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nay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流年】爷爷和他的茶树(茶境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14:03

“春泥秧稻暖,夜火焙茶香。”时令却已是深秋。在这样夜凉如水的夜晚,泡杯茶,闲散懒懒地读着喜欢的字。看到江山文学网,逝水流年社团的“茶境”征文,一个萦绕心头许久的念头渐渐清晰:写写爷爷,写写爷爷的茶树。

【爷爷】

爷爷,一直想写写您,又一直落不了笔。

今天,咱爷孙俩不伤情,叙叙往事,聊聊天吧。

爷爷,说实话,小时候,您给我的印象并不深。您个子不高,顶多一米六出头吧。话儿不多,从没听您在人群中高声大气说过话。在家里和谁交代什么,也似自言自语。人未老,头发早白了。做事慢慢腾腾,走路慢慢腾腾,说话慢慢腾腾。庄里庄外的人都叫您“老磨”(六安方言,就是磨叽,慢的意思。)

这样的做事说话风格,现在想来,和您的成长经历有关。

解放前,我们孙家在当地是望族。我们这儿地名叫“孙大楼”即是明证。历经解放以来的数次运动,“孙大楼”早已荡然无存,留下的青砖灰瓦随处可见,似乎在证明什么,也在哀叹它旧时的沧桑。第一次大革命时期,太爷爷为躲避战乱,“跑反”去城里,不幸染病去世,那时您才三岁,就成了孤儿。是姑太把您喂养大,后来才有了我们这一大家几十口人。怪不得,您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常常去姑太老家和她老人家的后代叙旧。原来是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感恩呐。

可怜的爷爷!在那个阶级斗争如火如荼的年代,我的没享过一天福差点儿没命的爷爷,却为此背负了大半生的苦难。

老一辈人该明白,文革前的历次运动,出身“大地主”的爷爷,经历了多少磨难屈辱!以致您一辈子唯唯诺诺,嗫嗫嚅嚅,哪敢高声大气说话呢。

爷爷年轻时读过师范,是初师,就是后来我读的六安师范。您说那时师范叫安徽第三甲种农业学校。我们校史上的一些名人您也知道。可惜未毕业,奶奶刚嫁过来,死活不让念,就回来了。因为出身不好,又沉默寡言,没有教上书。又因为个子矮,身体不好,在农田里屈辱了一辈子。

爷爷,按说,在那个年代的农村,您算得上大知识分子了。该给孙子们说说故事,教教“国学”呀。可是没有。写到这儿,我有点怪您呢。

记忆中,您最扬眉吐气的,是您两个大孙子相继考上师范的时候。那时,还不怎么开放,在乡村,这可是吃皇粮端上国家铁饭碗的大事儿。爸妈办了酒席,晚上放电影。您依然没有话。可是,笑眯眯的,逢人就点头,微笑,平日里无神浑浊的老眼也突然有了光彩。忙东忙西的,小碎步也快了许多。师范读书时,每次回来,都要和您说说在学校里“意气风发”的事儿。您总是扬着眉,微笑着,温和的目光注视着我,依旧不说话。可看的出来,那是您最高兴的时候,脸上的褶皱也舒展开来。

工作结婚以后,孩子,家庭,又因为白手起家,锅碗瓢盆,一样一样置。您常常到学校去,饭也不吃,就走了,拦也拦不住。我回去,总是陪您说说话儿。有时,因为您和妈妈一样的倔强脾气,有了矛盾。我的到来,总是能适时化解——我是长子、长孙,在两面都有“权威”呢。境况好了些,有时回去,会塞几十元给爷爷。您便老是推托着:不要,不要。脸上挂着笑意,最终收下了。又到处宣扬:我这大孙子最孝顺——庄前屋后的人都知道了。好几次,老家的熟人在我面前重复您的话,我是又羞又愧啊,善良的爷爷!

在孙儿辈中,您和我最亲。六十岁以后,您和奶奶身体不好,爸爸他们兄弟仨就分了您和奶奶的田地。可您坚持要了一小块地。种些黄豆和芝麻。每年秋冬时节,您都要送几斤黄豆和一二斤芝麻香油给大孙子。地儿太小,孙儿辈中只有我的一份。每次悄悄送来,总是叮嘱:太少了,太少了!这是九月大寒豆,这是在磨坊换的香油。大孙子尝尝吧,就不要和弟妹们说了……

读杨绛先生《老王》里的一段:“有一天,我在家听到打门,开门看见老王直僵僵地镶嵌在门框里。往常他坐在蹬三轮的座上,或抱着冰伛着身子进我家来,不显得那么高。也许他平时不那么瘦,也不那么直僵僵的。他面如死灰,两只眼上都结着一层翳,分不清哪一只瞎,哪一只不瞎。说得可笑些,他简直像棺材里倒出来的,就像我想像里的僵尸,骷髅上绷着一层枯黄的干皮,打上一棍就会散成一堆白骨……”在这样的境况下,“田螺眼”老王居然为杨绛夫妇送来一瓶子香油和“在我记忆里多得数不完”的“这么新鲜的大鸡蛋”。后来,“我谢了他的好香油,谢了他的大鸡蛋,然后转身进去……”爷爷,我的爷爷,每次读这样的文字,您送香油大黄豆的情形总是浮现于眼前。

