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南山】寂寞归处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20:51
摘要:纪念海子 电影《梅兰芳》里有一句台词:“谁毁了梅兰芳的孤独,谁就毁掉了梅兰芳”。   令人怦然。   这话是对孟小冬而说。谁也不能破坏一个人的孤独。   甚至爱情。   兰生幽谷,明月相照,一丝世俗,便是杂音。   海子选择离开,在油菜花烂漫的三月,留下了孤单的春天,诗歌的春天。是孤独摧毁了他,或者说,他是追逐孤独而去。他在诗歌的国里,布施了无边的思念。又一个春天到来,海子的故乡,应该又是油菜花怒放如海的时节,寻迹的读者和诗人们,应该又如星星般洒满那个朴素卑微的小村。   一个诗歌的王朝,只剩下孤单的背影。只剩下海子寂寞的眼神。他的死,像一场盛大的行为艺术,在世俗和纯粹之间发掘出路。一个诗人无法背负自己的伤痕累累,就将死亡当做最后的庙宇,安放孤寂的朝圣的灵魂。梵音和烛火,带来诗歌最后的颂赞和光明。孤独有这样的力量,让一个奔驰于世间的孩子选择最后的背叛与皈依。   海子留下一种刻骨的追问:在这世间,如何安放孤独?   梅兰芳将乱世寂寞化为千转柔媚,在一个颠倒人间寻踪自我。台上的斑斓戏彩,绕梁不散的声声绝音,终将寂寞化解。他深味寂寞,将一轮孤月掩于袖中,一曲绝唱,散落一世皎洁清光。冬皇于他,太过圆满,残月正好,一生思念,在《霸王别姬》,在《贵妇醉酒》中重生。   不知海子是否有爱情。他的爱情,或许全部给了诗歌,为其生,为其死。为其盛放,为其凋零。读海子的诗,你会静静流泪。你什么也不能说。海子的诗是天国,是人生的疆界,是他的来处和故土,是他的归处和墓茔。海子在诗里复活,又在诗里重新将自己埋葬。他没有世间,诗就是他的世间。我们无法观摩海子的诗,也无法评价海子的诗。我们只能静默,只能低咽,只能寂寞,只能孤独。和海子一起,孤独。他终抵达不了梅兰芳绝世的歌吟,他只能静止,只能停留。他的所有字句开在故乡的油菜花上,遍地金黄,春色无边。他将冰冷的铁轨当做了通向天国的天梯,可是我们没有一架梯子可以通向他,通向他的残句,接近他的意象,触摸他的悲伤。他的悲伤已经太多,不可表达,只可出离。   像李叔同一样。   我们在海子的诗里读到悲悯。我们在这样的悲悯中活着,向往着海子从没到往过的阳光与大海,从没到往过的极顶与深情。我们在人间。我们仰望着海子的孤独。我们欢喜,或者悲伤。   海子与梵高是殊途同归者。   梵高是绝望的存在。他的画在生前只卖出一幅。他的冷凄幽寂与海子隔空相对。可是梵高,他如此温暖过。他写给弟弟那么多信,每一封都充满世俗的温暖与美好。他与高更的友谊,也是平和宁静。他是独立的存在,他终被逼进一株暗黄的向日葵里,怪异地对望着世间无际的阳光。他们的孤独,惊世骇俗,灼烈尖利,令人无法直目,不敢贴近。梵高将人间解释为狂浪华彩,海子将世间吟咏成悲绝大音。他们笔端的追问,一样刺破苍穹,震动人间。   怎样安放,这人生大寂寞?   怎样承担,这人间大苍凉?   如屈原的《天问》,问的是什么?不过是人生归处。   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之时,万径人踪灭之处,钓的是什么?不过是一怀寂寞。   李白的《秋风词》,也是寂寞风月。《高山流水》是寂寞音色。   阿炳的《二泉映月》,折月于怀的苍凉清冷,已诉尽人生。   寂寞可问,可钓,可写,可唱,可画,可弹可奏,可唏嘘,可悲怀,只是不可靠近,不可温暖。   他们是暗夜一般的存在。他们是明亮的夜,灼灼的夜。   寂寞心是中国诗文里幽寂的莲花,开在这一潭古典的清澈的水里,在清寂的风中高蹈,于浩然的俗世出尘。海子走到了高处,走到他自己也无法企及的所在,在那里静止,安详,沉醉,幸福。他为孤独找到一个家,那就是孤独自身。有时候我们也会想起一个同样寂寞的孩子顾城,他是被孤独追杀,最终以死谢罪。向诗谢罪,向生命谢罪。不能驾驭孤独,安放孤独的诗人,又怎能书写生命,完成生命。我不知道,海子是否太过孤单,或许还有这样一种可能,他可以和他的诗一样,承担起这大的孤单。或许梵高也可以。海子在诗歌中绽放的时刻,该是绝对自我的时刻,这华丽与欢乐在他书写的过程中,无人可以共享,可以感受。一个人的飞翔,可以美到极致。梵高在画他的葡萄园,他的麦田的时候,他与油彩共生共死的悲喜,又是那些鉴赏家无法到达的美境。这是才华的自我狂欢,是孤独自身的慷慨赏赐,他们可以陶醉于生命和灵魂的自我完成,可以忘情于与天地人生的神秘对话,他们可以欣悦孤独。   可以吗?   或许能够如此,梵高又将归于平庸,海子也将放弃孤立之姿。如柳宗元钓到鱼跃的人生,不再寂寞,怎可再遇见孤山远水之境。如李叔同可与明月同在,不在暗夜中隐藏才情,又如何敲击出背弃污浊的声声梵音?如今天在网上被追捧正盛的“大师”沈巍,有一天他不再流浪,也堂而皇之进入庙堂之中,世间还有沈巍?   寂寞安处,在寂寞自身。   又遇见一种悖论。   王国维投水自绝,有人讥讽为是为一个王朝殉葬。但不知,他的确是殉了人生的大孤独。他的读书三境界之一: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虽谈读书,却有末世的怅惘。他携了一个时代去投水,一个时代也变得寂寞而迷离。那是他的时代,他如春花离枝,无处飘零,只能如此相谢他所认定的春天。海子不曾拥有一个时代,他始终是孤单寂静的,他的诗在当时也是。岁月深远,旧事含蓄,在他的诗花蓬勃绽放的时节,已是秋深雁往,雪满琼山。   非惟一是。曹雪芹不是如此?孤独不是生命原罪,只是人生愿往深处而去,而同往者日稀。直至孤舟蓑笠的大孤清之境,才顿觉遗世孤立,四顾茫茫。   可是,这不美吗?   孙方友的小说《雅盗》,写一雅盗赵仲,盗得一幅《灞桥风雪图》,从此不再偷盗,长于夜间读此画,常常泪流满面……   读至此,心再次怦然。   谁懂一个人的孤独之境?像庄子惠子的濠梁之辩,鱼之乐本无可知,庄子之乐亦无可知,惠子之乐也无人知。   海子选择了他对待孤独的方式,无关高下,何问生死。   就像那个渔翁在寂寥的寒江边垂钓,一场雪,冰封了中国的诗歌。   从此,再无诗意,如此孤绝。   黑龙江中亚医院褚福镇癫痫发作时尖叫正常吗北京军海医院董洪昌铜陵市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