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山水】喜上梅梢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8:45:31
无破坏:无 阅读:1176发表时间:2016-07-10 15:50:32 人之不同于其他动物,自是很有其独特的地方,那就是拥有记忆。N年来的某天,突然记起先生。我同先生,犹如生死冤家。他自然是仙逝了多年的。甩掉了他爱的烟斗,以及他的法杖——一根老槐拐棍。甩掉了聋子师娘。甩掉了我。而我,仍逍遥在地球的表面,继续着该来的黑夜与黎明。迎来送去更多的繁星与陌生人,以及陌生的领域和往事。而他不同。他只能携带着往事与对往事的爱恨长卧黄土。   我同先生是冤家,这毫无疑问,很多迹象无不证实了这一点。   喜欢雪,由来已久。漫天飞舞的,铺天盖地的,旷野、村庄,一片净白。此刻倚窗,读到宝玉披了大红的斗篷,踏雪乞梅。我就一惊:那是多么飘逸脱尘的绝境。这是在父亲当年没有被抄走,没有被焚烧的唯一一本藏于旧书柜而幸免于难的《红楼梦》里读到的。遭遇此劫,据说父亲哭了三天三夜。书破损不堪,书页泛黄,繁体线装,字是竖行从右到左排版。于这白茫茫而静谧时刻,书犹如经历风雨沧桑的一堵斑驳老墙。围墙里,是关不住的鲜活人物和故事。那些书页上,一定印有父亲读书时的掌纹。不难想象,抄走和焚烧一个求知欲正旺者的书,无异于抢走一个孩童手里的心爱的玩具——伤心,又无助。我仿佛能听闻父亲当年那发自肺腑悲恸的哭声,从数十载前的烽火岁月穿透老墙而来。我突发一个念头,想要给自己改个名字:梅映雪。有雪有梅,相映成趣,自不必说。它更有我不想言说的奇特联系充斥在我的大脑,实在妙。先生就说,这孩子傻。   改变这个念头,那是因为看了老电影《家》。对梅花突然就不那么热衷了,感觉到梅映雪是一种凄凉的绝境。少了梅,雪就单一而寂寞,就像梅表姐。   在《家》的场景中,瓶中照样插上了梅枝,清新逸尘,瘦骨铮铮。因为是黑白电影,梅花的颜色无从考究和辨认,并不能如《红楼梦》书里描写的那样明白,宝玉所乞的是红梅。脱俗的花与凡俗的人,命运不济的花同命运不济的人,花命预示人命,人就跟着花倒霉似的。困惑煞我了。   我无从知晓,《红楼梦》和《家》里的人们,为什么都喜欢插梅花。大约梅花是喜庆的,这让我断定《家》场景里所插的是红梅花无疑。但人物的命运凄苦,并不因为插上了梅花而有所变故。在传统文化中,红梅就是春梅,预示美好、吉祥。有“报春花”之美称。具有四德,象征五福:快乐、幸福、长寿、顺利与和平。你听江姐唱到: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昂首怒放花万朵,香飘云天外。唤醒百花齐开放,高歌欢庆新春来。当然,这梅花,除了植物自然意义的属性以外,更是《红岩》里昭示革命胜利的喜悦的象征。这红梅,果然妙。   我再次对梅花产生一些新生期待,是因为那句古诗: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后来彻底喜欢上梅花,是因为先生。   先生曾,左手烟斗子,右手拐杖子。是大人们为我们这郑州癫痫病该怎么样治群孩子请的私家老师。学习场地不能称私塾,因为实在没有规模。再加我们的调皮,实则更似一盘散沙。多是先生摁下那边的葫芦,这边又有葫芦浮出水面。先生就默着脸,扬起左手的烟斗子送进嘴里,任我们捣蛋个够。天暮将晚,先生就扬起右手的拐杖子,连着点三下,示意我们“获得解放”——放学回家!所以这拐杖子,是我们最怕的,也是我们最盼的。拐杖子有时候是敲在我们的课桌上,这是警示。比如有同学背书时左顾右盼,默写时嘴里发声,练字时描红出格,画画时胡乱涂鸦,他的拐杖必是敲得山响。我们就慌忙打住,心里嗵嗵嗵乱跳,低头暗里拿眼角余光扫描他的神情,果然是“凶神恶煞”,便胆战心惊。然后,我们就错得更离谱了:有的将笔画弯钩,在慌乱中错成斜钩;有的将明明该写的横,却写成竖……如此种种,千奇百怪,错到毫无技术含量。这时候,他的拐杖就自动落在了我们的手心上。我们自然和他,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冤家。   这也罢了。他时常说些我们当年听不懂的话:我若不是念在“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份上才懒得找罪受。