前几年,老家修族谱。识文断字又勤勉踏实的爷爷被族人推举为负责人。这在乡下,是无上荣光的事。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您勤勤恳恳,跑了许多路,查了许多档案。其中艰辛,外人已无法知晓。可是,我看得出来,您很高兴,或许觉得这是您这辈子做的最有意义最有价值的事了吧。年纪大了,精神却出奇的好。

【爷爷和茶树】

爷爷一生爱茶:种茶,制茶,喝茶。

爷爷屋后有半亩茶园。园不大,稀稀疏疏的几蓬茶树散落其间,素朴,低矮,简单,让人一目了然。

在衣食不够暖饱的年代,一向爱茶的爷爷哪有闲钱去买茶喝呢,老人就精心侍弄自己的几蓬茶树,用自己的劳作换来点点口福。

我的户籍地是皖西,皖西是著名的产茶区。霍山黄芽,金寨翠眉,皖西白茶,尤其是红楼梦里提到的十大名茶之一的六安瓜片,更是名声在外。可是,我的老家不属于云雾缭绕的产茶胜地,而偏安于瘦弱贫痛的丘陵地带。七分水田,三分荒地。因而,严格说来,爷爷的茶园仅仅属于自家恳荒种植的野茶。

野茶就野茶吧,清新,自然,素朴。

春天来了,干枯的茶叶泛了新绿。清明前后,叶片便舒展开来,袅袅娉娉,如着一身新绿的小姑娘。

阳光明媚的日子,也是爷爷身心最舒坦的时候。去茶园转转,伸展伸展筋骨,仿佛要抖落掉一冬的阴霾。

老人家总是亲自小心翼翼地采摘,这头蓬头水(方言:第一次的意思)的新茶是爷爷最金贵的。爷爷舍不得呀,一片一片犹豫着,拨弄着,大半天的工夫,只挑拣了一小筐嫩叶,新鲜而泛着绿色光亮。经过精心翻炒杀青、初烘、堆积、烘焙,最后仅装了小半桶“绝品”新茶。有了这些宝贝疙瘩,爷爷会洁净那把老紫砂壶,去较远的山涧取晨间的第一泓清泉,挑回,煮沸,用热水先温壶,少量的滚水滤第一遍茶,再冲泡,美美地享用。

爷爷对“和、敬、清、寂”为基本精神的茶道或许并不知晓,也无缘品茗陈年普洱大红袍一类的名品,但老人生前享受亲手采摘的新春第一壶绿的那份满足与喜悦,那种独自惬意的场景,至今仍深深刻印于脑海。

那样的时刻,爷爷眉头舒展,额上的皱纹仿佛在舞蹈,在欢笑,在生长,如一池慢慢漾开的涟漪。晨光洒在爷爷脸上,时光慢下来,静下来,似乎能听得到阳光落地的声音。

茶园不大,清理杂草,平整土地,施肥除虫等农活,爷爷总是亲力亲为,他把这块茶园真正作为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每年深秋,爷爷会给茶园施肥,主要是有机肥和基肥。还会给茶园铺草,茶园铺草能减少土壤水分蒸发,增进土壤肥力,同时抑制杂草生长。尤其剪枝,是个技术活儿,茶树冠面上密集而瘦弱的“鸡爪枝”,爷爷会痛下狠心剪除。

“只有剪除了‘鸡爪枝’,茶苗才能很好地生长,品质和产量才能得到保证。就像人一样,有了缺点和坏毛病,也要修剪。修剪是为了更好地成长。”

爷爷把一棵棵茶树当作自己的孩子,精心侍弄。特殊的人生经历,爷爷憋屈了大半生。也许只有在这里,他的身心才真正完全放松,只有在这里,他才找寻到自己劳动的快乐和存在的价值吧。

“大孙子,累了吗?”

“有苦有累才有甜,就像种茶喝茶一样。”

“做人,要像这茶树一样,朴朴素素,简简单单。不张扬,不喧哗,不与人争宠,放低身子,把最美最甘甜的东西送给别人。”

常常,我跟屁虫一样跟在爷爷身后。劳动间隙,爷爷总是唠唠叨叨,把这些最朴素的道理说给我听。不管不顾我听没听懂。

如今,爷爷走了。二零零八年农历七月十八,那个夏季的清晨,爷爷永远离开了我们。爷爷,您一辈子默默无闻,如脚下的泥土。如今,您化为尘埃,终于和泥土归为一体。

爷爷,您亲手种植的茶树还在老屋旁边。

茶的香,茶的韵,茶的魂,已深深植入我的心里。

昆明治疗癫痫病哪里好武汉市到哪家医院治羊角风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都有哪些呢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