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晓荷.四季的故事】中奖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6:21:45
   荷花台这个不到二十户的周口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小村子之所以能够久盛不衰人烟兴旺,全然在于它的地理位置——离镇子近。多近呢?出村子往南走,大约一里地后便是一座钢筋水泥混合体的大桥,桥那头就是镇子的地界,村人谓之曰街。街即是农村人的城,离“城”近,当然是极好的——郊区呀!郊区不多是有钱人的抢手货吗?那一幢幢别墅立的,轻易举得像一排排大树。当然,荷花台也不乏一栋一栋的小洋楼,但不是有钱人的别墅,而是土著们自己的小家。农村形势好了,大家自然是吃穿住行都翻了许多番。饭桌上的老人们感慨最多:“唉,那时候我们晓得吃了几多苦哦!现在的政策多好啊,感谢党和国家啊!”   赵玉娥家就是座小洋楼,两间三层,昂扬地坐落在荷花台顶东头,冷眼睥睨着来来往往上街的乡邻们。玉娥就着房子的底层河南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在哪里开了一家小百货店兼麻将室,既方便大家又给自己多少增加一点小收入。   这不,一大早赵玉娥就在完成她的日常早课——清洗麻将:荷花台的村民们打牌早。   村民们并没有学着街上人过早的习惯,而是坚持祖辈们传承下来的一日两餐——九点多钟的早饭,五点过后的晚饭。那么这中间的六七个小时的清闲岁月如何打发呢?打打小麻将!如此一来,玉娥这里就成了全村最惬意的去处。打麻将的,看打麻将的,聊天扯闲话的,听别人聊天扯闲话的,总之日日朝朝,拍拍满满的人,好不热闹。   这时,一阵“突突突”地摩托声闯入玉娥的耳朵。   “这个二柱,锅里不精碗里精,也不给车换个烟筒。这声音,倘若屋不扎实一点,只怕都会被震塌!”玉娥眼风一抬,就瞥见摩托屁股后头的一段黑烟尾巴,“这么早街都上完了?”玉娥有些纳闷,“不是才将出的门吗?上街忘带钱包了?就算来去只二里地也不带这么飞快的呀?总得打会儿站吧?”   “娥姐,来包烟!”一道洪亮的声音打断了玉娥的疑惑。   “二柱!你不是上街了吗?咋还回来买烟?”玉娥问。   “这不是专程荐引你做生意唦!”二柱说。   “还是来包红金龙?”玉娥问。   “今天换个名堂,来包黄鹤楼!”二柱说。   “哟,看来今天一大早就有喜事啰!”玉娥望着二柱,参谋着他的神色。   “哪有啊,就是换个口味!”二柱掩饰着小眼睛里熠熠的光亮说。   “就是换换口味?忽悠老娘吧你!你抠门的一辆二手摩托骑大几年,烟筒都锈得七穿八孔了也不换换。你那摩托一响就是扰民你晓得吗,那是噪音污染!”玉娥说。   “你爱信不信!”二柱付完钱,拿起烟就走。   二柱的摩托车并没有在自家门口停留,玉娥再次听到那震得山响的声音时,看到二柱的车后座驼着国华一阵烟的飙往街的方向。   “这个二柱,今天这是神弄弄鬼弄弄啥呢?”玉娥摇摇头。   在这个村里,二柱和国华最投缘。这投缘的根源呢,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身份:上门女婿。荷花台纯女户多,上门女婿自然不是稀罕。二柱长得粗壮黝黑,一双眼睛不睁不知道有条缝,但就是这双小眼睛,不晓得装了几多精明。他那分明是双鱼鹰眼,再会躲藏的鱼虾遇到他都是厄运难逃。二柱一年四季不是打鱼就是捞虾,还带拖螺蛳。总之一句话,他来到这水乡落户,就靠在水里刨食。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国华却是有手艺的。国华搞装潢,专门给人贴地板砖。国华个头不高,却生得矮矮墩墩结结实实,这身板仿佛天生就是用来贴地板砖的。   要论这年收入,国华就比二柱多。现在人们越来越讲究,谁家盖了新房都必须装修,所以国华的活路多,一桩接一桩的,一年到头难得休息。今天二柱把他拉上车之前,他正在收拾工具准备去下一家里贴瓷砖。   二柱一脚跨下摩托,就过来拽国华:“快快快,东西放好,帮我个忙,十万火急!”   国华一时被搅得晕头转向:“么,么事?出大事了?”   “大事!”二柱拉着国华就往车屁股后摁。就这么着,国华稀里糊涂地被二柱驼到了街上,停在了一家餐馆门口。   这是家早点小炒一体化的餐馆,这个点正是人们吃早点的时间。   “两碗肉丝面,两匝千张两个卤鸡蛋,外加两小瓶劲酒!”二柱冲着老板扬声说完,就摆头示意国华往里间走,里间没有人,正好。   国华更是一头雾水:“你请客?到底是么事唦?这平时都是我请你,你今天怎么铁公鸡拔毛了?咱俩说好啊,如若你真有事要我帮忙,我是能帮就帮,帮不到你莫怨我啊!”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把心放肚子里安安逸逸吃上一顿就行了!”二柱嘿嘿一笑说,“我中奖了。”   “真的假的?有这好事?”国华半信半疑。   “骗你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经常买彩票,两块钱买个希望嘛,万一哪天好运来了呢!我一直守号,守了一年多了,这次终于中了。”二柱递给国华一根黄鹤楼说。   国华看到二柱说得这么一本正经,再想想他今天的做派,深信不疑了:“中了多少?”   二柱竖起两个指头摇了两摇。   “两万二?”国华问。   “二十二万!”二柱美滋滋地说。   “好家伙,你发财了!”国华一拳捶在二柱的肩头。   店老板把点餐摆上桌子之后,二人就喝开了。一人一杯早酒下肚,二柱的情绪才算平稳下来。   “唉!”二柱叹了一口气,“你说,我守了这么久,干嘛就不能多中一点呢?二十二万,尴尬呀,啥事也不能做,在县城买房吧只能勉强付个首付。你说,就把它放银行里生息吗?想想都没劲!”   “呵,你得寸进尺了啊!”国华说,“白捡了二十二万还不好啊?做人可不能不知足哦!”   “要钱能生钱才好啊!”二柱望着国华,“你帮我想想,这笔钱做什么投资好些。”   “投资?”国华不好意思地挠挠额头,“你问错人了吧?我哪懂这个。我家的钱可不都是你青文姐在管吗?”   “说起青文姐,我还真是羡慕你呀!”二柱一仰脖子,一大口酒又润进了喉咙,“你说你家青文姐,知书达理,说起话来斯斯文文,细声细气,会管家会教育孩子,哪像我家里的婆娘!”   “群英妹子咋不好啦?做事风风火火的,多能干啊!”国华说。   “做田活还真是一把好手!”二柱抹了一把嘴唇,“可是那骂死人不抵命的德性呀……你是没有摊到这样的婆娘,站着说话不腰疼呢!”   “谁家的锅底都是一般黑。”国华夹着一串面条往嘴里送。   “我家的锅底就比别家黑呀哥哥!”二柱停下手里的筷子,又掏出烟来,一人点上一根。   “我看你是被这二十二万蒙了头了!”国华吐出一个烟圈,“你抱怨中得少,莫不是想多中点好换掉老婆?做人可得地道!”   “嘿嘿,我晓得的。我也不敢啦!你老拿出哥哥的派头用鞭子抽我,我有贼心也没那贼胆不是?”二柱的黑脸上划过一丝不甘。   “这就对了!不管怎样,咱们都该脚踏实地做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国华也喝了一口酒。   “国华哥,我突然有了一个来钱的点子,你听听,看可行不?”二柱一下子兴奋起来,眼睛贼亮,“二十二万,我可以在镇上买房啊?我就炒房,一买一卖。”   “不行吧?镇上的房子哪有啥升值空间啊?”国华摇着头说。   “是这样的。”二柱说,“你看,我买房了就请过屋酒,亲戚朋友不是都要来赶钱祝贺吗?我就赚这个钱,买房卖房,你懂吗?这可比把钱放银行生息来菜多了。”   国华瞪圆了眼睛望着二柱:“你这不是缺德吗?你把心思都用到坑亲戚朋友上头了!”   “国华哥你这话可过了啊!”二柱不服气,“你说我们农村每家每户,一年到头光赶钱喝酒这一项是一笔多大的开支?就说去年吧,从冬月头到腊月底,我们家是马不停蹄地四处赶钱喝酒。俗话说人情逼住债,头顶锅来卖。这钱能不赶吗?过屋,红白喜事,小孩抓周做九朝,小孩做十岁,二十岁,小孩考学,老人六十大寿,七十大寿,八十大寿,九十大寿……就这么一来二去,田头一年的收入抛光。怎么别人请客收礼是情理之中,我这个过屋的法子就是缺德呢?”   二柱的一番话让国华愣了好一会儿神。是啊,农村人怎么就这么多礼呢?他想起那天隔壁刘婶子来找青文借钱随礼,说是小舅侄儿前头结了两次都离了,这是第三次婚姻。刘婶子儿女都在外地打工赶不回来,她只能全权代理。她是姑妈辈,礼钱没有个千儿八百怎么拿得出手呢?可是刘婶子来路都在那一亩三分地上,收入有限,礼钱多了拿不出来就只有去借了。那天青文还在家忿忿不平呢,说农村这请客之风要能够杀杀就好了。顶着包袱凑热闹哪算是真正的同喜呢?   想到这,国华问二柱:“你厌烦这种无论大事小事都请请客摆摆酒的风气吗?”   “厌烦啊!你说这国家在想方设法地为农民减负,农民自己呢却变着法子互相盘剥,你河北怎么找靠谱医院想舀我一瓢,我想撮你一碗,结果呢?家家的红票子只出不进,便宜了卖菜的,还有搞酒席一条龙的,再加上油了各人自个儿的一张嘴。邻里之间随便一出手就是两三百的份子,沾亲带故的更加不谈,还要多得多。这家家的收入都是伸手摸得着骨头,略微来路小的人家哪里受得住啊!”二柱说。   “是啊!既然你账算得这么清楚又不赞成这种风气,那又何必去想那个赚钱的门路呢?”国华笑眯眯地看着二柱。   二柱也笑了,他说:“不管它啦,回家,到娥姐那打打小麻将去!”   二柱在国华的一路叮嘱中骑着摩托车慢慢悠悠地回到了荷花台。二柱把车一停到玉娥的店门口就一迭声地催促国华:“快下去快下去!哎呀,耳朵都被你磨出茧来了,这些年来没看出来啊,你比婆婆妈妈还要婆婆妈妈嘞!”   国华哈哈大笑着跨下车:“不提醒你慢点怎么行,你是酒驾晓得啵?行了,你打你的麻将,我开我的工。多谢啦!”   麻将室里已经站着坐着好几个人,他们并没有急着组桌,而是在闲扯从镇上带回来的新闻。   “福利彩票门口又放大鞭贴红喜报了。”一人说。   “哦?又有人中奖了?上个月不是中了个四百万吗?”有人问,“这次是多少?”   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病好“二十二万!”那人回答。   “这回又是哪里人中的?上次那四百万听说是四个人一起合伙买的复式吧?”又有人问。   “是啊,那四个人听说都去县城落户了。这次中奖的有传说是我们附近的人,是个守号。”那人又说。   这时候,把喷着酒气的二柱迎进来的玉娥正好碰到了这个话头,她心念一动,说:“二柱,中奖的是你吧?”这突兀的问话仿佛一根劈面而来的木棍,把二柱砸晕了好一会儿:“你,你说么事?中奖?我中奖?我有那个好运气就好啰!”要说二柱这脑壳就是灵,稳神稳得格外快。玉娥狐疑地看了看二柱,就去张罗牌局了。   二柱今天的手气真给力,两分半的赖晃几个小时下来竟然赢了近五百大元,他又掏钱买了一包黄鹤楼,满场子一人散上一根,就驾着他的“宝马”,一路小曲着回家。   此时的群英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她一听到她家独有的“音响效果”就走了出来:“你这一大早就人船不见,还知道回来呀?你这一天都死哪里晃荡去啦?”   二柱不做声,径直把车往堂屋里推。群英左瞧瞧二柱,右瞧瞧二柱,满心满眼里觉得不对劲:“你个鬼东西今天又打牌啦?输钱啦?”   二柱还是不做声。只见他支好车,从荷包里掏出一叠东西“啪”的一声拍在堂屋正中的四方饭桌上:“给你,这是我今天的收入!”   群英看见那是一叠花花绿绿的钞票,那钞票下面还压着一张彩票。群英拎出那张彩票,向着二柱扬了一扬:“这也是收入?”   “嗯嗯!”二柱着力地点了点头。   群英把彩票往地上一甩,“老是瞌睡睡不醒地做秋梦,哪有那么容易中的彩票?两块钱买张废纸,擦屁股都闲小!”   “我的二十二万啦!”二柱赶忙捡起那张彩票,作势吹了吹上面的灰尘。   这会儿群英有些懵了:“真中了?”   “真中了!”二柱说。   “我不信!”群英说,“我用手机查查。第几期的?”   二柱照着彩票上面的数字小心翼翼地报给群英:“050712132730蓝号08。”   “第几期?”群英问。   “302期。”二柱回答。   “中你个大头鬼,303期还差不多。303期才是中了二等奖,二十二万。”群英说。   “不可能,我期期都买的,怎么会漏掉?”二柱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看看彩票,整个人在云雾里飘,“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喃喃地说。   “对了!”群英一拍大腿,“前天你要去一个朋友家喝酒,来不及买彩票,还嘱咐我一定要替你买的。那一期应该就是303。”   “你买了吗?”二柱急切地问。   “我看你当时说得那么郑重其事,就专门抽空走到街上买了!”群英说。   “那彩票呢?”二柱真怕有个什么闪失。   群英走到房间里,拿出她的小手包。二柱一把夺过去,飞快地拉开拉链——一张彩票赫然地躺在那里,303期。   二十二万没有飞。 共 47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