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站在盘龙遗址上(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3:15

盘龙城遗址位于武汉市北郊,坐落在盘龙湖畔,紧挨欣欣向荣的盘龙新城。盘龙新城,我来过几回。看盘龙城遗址,倒是头一回。每次来盘龙新城,我都想去看看盘龙城遗址,一睹三千五百年前的那座城池的雄姿,感受她曾经的辉煌和文明。看我神往的表情,去过的朋友直泼冷水:都被水淹了几千年了,哪里还有宫殿城池集市,就连城墙都被扒去抗洪了,一点古城的影子都找不到了。见我还在犹豫,她又补充说,你在电视里看过的都只是挖掘现场,结束后都会回填,什么也看不见。纵然如此,我还是想看看她,我相信时光可以很快带走一些东西,比如声音、文字,但有些东西,可以在时光里长期保存,比如建筑、器物。由它们散发的独特的文明气息,虽历经三千五百年之久,被岁月与尘土掩埋,也会通过某个神秘通道与我相遇。

此时,展现在我面前的盘龙城遗址,果然空空如也。三面环水的一大片高岗地,除了文化部门立的一块大理石碑牌外,只能用杂草丛生野树横行来形容。如果没有这块碑牌,这块土地和我见过的无数丘陵上的高岗地没有两样,我绝对不会相信这熟识的普通黑土地下埋藏着一座城池,一座三千百年前的城池,一座能与安阳殷墟比肩的商代城池,一座把武汉的历史推进到三千五百年前的古城池。这座城池的发现,改变了此前中国考古界“商王朝不过长江”的断言,揭示了商文化在长江流域分布的同时,也给世人留下了无尽的疑问:为什么史书上没有相关记载,而民间文字上能翻到的最早记录也在1870年(同治九年)?为什么她会突然消失?没有答案。时光带走了文字,答案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虽然空空如也,虽然平凡普通,我还是发现了她的不同。遗址正中间有一大块土地裸露着,上面横陈着割倒的杂草被阳光曝干的尸体。在专业人士的介绍下,我知道这是宫殿遗址所在地。我仿佛看见,一座象征着权力和地位的巍峨宫殿矗立在我面前,雕梁画栋之内,贵族锦衣玉食,灯火彻夜,望断歌台舞榭。在宫殿遗址的东北角上,我发现了两个回填的发掘坑。这两个回填坑长相极其普通,正方形,像没有装沙子的跳远沙坑。我长久地注视着这两个发掘坑,仿佛它们是连接过去和现在的通道。沿着这个通道,在“叮叮当当”的青铜锻造声和劳动号子声的指引下,我轻易地走回三千五百年前,在城池里游走,参观巍峨宫殿,欣赏妙曼歌舞,闲逛热闹集市,选购精美陶器和青铜器,甚至名贵玉器。也许,会遇上城主出行的仪仗队,侍从们手中擎着的青铜武器在阳光下熠熠闪光;也许,会在无意中瞥见配戴着铜马面的身影,看他纵马驰过长街心生惆怅;也许,还会看见一对对青年男女在青葱河边互赠信物,许下“死生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誓言。曾经的繁华富庶和高度文明不容置疑,博物馆里大量精美的青铜器是最好证明,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城池的突然消逝才是我们要找寻的历史真相。

站在通道的这头,身处荒芜的遗址中,面对流淌了千年万年的府河水,我循着历史的踪迹追寻被时光淹没的真相:

秦代以前,汉水的入江口在黄陂府河一带,盘龙城三面环水,面临浩渺的云梦泽和浩荡的长江(武汉市区还是一片泽国),溯水而上可至洞庭湖达荆州,顺水而下直抵梁子湖鄱阳湖沿岸,四通八达的水路交通和易守难攻的地形,造就了盘龙古城在军事上的重要地位,它成为了商王朝统治南方的军事据点,也是它攫取铜矿的中转站(江西九江和大冶铜绿山都发现了同时期的铜矿遗址)。肥沃丰美的土地,成就了盘龙古城的富庶繁华。然而,这样一座对商王朝有着重大军事意义的城池,却只存在了大约三百年,像一颗流星在青铜文明的鼎盛时期陨落了,直至渺无人迹。原因是什么?战争是一种可能。虽然易守难攻,但只要四面包围,时日一长,纵使固若金汤的城池也难逃沦陷的厄运。时光,是世间最厉害的武器和策略,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与之抗衡。透过三千五百年的历史烟云,我看见浩淼的湖面上云舟密集旌旗蔽天,我听见战鼓隆隆响彻云霄,而盘龙城内,一片萧杀惨淡之气。问题是,攻打城池的是什么人?他们由哪里而来?既然他们觊觎盘龙城的战略地位和富庶生活,为何得到之后却弃之不顾?洪水是另一种可能,滔天的洪水能够毫不费力地摧毁坚固的城池。我仿佛看见洪水漫过宽十四米深四米的护城壕沟,迅速上涨,漫过了城墙,涌进了盘龙城的街道,惊慌失措的人们哭号着四散奔突,企图找到逃生的路径。洪水退去,宫殿倾颓,委身于尘土,成了蛛虫杂草的乐园。最后一种可能,就是疾病。以前,府河和盘龙湖的水域中有大量的血吸虫,周围村庄死于此病的人众多,在殷商时期,它的危害可以等同于瘟疫。历史证明,战乱、洪水、瘟疫,任何一种劫难的淫威都足以毁掉一座繁华的城池。

