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丹枫】小报记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2:24:51

校长是什么官儿?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工头儿,就是教师的头儿。大校长是大头儿,小校长是小头儿,职业学校的校长是瘪头儿,大概和上海人说的“瘪三儿”差不多。

这一天,刚到办公室,电话铃就响了,是县法院民事庭打来的,让我去一趟。我们与法院一向没有往来,不知何事;但既然人家有请,还是去瞧瞧,看到底是什么事。到了之后才知道,是有人将我校告上了法院。我是法人代表,自然得去应诉。

起诉我们的是潢川县铺集的花农。原来,前任领导三年前购买了他的剑麻,合同约定,剑麻成活后,一年内付清包括栽种在内的所有费用;现在已经三年多了,剑麻早已成活,而他连一分钱也没见到。不久前,原告曾找过我,我让他宽限些时间,说肯定会给钱的;他大概等得不耐烦了,就把我们告上法庭。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偿还前任债务,是现任领导的责任。这是小孩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但关键是我手里没钱。三千元虽然并不是什么大数,但对我来说,可真的不是小数。原告不在场,庭长很客气,他用商量的语气问我怎么办。我咬咬牙说:“请你帮我做点工作,半个月后让他来拿钱,怎么样?”庭长表示同意。

话已经说出去了,但如何兑现诺言,心里一点谱都没有。当我愁肠满腹回到学校的时候,见来了客人。客人是信阳地区一家小报的记者;领头的记者亮出记者证,这时,我才知道他姓颜;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儿。

颜记者向我说明来意。他们这次是专程来采访光山二职高的,准备写一篇通讯,宣传二职高的成功经验和先进事迹;同时,他还狠狠地把我吹捧了一番,说我是难得的人才,说全地区教育界都知道我的先进事迹,把我吹得神乎其神。我并没有被他吹到云里雾里,甚至对他的吹捧感到很别扭,因为我心里一直想的是从哪里弄钱还债。

颜记者吹完后,让我们到外面去照相。第一张照片是在剑麻林里照的;站在西头向东看,支支形似宝剑的绿叶交错相连,护卫着主干;主干上坠着一串串小小摇铃倒掛似的银白色花朵,满眼望去,就像是一片低矮的塔林,也算得上是校园内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我想:也真的该付钱给人家了。颜记者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手持相机对着我,且一直喊着:“笑一笑,校长笑一笑。”我免强笑了一下,只听“咔喳”一声,算是留下了身影。自我感觉:这笑可能比哭还难看。照完单身,又照领导班子的合影;这里照完了,又到农场的稻田里照,一直照到吃午饭。

吃完饭,我正准备走;这时,一位副校长来吿诉我说,颜记者说:那个女孩是总编的女儿,第一次来,是不是表示一下。我说:“给她200。”这位副校长说少了点,我说:“那就给300。”说完,我头也没回就走了,并且在心里一直骂着:“这些王八蛋,谁请你来了?”我不知道是自己不懂人情、不会办事,还是他们的脸皮太厚。这时,我又忽然想起颜回来了。从我国目前的族谱来看,孔、孟、曾、颜后裔的派系一直没乱;所以,颜记者应该算是颜回的后裔了;颜回是孔子的得意弟子,虽然只活了30多岁,但孔子经常夸赞他,夸赞他能“守贫”的高尚节操。这个颜记者,把祖宗的脸面都给丢了!

第二天,我怀揣着要钱的请示材料直奔县城,准备找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梅霄。这天的运气非常好,刚到县一高的大门口,正好碰到他;他正准备下乡,看了我的材料后,马上把材料放在小车头上签字:“此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了,请拨两万元,以解燃眉之急。”后面落款是他的姓名和日期。他没抽我的一支烟,没喝我的一口水,就把事情办了。他没有说“下午到我办公室来”,或者“夜晚到我家来”之类的具有暗示性的话。像他这样不会办事,或者说不会为自己办事的人,只能在副县长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几年;但他毕竟给共产党的党旗增添了光彩。

我们的祖先把人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大人”,一类是“小人”。“大人”有两层含义,一是指地位高的人,一是指品德高的人;“小人”恰好与此相反。撇开地位高低不论,单就品德高低而言,这种区分还是有道理的。

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面镜子,可以照见谁是“大人”谁是“小人”,谁是美丽的人,谁是丑陋的人。但愿我们的社会多一些“大人”,少一点“小人”!

贵州医院治疗癫痫怎么样哈尔滨癫痫病医院有名吗治疗癫痫的药物左乙拉西有效果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