我同压马路的情景,更不会忘记我们是校礼堂的常客,也理解你在感情上的失落。失意的日子,无需烦恼,给生活以时间,相信一切都会快乐起来的,祝你好运!——杨波

毕业以后,他回到青岛高新区的一家国企,很快和女朋友结婚了,婚后一年多就有了爱情的结晶。现在小孩都已经上初三了,两人的生活也是非常的甜蜜幸福。

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去过青岛,老大也没有来过深圳。所以除了那次的毕业十周年聚会,我们再也没有见面。

还记得我们大学毕业十周年聚会的时候,那次聚会是在上海。

老大还给我带去了礼物,这让我万万没有想到。那是一瓶青岛产的海鲜酱,是个虾酱。我带回深圳,放在家里整整一个月都没有舍得吃,就一直放在冰箱里。因为每次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仿佛有看到了老大那厚重的身影和纯朴的笑容。

去年,我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青岛高新区科技园的石化管道因为人为施工不当,造成爆炸,引起众多人员伤亡事故。我第一时间拨打了他的电话,当接通电话,听到他的浑厚的男中音的一刹那,我心里感觉是暖暖的亲切。

然后,就笑着说:“没有什么事,就是被你们的高新园爆咋吓坏了。”

他那边也传来爽朗笑声:“是啊,我们都吓坏了,还真的离我们的办公室不远呢!那个爆咋声震耳欲聋的。”

上个月老大给我发来微信:青岛马上举行世博会了,你过来看看吗?

我回复:现在没有时间,等暑假吧。到时我们一家人过去看看,你请我们吃青岛的海鲜。

老大说:好啊,我还给你准备了孔府家酒,一定要来哦!

是的,睡在我下铺的兄弟——我的老大,我们该好好地聚聚,该好好地喝一杯了。

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癫痫比较好湖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怎么样才能治癫痫病的遗传性和护理介绍

相关美文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