而考古专家的推测是:商朝中期,商王朝的国力出现明显的衰退迹象,商王朝的统治者开始有意识地缩小疆域,除了东面仍有扩张之外,南西北三方都有明显的内缩倾向,各种实物资料表明,处于南方的盘龙城正是此时衰落的。

但没有文字的证明,再合理的推测都不能成其为史实。知道真像的人早已随时光而去,连最坚硬的骨骼都化为了尘土,谁还能穿越三千五百年的时空隧道为我们解开盘龙城消逝之谜?

溽热的南洋风,从波光粼粼的盘龙湖上悠悠地吹来,带着荷的清新、莲的幽香。彷如一只轻柔的手,安抚着每一棵小草,每一寸土地。这风,可是吹了几千年,从殷商,越过春秋,越过唐宋,越过明清,一路吹到新世纪?没有谁比风更了解这片土地,没有谁比风更清楚她的历史,没有谁比风更懂得她的沉默。只有风见证过她的风华绝代,只有风见证过她的繁华绮丽,只有风见证过她的倾颓沉沦。只有风,默默无言的风,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不愿说。

为了一睹残存的古城墙的风采,我奋力穿行在杂草中,却没有发现惊慌逃窜的蚂蚱和其他昆虫。杂草丛生野树蔓生之地,从来都是昆虫们的乐园,为什么这里如此安静?是它们知道她几千岁的高龄和高贵的身份,不敢来惊扰她么?我猛然惊觉自己是一个突如其来的闯入者,打扰了主人惬意的独处时光。

历经千年的寂寞,盘龙城遗址早已懂得了繁华的短暂、安宁的长久。那千年前的繁华绮丽,如烟花盛开在梦的天空,只有依稀的影子。唯有安宁,才是寂寞最忠实的伴侣。她淡定安然,如一位出世的长者,静对尘世的浮华,凡尘的沧桑,任时光流转,世事变幻,兀自宠辱不惊,遗世独立。远离了人声,远离了喧嚣,她才有不被打扰的时光,才能安睡千年,才能容颜不老。

东城墙残存的城垣掩映在杂草野树之间,临河而陡峭,我不敢太接近,只能从他的大块头还原他昔日的雄姿。近岸处有荷与莲,红与绿的搭配,不显俗艳,反透出夏日的热烈。一道堤岸从东城墙左边起往右上延伸,横过整个府河,形成屏障,保护着盘龙城遗址。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堤岸,实在是无心插柳之举,修筑的本意并不是要保护盘龙城遗址,那时还没有确立盘龙城遗址在中国考古界乃至世界考古界中的重要地位,以至于从当时保存还算完好的南城墙上取土,无知地破坏了古城墙,造成了考古界无法弥补的遗憾。

同样是古城墙的被破坏,东西北三面城墙的被破坏却意义重大。1954年武汉市遭遇百年难遇的特大洪水,整座城市遭遇重大威胁,为了抗洪,到郊县取土筑堤,三面城墙被挖掘一空。对于考古界来说,这是一大损失,却是千年古城浮出水面的契机。随后,在盘龙城(当地人用盘龙湖为这座不知名的土城命名)挖出大量碎陶片和青铜器的消息不胫而走,时任省文管会秘书的蓝蔚敏锐地意识到这里有考古价值,于一个初冬的早晨骑自行车辗转寻来,经过步测城墙、绘制草图、拍照和文字记录等工作,凭着一定的专业眼光,他初步判断遗址的年代属新石器时代晚期或殷商时期(后证明是商代早期)。虽然当时他们并未意识到,这是一个改写武汉城市文明历史、对中国早期文明有着极重要认识价值的惊世发现,但在陆续几次考古发掘后,这座被历史和尘土淹没了三千多年的古城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揭开,她夺目的光华令举世皆惊。