你们这些地主、富农子弟,不晓得上进,将来如何是好?我们这群捣蛋鬼对“天涯人”不懂,对“地主富农”半懂。我们就睁圆眼睛,看着他摇晃着毫无发型可言的花白头发的椭圆脑袋,扬起左手的烟斗子,自顾自地吧嗒吧嗒。剩下我们莫名其妙,好像要大祸临头,就赶紧装模作样,大声地背诵: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先生为何偏爱这首,我们不得而知。这是我们每天早上必须先集体要背诵的。我们那时候已经熟知不下十首的梅花诗。我们没有见过真的梅花,更没见过梅树站在雪地上,也根本无法领悟,雪同舞,共梅香的绝境。所以不知其形,不知其色,不知其味。只是在书上,有些诗词及画上,倒是领略了不少。   第一次见到真的梅花,是那二棵开着透明般淡黄花的梅树,就是在先生家的屋后。而并非是“墙角”或“驿外”。以致后来我们背“墙角数枝梅”时,同学们很有默契地相互笑着望着,齐诵成“屋后数枝梅”。先生此刻也跟着笑了。我们就更肆无忌惮,将“屋后”二字故意念得老重,声调拉得老长,摇晃着我们自以为聪明的一拨小脑袋。先生就没辙了。只好故作镇定,装着很严厉的样子,一边敲课桌,一边大声说,不背书了,不背书了,开始画画!我们就纷纷开始准备颜料、画笔、纸张。如果这一项弄到太晚,将被延误的是我们的午餐。饥肠轱辘,那就大事不妙了!   我们的午餐,是各自家里带来的清水煮的红薯,或是小麦大麦炒熟后碾的麦粉。如果午餐被耽搁,就自动变成我们的晚餐。也不能带回家去,也不敢偷偷丢掉。让午餐准时放进肚子的最佳选择,就是完成画画。   于是,我们开始画《喜上眉梢》。   先生每天将国画大师徐悲鸿的这幅画挂在窗前,让我们一一描摹。除了讲画画技法,也讲大师的故事和名气。这让我们有个错觉:只要我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刻苦练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徐悲鸿一样的妙手丹青。《喜上眉梢》,如果对画不了解,单是看字面意思,这好像是在说一个人,有多么高兴。起码那个时候,我是不懂的,只是每日遵照命令,依样画葫芦,其精髓完全不明了。后来才知,《喜上眉梢》,正是由《喜上梅梢》演化得来。这就让原本的植物,变成动物化,从“梅”到“眉”,可见中国文化之博大精深到了如何程度。《喜上梅梢》所画描之实物,无非就是喜鹊登梅,其实它就是二合一,红梅花加上喜鹊。人们对红梅之喜爱和寄托源远流长,对这喜鹊,则更是有过之而不及。就像我们在先生的带领下,对徐悲鸿的崇拜和深入骨髓的向往。   喜鹊是中国国画的主调,称得上是标签式的。大师们画“鹊登高枝”,喻示一个家庭出人头地,节节向上。而关于喜鹊最优美的传说,当是“鹊桥相会”。这个传说,让银河变成鹊河。每当农历七月初七,织女渡银河与牛郎相会,喜鹊贡献身体和羽毛,填河成桥。《风俗记》记载:“七夕,织女当渡河,使鹊为桥。”因取以为曲名,以咏牛郎织女相会事。词牌《鹊桥仙》便由此而来。   再是喜鹊的声音,比乌鸦的动听。禽经中说的喜鹊,“仰鸣则阴,俯鸣则雨,人闻其声则喜。”素有喜鹊报喜,喳喳喳喳,喳喳喳喳,意思是“喜事到家”,你说,人们听到“喜事到家”,能无动于衷么?当然就理所当然地“喜上眉梢”了!那乌鸦,就可怜了。俗称老鸹,黑乎乎的,仿佛是灾难的象征,它一叫,令人毛骨悚然。人们对于喜鹊和乌鸦的喜好,由此可见一斑了。   在村子里,先生差不多同乌鸦有着过同样的命运——“蹲牛棚”。以我接触的先生,虽然不是喜鹊,灰色喜鹊或花喜鹊,但也不至于是乌鸦那般黑乎乎的。却一直没能明白先生为什么不遭人待见。我所了解的乌鸦,是很聪明的。乌鸦喝水的故事,起码说明了它的智慧。乌鸦还有一个喜鹊无法比的,那就是乌鸦的嗅觉灵敏,在很远的地方,它就能找到食物——动物的腐肉。这是天性。我就更加不能明白,为何几千年来,乌鸦和喜鹊的命运,不能改变?迷惑煞我了。   这让我想到,我们这群“标签孩子”,村里的学校并不让我们进学校读书。理由是,非贫农子弟。我们其实也不想进那学校。我们也不喜欢听那帮孩子唱的歌:向阳的花,春天的苗,社会主义时兴十五号。文化大革命撒春雨......我们自有我们的歌谣:聋子聋,起北风。下大雨,赶鸡公。一碗大蒜一碗葱,看你吃了还聋不聋......   我们的歌谣,其实是唱的聋子师娘。年关到了,我们的小手冻得红肿,被染了墨汁,颜料,笨拙又发抖,穿着只有半条袖子的破棉袄,寒冷让人无法坐得端正,先生就教我们唱这歌。这个时候,和先生、师娘一起打雪仗,进行预热。一听先生说,唱唱歌,活动活动,我们就快活地冲着师娘挤眉弄眼,大声唱到:聋子聋,起北风。下大雨,赶鸡公。一碗大蒜一碗葱,看你吃了还聋不聋......我们并不忌讳她,因为先生说她听不见!我们此刻就像先生用力泼出筐篮的黄豆,迅速滚出,有去无回!先生没有一点办法,只得望“豆”兴叹。况且,他收了我们家大人的谷子麦子,无法交差。这时候,聋子师娘笑眯眯地来了。端来小麦粉子,炸红薯条子——不用招呼,我们一哄而抢,又一哄而散。这散,当然是吐着满口的香,散到各兰州治癫痫专科自的座位上去。先生就很惊奇地瞪着聋子师娘。我们也瞪着聋子师娘——看她还会不会变魔法一样拿出什么好吃的来。   我尤其喜欢师娘。在我看来,她并不聋。因为我们唱那歌谣时,她总是眯着眼笑。抚摸我们的头,帮我们牵牵破烂的衣服。先生就纠正,说她是真聋,跟着先生蹲牛棚时,被打聋的,就像先生自己一样,是那时候被人打跛的。我喜欢师娘,更重要的是别的原因,不光是她是臭老九,有文化。而是因为师娘,在我和先生是冤家的当口,她总是站在我一边。   在我们最后一课画《喜上眉梢》时,我突发奇想:将梅花染成黄色的,喜鹊,染成黑色的。先生大声叱呵,立即让我继续画,画到他满意为止,否则,带来的清水煮红薯别想在午餐时吃。可是剩下的时间,并不够画完一幅画。师娘就说,只要我能说出如此画的理由,便可让我按时吃清水煮红薯。先生便等着我,铁青着脸,抽着烟斗子,又敲着拐杖子。我说,我画徐悲鸿先生的《喜上眉梢》厌倦了,也许他画的时候,只见过灰喜鹊,红梅花。我在先生的屋后,明明见到的是黄梅花,也有其它颜色的鸟踏上梅枝的……还有,我们每天背诵的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梅花,也不是红梅花,应该是白梅花吧。师娘就高兴地笑起来。夸我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先生说,要脚踏实地先学国粹,才能学会飞,我深不以为然。但是为了红薯午餐,我唯唯诺诺,连连点头。   有师娘撑腰的日子,天天都是好日子。先生也莫可奈何。在我们晨读时,正在背诵“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窗外的喜鹊喳喳喳喳,以为有什么好事临头,后来知道,先生患病的堂弟走了。先生阴郁着脸,让我们迅速解放。我就更加坚定地认为,人们对于喜鹊的寓寄,无非是人们自己强加给它们的,一方面,对自己的自信心不强,一方面,需要依赖喜鹊出现的兆头安慰自己。就好像先生和师娘,灾难多了,坎坷多了,活下去,总该有个什么来支撑一样。不至于像师娘给我们讲养生地那样,雪上加霜。师娘讲的养生地,是说在风水好的地方,将一个死者的坟墓埋到另一个更老的坟之上,那么后埋的坟墓的死者就会被先埋在下面的死者操纵,成为傀儡而危害人间。也给死者后人带来各种不幸。师娘讲这些我们听的时候,先生就说,尽是异端!尽是异端!我却宁愿相信真有其事,只是有些人没有亲眼目睹。这只能印证:看不见,不等于不存在。   这些年以后,先生并没有在我们这群人中培养出一个画家,更别提像徐悲鸿那样的妙手丹青。我选择了医学,笃实到只能以客观事实说话为唯一依据。另一些同学,也有选择从事机械零件设计的,同样做不得半点假,要靠实际的数字来完成零件的大小。这是不是同我们只画徐悲鸿的《喜上眉梢》有直接关联,单一而重复,死板无创意?但是,生活,也正好需要这样的简单重复。且周而复始。   那些年,活得不明不白。这些年,依然活得不明不白。大约只有同先生说的那样:凡事不在于形,比如身体,浙江羊癫疯医院推荐最多是个废墟,有一天总会坍塌;只有执着的灵魂和对知识的求索会在身体这座废墟消失的时候,仍能让后来者领略一丝光芒。我却只有一种想法,那些年我们从小被先生修枝剪叶,并没有机会将枝叶伸到更远一点的地方。我们个子高矮不一,但我们的步调整齐。该画葵花就画葵花,必定是金黄的,圆盘形的;该画喜上眉梢就画喜上眉梢,必定是喜鹊登红梅。若出了格,大约就会比先生更加的惨了。 共 48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