从1954年发现到1963年的第一次发掘,其间经历了数年之久。是什么原因使这个出土了大量具有明显商文化特征的城池没有被考古界重视?当时考古界把商王朝疆域界定在长江和淮河之间,坚持“商王朝不过长江的”的论断,面对大量商代器物的被发现,他们断定只是文物的流散,没有加以重视,导致仅存的南城墙在随后的抗洪中被彻底破坏。

但是,个别考古学家则判断商王朝的疆域已经扩展到长江流域,这些商时期的器物正是最好证明。争论持续了多年,急需一次正式的考古发掘来盖棺定论,于是,才有了1963年六月的第一次发掘。

即使这一次的发掘,也是由意外促成。几位农民在城外楼子湾修筑渠道的过程中,挖出了青铜器。省博物馆获悉后,派考古专家张云鹏前往调查,发现了古建筑遗址,由此展开了小规模的考古发掘,共清理发掘了商代墓葬5座、一座屋基和一个灰坑,出土青铜器、玉器数十件。这次发掘有力地证明了盘龙城为商代早期遗址。

第二次发掘是在1974年春,地点是李家嘴1号墓。该墓一次出土成组的青铜礼器22件,成为当时已知我国商代前期出土青铜器数量最多的一座贵族墓葬。消息传至北京,引起考古界瞩目。于是在1974年秋,盘龙古城迎来了自发现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考古发掘。这次发掘,在城内的东北面高地发现了大型宫殿建筑基址,确定盘龙城为商代城池,是商王朝当时在南方的唯一重镇。这一重大发现,令武汉人民无比骄傲,我们身处的这座城市历史底蕴竟然如此厚重,武汉的城市历史一下子被推进到三千五百多年前,盘龙城被视为武汉的城市之根。

在两年之后的再次发掘中,北大学子完整地揭示了盘龙城宫殿建筑群,确认了“前朝后寝”式宫殿建筑群的格局,解剖了南城垣,清理了南城壕的一段,大致确认了盘龙城城垣的修筑、使用和废弃年代,获得了一大批实物资料。此后,还进行过多次发掘。

1988年,盘龙城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1年5月,《中国文物报》发布消息称,经专家评选和权威部门认定,盘龙城遗址的发现,入选《20世纪中国考古大发现100项》。

2013年8月,武汉市提出,将投资29亿元建设以盘龙城遗址保护为核心的考古公园。

南城墙的修复为盘龙城遗址公园的前期建设,正在紧张的施工中。为了尽量恢复原貌,考古工作者采用科学方法精细地分析了古城墙夯土的成分,精心配制了夯土。从表面看,夯土呈黄色,中间夹杂着少量白色,比常见的铺路基用的三合土稍黄,偏亮。至于它复杂的成分,我这个外行实在说不上来,但听说没有就地取土。已经修复的一段城墙内陡外缓,让人颇感意外。所有城墙修筑的最初目的,无不是防御外敌入侵,制造对外的障碍,特别是盘龙城这样的军事据点,外陡内缓才能起到作用。但南城墙的修复方案却颠覆了我对古城墙的认知。专家们在夯土的配方上能下这么大的功夫,却在大众认知上背道而驰,个中缘由,对于我来说,像沉入历史长河的盘龙古城废弃之谜,永远不得而知。

站在城墙顶,举目远眺,府河和盘龙湖呈现出承接阳光泽被的姿势,坦荡奔放。三千多年以来,他们一直以宽厚从容的姿态陪伴着被世界遗忘的盘龙古城,像陪伴着一个亲人,一个亲密的爱人。偶尔也会漫过她的肌肤,用泥沙一点点掩埋她的身躯,只为了增加她生命的质感和厚度。而盘龙古城,不急不躁,不怒不喊,即使不见天日,也静默无言,从容娴静,等待着光明的再次降临。

蒸腾的热气从地上往上升,我裸露的小腿感觉到灼热,这是长江中下游流火的七月正午太阳的热力,也是脚下这片土地沸腾的热力。那些埋藏在地底下千年前的秘密,时刻准备着喷涌而出,向世人向世界展示她惊人的华美。

盘龙城遗址,彷如一名贵妇,安睡在盘龙湖边,清澈透明的盘龙湖水环绕着她,在脚边荡起阵阵涟漪,恰似她黛青色裙裾上的白色花边,映衬出她的脱俗。

这美丽高贵的妇人啊,在这幽静的湖边沉睡了三千五百年。千年一梦,一梦千年。梦醒时分终于来到,盛会的请柬已经送达,她将盛装出席,迎接她的,必将是更加美好的未来!

贵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是哪家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